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豪门家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10-13 04:40:11本章字数:1961字

    上午九点时分。

    坐落在A市最繁华,风景最优美的冷家庄,此时热闹非凡。

    蓝诗玲在女佣的带领下,经过一条宽大的道路。又经过了两个假山,才终于绕进了这栋如同宫殿般豪华别墅的正厅。

    只是,让她有些意想不到的是,此时不过上午九点多,别墅里面竟然有那么多西装革履,浓妆艳抹的男女。欢快的音乐,无疑在这里,正进行着一场不一般的生日派对。

    别墅三楼豪华的阳台,一个大约六岁的小男孩儿,正聚精会神的盯着桌子上面的小电脑屏幕。仿佛对于楼下,那群莺歌燕舞的男女,完全无动于衷。

    不知过了多久,小电脑屏幕上面,终于呈现出一个小熊的时候,他稚嫩的脸上,才微微露出了让人咔哇伊的笑容。

    “小少爷,时间差不多了,少爷让我来请你下去。”他是冷家的管家,从小照顾这孩子的男人叫莫源。

    “的确是时间差不多了。”冷鑫豪突然抬头,白嫩的小脸蛋,仿佛能够捏得出水来。乌黑的大眼睛,明亮又水灵。小巧的嘴唇微微抿着,形成一条好看的弧线。只是他脸上的笑,让了解他的莫源,忍不住在心中打了一个寒噤。

    “那么……我们可以下楼去了吗?”莫源只是试探性的询问。

    谁不知道,自从冷鑫豪回国之后,整个冷家的下人,都对他又恭又敬。甚至是能避多远就多远。

    “不急。”他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那种无公害的微笑。他越是这样,就让莫源心中越发的感觉‘不好’。“这个时候,你们的少爷应该回房间了。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去他的房间。”说着,他端起桌子上面的奶茶,享受般的盯着楼下派对上面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女人。“尤其是那些女人。”他特别加重了‘女人’二字的口吻。

    “是。”莫源明白冷鑫豪做事,一向都有自己的原因,也不喜欢别人问。便只是顺从的回答了一声。

    根据他的观察和了解,这回冷鑫豪一定又要对自己的老子冷枭‘动手’了吧?

    “你的无动于衷,就是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莫源临走前,冷鑫豪特别加了一句。

    或许他也了解莫源,所以还是有点担心,这家伙会背叛自己。毕竟冷枭才是莫源的老大。

    “是。”莫源点头回答,虽然不知道冷鑫豪对冷枭做了什么,可是他敢肯定,没有好事发生。

    楼下。

    “蓝小姐,不好意思。少爷和小少爷都在楼上,您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这就去请少爷和小少爷下来。”女佣很恭敬的对蓝诗玲说道。

    “您不必客气。”蓝诗玲尴尬的挤出微笑,知道自己今天来的并不是时候。

    一个普通的女佣,都是那么的有礼貌,有规矩。再加上这栋价值不菲的别墅。这家的主人一定也是很有修养大气的。

    蓝诗玲一身简单大方的白色衬衫,衣角随便的扎在细小的腰身上,下面一条蓝色的牛仔裤。呆在这高档的派对之间,实在有些格格不入。再加上她等了好一阵,之前那个带路的女佣,都不见回来。她有点想离开这里。

    或许正因为她的穿着跟派对格格不入,才会引起派对中,原本对美女围攻,却突然看到蓝诗玲的欧家大少欧以祥。

    欧以祥跟身边的美女打招呼后,端起手中的酒杯,抬步向蓝诗玲的方向走去。

    泡妞对于欧以祥来说,简直就是拿手菜。面对不一样的女人,就用不一样的招术。

    在蓝诗玲还没有回过神来之时,欧以祥擦身与她而过时,手中的酒杯故意碰在了她的身上。

    “啊……”白色的衬衫,印上了淡红色的液体,浓烈又香醇的红酒,从蓝诗玲的身上扑鼻而来。“你怎么搞的……”她很想破口大骂,抬头只见男人帅气的面貌,气愤的火焰,瞬间被浇灭。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欧以祥近距离的看着蓝诗玲,孰不知,她是如此的清新脱俗。随之趁机握起了蓝诗玲的手,以示道歉。还不忘记用手帮她擦拭身上的红酒液。

    “不用了,我自己来……”男女授受不亲,酒液都倒在她的胸口,她怎么好意思,让欧以祥替自己擦拭。

    “欧少,十分的抱歉。”人群中冲出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男人,恭敬的向欧以祥鞠了一躬。又看着蓝诗玲说:“你是小少爷的生活老师吧?不好意思,我们照顾不周。请随我去换洗一下。”莫源知道今天冷鑫豪的生活老师会到家里,却没有想到,结果会变成这样。

    欧以祥望着蓝诗玲离去的方向,不由自主将自己的手,放在鼻子前,深深的吸了一口。仿佛在他的手上,还残留着蓝诗玲手上香味的余温。

    冷枭那家伙,什么时候攀上这么个纯情小女人了?打扮那么一般,一点也不像冷枭的作风。

    莫源让女佣带蓝诗玲,进入别墅二楼的浴室,做到最完善的周全。

    蓝诗玲躺在比自己家客厅还大的浴池中,感觉如同梦幻般。柔和不带任何刺激的灯光,一束一束的打在她身上,形成一个个晶莹的光圈。

    原本还带着享受般的她,意识到自己来这里,是为了家访冷鑫豪小朋友的周末生活,而不是来人家家里洗澡的,她赶紧从浴池里面爬了出来。

    糟糕!她的衣服还被那个女佣拿去干洗了。这下要怎么出去?

    该死,这家主人是不是变态?大上午的,举行什么派对呀。一般不都是中午,或者晚上才会举行的吗?难怪,园长会让她特意来观注一下他家的小孩。

    蓝诗玲从旁边拿起一条白色浴巾,三五两下包裹好自己的身体。轻轻的打开浴室的门。透过门缝,望眼看去,一条长长的走廊,一个人影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