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兴趣

    更新时间:2018-09-13 11:50:10本章字数:3264字

    “周月封,你冷静。”诸葛诗谨似乎早就料到周月封会前来一样,早就让下人在下面准备好。

    这样更加能挑起周月封的愤怒,他太了解周月封了。他可以装着什么都不在乎,但有些事情,他却控制不住。

    “冷静,你背着我做了这么多事,诸葛诗谨,你有种。”周月封甩开了诸葛诗谨,诸葛诗谨身子微斜,他撑着一边的桌子站直身体。

    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漫不经心的抬头看着周月封一眼:“我有没有种你最清楚,但是,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吗?”

    当然,周月封做了些什么,哪里逃得出他的双眸,两个人彼此监视着,并没有闹翻,可是,彼此都在相互防着。

    “你没有看到她身上千百个洞的感觉,这就是你所说的代价?周月封,你比我了不起。”诸葛诗谨不甘心的反驳着周月封,他端过一边的咖啡一口喝饮,品尝着嘴里的苦涩味道。

    此刻,就连他的心都是苦涩的,蓝彩珊对他的要求让他纠心,让他难过。一个女人想逃避,想躲,想要进去牢房里蹲着。这是什么情况?相信没人能比他更清楚。

    蓝彩珊是想逃避现实,想逃离一切,想要与周月封保持着距离,想要一个人安静,她这样,反而让他更加心疼。

    “她和你无关,诸葛诗谨,把她给我交出来。”周月封知道蓝彩珊就在诸葛诗谨的别墅内,他的保镖早就告诉他了,否则,此刻他不会半夜来到这里找诸葛诗谨的麻烦。

    这个女人居然真不打算回去了,还半夜三更跟着诸葛诗谨前来这里,哪怕他不想去想歪也不行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没事还喜欢惹他生气,为什么她总是不能听话一点?如果她有蓝蜜衣一点虚伪就好,哪怕那样,她至少是听他话的。

    “交出来?你还想去伤害她?”诸葛诗谨也不示弱,他根本就没有打算把蓝彩珊交给周月封带回去。

    他答应过她的事情,他自然会做好。今晚相处之后,明天就把她给送走。

    但是,他没有料到周月封今天就会赶过来,事情闹得有些大了,但他如果可以,会不顾一切的选择与周月封好好对抗一翻。

    “伤不伤害,与你无关,我只需要见她一面。”周月封说完,他转身走出了诸葛诗谨的书房,他迈着步伐往前走去。

    什么也没有想,就冲进了诸葛诗谨的卧室,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上一次她也是被诸葛诗谨送进这房间的。

    周月封推开门的时候,看到蓝彩珊正往这边走来,准备开门,看到周月封的时候,她吓得脸色铁青。

    “你,你怎么来了?”蓝彩珊说话有些结巴,不敢相信周月封真的出现在这里了,诸葛谎不是和她说过不会有意外的吗?

    “砰”一声,周月封把门狠狠的甩上,他把蓝彩珊逼到了一边去,蓝彩珊想要逃,可惜他不给予她任何机会,根本就不理会蓝彩珊的反抗和挣扎。

    “蓝彩珊,你有出息了,现在居然敢背着我跟别人跑了?你现在翅膀硬了是吧?信不信我把你翅膀折断了。”周月封看着蓝彩珊,他狠狠的一脚踢到了一边的桌子,上面的东西摇滚了几下,全部摔落在地上。

    外面似乎有人经过,不知道是蓝蜜衣还是诸葛诗谨,但周月封却没有心思去管那么多。

    周月封伸手紧紧的扣着蓝彩珊的手臂不放,她咬着他的手臂,可惜对方没能松开她。

    “周月封,我的事与你无关,你说过让我走的。”蓝彩珊大吼着,为什么不管她到哪里,都会受到他的威胁?

    哪怕她很快就离开,可是,似乎他都要挡着她的去路。难道她这一辈子再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吗?

    蓝彩珊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次次的想要逃走,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候都要被周月封找上门来?难道自己这一辈子就要受他管制吗?

    “与我无关?”周月封二话不说就把蓝彩珊给扛了起来,这是诸葛诗谨的卧室,而蓝彩珊之前洗了澡,穿上的正好是诸葛诗谨的衬衫,长可以盖住屁股,却露出自己性感的大腿。

    她没有料到周月封会前来,她只是借助诸葛诗谨的衣服穿一下罢了,没有别的意思,再加上他这里并没有女人的衣服,蓝彩珊只能如此将就,却被周月封误会了。

    “周月封,我们之前谈过的,你让我走的,你让我离开的,你不能出尔反尔,你给我放开。”蓝彩珊有些生气,她不断的蹬着他,可惜她的动作却像在不断的诱惑着他一样。

    周月封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将蓝彩珊重重的往若大的床上丢去。蓝彩珊身上本来就受伤,如今伤还没有好,经过刚才反抗,她伤口再一次扯裂,如今再被他重重一丢,蓝彩珊只感觉到自己头晕眼花的,脑子一片空白,似乎什么都想不到了。

