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不一样的感觉

    更新时间:2018-10-13 04:40:12本章字数:1823字

    “莫源,来给我的老师准备一间房间。”

    没等佣人们反应过来,又听到趾高气扬地小声音从楼上传下来。莫源看看冷枭,低头示意,转身带着几个佣人上了楼。

    冷枭注视着小身躯离开的背影,眼中谁也没有看到的笑意一闪而过。儿子,和我斗你还嫩点!

    随着冷鑫豪的话,蓝诗玲正式成为了冷家小少爷的家庭老师。但是这个家庭老师,也不过是每天陪着冷鑫豪说话聊天,偶尔在冷鑫豪的指示下,去厨房给他做了一些小点心。

    佣人们发现,自从这个蓝诗玲来到了家里,小少爷整个人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虽然有时候还像过去一样对人说话不理不睬,冷冷冰冰的,但是他和蓝诗玲在一起的时候,居然会露出笑容,佣人偶尔几次不小心撞见,他又会板起来,释放堪比冷枭的气场,看着佣人放下东西,关上门。

    注意到这些的还有冷枭,他几次听到莫源的汇报,不相信地偷偷地站在琴房外,看着两个人坐在钢琴面前。

    冷鑫豪坐在蓝诗玲的旁边,静静地听着她弹琴。有时候居然顽皮地伸手打断蓝诗玲的琴音,小手在琴键上乱按一气。

    “不要闹,鑫豪。”蓝诗玲不知道是第几次阻止冷鑫豪的捣蛋。真不知道是自己的记忆有问题,还是这个冷鑫豪是假的。

    没有了之前的疏离,没有像对待其他佣人一样的漠视。拉着自己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聊天,看电视。

    感觉上,就像是一个母亲陪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在冷鑫豪听到自己会弹琴的时候,就拉着自己跑到这个琴房里来,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往外报,要求自己弹出这些曲子。有的时候,冷鑫豪会听着听着就靠在自己的身上,小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眼睛中那种快乐,让蓝诗玲心里暖暖的。

    第一次见到他时,他让自己心疼,孤寂的小身体,看上去很冷。

    而现在,他会笑,会闹,蓝诗玲感到很欣慰。其实蓝诗玲期望他闹自己,希望往他像普通孩子一样调皮,这样挺好的。

    冷枭站在门外,看着冷鑫豪的笑容,觉得自己当时的决定并没有错,即使是让这个女人过了几天潇洒的日子。

    其实冷枭在酒吧就觉得很奇怪,只是没有出声而已。而随即手下的报告,让他明白,杜友亮后面有人。而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宝贝儿子冷鑫豪。

    看来儿子继承了自己的谋略,知道怎样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只要你可以开心,让蓝诗玲逍遥几天,也没有什么不好。

    不过蓝诗玲,你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看着蓝诗玲弹琴的双手,嘴角的微笑,冷枭就像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站在琴边看着她弹着自己最喜欢的曲子。

    憎恨的火,燃烧在冷枭的眼中,右手紧攥,嘴角的阴冷看上去让人胆怯,只想逃离……

    蓝诗玲弹琴的手突兀的停下了。而冷鑫豪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门外的冷枭。

    “砰”的一声,冷鑫豪抿着薄薄的双唇,很是直接地将房门关上了。他看到了冷枭眼里的怒火和憎恶,但是那种憎恶是对着蓝诗玲的,冷鑫豪不想让蓝诗玲受他的欺负。哪怕他是自己的父亲。

    冷鑫豪对冷枭的感情一直不好。他讨厌冷枭频繁的和各种女人纠缠,讨厌冷枭的身体和那些不知名的,各种各样的女人在床上翻滚,尽管那些女人一个个都是美女。尽管冷枭将自己接了回来,给了自己最好的经济待遇,但是,也只是经济而已。

    在这个冰冷的家里,冷鑫豪也只和自己的爷爷,冷震伟有那么一丝亲情的感觉。毕竟,冷震伟是在国外陪伴他生活的,唯一一个亲人。

    冷鑫豪很是倔强的护着身边的蓝诗玲。她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魔力,特殊的味道,让自己在她的身边能够感受到温暖。或许,这是母亲的感觉?冷鑫豪贪恋这种温暖,贪恋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冷枭看着那关上的房门,久久不能平息心中的怒火。房间里的钢琴声很快就开始继续了。冷枭握紧自己的双拳,怎么,这女人想要彻底地将冷鑫豪从自己身边夺走么?休想!

    冷枭转身下楼,还没等他踏下第一节台阶,房间中的钢琴声一转,便将要下去吩咐布置的冷枭留在了原地,神色间充满了挣扎。

    这琴房里响起的,是冷枭当年最喜欢蓝诗玲弹得一首曲子,《月光》。

    冷枭的停顿只是持续了那么几秒而已。因为回忆到了过去,那原本对蓝诗玲憎恶的感觉霎时减轻了不少。但是当他从回忆里清醒过来,心再次开始无边无际的痛,而对蓝诗玲的仇恨也再次增长。

    “莫源。”冷枭回到自己房间后,迅速将莫源叫了进来。莫源进门看到冷枭那冷酷仿佛万年寒冰般的脸,知道又有人要遭受不幸了。

    “少爷,这,可以么?”莫源听了冷枭吩咐后讶异道,少爷是不顾忌小少爷的感受了么?莫源可以看出冷鑫豪对蓝诗玲的维护,这样几乎是等同于将少爷和小少爷的关系再次冰封。

    “怎么,你对我的命令也要质疑吗?”冷枭声音幽冷。他知道,自己这样是对冷鑫豪的一次伤害,但是自己这样做都是为了他,为了不让这个臭女人的阴谋得逞。在冷鑫豪的面前揭穿她的面目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