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生死同袍

    更新时间:2018-09-12 14:35:11本章字数:3073字

    鲁德文点了点头,对三十六个铁卫道:“弟兄们快快请起!从今往后,大家就是肝胆相照的兄弟了!我鲁德文在此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生死同袍!”

    三十六个铁卫齐声道:“生死同袍!!”齐刷刷站了起来。

    鲁德文对清风道:“清大人,此事事关重大,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下官这就带弟兄们去南疆了!”

    清风点了点头,道:“好!”又道:“拿酒来!”

    早有一个铁卫递了一大坛子酒。

    清风将酒郑重递给鲁德文,道:“鲁都统,我这里祝你一路顺风,早建功绩!”

    鲁德文接过酒坛,开了酒封,仰头喝了一口,便递给了老和尚。

    老和尚也喝了一口,递给了身边的铁卫,三十六人依次喝了酒。

    鲁德文这才说道:“好,承清大人吉言!等兄弟们从南疆回来,一定再请清大人喝酒!”

    众人哄笑声中,离了山神庙,向南去了。

    三十六个铁卫,都是久经沙场的悍勇老将,鲁德文这个新任右将军也是个赳赳武夫。

    一行人骑了一日一夜的马,累了便在马上休息一阵,醒了便继续急行军。

    虽然一众铁卫都不知道此行的目的,但都严守纪律,这让鲁德文很是满意。

    秦琼在处理完了一切之后,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又去了云枫阁。

    梦琪和曼丽两人睡在一张床上,秦琼看她睡得正香,不忍打扰她,只是在她脸上亲了亲,为她盖好锦被便离去了。

    他的脚步走出内殿,曼丽就睁开了眼。

    她因整日忧愁,睡眠特别浅,秦琼刚走进来,她就察觉到了。

    那人,是堂堂帝君,是一言令天下的皇帝,可是看着他对梦琪的深情宠爱,曼丽不知怎的,并不畏惧,只是羡慕梦琪,能够得到他全心全意的宠爱。

    而自己……

    抚摸着尚且平坦的小腹,眼前又浮现出秦王爷的面孔,曼丽不由得落下泪来。

    她并不知道,此刻,秦王爷就在宫中。

    秦琼刚出了云枫阁,就见到秦王爷焦虑地等在门外,一见到他就问:“是你把曼丽带来了吗?”

    他今夜去得晚了,才得知曼丽已经离开,顿时心慌了,虽然杏花楼的姑娘一再告诉他,是跟梦琪一起离开,他还是不放心,深夜也进宫来问问。

    秦琼看见他,微微一笑:“怎么,你是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是……担心曼丽?”

    秦王爷沉默不语。

    这个问题,在来的路上,他就想过许多次,他渐渐习惯了和曼丽相对无言,虽然什么都不说,却感觉温馨。

    他不知道是因为曼丽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别的什么,总之,他见不到曼丽,他就担心。

    秦琼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道:“小华,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们曾经说过,这辈子只要能得一心人,便满足了。可是如今,曼丽对你情根深种,别告诉我你没看出来?”

    秦王爷也勾搭着他的胳膊,反问他:“你想说什么?”

    “朕是说,你该成家了,若是你不嫌弃,就由朕为你赐婚,如何?”

    秦王爷没有开口,这时脑子里却想起梦琪,不过,很快又被曼丽取代了。

    “好。”

    兄弟两个勾肩搭背地往秦琼的寝殿走去。

    “听说你派了铁卫去南疆?”

    “小子,眼线都下到朕的议事殿了,不错!”

    “本王只是想着,是不是该有一场风云了?我也很久没去活动活动了……”

    “成,朕会成全你,等你成亲了,娶妻了,你再上阵杀敌去……”

    …………

    这一晚,兄弟两个在皇帝的寝殿里,又喝的酩酊大醉。

    只不过这次,两人的心结都解开了,没有设防,也没有试探,没有帝君和王爷,只有两个男人,在谈论着他们各自的女人。

    清晨,秦王爷醒来时,皇帝已经去上朝了。

    秦琼阴沉着一张英俊的面孔,坐在龙椅上,高高的俯视着下首的大臣。

    平日里,那些安静乖巧的一众大臣,此刻却个个显得面目狰狞,激动无比。

    礼部老尚书跪在地上,大声道:“皇上请三思!我北炎列祖列宗在祖训上有过明示,不得纳他国女子为后!千雪公主身为南梁帝姬,虽然温驯谦恭,但按祖训,不得封后!”

    秦琼盯着这位刚直不阿的老尚书,心道:朕的家事,朕还没说什么,怎么你们一个个就都吵翻了天!

    但礼部尚书一向是他的心腹大臣,又是三朝元老,是以温言抚慰道:“老尚书,你有所不知。朕执掌北炎数年,却一直未曾得子。千雪帝姬嫁来我北炎不久,便怀上龙种。此事难道不是天意使然?”

