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作战会议

    更新时间:2018-11-22 14:35:15本章字数:3004字

    突然被告知有这么一个东西,柳非烟表示她很头大。

    印象当中,能称得上是作战会议的东西都是一群人在一个小房子里讨论一些本来应该很有建设性实际却毫无建树的行动建议,实在是提不起她的兴趣呢?

    而且这种完全没必要去参加的东西,却被要求一定得出席。

    说什么她是重要人物灵魂核心,好像她不去的话所有人的智商君都会马上下线一样。偶尔她也很喜欢那种不受人关注的隐身生活啊,最好就像之前的软禁生涯一样。只要能不让她去参加这什么劳什子作战会议,就算是再软禁她三五天她也愿意!

    可是,事实是残酷的。

    当两个孔武有力手臂趴着几只“老鼠仔”腰间还别着刀的肌肉男站在自己门外请自己去开会的时候,柳非烟发誓她很想骂出她活了二十四年的第一句脏话!

    真她妹妹的玫瑰菊花!

    可惜,她不能说出口,因为说出来别人也不一定会懂。有这么一瞬间她很能理解外国人和中国人对骂时双方的无力感了,因为别人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很可能你用粗鄙的字眼将人家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别人还以为你在对他诉衷肠。

    所以,她很配合地来到所谓的“会议室”。

    似乎她是最迟的那一位了。

    不大的房间里,中间放着一张和大床有得一拼的桌子,周围是围城一样的一圈靠背椅子。一群大男人早就入座,见她进来后纷纷站起来行礼,除了坐在正中的段青涯。

    柳非烟一一点头回礼,当然,对没礼貌的人,她认为自己也没必要对他礼貌。

    风绝尘在,这她能料到,坐在风绝尘旁边一串是她从没见过的人,应该也是这个组织中的领导者吧。然后,让她惊讶的是白衣竟然也在里面,就在那串人的最后,和段青涯之间空着一个位子,不用想,那一定是留给自己的。

    坐在白衣身边还好,可为毛另一边是段青涯啊!她垂头丧气地走到那个地方,坐定,刚想拿起桌上的杯子喝口茶定惊,坐在她对面的一个中年大叔突然开口说话。

    嗯,这人一脸络腮胡子,双目炯炯有神,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商量的人。

    “既然小姐来了,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吧,少主。”虽然是问句,但大叔显然没有任何给别人说不的意思。

    段青涯点点头。今天的会议,他很期待柳非烟和白衣会带给他怎么样的惊喜。而且他之前已经交代下去,谁也不会说出这次的目的是去剿灭和他们一样是前朝遗民却在这个还他们国破家亡的男人面前俯首称臣的罪臣。

    既然是前朝遗民,那就只有两条路。

    要么加入他们,要么——

    死。

    胡子大叔应该是类似会议主持的人,得到段青涯的许可之后,他开始正式上台汇报。

    “在京城西南方的十九铺子里住着当朝的御史赵信,他欺男霸女,在那一带作威作福,别人也碍在皇帝的面敢怒不敢言。就这两个月,他就新娶了四名姨太太,都是被他玷污了的女子。另外,他还派人杀了十个人,就是那些姨太太们的父母兄弟。这种人,该不该除?”

    除了柳非烟、白衣,其他人都拍着桌子大喊“该杀”。

    等等,他们都不是那些血气方刚的毛头小子了,都是经历过风霜的中年人,随随便便就被一个同样不是毛头小子的大叔煽动起来这成何体统?而且,他们说的是杀人,不是杀鸡宰鱼这种事情。人命不是大白菜,切下头插土里可不能再长出来。虽然她也觉得那个奸淫掳掠杀人放火的狗官确实该给他一点教训。但,必须得用这么激烈的方式吗?

    “这是兄弟们冒着生命危险潜入里面拿到的地图。赵信之前是个带兵出身,又时刻提防着我们,所以早在住所的暗处布下侍卫。我们要毫发无伤地出来,还需要仰仗小姐的谋略。”

    胡子大叔在看着她。

    应该说,这里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柳非烟额角划过一枚晶莹的汗珠,很快就被头发吸掉。

    她不是诸葛亮不是庞统不是徐庶不是陈宫更不是哆啦A梦!她平时的日子除了上节目写菜谱就是玩游戏,这种死脑细胞的事情她实在是不行的啊!

    可是这么多双眼睛,看得她好想找个洞钻进去啊!

