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遇刺

    更新时间:2018-09-12 14:35:10本章字数:3074字

    将政务处理完之后,已是华灯初上。

    皇帝秦琼带着几名武功高强的心腹侍卫,直接离了宫,向杏花楼去了。而杏花楼里面的主人是皇帝最爱的女人,蓝梦琪。

    蓝梦琪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女孩子,一次偶然的意外让蓝梦琪从现代社会来到了封建迷信的这里,也与这个时代的皇帝秦琼相爱,可是自由惯了的她自然受不了皇宫的拘束,便要求秦琼让她自己在皇宫外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杏花楼是京城内最出名的娱乐场所,然而却不是青楼,而是艺楼,因为这里的姑娘们只卖艺不卖身,而且有蓝梦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歌曲等娱乐项目,杏花楼一直是十分热闹的地方。

    然而此时的杏花楼并不像以往一样热闹,而是满地狼藉,几个丫鬟正在收拾打扫,因为就在刚刚,蓝梦琪和皇帝在这里遭受了一场刺杀。

    秦琼进了梦琪的房间,见小珍站在合欢床前,拿着一只手绢轻轻的擦着梦琪脸上磨破的皮,看她表情,比擦在自己身上还要心疼。

    小珍见她来了,便要行礼。

    秦琼虚了一声,“不要出声吵醒了她!”

    小珍点了点头,秦琼又道:“好了,这里有我照顾她就行了,你下去休息吧!”

    小珍纳了个半福,将手绢放在铜盆里,轻轻走了出去。

    秦琼小心的走到床前,看着熟睡的梦琪。

    她的睡相如同婴孩。

    秦琼宠溺的亲了亲她的发丝。

    目光向下,看见梦琪手里紧紧抓着那两截断了的面人,心里更是一暖。

    伸手去拿她手中的面人,哪想到她虽在睡梦之中,却依旧不肯松手,还蹙着眉头道:“秦琼,我这次可不是故意要扔的!”

    秦琼笑了笑,在她身边和衣倒下,闻着她身上的幽香,不觉也睡了过去。

    等再睁开眼睛,已是清晨了。

    梦琪的目光正看向自己,一瞬也不瞬。

    秦琼微微一笑,轻轻抱了抱她,又轻轻亲了她一口,伸手指了指面人儿,笑道:“这应该算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了吧!”

    梦琪笑了笑,将头移到他肩膀上。

    发丝正好扫过他的伤口,疼的秦琼一阵龇牙咧嘴。

    看着他的样子,梦琪笑道:“原来你也怕疼!”

    秦琼笑道:“我怎么就不怕疼了?”

    梦琪撅嘴道:“我一直以为你不怕孤独,不怕困难呢!连这两样都不怕,怎么还会怕小小的疼痛呢?”

    秦琼道:“我在别人面前,当然要保持高高在上了,不过在你面前,我却不用保持!”

    梦琪心中偷着乐,却还是假装不懂地问:“为什么?”

    秦琼道:“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所以在你面前,我不是皇帝,永远只是秦琼,一个关心你,在乎你,愿意一辈子守护你的男人!”

    梦琪心里虽然如同吃了蜜糖一般,还是嘟了嘟道:“你是不是和每一个女人都这么说?”

    秦琼霸气道:“你觉得在她们面前,我会吗?”

    梦琪道:“谁知道!”赌气似得将头转向了另一边。

    秦琼呵呵笑了笑,将她头搬了回来,道:“我只在你面前是秦琼,因为在别人面前,我是一个皇帝。你懂吗?”

    梦琪没有回答,而是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秦琼只是静静让他咬着,直到肌肉上已经开始渗出血丝,才苦笑道:“丫头,你咬够了没有!”

    梦琪“嗯”了一声,抬头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笑了笑,道:“秦琼,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因为你爱我,所以你在我面前是秦琼?”

    秦琼邪笑道:“你觉得呢?”一双大手却已经袭向了梦琪胸前。

    梦琪娇呼一身,爬到了秦琼身上,看着身下男人的眼神,柔声问道:“你爱我吗?”

    秦琼点了点头,道:“爱!”抱紧她不可一握的腰肢,问道:“那你呢?”

