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神算

    更新时间:2018-11-22 14:35:15本章字数:3082字

    第二天,风绝尘一早就出去了,柳非烟和梦云也因为无人保护不好外出而呆在房间。看着开始渐渐有熟悉感的房间,柳非烟暗暗祈祷白衣的卦文应验。

    她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她不是柳非烟,而是叶知秋。在另一个世界那里有她的事业,有她的家人朋友读者,还有无数可爱的东西。虽然自己过得并不富裕,但却是她喜欢的生活。

    不像现在,连出个门都要得到各种许可,还要看别人脸色行事,这种窝囊透顶却无可奈何的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这一点她不禁佩服真正的柳非烟。她竟然能在这种地方活得自在,真是不容易。

    “梦云,说说我以前都做过些什么事情可以吗?不是说你们是惩恶扬善的组织而我是你们的诸葛亮吗?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吧。”反正这一时半会儿风绝尘也不会回来,干脆找点事做打发一下时间。

    “这没问题啊。”梦云答应得非常爽快,双眼也迸发着一种莫名的神采,只是她有一个问题很想知道答案。“小姐,这诸葛亮是谁啊?还有你之前提到的卧龙凤雏又是哪位?小姐和诸葛亮又有什么关系呢?”

    柳非烟差点跌倒。老天,她究竟穿到那个山旮旯去了,竟然连诸葛亮是谁都不知道?还是说其实我们的名军师诸葛孔明在这里比白菜还不值钱啊?

    “诸葛亮和卧龙凤雏都是很有名的军师,说了你也不明白,等你有时间自己多看点书吧。与其想他们是谁还不如快给我说说那些故事。”要知道把诸葛亮的故事说完都快有大半本《三国演义》了,她可不想为了解释卧龙凤雏而浪费掉一整天的时间。

    梦云对自己的主子一直都很崇拜,所以从她口中,柳非烟得知那个真正的柳非烟真的很厉害,如果能对敌的话一定是个“一女当关万夫莫开”的狠角色。

    “……之后啊,那个狗官带着一对精兵想把我们包围,谁知小姐早就知道他会这样,早就派风大人留守在那里。狗官一见到风大人,马上吓得屁滚尿流的,可痛快了!”梦云说得兴起,手舞足蹈地模仿着风绝尘杀敌的英姿,倒是让柳非烟郁闷的心情有所好转。

    可是,风大人?这是哪门子的称呼啊?

    “梦云,你们都叫风绝尘做风大人的吗?少主我可以理解,可是大人的话,不是用来称呼官员的吗?”昨天记得她也是这么说的,绝对不是口误。

    梦云这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眼珠子一转,她马上想到答案。

    “风大人一直都是负责对付最厉害的敌人,用官话说就是战功彪炳,自然是上上之人,最应该要尊重的啦。可是说上人的话又像是那些牛鼻子老道,就干脆叫大人了。而且这样叫也能糊弄那些狗官,让他们以为我们在朝廷真的有人撑腰。”

    哦,是这样啊。

    柳非烟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答案。梦云差点拍手庆幸她没有要追问下去。

    总不能是说风大人其实是你爹的副将的儿子吧。这只会让后果更加麻烦而已。在小姐面前,他们现在只是惩恶除奸却被冠上叛党之名的义匪,不能再横生枝节了。

    总觉得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梦云打开窗户,刚好看到风绝尘气急败坏的从楼下走过。咦?气急败坏?她揉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再一看却发现风绝尘已经消失在视线范围内了。

    可能是自己眼花吧,梦云这样安慰自己。在她的印象当中,会气急败坏的就只有少主一人,小姐和风大人都是喜怒不凝于色的,自然不会出现这一号表情。

    下一秒钟,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小姐,梦云,是我。”是风绝尘的声音,还有掩饰不住的,气急败坏?!

    梦云跑去开门,却在看到风绝尘时整个愣住了,就像是被武功高手点了穴道一样。不过风绝尘根本没做什么,只是闪身进来,然后由回过神来的梦云善后。

    “噗哈哈哈——”终于知道梦云整个傻掉的原因了!柳非烟看着风绝尘黑掉的脸,完全停不下笑声。

    大新闻!谁看过面瘫帅哥被人砸鸡蛋了?真是可怜啊,堂堂七尺男儿,堂堂武林高手,竟然被人扔鸡蛋?可见长得太罪过真的会激起民愤的。看来以后她出门也好弄个面纱挡一挡,不然下次被扔鸡蛋的很可能就是她了。

