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声音在耳边

    更新时间:2018-09-13 11:50:10本章字数:3260字

    “在这里,别乱走动。“一弄深深看了蓝蜜衣一眼,退了下去,她看着蓝蜜衣就不太舒服,面对着这个女人,一弄心里有千万个不情愿。

    不明白周月封怎么把她给带回来到了,但是,她们身为下人的,也不敢多管周月封的事情,只能任由着蓝蜜衣在这里嚣张。

    “真舒服。”蓝蜜衣坐在沙发上,她的小手轻轻的在扶手上来回的敲动着,伸手端过一边的红酒饮了一口,抿着嘴闭着眼睛享受了一番。

    想象着自己的美梦如今实现的一刻,蓝蜜衣心里越来越高兴,有一种忘我的情绪。时不时的哼着歌曲,所有的下人都退了下去,大厅内只有她一个人,空荡荡的大厅内,时不时的回荡着她的声音。

    “铃,铃。”这时,门铃被按响了,蓝蜜衣有些烦的重重放下了高脚杯,转头看着一边的古董钟,现在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前来?

    蓝蜜衣欠身站了起来,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刚才把下人全部都叫下去休息了,如今只有她一个人,这门铃像是在催命一样,不断的按着,蓝蜜衣只能迈着大步走上前去。

    “来了来了。”蓝蜜衣大声的嚷嚷着,反正这里没人,她更放胆了,身上的性感的衣服轻轻一甩,扭着性感的身材走上前去。

    当蓝蜜衣打开门的时候,才发现是一个穿着比较得体的女人站在外面,她上下打量着这个女人,才发现对方穿着全部是限量牌子,手上拿着的LV最新款的包包,蓝蜜衣先是吃惊,同时猜着对方的身份。

    她才回国没多久,自然不认识紫幼熙,所以,第一直觉就是感觉到这个女人又是前来纠缠着周月封的吧?内心正在想着如何打发这个女人离开。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紫幼熙站在门外面,以为开门的人会是一弄,可是,没有料到会是蓝蜜衣。

    刚刚在诸葛诗谨那里受了气,被蓝彩珊受得不行,紫幼熙打算前来找周月封谈谈心,也要说说彼此的婚事比较好,所以,她一路开着快飞直奔这里,但看到蓝蜜衣出现的时候,她可以肯定这个不是下人,而且,蓝蜜衣给予她的感觉是不太正经的模样,紫幼熙不由的睁大双眼,毫不客气的问道。

    “你又是谁?”蓝蜜衣也有些意外,显然没有想到会有美女出现,不可否认,紫幼熙确实是一大美人,蓝蜜衣的心里不由得砰一声,她紧张的手紧紧扣着门的扶手,并没有打算让紫幼熙进入。

    紫幼熙也看着蓝蜜衣一直在打量着自己,这神情似乎是自己不应该来一样,身为周月封的未婚妻,这里又是周月封的别墅,她怎么可能会允许别人这样对自己无礼?

    “我是这别墅的女主人,你又是谁?”紫幼熙一点都不客气的的看了蓝蜜衣一眼,伸手推开了蓝蜜衣,迈着优雅的大步走进别墅内。

    蓝蜜衣回过头,看着紫幼熙身上嚣张跋扈气势,令她反感之极,可以看出这个女人条件确实是不错的,但她不敢确定这个女人是千金小姐,还是周月封包养的女人。

    但如果她没有查错的话,周月封似乎没有什么情人,而蓝彩珊是他身边呆得最久的,难道是她查错了?

    “你是这别墅的女主人?你没有搞错啊?怎么可能?”蓝蜜衣回神,砰一声甩上了大门,连忙紧跟着紫幼熙的脚步。

    只见紫幼熙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坐在那,把LV包包往边上一放,双手放于膝盖之上。

    “我当然是这里的女主角,我还是周月封的未婚妻呢,你有疑问吗?”紫幼熙正了正衣襟,看到蓝蜜衣吃惊的模样,她不由得扬起嘴角,神气的挑眉道,一副我是这里大当家的模样。

    当然,不可否认的,蓝蜜衣看起来确实是漂亮,但是,相对比较下,似乎与蓝彩珊不是同一风格的,紫幼熙心里暗想着,蓝彩珊如今不在,没有想到又出现另外一个女人了,看来她以后的日子不太好过了。

    “未婚妻?别说笑了。”蓝蜜衣听到紫幼熙的话,她轻声一笑,走回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端起红酒饮了一小口。

    她轻轻的摇曳着杯中的红酒,不断的摇着,望着艳红的颜色,双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她不能让别人抢走属于她的东西,虽然如今不是她的,但蓝蜜衣相信很快就是了。

    “我没有说笑,我们很快就会结婚了,我不管你现在和他是什么关系,趁早断了,否则,不要说我没有警告过你,我一向最讨厌别的女人倒贴我的男人,结婚前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结婚后,我绝对不允许的。”紫幼熙纤细的小的轻轻的敲了一下玻璃桌,倾身对着蓝蜜衣说道,她的声音很小,却带着警告的意味。

