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惊慌失措

    更新时间:2018-09-12 14:35:11本章字数:3120字

    老奴更加惊慌,大声叫道:“王爷,您节哀啊!王爷,您醒醒啊!”

    躺在病床上的王妃听到老奴的尖叫,从昏睡中惊醒。

    张开黯淡的双眼,王妃问身边的侍女道:“是谁在院子里吵闹?”

    那侍女诺诺道:“好像……好像是总管!”

    王妃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这时,老奴的哭声渐渐清晰起来。

    她凝神去听,听到老奴尖锐的声音“王爷节哀……”心里一阵奇怪:自己还没死,节哀什么?又为谁节哀?

    想到这里,不由想到前段时间被打入冷宫的爱女,心里一颤,一个恐怖的念头无法抑制的涌向心头。

    难道是芳儿吗?真的是吗?

    想到这里,双眼一黑,晕倒过去。

    侍女见王妃突然晕倒,不禁一声尖叫。

    蜀王从地上虚弱的坐了起来,又听到这一声尖叫,心中一惊,有气无力问老奴道:“又……又怎么了?”

    老奴茫然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见是王妃的屋子,心往下沉,一个不好的念头涌向了心头。

    蜀王的脸上更加衰败,对老奴点了点头,示意他扶着自己过去。

    每走一步,他的心中就更加沉重几分。

    待到王妃门前,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老奴推开房门,只见王妃倒在床上,而那侍女在一旁哭个不停,见他进来,跪在地上,哭诉道:“总管大人,王妃……王妃她仙逝了!”

    门外的蜀王听闻这个消息,两眼一黑,噗通一声,彻底栽倒在了地上。

    连天的夜雨,洗礼着南疆大地,一阵狂风呼啸吹来,带起一股青烟,裹着尘土,乌沉沉的笼罩在蜀王府上空。

    这种天气,在十月里的南疆是不多见的。

    而凄风夜雨,愁云惨淡,也更加增添了几分凄伤之外的阴霾。

    蜀王府的门前,挂着两个巨大的“奠”字,门环上,此时此刻也换上了白布帷子。

    大门紧闭,门后的王府内院也是一派宁静。

    只有正堂之中熹微的一豆火光,昭示着这里并未人走茶凉。

    大殿正中,老迈的蜀王闭着眼睛坐在正中王座上,他的表情木然生硬,一言不发。

    左右两旁,各自树立十五个人。当中大部分都是三十岁左右的精悍男子,只有两个打头的,五十多岁。

    这十五个人中,站在前面的都是蜀王直系,而靠后一些的,都是旁系中势力较为雄厚的。

    最后几个小字辈儿,则是蜀王姻亲,因为有联姻之谊,又一向互通有无,关系深厚,并不在直系和旁系之下。

    左手打头的是蜀王的二弟,因为蜀王继承了王爵,他便降了一级,成了郡王。但关系并未疏远,一来是一母同胞,感情深厚。

    二来也有唇亡齿寒,势单力孤的道理。

    南郡王站起身子,对蜀王道:“大哥,嫂嫂仙逝,芳儿罹难,我们都清楚你心中的愁苦。但事到如今,您好歹拿出个主意来,也让我们这些人不要方寸大乱!”

    右手打头的是蜀王的四弟,也是蜀王最小的弟弟,虽是直系,但并未获得王爵,是以对两个哥哥一直颇有微词。

    此时见蜀王一动不动,一声不吭,不由冷笑一声,“大哥,您好歹也说句话啊!”

    蜀王睁开浑浊的眼睛,目光淡淡扫过在场人群,嘴角上露出一丝嘲弄的意味。这才开口道:“你们让我说什么?”

    蜀王的四弟李安道:“当然是芳儿遇难的事情了!”

    蜀王点了点头,道:“好,既然你们都这么想知道,告诉你们也无妨!”对身边的老奴拍了拍手,那老奴登时出了大厅。

    过不多时,便带着一男一女走了回来。

    那一男一女见到蜀王,立时跪地磕头。蜀王淡淡道:“起来吧,你们两个给他们好好讲讲当时的事情!”

    那男人点头答道:“是!”便开始讲起当天的过程来。

    当听他讲到刺客都穿着南梁边军军服的时候,场中所有人都不禁松了口气。

    蜀王嘲弄的看了看众人,却并未说话。心里清楚这些人吊唁是假,盘问那些刺客是否是北炎皇室派来的,才是真!

    不过蜀王看着殿外的夜雨,心里却不禁暗想:是秦琼派来的如何?是南梁边军又如何?

    蜀王府难道真的就有那份实力,能够独抗北炎和南梁吗?

    这些人为什么直到今天还不清楚,蜀王府这个畸形的藩王之所以存在,不是因为自身实力,而是身处北炎南梁之间,可以做两国最后的缓冲!

    换句话说,也是两国交战的必争之地!

