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花魁之死

    更新时间:2018-11-22 14:35:15本章字数:3297字

    “你说什么?!”

    震惊,是在场的所有人唯一的表情。

    “小姐她……她……”梦云掩面,断断续续的啜泣声自唇间溢出。她从来没有想过她会以这种方式离开他们,难道真的应验了那一句“谋士死于运筹帷幄之中”吗?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应该有着更精彩的人生,以她倾国倾城的美貌应该找个般配的男人长相厮守而不是就此结束自己的生命啊……

    为首的锦衣男人看着在床上毫无声息的绝美佳人,低喃着“为什么会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甚至挣脱一旁的黑衣侍卫走到窗前不死心地摇着她的肩膀。

    “非烟你醒醒,我命令你给我醒醒啊!柳非烟,你别以为装死就可以逃得过,你是我段青涯钦点的皇后,我不允许你死听见没有!”用狂妄的语气说着霸道的话语,段青涯的眼眶泛红,但仍死死控制住翻滚的泪水。

    “少主,请节哀。”黑衣护卫握剑的手因过分用力而显得发白,只有上面仍残留着的干涸血迹证明着他们刚刚完成了一场几近疯狂的杀戮。他很少去清理这些血迹,因为柳非烟总会在他凯旋的时候备好一盆温水替他净手。明明早已习惯替别人送葬性命,但看着她逐渐冷却的身体,心宛如失去了救赎,跌落至无间炼狱之中。

    他多想跟她坦白,可是,天意弄人,以前是两人的身份悬殊,如今,隔绝他们的则是生死阴阳。

    “绝尘,非烟没死是不是?”段青涯抱紧柳非烟的尸首,仍想从风绝尘那里听到一点希望。

    “少主,请节哀。”风绝尘重复着,怕说更多会压抑不住声音的颤抖。

    “……”周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良久,还是冷静的风绝尘率先开口。

    “少主,请择日,将小姐下葬。”小姐,是我们的一意孤行将你逼到了绝境了吗?第一次,风绝尘对自己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到迷惑。

    放下柳非烟,段青涯拂去落在她脸上的青丝。

    “……就五天之后吧。届时从纤云阁出发,将她安葬到青云山麓澜湖岸边。绝尘,这件事交给你安排,把消息放出去,而且一定要确认非烟入土。还有,梦云,你让织娘们赶制几件白色轻纱的衣料让头牌姑娘换上,让她们好好干活。花魁这个缺,一定要尽快填上。”

    段青涯这番话让所有人目瞪口呆。柳非烟尸骨未寒,他就让姑娘们……

    “少主,这……”梦云再也忍不住了。少主这样做太过分了!

    风绝尘摇摇头,示意梦云不要再说了。他看着少主长大,他的性子自己很清楚,他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更改,更不会为了任何人改变主意。把他逼急了的话,他很可能先用爪子划破你的咽喉。

    狠?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沾过别人的鲜血,柳非烟和段青涯身居高位,在前线的日子比较少,但可以不负责任的说一句,所有被他们杀掉的人都是因为他们两个才死的,或为了计策,或为了杀一儆百。所以,他们两个比谁都狠。

    如果说,柳非烟的狠是因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沙场规则,那段青涯的狠就是属于君王的霸道,纯粹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柳非烟还会念旧情,但段天涯则是绝对的为达目的不顾一切。

    风绝尘只所以要制止梦云说下去,就是怕她拔了虎须揭了逆鳞后的下场就是给她的小姐陪葬。他们的组织“夜影”实在禁不起非战场减员的损失。

    就在全城百姓还没从张府尹一家的灭门惨案中缓过神来,几天之后纤云阁就传出花魁柳非烟病死的消息。

    话说这纤云阁的柳非烟可是京城一绝啊。一般的女人不是有才无貌就是有貌无才,可她却出落得宛如出水芙蓉,而且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多少王侯贵胄掷千金就是为博佳人一笑。可人家就是卖艺不卖身,赢得一身美名,连带的也让纤云阁力压京城一干青楼成为男人最向往的天堂。

    只可惜,红颜薄命。

    柳非烟出殡的那一天,不少曾经和她有过交情的人都自发前来送她最后一程,场面虽算不上浩大但也算是京城少有。运载灵柩的马车从纤云阁一直驶向青云山麓澜湖岸边,那里早有风绝尘将一切准备就绪。

    灵柩被放入事先挖好的土坑当中,出于私心看见她最后一眼,风绝尘推开棺盖。

    绝美的人儿安稳的躺在白绸铺好的棺木之中,乍眼一看像是睡着一般,但他很清楚,她这一睡,就再也不会醒来。

    狡猾的微风吹落边缘的碎石土屑,污了无垢的容颜。他拿出锦帕替她拭去,却看到原本没有生息的人……皱了皱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他一路过来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难不成是尸变?!