    “总之……你先把你调查的情况和侍卫的分布说清楚吧……”游戏里都是这么说的。呜呜呜,她现在才发现打游戏原来有这种好处啊。如果要更多的计策谋略,只要让她再打一轮游戏就好,前提是先让她回去啊,她的三国无双还没通关啊!她心爱的小布布还没和她同样心爱的小婵婵在一起建立属于他们的帝国啊!

    白衣,只有你才可以救我了。

    柳非烟委屈地看着白衣,却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趣。虽然不是柳非烟本人,却还能先找到问题的症结,事情真是有趣了。

    如果他知道柳非烟只是在照搬游戏里那些军师的台词,估计他会找一面墙撞撞。

    风绝尘也对柳非烟流露出赞许之色,坐在他旁边的段青涯勾起嘴角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总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

    “是。小姐请看,这就是赵信御史府的地图。”他拿着朱砂笔在图上一些地方画上几圈,“这些地方都是我们认为敌人有可能出现伏兵的地方。请小姐明示。”

    左一句“需要仰仗小姐的谋略”右一句“请小姐明示”,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找个男人来裁定的吗?就算他们不信任白衣,那找坐在正中的段青涯也好啊,再不济找风绝尘也行,为啥就偏偏找上她这么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还失忆的弱女子啊!

    这绝对是故意的!

    或许正如风绝尘之前所言,段青涯在试探她。如果她还能为他所用,她的小命就能保住。如果事实证明她只是个脑袋空空的花瓶的话,她的下场很可能会很凄惨。或成为段青涯发泄欲望的工具,或真正成为一名卖笑的花娘,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她想要的。

    她要活下去,就必须帮他们,而且不是借助别人的力量!

    看了一眼工笔化成的地图,里头亭台楼阁花园草丛都标得一清二楚,若不是情况不允许,她真想好好膜拜这位有这等功力的画手。

    “这里,”她指着图上被胡子大叔在前厅用很大一个圈圈标记出来的地方,“如果我是敌人的话,一定会派兵在这里等你们追,然后将你们的兵力分散,好逐个击破。”

    “小姐,这不可能。他们不会用这种迂回的方式!”胡子大叔隔壁那个瘦小大叔开口。

    “不会用?你们不是说那个赵信是带兵的?兵法总懂得不少吧。平日行军打仗死的不是他的人他大可以不管,但这场仗打输他可是会把自己的命打掉,换做是你自然也会不惜一切地保住自己的小命。别人是御史,有后台撑腰,我们有什么?谨慎绝对不会有错。”那个地方怎么看这么想是布疑兵的地方,而且都有小路通往庭院这种便于埋伏的地方,要是真的有个笨蛋杀得眼红追过去准一个死!游戏里都是这样说的。

    瘦小大叔还想说些什么,在段青涯一记凌厉的眼神下还是打住了。

    “还有这里,”柳非烟又指着赵信的后花园,那里标记着不少植物,还有一个从城外小河引水进来的人工湖。“要去这里之前要先确定附近的阁楼没有敌兵,有无火种,还要注意地上是否有油渍。”

    “为什么?”发问的是胡子大叔,“那里的花草都很矮小,不可能藏得了人。还有油渍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连厨子都是侍卫?

    “如果他们放火箭呢?草木易燃,点燃树木还能切断退路。若你是想借着这个湖逃走,敌人在湖面淋上油的话,那就是名副其实的火海,你的一口气能憋到逃出城外为止吗?”水火无情,尤其是用来杀人的时候。这年头没有防火衣没有潜水装置,用这招的话就算不烧死也得淹死。

    胡子大叔倒抽一口气。

    其实这个作战会议只是用来试探小姐和白衣的,他们几个之前早就商量好要从前厅潜入再从后花园借着草木逃离的。听小姐这么一说,倒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

    “白衣,你怎么看?”听完柳非烟这一番话,段青涯皱起眉头,改询问白衣的意见。

    白衣站起来,朝众人躬身行礼,重新站直之后才开口。

    “在下以为柳姑娘所言极是。既然对方是武将出身,精通兵法,那我们也可以用兵法回击。不仅能让敌人疲于奔命,还能减少我们的损失。”

    “哦?”段青涯一挑眉,“你有什么好办法?”

    白衣翩然一笑,顺手将滑至胸前的一缕头发绾至耳后,露出那种欠扁的表情。

    “各位,我们不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