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最美的回忆

    更新时间:2018-10-13 04:40:22本章字数:1962字

    “少爷,这个。”莫源很快就端着一盘饭菜走了上来,递给冷枭,想让他自己去给小少爷送饭。看着他们这样冷冰冰的关系,偶尔创造机会,还是也是他该做的。

    “你送进去吧。”摇摇头,冷枭没有接,转身回到自己的书房。

    莫源没有强求,走进冷鑫豪的房间,把饭菜放在一边的桌上。

    “少爷,你的晚餐。”

    “出去吧,一会儿再过来收。”

    冷鑫豪看着莫源关上门,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慢慢地咀嚼,上下咬合,小眉头逐渐地皱了起来。

    很难吃,味同嚼蜡。原本该鲜美多汁的牛肉,现在在嘴里,却没有什么味道可言,难以下咽。

    勉强把牛肉咽下去,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菜肴,冷鑫豪没有了再吃饭的意向。把筷子放下,按下佣人间的铃声,让佣人将饭菜给收走,自己则爬上了小床。

    冷鑫豪趴在了床上,双手搭在枕头上,小脑袋枕在手上,望着窗外升起的月亮,发呆。

    好想吃韭菜盒子,嫩嫩黄黄的鸡蛋,绿油油的韭菜,香甜可口。但是那个女人……

    “呼……”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蓝诗玲靠在路边的一颗树下,抬头看着灰暗的天空。

    夜幕慢慢在降临,徐徐的凉风吹散着空中的微尘,吹动着树上的绿叶,却吹不散蓝诗玲心中的莫名的烦闷。

    她现在不想回到那个家里,张海在。如果回去,面对的一定又是他醉醺醺的面容,和伸过来要钱的手。

    那个冷枭认识自己吗?为什么自己没有一点印象,是六年前的朋友还是仇人?

    想到冷枭见到自己后,那些羞辱自己的话,看着自己不屑、鄙视,甚至带着几分恨意。蓝诗玲晃晃自己的脑袋,想要找回失去的那部分记忆。

    只是从六年前睁开眼睛,脑子里除了名字,什么都是一片空白。没有来历,没有过去。有的,只是站在床前,自称是自己哥哥的张海。

    没有任何怀疑,没有任何犹豫,就像是出生的婴儿,牢牢记住了第一眼见到的人,成为了相伴的亲人。

    只是没想到后来,会发现自己的哥哥是那样一个酒鬼、赌鬼。而这个家由她来支撑。

    “你怎么还在这里?”当蓝诗玲正准备抬脚,离开这片富贵之地,厉声穿透人心,愤怒、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冷枭坐在书房,凝视着电脑屏幕。

    上面一张图片上,年轻的冷枭笑着搂着一个女人,两个人紧紧相依在一起,很甜蜜很快乐。两人的笑比得上天空中照耀的太阳,比得上满地的鲜花绿草,比得上海阔天蓝。

    “呵呵,来追我啊,追我啊!”捧着鲜花,轻轻刮了一下冷枭的鼻子,她调皮地窜出他的怀抱,在一定距离外对着冷峻的冷枭挥挥手。做着军团里没有人敢做的事情。

    “好啊,你胆子越来越大啦!”冷枭装作很生气的样子,冲了过去,几个大跨步就已经追上了她。

    环住她的腰,双手在上面搔动,让女孩不自觉地扭动,躲避着他的大手,笑得乐不可支,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枭……我不敢了,下次……真的不敢了,好……好痒啊,不要了。”女孩躲闪着冷枭的双手,只是女人的力量不如男人,怎么也摆脱不了。大大的眼睛瞪着,委屈地看着冷枭眨了眨,控诉着他的“恶行”。

    “你……你欺负我!”

    冷枭看着卖萌可爱的女友,浓密的睫毛颤抖着,洁白的牙齿咬住了红润的嘴唇,虽然是装的,可看上去楚楚可怜,触动了他的心。

    低下头,轻轻含住她的唇瓣。女孩像是小狗呜咽一样发出嘤咛,敏感的身体失去了力量,依靠在冷枭的怀里,任他予取予求。

    撬开她小巧的嘴唇,攻城略地般侵入,贪婪地扫过口腔的每一处,诱惑般勾引着躲藏在里面的羞涩香舌,缠绵的纠缠在一起,吮吸着彼此,交换着彼此的信念。

    双手抚摸在女友的腰间,顺着腰线上下摩挲,感受着女友的温度、享受着情侣之间的甜蜜。

    良久,冷枭放开快要呼吸不过来的女友,低头看着她舒缓着自己的气息,靠在自己的胸膛,闭着眼睛,扣着自己的腰。

    “枭,谢谢你给我的爱。我感觉好幸福。”冷枭紧紧搂着她,轻轻地在她的头顶一吻。

    “你也给了我爱,我也很幸福。”

    幸福是双方的,两个人在灿烂的阳光下相拥,仿佛世界上所有的幸福都凝聚在他们身边。

    就像是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会让他们烦恼一样,只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没有了爱情,没有了甜言蜜语,他们之间结束了。这个幸福维持的太短,太短,令冷枭没有享受多久,就结束了。

    空气中的温度骤然下降,桌上的两只手紧紧地握成拳,青筋鼓现。冷枭的双眼充满了愤怒,像是空气中的氧气在消失,令他烦闷不已。

    不想再看到那刺眼的照片,不想再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待下去,冷枭蓦地站起身,拿起一边的外套,快步走了出去。

    “莫源,我出去一下。”

    蓝诗玲惊住了,她没有想到只是送冷鑫豪回家,也会遇到这个强占了自己的人。

    而冷枭原本就烦躁地心,想要在凉风中静静,却没想到在自家的外面,会发现自己烦躁的源头,这个该死的女人。

    “你还敢在这里出现?”几步,冷枭走过来,揪住蓝诗玲的衣领,眼神中燃烧的火焰,如果是真的,蓝诗玲早就变成了一个火人。

    “我……我送冷……冷鑫豪回家。”身高的差距,冷枭揪住了她的衣领,紧紧地勒住了她的脖子,让她很难受,呼吸不顺畅。蓝诗玲抓着冷枭的手,想要用力掰开,却是徒劳。

    “放……开,你放开我,好……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