    台下的王公大臣听说皇帝终于有了子嗣,一个个喜极而泣。

    秦琼微微一笑,曼声说道:“不仅如此,钦天监监正昨天夜里见到紫气东来,萦绕在云枫阁里久久不散。此种祥瑞,天下罕有,这不更是天意吗?”

    众卿一阵哗然,知道祥瑞是假,皇帝铁了心要封梦琪为后才是真!

    众卿心里嘀咕,也不知那南梁妖女使了什么方子,居然把一向英明神武的皇帝迷的晕头转向,还要封她为后!

    到底是礼部尚书老成持重,知道事不可违,恭敬道:“立后一事,牵扯甚广,还要从长计议!”

    哼,就知道没那么容易!

    不过,这也正是他要的,只要给大臣们通个气,再等南疆的消息回来,这些大臣哪个敢说个不字?

    当下,秦阴沉着脸,宣布退朝。

    退潮之后,又赶紧去了云枫阁。

    远远地,看见梦琪和曼丽在说笑着,阳光洒在她光洁而饱满的额头上,那笑容纯真甜美,只要看见她的笑,秦琼心中的不快就烟消云散了。

    丫头,我一定会立你为后!

    哪怕摊上一意孤行的骂名,我也,在所不惜!

    …………

    鲁德文一行人快马加鞭,日夜行军,到了第三日晚间,便在一处密林里,远远看到了一大队人。

    鲁德文和老和尚驱马在前,在一处高冈上看着长队,老和尚道:“都统大人,前面就是芳贵妃的队伍了!”

    鲁德文眼中精光一闪,却淡淡说道:“知道了!”

    老和尚不知道鲁德文有什么打算,便静静站在一旁。

    鲁德文道:“这里地处边陲,你吩咐几个弟兄去前面镇上,收罗一些南梁边军的军服来!”

    老和尚明白他是要借刀杀人,点了点头,道一声:“诺!”便驱马回了后队。

    鲁德文一个人伫立在高冈上,看着芳贵妃的队伍,一言不发。

    过了一个多时辰,五个铁卫托着一个小车回到了营地。

    鲁德文道:“辛苦几位弟兄了!”那五个铁卫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回到了队伍中。

    鲁德文对老和尚道:“你安排十个弟兄,换上南梁边军的军服!让他们把军服穿在里面,外面却穿上其他衣服。等会就去偷袭芳贵妃的队伍!记住,此次偷袭只许败,不许胜!在败退途中,要卖几个破绽,把藏在衣服里的军服都露出来!”

    老和尚原本以为鲁德文是要借刀杀人,没想到对方居然一环扣一环,使了个连环计,心下对这位鲁都统很是钦佩。

    老和尚领命去了,当天夜里,趁着月黑风高,带了十个铁卫攻向了省亲队伍后卫。

    芳贵妃的省亲队伍突然遭受袭击,也不由一阵慌乱。

    好在护送的队伍之中,有一小队她从娘家带来的劲卒,个个身经百战,极为骁勇。而芳贵妃自身也是武艺高强,故而并未惊慌,在丢下几条命之后,便将铁卫们成功击退了。

    而老和尚也遵照鲁德文的吩咐,在撤退途中,“慌忙”露出南梁军服。

    芳贵妃的寝帐中,两团火把被夜风吹的摇摇欲坠,明灭不定。

    芳贵妃站在大帐里,静静听着家将的报告。

    当听到家将说,敌军败退途中,露出了南梁边军军服的时候,芳贵妃冷笑一声:“这些南人,真是好大的狗蛋!”

    那家将面无表情,道:“娘娘,我们接下来是连夜启程,还是按照原计划行军?”

    芳贵妃想了想,斩钉截铁道:“这里离南疆已经不远了,我们还是连夜启程吧!”毕竟这只省亲队伍战力良莠不齐。若是对方的人数再来得多一些,恐怕马上就会土崩瓦解!

    将领点了点头,便领命出去。

    芳贵妃站在大帐中,紧了紧衣服。

    忽然,一阵大风掀起帐布,将大帐内的火柱全都熄灭了。

    大帐之内,立时变得一团漆黑,芳贵妃眉头一皱,只觉得右眼突突跳着,更觉得一阵胆战心惊。

    芳贵妃道:“来人,掌灯!”

    两个半老的老人走进大帐,把灯点燃,那都是芳贵妃娘家靠得住的老奴。

    芳贵妃对着其中一个老奴道:“福叔,我有一件事情,你亲自去办!”

    那被叫做福叔的干瘦老头点了点头,只有眼中偶尔露出来的一抹精光,才让人觉得他并不是个垂垂老矣的老人。福叔道:“娘娘您尽管吩咐!”

    芳贵妃道:“今夜这些南人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你现在就去南疆,让我父王带人接我!”

    福叔点了点头,也不多说,出得大帐,翻身上马,便向南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