    像是回应他心中的疑问,柳非烟慢慢睁开杏眼,先是适应稍微刺目的阳光,然后,定眼望着同样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男人,开口。

    “帅哥,你是哪位?”末了还不忘附赠一抹浅笑。

    啊咧,眼前这个帅哥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先是快把她瞪出两个洞之后又拼命揉眼睛?是脑中风还是眼抽筋了?

    还有,她不是被车撞了吗?稍稍动一下身子,她是碰到了哪个神医了吗?怎么全身都没有太大的痛感,就是觉得像跑完几公里全身乏力的那种感觉?是这个帅哥治好自己的吗?可他为什么不先治好自己的脑袋或者眼睛?

    “非……非烟?”风绝尘看着眼前脸色已经称得上是“瞬息万变”的女人,心里的震惊和喜悦已经不是用言语可以表达出来的。第一次,他忘记了那些繁文缛节,忘我地喊出她的名字,即使她是自己的上级,是少主喜爱的女人。

    肺炎?

    “不好意思,我没有肺炎。”她正色道。谁都不想被别人咒自己生病,即便他是医生她是病人。

    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帅哥好心地扶了自己一把。看到自己躺着的东西的全貌,她脑神经瞬间断线,然后——

    “啊——”彻底地,大声地,尖叫。她就算思想有多开放都接受不了自己睡在棺材里面啊!

    更重要的是,看这阵仗,那些在上面惊讶地下巴快脱臼的人应该是准备要把她活埋的。她可是良好公民,不杀人放火偷抢拐骗的,怎么都轮不到要处以这种极刑吧!

    不过等等,这些人,是在拍戏吗?怎么都穿上古装了?就连那个帅哥医生都是一身黑色的古装。长发披肩,目测不厚的布料下是一副健壮的身躯,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眼神温柔之中带着一点欣喜的狂热。嗯,看上去是个情深意重的好男人,鉴定完毕。

    “非烟,冷静点!”风绝尘握着她瘦削的肩膀,大手透过衣服传来的热度让她停止虐待众人的耳朵。

    她现在才弄清楚,那个男人不是在说什么病症,而是某一个人名,而且还是对她自己说。

    “非烟?”她用手指了指自己,“你是在叫我吗?”

    风绝尘点点头,不明白她为什么有此一问。不过他把一切都归咎在她刚借尸还魂上,他一个大男人都不能接受,更何况是一个弱女子呢?

    “可是,我不叫什么非烟啊。我叫叶知秋,一叶知秋的那个叶知秋,职业是个食谱作者,请多指教。”虽然上过几次电视指导别人做菜,但却是个一出手就能把人毒死的糟糕厨师,说白了就是只“说”得一手好菜。不过这些不能让别人知道的囧事,她选择不告诉任何人。叶知秋礼貌性地伸出手,却在看到自己的衣袖后停住。

    “不好意思我估计还没睡醒让我再睡一下!”说完她又躺回棺材里。她一定是在做梦,不然不可能自己被人换了衣服还不知道!还是说这是什么奇怪的组织在举行什么奇怪的祭典?

    “非烟!”她的反常让他害怕。

    慢慢睁开眼睛,看着那个帅哥的脸,叶知秋只觉得自己真的被他喊成肺炎,而且病情绝对有向大脑扩散的趋势。

    古装,现代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景色,棺材,还有眼前这个明显认识自己可脑海却没有半点印象的男人,这一身另类的装扮还有头上被插上一堆发簪的长发……所有的一切都在向叶知秋表明一个事实。

    她狗血而可耻地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一个快死准备拿去埋了的人身上!

    看到那个男人担忧的眼神,叶知秋决定先安慰一下他。不知道是哪个死了情人的男人,看他的样子绝对排不进大叔行列,年纪轻轻就没了挚爱真的很可怜啊。

    “那个……我没事,别担心好吗?”硬扯出一抹笑容,她默默祈祷自己的脸不要是猪二师兄他的亲戚,不然吓死帅哥就罪过了。看帅哥散开眉间皱成的小山,她舒了一口气,开始说重点。“不过,我好像什么都忘记了,忘记你,忘记我们的一切了……”末了还不忘装出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完全是仿照八点档连续剧里头的悲情女主角。

    叶知秋的意图很明显,她把自己都忘了,要是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己的情人或者是丈夫的话,那她只能说一声抱歉了。她来这个世界已经赔上了一副血肉之躯,没打算赔掉自己的自由和爱情。

    帅哥先是一愣,努力掩盖自己的悲痛,然后才对叶知秋露出笑容。

    “既然什么都不记得能让你活得舒服一点,那就是不要记起吧。”对她,他一向给予最大的纵容。“不过你还是柳非烟,纤云阁的花魁,这点你必须记得。不然,连我都没办法保护你。”虽然风绝尘有把握除了叶知秋一开始的那一声尖叫之外没有听得到他们的对话,但最后一句他仍然压低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