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不一般的神棍

    更新时间:2018-11-22 14:35:15本章字数:3099字

    这几天,谁也没有进来打扰柳非烟,所以她放任自己蒙头大睡。现在,她不会相信什么“睡醒就能回到以前”的傻话,只是刚过来,大脑还在待机状态,突然碰到这么多根本没有办法用她所知道的常识去解决的事情,脑回路差点当机而已。只要重启一下,或许她就能正常思考了。

    三天后,梦云终于按捺不住敲了柳非烟的门。推门一看,差点吓坏了。

    小姐呢?小姐在哪里?怎么她就看到一个蓬发垢面的女乞丐?

    “梦云,你来了啊。”柳非烟搔搔头,笑得尴尬。她也不是故意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的,只是她没穿过古装,条条绊绊的差点把她自己绑成粽子。还有那一头长发,见过长的,可没见过古装那么长的。偏偏柳非烟的头发还是黑厚长直一样不缺,洗头的时候忘了事先用梳子把头发梳顺,结果起来就打结。试过几次硬扯,总觉得会把头皮扯伤,柳非烟还是决定不要虐待自己的脑袋。反正梦云应该不会见死不救的,等她来了让她打理好了。

    “小姐,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啊!”梦云惨叫一声。除了一张芙蓉脸,眼前的女人绝对和之前清丽的柳非烟没有半点相同之处。

    “因为你不在啊……”她说得很委屈。梦云走之前没有告诉她要怎么穿这些衣服嘛,还有她一直都是短发,现在这头过腰的长发天知道要怎么绾成发髻啊,总不能顶着一条马尾辫就出门吧。“我又忘了怎么处理这些东西,干脆把头发剪掉算了。”

    “我的老天爷,您无论做什么都不要剪头发啊!那是尼姑才去做的事情,而且少主还等着和您结发的,您千万别做傻事!”梦云“扑通”一声跪下拼命磕头。小姐这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失忆就算了,性情大变也算了,把自己关起来几天就跟她说要落发,只有这个是绝对不可以的啊!

    啊?是这样的吗?结发,是结婚的意思吗?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结发,听起来好像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呢。不过为什么明明是这么美好浪漫的事情,一旦和那个狗屁少主扯在一起就完全变味呢?和他结发?她真不知道自己到时候是拿自己的头发勒死他还是自己上吊。

    见梦云还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柳非烟决定先停止自己的妄想。

    “梦云你先起来,别动不动就跪下,对膝盖不好。”见她泫然欲泣地瞅着自己,柳非烟压下快抽筋的嘴角妥协,“好好好,我答应你,我不会去剪头发的。所以你可以先起来帮我整理一下吗?”不然她头上这堆杂草只会越来越乱啊。

    确定柳非烟不会说谎之后,梦云才站起来替她整理衣装。在她的巧手之下,邋里邋遢的女乞丐摇身一变成为一枚气质美女。

    “梦云,你好厉害啊!以后谁娶了你就幸福了!”看着镜中自己头顶的垂发分肖髻,柳非烟微微晃了一下脑袋,点缀其中的发簪竟然不会掉下来,发髻也不会散掉,到底是怎么固定的呢?她明明只是看到梦云三拧两扭的,反应过来之后人家都已经弄好了。这种纯手工的作品比以前看到要花一大堆定型剂要好看好多。

    “小姐说什么呢。要出嫁也是小姐先出嫁啊,哪有丫鬟先嫁的道理。”脑海中浮现出那个人英俊的侧颜,梦云红着脸轻斥主子的胡闹。

    “哦?梦云想到了谁?是不是风绝尘啊?”那天她可没忽略这小丫头片子看人家的眼神,美目含情,也就风绝尘这个面瘫帅哥不懂风情了。

    诶?可是不对啊,之前在棺材那里,风绝尘看自己的眼神比梦云看他的眼神还要“情感丰富”,她还曾经误以为自己和他有一腿呢。难不成是复杂的多角关系?

    不过风绝尘和那个沙猪少主比起来,她会毫不留情地选择前者,只因后者太可怕了。

    “小姐!再说我就不理你了!”

    看吧,果然是小丫头片子,一招就把心上人给试出来了。梦云就神经偶尔大条这一点比较好玩。不过柳非烟还是乖乖闭嘴,她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害得以后连侍女都没得玩。

    大街好像开始热闹起来,柳非烟推开窗户,看到下面多了不少卖东西的小贩。

    “梦云,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热闹?”