    “哈哈咳咳……咳……”果然乐极生悲,柳非烟拍着自己的胸脯,好不容易喘了口气,看到风绝尘的脸又忍不住嘴角的弧度。

    到底是谁丢的快给她站出来。刚好砸中额角,大半蛋壳和蛋黄都掉地上了,还残留一点依旧顽固地黏在额际不肯离去。蛋清好死不死地自额角开始向下延伸出一条透明莹润的直线,干涸的部分已经凝固,随着风绝尘暴起的青筋褶出一道道白色痕迹。

    浪费啊,这真是暴殄天物。用牛奶混着蛋清做面膜可以很滋润的!下次哪里有扔鸡蛋的记得跟她说一声,她好让梦云给自己接些蛋清回来。

    风绝尘额际的青筋跳动频率好像加快了一点,但看到捂着肚子笑得弯下腰的柳非烟,发现自己一肚子的火气竟然奇迹地烟消云散。接过梦云递过来的湿手帕,风绝尘擦去自己的一脸狼狈,刚好柳非烟也从大笑中缓过神来。

    “好吧,这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真的是长得帅被人扔鸡蛋了?

    “昨天那个叫白衣的不是说我今天会被人暗算吗?所以我一直都挑人多的地方走。可在我经过集市的时候,一个卖鸡蛋的小贩和旁边一个卖菜的突然大打出手,所以……”

    “所以你就误中流弹?”柳非烟替他把话说完。这个流弹嘛,自然就是鸡蛋了。“这么说,倒真是符合了白衣昨天说的卦呢。”被暗算可不见红。被鸡蛋暗算,满脸蛋清外加一丁点蛋黄和蛋壳,还真准。卖鸡蛋和扔鸡蛋的人GOODJOB!

    “嗯。”他整天提防,可没料到快到纤云阁的时候才出差错,无论是巧合还是有人蓄意而为,白衣都算是说中了。今天幸好只是鸡蛋,要是换做是真的暗器,他就只有丧命的份了。

    等他们三人来到昨天遇到白衣的地方,却发现那人已经站在那里。还是一身白衣,一半头发用同样白色的发带束在脑后,比昨天落魄的模样更显得英气逼人。要真让柳非烟评价的话,就只有三个字,还是帅。

    “三位,在下在此恭候多时了。”白衣从容一笑,目光不自觉瞄到风绝尘被袭击的额际,在他还没发现的时候移开。

    “你赢了。按照我们的约定,我带你回去纤云阁,可你必须听从我们的吩咐。”风绝尘说得干脆。在他眼中,即便是让白衣进入纤云阁,一日没有证明他是自己人,他一日都不会成为座上宾。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公子爷可是说错了。在下之前也说了,在下愿为姑娘效犬马之劳,可没答应允诺比别人什么事。”笑容没有改变,但说出来的话却让某人感觉不到友善。

    “你是在戏弄我们吗?”风绝尘拔出腰间的软剑,剑尖几乎碰上白衣的喉咙。

    柳非烟和梦云吓得倒抽一口气,生怕下一刻白衣就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好可怕呢。公子爷是嫉妒在下长得比您出色所以要毁了我的无暇吗?”白衣没有像一般人一样马上跪地求饶,反而伸出两指夹住剑身,仿佛是在拈花般侧着脑袋微笑着。

    “满口胡言!”被激怒的风绝尘想要抽回软剑,却发现竟然抽不回来?

    再看白衣,他的手指毫不费力就夹住他的剑身,看上去武功竟然不弱?

    “那个……你们如果要打的话,能不能挑一个比较好的地方。我们两个都怎么见过杀人,也不想见识。”拍开梦云揪住自己衣裳的手,柳非烟硬着头皮走到两人之间,当起不太称职的和事佬。

    “真是失礼了,竟然吓到姑娘,罪过罪过。”白衣还是含着笑道歉,但柳非烟怎么看怎么觉得那抹笑容有点像藏在老虎身后作威作福的某种动物的嘴脸。“这位公子爷的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在下怕一个不稳就会伤了这天赐的容颜,还请姑娘见谅。”

    卧槽,见过爱美的女人,也见过爱美的男人,可从没见过爱美爱到病入膏肓的!重点是他还真的好看得不可方物,不是阳刚或者阴柔的那种美,却让人忍不住靠近。

    俗话说,美丽是种罪,俗话又说,有种罪叫罪无可恕,所以她得出一个结论:这男人太危险了!自己以后一定不要和他一起出门!

    “我替他跟你道歉。他今日……确实如先生所言遭了暗算,脾气也不太好,还望先生不要见怪。”想起风绝尘被鸡蛋糊了一脸的表情,柳非烟差点笑出声来,幸好及时止住。

    “那是当然,在下无礼之处,也请这位公子爷多多包涵。”

    之前紧张的气氛算是有所缓和,众人自我介绍了一番之后朝共同的目的地走去。在那里,还有一场大仗等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