    梦琪无比妩媚的舔了舔唇角,魅声道:“我爱做!”低头向他唇上吻去。

    合欢床唱着嘎吱嘎吱的欢快叫声,随着床上这对男女载浮载沉……

    那两截断了的面人儿安静的躺在一起,清晨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只见他们居然奇迹般的又重新黏在了一处。

    清晨的风声中,似乎有人轻声唱着什么。

    你侬我侬,忒煞多情。情多处,热似火。把一块泥,捏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们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捏一个你,在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裘,死同一个椁……

    声音徘徊在杏花楼上空,袅袅不散……

    这别样的缠绵,让人从心底里都生出喜悦来。

    而这喜悦,让人时刻贪恋,不想分离。

    于是,整整三日,两人都没有下过床。

    从前,梦琪总觉得琼瑶阿姨太过煽情,而只有自己恋爱了,才知道恋爱的滋味,也才知道那些情歌情诗,甚至不足表达感情的万分之一。

    距离杏花楼遇刺,已有三天时间了。

    在这三天里,关于皇帝被刺的消息不胫而走,大肆传扬在凤都城内的大街小巷。

    而朝堂之上,虽然此时还是一片宁静,但所有王公大臣们心里都无比清楚,这只不是一个假象而已。

    先是南梁公主失踪,然后菱玉殿下死了,来自南疆的芳贵妃被打进冷宫,接着听闻皇帝亲自将她接出冷宫,却又让她回南疆去探视父母,明升暗贬。

    这些为官多年的大臣精明无比,嗅到了一场政治风暴,而李家,想必不多时就靠不住了。

    一时间,大臣们暗中奔走,长袖善舞,好不热闹。

    一场暗流正在凤都城内急速酝酿着,等到它爆发之时,必然是势不可挡,进而席卷整个北炎。

    就在整个凤都城都变得人心惶惶的时候,遇刺的两个当事人,却半点沉浸在恐惧的气氛当中,反而逍遥自在。

    清晨,秦琼看着猫儿一般窝在床上的梦琪,微微蹙眉,捏了捏她的鼻端道:“丫头,跟我回宫吧!”

    梦琪慵懒的趴在薄裘里,听秦琼让她回宫,头摇得和拨浪鼓似得,“我不回去!”

    秦琼一恼,这女人莫非住青楼还住上瘾了?顿时不悦起来,“丫头,你为什么不和我回去?”

    梦琪撅嘴,可怜兮兮道:“我生病了,我要在这里养病!”

    秦琼摸了摸她的脑门,奇道:“你生了什么病?我怎么不知道!”

    梦琪伸出葱葱玉指,一边数一边道:“我的病可多了!恶心,头痛,浑身发冷,四肢无力,睡着了做噩梦,不睡着又总觉得困,还老是饿……”

    秦琼脸色一青,道:“丫头,你这分明就是狡辩!我看你明明生龙活虎,身体好得不得了!至于总是饿,你不一直都很馋吗?”

    “呜呜呜,太不怜香惜玉了,太不心疼人家了,人家的心都要碎了啦,呜呜呜……”

    梦琪偷偷抹眼泪,从指缝间悄悄看他。

    她的小动作哪能逃过秦琼的火眼金睛,心中好气又好像,面上却是不为所动。

    他斜挑起她的一缕秀发,俊眉上扬,勾唇道:“病了?昨天是谁拉着我逛了半天的集市,后来又拉着我吃了整整一条街的饭馆?还要听戏……喔,莫非是朕做梦遇到的仙女?”

    梦琪不好意思地嘻嘻一笑:“昨天本来很好,但走得多了难免就牵动了伤口。后来大鱼大肉吃多了,难免又吃坏了肚子。所以今天诸病缠身,走不动了!”

    秦琼悻悻道:“丫头,你明明就是不愿意和我回宫罢了!”

    梦琪娇憨的笑了笑,“宫里太闷,而且太复杂。你也知道,我这人头脑又笨,又喜欢无拘无束,着实适应不了宫里的生活!”

    秦琼道:“你若嫌闷的话,我可以安排曼丽进宫陪你!你若怕被人陷害,我可以……”

    梦琪摇了摇头,扬手按在他脸上,将他要说的话都封在了肚子里,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你若真的为了我好,就不要急着让我进宫!”

    秦琼点了点头,轻轻一叹,道:“算了,我不勉强你!因为你知道,我是永远也不会勉强你的!”

    “就知道你最好了。”梦琪捧起他的脸,啵的亲了一口。

    秦琼却是起身压上了她,黑眸里翻滚着火星,不怀好意地笑起来,“不过,既然不愿回宫,那你就要喂饱我……”

    “唔,不要……”

    梦琪脸上一红,这人真是没羞没臊,都三天了,他怎么就像不知疲惫似的?

    秦琼只当她是欲拒还迎,哪里肯理会,俯身就去亲吻她。

    梦琪却是使劲推开他,恼怒道:“快起来,不行了,我要吐了!”

    这鬼灵精怪的丫头,又想骗自己?

    秦琼不为所动,一只手探进那饱满的山峰间。

    梦琪只觉一阵燥热,小腹部剧烈运动着,刚想说话,胃里忽然冒起一阵酸意,天翻地覆的,脸色也惨白起来。

    秦琼见她突然蹙紧了眉头,停下动作,焦虑问道:“丫头,你又怎么了?”

    梦琪干呕了一阵,脸色苍白一片,过了好一阵子,胃里的酸意才褪去,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早上吃了个橙,现在胃还有些酸!”

    秦琼责备道:“大清早的吃什么橙?”

    梦琪:“想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