• 更新时间:2018-09-12 10:19:32本章字数:1168字

    窃贼都需要有良好的耐力,我静静坐了半个钟头,整栋房子仍旧鸦雀无声,没有脚步声、开关门声、水滴声、表针声......什么声音都没有。我慢慢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正式进入到工作主题中。

    但起身的那瞬间,我似乎闻到了一种奇怪的味道,那味道转瞬即逝,就像刚才开门时那打开马上又关闭的电灯。

    我闻了闻自己的腋下,隔着西装,除了我爱用的香水味之外没有任何不雅的味道。

    做了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稍微困倦的状态,我大步走上楼去。

    二楼也是漆黑一片,我试着打开走廊上的灯,没亮。

    开灯对于偷盗者来说是相对安全的,一旦被人看到了你顶着一身黑影开车来去,那才要命。

    我没有案底,也没有人能查到我身份的任何可疑之处,所以我可以说我来找朋友,但许久没有等到他,我有足够的把握,只要不偷走触犯国家原则的东西,鬼才会花费无谓的时间去查我这样一个“洁身自好”的优良公民。

    二楼的每间屋子都关着门,我不确定哪个房间有人。大致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卫生间,三个卧室,和一个储物间。

    我尽量大声的走到最尽头的那间主卧室模样的屋子门前,然后用力敲门。

    “XXX,你在睡觉吗?我已经在楼下等你好久了哦!”XXX是我随口编的名字。

    没有回答,没有声音。

    当我再次准备开口多说点什么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轻微的响动。好像正对楼梯的房间门动了一下,我警惕起来。不排除这户人依然潜藏在某处观察我的可能性。再或者,我遇到同行了。无论是哪种情况,我都不能冒昧行动。

    于是我咳嗽了两声,故意提高嗓门说:“看看来是还没回来啊!我再等等吧!”

    往楼下走的时候,我猛然意识到,一楼被我打开的三个灯全部关掉了。

    楼下一片黑暗。

    如果问我第一反应是担心什么。我会说:很怕楼下已经站了一群等待抓我的人。说不担心是假的,再完美的谎言也终归是谎言。

    当我走下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灯并没有如我担心的那样齐刷刷的亮起来。也没有出现户主或者警察之类的人。周身依然黑暗,并伴着一片死寂。

    这户人家出去旅行的原因,难道就是电路不稳懒得整修?还是旅行的时间太长,长到电路不稳?在我尚未结束这些胡乱的猜疑时,不远处一间屋子有了轻微的变化。

    似乎一个人影潜藏在那里,他在试探性地看我!

    我下意识的闪身,缩回了两阶楼梯处。没有脚步声,没有说话声,没有喘息声,我丝毫感觉不出来那个人到底在做什么。

    紧张感在一丝丝凝聚,我对自己的处境越来越感到不安。长期的职业修炼都无法让我从容面对这样的困境。

    我在明处,他在暗处!

    我安静的等了将近五六分钟,又向上退了三个阶梯,那人也许会出其不意闪出来攻击我。我此刻让自己站在楼梯的转弯处,这里能同时看到楼上和楼下,最安全。

    但时间在静静流逝,那个人许久没有出现。

    我开始回想自己刚刚看到的究竟是什么,虽然黑暗,但那对我来说比适应明亮要容易得多,我确定我看到的是一个人。

    他也许是没躲藏好,也许是想探出来观察我,总之,他就站在不远处一间屋子的门口,不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