    如果是普通一个人说这样的话,可能吓不着蓝蜜衣,可是,这个女人嘴里说的话,似乎有些让她害怕...蓝蜜衣微微一怔,杯中的红酒险些洒在身上。

    “噗,你是在做白日梦吧?我刚刚还和他在一起,他还说要娶我呢,怎么突然就多出一个未婚妻了,我想你应该是做梦太多了,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蓝蜜衣好笑的看着紫幼熙,她欠身站了起来,绕着沙发迈着大步,望着紫幼熙脸色大变,蓝蜜衣心里暗自得意,知道自己肯定说中了。

    她只是没有想到有人敢大胆的自称是周月封的未婚妻,简直是找死。她连自己的姐姐都不放过,再不会让别的女人来插足自己的幸福。

    “该死的。”紫幼熙看着蓝蜜衣嚣张的模样,周月封身边的女人,从来没有一个敢这样对她说话的,这个女人是找死吗?

    哪怕蓝彩珊,对她说话都要客气一些,也不敢这么嚣张,这个女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直往上涌,欠身站了起来,端起刚才蓝蜜衣喝着的红酒,丝毫不客气的往蓝蜜衣的脸上洒去。

    “你...你泼我?”蓝蜜衣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她居然拿着红酒往自己的身上洒?

    “我警告你,别对我乱说话,不然再出格的事情,我都做得出来。”紫幼熙抿嘴轻笑,她抬起头睨视着蓝蜜衣一眼,在她的眼里,像蓝蜜衣这样的女人,确实是一文不值,拿什么来和她比较?

    她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家庭也非一般,如今只有她才能配得上周月封,可是,她没有想到周月封尽找这些货色回来,这样的品味让她更无法忍受。

    “警告我?哈哈,你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吧?”蓝蜜衣冲上前去,伸手重重的推倒紫幼熙。

    “你,你推我?”紫幼熙被蓝蜜衣重重推着摔倒在沙发上,她的手扫过一边的玻璃桌,被刮得红肿了一大块,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蓝蜜衣。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样对她,所有的人都对她是恭敬有加,根本就不敢对她说这样的话,如今,这个女人居然推她?

    “推你怎么样?我还敢打你呢。”蓝蜜衣勾起唇角,鄙夷的看着紫幼熙,特别是看着她狼狈倒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蓝蜜衣确实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涌上心头。

    紫幼熙瞪大眼睛看着蓝蜜衣,她欠身要站起来,却被蓝蜜衣再一次推倒。

    “推我?你再推啊?看着就知道是没有教养的女人,像你这样的人,他也只是玩玩你,不会和你认真的。”紫幼熙不屑的看了蓝蜜衣一眼,她干脆半躺于沙发上,不再与蓝蜜衣斗。

    听到对方的话,特别是听到“玩玩”两个字,蓝蜜衣握紧双拳,她最讨厌别人这样说她,再说,之前的男人确实都认为她只是能玩玩的人,所以,从来没有和她认真过,这是蓝蜜衣心上的一道伤痛。

    蓝蜜衣正在得意,一个没留神,却被紫幼熙抬起脚,高跟鞋重重的踢在了她的腹部上,蓝蜜衣被紫幼熙踢倒在地上,她伸手捂着腹部:“啊...好痛。”

    两个女人的斗争,全部一一落在周月封的眼里,他站在二楼的阳台处看着,从蓝蜜衣在这里嚣张,到紫幼熙进来,两个女人的话语全部一一落进他的眼眸中。

    他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有些意外紫幼熙这么晚了还会出现在这里,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紫幼熙是第一次来这里,当然,他很不喜欢见到这个女人出现,这样会让他想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有那件订下该死婚约的事情。

    “你?翰,你出来了?”紫幼熙欠身站了起来,抬头的瞬时,却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眼眸。

    她先一怔,随后轻轻一笑,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一向注意形象的她,自然不会有他的面前自然要保持着最好的一面。

    与周月封相处的时间太过于短暂,紫幼熙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可是,这个男人却是她第一个喜欢的人,也是她认定自己一辈子非嫁不可的对象,为了这一目标,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要好好把握。

    “翰?你出来了?她好凶,她还打我。”蓝蜜衣一脸委屈的躺在地上,她手依然捂着肚子,却是一脸恨恨的看着紫幼熙。

    如果不是周月封出现,她一定会对紫幼熙痛下狠手,可惜她现在没有这个报复的机会,否则,她一定不会放过。

    “你们要打就出去,别在这里闹事。”周月封的脸已经全黑了下来,他看着这两个女人在这里动手脚,他一脸不爽。

    今晚本来心情够不好了,蓝蜜衣在这里嚣张让他很烦,可是再加上紫幼熙,更让他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