    他站在床边,双手叉于腰间,只是居高临下的盯着蓝彩珊看,看着她穿着诸葛诗谨白色的衬托躺在床上的模样,他似乎能看到诸葛诗谨将她在这张床上压倒,还做了别的对不起他的事。

    其实,一切都是周月封自己想多了,蓝彩珊与诸葛诗谨刚刚回来不久,哪怕是想发生其他事,时间上还是不允许的。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蓝彩珊面色苍白,看着他叉腰站在床边,就如一个恶魔一样盯着她,那冰冷的眼神让蓝彩珊害怕,心脏因害怕而狂跳个不停/试图冷静下来和他好好谈,最害怕就是在这种时候他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蓝彩珊更加清楚自己的身体是扛不住的。

    “我周月封不允许任何人背叛我。”周月封阴森的逼近蓝彩珊,他的手撑在床边上,俯视的看着蓝彩珊。

    “我没有背叛你。”下意识的说谎,她早就想离开了,但是,她清楚的知道他所说的背叛也包括离开。

    虽然和他不是特别深入的了解,可是,蓝彩珊知道他是不允许别人对他说谎,更不允许别人反抗他。而自己准备离去,这就是无疑给予他一种背叛的信号。

    “没有背叛?你不是打算和诸葛诗谨私奔吗?这些都是什么?你还背着我做了些什么?”周月封阴森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来回转着,随后欠身站了起来,从容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蓝彩珊看到这手机,她先是一愣,这并不是周月封的手机,她跟在他身边这么久,自然知道他用哪一个牌子的手机,像这么普通的手机,周月封根本就不屑得用。而且,这还是一款女性手机,蓝彩珊的脑海不断的转着,最后想到了蓝蜜衣用的手机正好是这一款。

    是巧合吗?还是其他原因,蓝彩珊居然想到了蓝蜜衣的身上来了。

    “我什么都没有做。”蓝彩珊也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除了今天答应帮蓝蜜衣之外,她确实什么都没有。

    可她疑惑的是周月封手上的手机,还他的语气。包括背叛,如果他因为她出现在诸葛诗谨这里而生气的话,那无话可说,但凭着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并非是如此。

    “什么都没有做,那这些是什么?”周月封笑得有些残忍,她的不老实让他更心寒。

    蓝彩珊略微一愣,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周月封按着手机在她看。蓝彩珊清楚的看到了手机里的相片,全部是她与诸葛诗谨的。

    这些亲密的相片全部是错位,根本就没有发生的。是她站在窗前,而诸葛诗谨站在她的身后,而这相片上拍的角度,却让人感觉到诸葛诗谨似乎从身后紧紧的抱着她。

    她一把将他的手机抢了过来,不断的按着,发现里面全部都是在公寓内的情形,但是,拍相的人似乎是故意的,每一张都拍错位,将明明两个什么都没有做的人,却拍成亲密暧昧,似乎是在亲热。

    “是蓝蜜衣做的?”蓝彩珊的心算是寒了,怎么会这样?她明明好心要帮蓝蜜衣,可是,她为什么反而要害自己?

    可是,之前蓝蜜衣不是要离开了吗?为什么还能拍到诸葛诗谨来时的相片?蓝彩珊的脑海乱乱的,一些破碎的记忆从她的脑海里不断的闪烁而过。

    “这些都是假的,是角度问题,我和诸葛诗谨是清白的。”蓝彩珊不管自己怎么解释,知道是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

    为什么要害自己与诸葛诗谨?她难道哪里还做得不够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蓝彩珊真的感觉到自己看错人了。

    “你相信她?”蓝彩珊看着周月封不说话,她更是紧张的问着,她不是想要博取周月封的信任,她只是不想因为自己而让诸葛诗谨和周月封反目。

    诸葛诗谨帮她的事情,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之间,但是这些相片却可以让对方误会,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有相片,你还想说谎?”周月封的脸色瞬间阴郁的可怕,他盯着蓝彩珊看的模样让她不由得害怕,这也意味着他真的生气了,而她踩到他的底线了。

    为什么一些无中生有的事情,却能影响到她?

    “说谎?如果你真相信,如果你认为我真为你戴了绿帽,我也无话可说,但你想想以我这样的身体,我还能怎么样背叛你?你是认为我犯贱到可以不顾自己身体的健康去找男人?我蓝彩珊到底有没有饥渴到只要是男人就可以随便放下道德观念?我们相处了差不多三个月了,周月封,你有没有了解过我?”蓝彩珊的泪水滚落,她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哭泣,可是,她就这么不争气,泪水不断的涌出来,滴落在他的掌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