    “今天?今天是赶集啊,我也想出去买些东西呢。”梦云委屈地看了柳非烟一眼。要不是要看着小姐,她一早就出去了。

    “正好我也想出门逛逛,不如我们一起出去吧。”她不是很喜欢逛街啦,但很想见识一下古时候的赶集,那种感觉应该会比跳蚤市场有趣多了。

    “不可以!少主吩咐过小姐不能随便出门!”梦云伸手拦住正要往外走的柳非烟。

    又是少主!“梦云,是不是那个少主叫你去死你也会照做啊?”她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本以为是一句玩笑话,可梦云思考了不过三秒就很认真地点点头。

    老天,这个时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忠心到这个份上就是愚忠了,也就是笨啦!真想不懂这个少主到底有多少本事能让她这个侍女也愿意替他去死。

    “你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柳非烟寒着一张脸看着她。真是的,难得能有一件事情让她开心一点这个侍女却非要扫兴。

    “这……”梦云很为难。

    小姐对她很好,一直以来都是情同姐妹的,她致死也不会背弃小姐。即使小姐失忆忘了她,性格也全变,那也是她的小姐,这一点是绝对不会变的。但少主却是他们的天,谁能违背天的意思呢?

    好吧,是她错了,她不该要求这么多的。柳非烟叹了一口气,对眼泪都快掉下来的梦云说:“好吧,那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出去。”

    “找风大人啊,只要有他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梦云猛地抬头。对啊,她怎么忘记风大人了?他是最不会违背少主命令的人,也是最不好说话的,说不定风大人能让小姐知难而退!

    “风大人?你是说风绝尘?”柳非烟瞪大眼,没想到风绝尘在这个叛党组织里头的地位这么高。

    “是啊,我马上去找风大人!”但愿他真的能让小姐知难而退。

    只可惜,梦云的如意算盘打错了。风绝尘听完柳非烟的话后,要柳非烟答应只要让他跟着就好。

    天啊,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万一少主怪罪下来谁去担这个罪名啊!小姐是少主喜欢的女人,风大人是少主的左膀右臂,只有自己是无足轻重的存在,有黑锅不还得她来背?!

    “梦云,你去不去?如果不去的话我让风绝尘敲晕你,这样你就可以一口咬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看她多仁慈,连后路都帮她想好了。

    看看柳非烟一副非去不可的样子,再看看旁边风绝尘只是冷冷地看着事不关己的表情,梦云咬咬牙,果断选择跟上去。

    笑话,她可是想出去很久了。万一少主怪罪下来,她就干脆说是被小姐逼迫就好。

    一路上,两个女人四处走走逛逛,风绝尘则在后面三步的距离跟着,只有付账和拿东西的时候才会上前。他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让行人都有意识地退开。

    “喂喂,你看看那是不是之前死而复生的纤云阁花魁柳非烟啊?”

    “对啊,我看是她没错。”

    “你说她是不是有菩萨保佑啊,一般人是不可能起死回生的吧。”

    在路人身边经过的布衣男人听着他们的对话,扬起了嘴角。

    原来天有异象说的就是那个纤云阁花魁?他倒是很想见识一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引发前所未有的奇异天象。

    柳非烟觉得逛得差不多,正准备回去,却在此时看到路边坐着一个一身白衣的男人,长发和宽大的斗笠挡住了他的脸,但他手里那挂着“神算子”三个字的竹竿却引起她的兴趣。

    穿过古装,梳过发髻,还没卜过卦呢。

    她走到男子面前,刚想开口,一道男声却插进来。

    “姑娘,你不是这里的人,却回不到原来的地方,是也不是?”难怪星星运行的轨道会有变化。

    柳非烟一震。风绝尘连忙护到她身前,警惕地看着那个陌生的江湖术士。

    “先生何出此言?”学着古装剧里面的口吻,柳非烟看着眼前连头也不抬的男人。

    “测个字吧。”

    “烟尘的烟。”柳非烟冲口而出。

    “火者,祸也。姑娘是因祸而来,却不一定能因祸而去。烟又有另一种写法,姑娘是遭了横祸,驾鹤西归,未曾入土却被人救起。我可有说错?”

    这一回,轮到风绝尘脸色一变。

    唯独梦云一个人在渣渣呼呼。“小姐,您别听他胡说八道。您起死回生的事情全京城的人都知道,这个江湖术士只是信口雌黄!”

    是不是信口雌黄柳非烟心中有数。真正的柳非烟她不知道,作为叶知秋的她的确是过马路的时候被冲红灯的货车撞了,那冲击力估计早就没救。她醒来的时候也的确是准备入土,显然是有人曾确定她已经死了才命人下葬的。这个算命的并没说错,他不是一般的神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