    想到这里,蜀王轻轻叹了口气,心里也止不住一阵悲哀。

    众人之中,几个小字辈儿没经历过大风大浪,骨子里血气方刚,这时便大声喊道:“王爷,我们一定要让那些可恶的南人血债血偿,这样才能为贵妃娘娘报仇!”

    立时有人附和道:“是啊是啊,不让那些南梁蛮子知道厉害,还以为我们蜀王府好欺负呢!”

    蜀王一语不发,只是冷冷的坐在座位上,看着众人表演。

    而此时此刻,万里之外的太和殿上,刚上早朝的秦琼也在同一时间,接到了芳贵妃罹难的消息。

    秦琼从龙椅中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阴沉不定,极为狰狞。

    台下的大臣们见他脸上泛着青气,更加不敢说话,生怕说错了什么,惹得这位皇帝陛下不快,到时候不免吃不了兜着走了!

    秦琼扫视众人,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

    忽然身子一晃,险些摔倒。

    众卿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居然让素来沉稳的皇帝陛下也这般失态。

    礼部尚书道:“陛下,请保重龙体!”其他众卿忙跟着附和起来。

    秦琼抬起头来,众卿远远的看着他,只觉得这位年轻的帝王眼里,似乎有火焰喷了出来,将众卿吓了一跳。

    秦琼沉默一阵,才大声对礼部尚书说道:“拟旨,封芳贵妃娘娘为德烈孝悌皇后,钦此!”

    众卿听了,顿时明白过来,这是追封,不是加封!

    一般前者是给死人的,后者才是给活人的。

    如此看来,芳贵妃居然不幸逝世,难怪皇帝陛下会如此失态!

    毕竟芳贵妃颇受皇帝宠爱,不止毫发无损地出了冷宫,更被秦琼荣升为皇贵妃,其受宠程度可见一般!

    吏部尚书道:“皇上,节哀顺变!”

    话音刚落,众卿跟着一起安慰。

    殊不知,秦琼的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关于芳贵妃之死,种种迹象都表明是南梁边军所为。眼下,南梁边军也是百口莫辩。

    而这不仅让蜀王一系与南梁势同水火,等到双方战事一起,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一边剪除蜀王一系的羽翼,一边消弱南梁边军的实力,与此同时,再给他一个入侵南梁的理由!

    没想到那鲁德文做事滴水不漏,他很满意。

    但是,在众卿面前,他还是要表现出应有的悲伤!

    这正应了梦琪常说的那句话,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何况是他这位普天下最大牌的男一号?

    而与此同时,老演员蜀王爷的演技,也不遑多让。

    虽然是此多事之秋,但王府基业才是重中之重。

    老王爷早早便从丧妻丧女的苦闷中脱离,他知道,不管女儿的死是不是南梁边军所为,他都需要一场战争。

    因为,他和北炎皇帝仅有的桥梁已经断了,他需要向皇帝展示蜀王府存在的必要,也需要给这些蜀王府的孝子贤孙们注入一针强心剂!

    而且,如若自己不跟南梁打,那么到时候,恐怕打自己的,就是北炎皇帝了!

    跟南梁打,还有北炎皇帝做支撑,粮草兵马不用担心;跟北炎,那就是两面受敌,毫无胜算!

    而如若这是那位年轻帝君的阴谋,起码,他暂时还不希望南疆王府覆灭,若能抵挡南梁,还有利用价值,那位帝君不会抛弃南疆王府。

    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蜀王爷睁开昏黄的老眼,又扫视了一遍在场的所有人,见他们一声不吭,都看着自己,才轻轻咳嗽一阵,道:“那就打吧!”

    众人齐声道:“遵命!”

    蜀王爷点了点头,道:“好了,都下去吧。本王也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

    南郡王道:“大哥,保重身体要紧!”

    蜀王点了点头,转身向内堂走去。

    不管怎么样,蜀王都是他们这些人的顶梁支柱,众人虽然难免有些龌龊,但却都懂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

    这时,众人看见蜀王爷本来挺拔的背影变得无比佝偻,心里都冒出一个念头来——蜀王老了,他还能在这场风波中乘风破浪,屹立不倒吗?

    谁也不知道,正如谁也不知道,此刻,鲁德文已经率领三十六个铁卫来了一样。

    鲁德文坐在一间茶肆中,慢悠悠的喝着茶,那老和尚在一旁拿出一珠佛珠,在一旁念经。

    老和尚念了一阵,见鲁德文仍然不急不慢的喝着茶,道:“都统,您说蜀王真的会和南梁边军打仗吗?”

    鲁德文点了点头,笑道:“是的,不管人是不是南梁边军杀的,矛头已经都指向南梁边军。而蜀王失了爱女,现在蜀王一系群情激愤。若是蜀王不打,便会失了人心。对于一个没有凝聚力的蜀王,我们拿下他很简单。但若是他打了,我们就可以从中取势,挑拨双方。到时候,我们一样可以趁乱一举拿下蜀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