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大智慧

    更新时间:2018-09-12 14:35:11本章字数:3099字

    老和尚点了点头,道:“都统大人英明!”

    鲁德文笑了笑,道:“陈先生,您高看我了!我是有些小聪明,可没有这些大智慧!所以这一石三鸟的计策,不是我想出来的。而真正有大智慧的,只有一个人!”

    老和尚眉头一蹙,问道:“谁?”

    鲁德文微笑不语,看向了凤都方向。

    老和尚心里一亮,暗道:这天下,果然只有皇帝陛下才是最高明的!

    这时,一个穿着灰色奴仆装的男子走了进来,见到鲁德文和老和尚,只是点了点头。鲁德文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那身着灰色奴仆装的男子是铁卫假扮的,这几天以来,一直混在蜀王府下人中,暗中打探蜀王府的情况。

    灰衣铁卫道:“蜀王准备开战了!”

    鲁德文和老和尚的眼中俱是一亮,两人彼此相视一眼,知道机会就此到来。

    鲁德文兴奋道:“平南行动,就此开始!”

    老和尚点了点头,对那灰衣铁卫道:“好了,让弟兄们都打起精神来!我们要开始钓鱼了!”

    那灰衣铁卫点了点头,便下去了。鲁德文将杯中清茶一饮而尽,站起身来,对老和尚道:“我们也该走了!”

    老和尚收起念珠,和鲁德文一起出了茶肆。

    东风已过,大战,一触即发。

    南梁,鲁卫昌收到芳贵妃死去的消息,不由愕然。

    暗卫的报告说,芳贵妃是死于南梁士兵之手,但鲁卫昌清楚,自己没派出去过士兵袭击,他甚至不知道芳贵妃省亲。

    那么,这极有可能是北炎帝君秦琼的阴谋,是想挑起南梁和南疆的战争。

    无所谓,秦琼。

    你要战,我便战!

    南疆靠近我南梁,我有百万雄兵,还有兵马粮草就近输送,此战赢了,以南疆作为跳板,直接攻击北炎,更是省事了!

    因此,鲁卫昌也在第一时间,迅速做出了安排。

    …………

    尽管外面的世界是风雨欲来,然而,深宫之中,依然一片寂静。

    梦琪每日只管吃了睡,睡了吃,她不知道南梁和南疆要开战了,也不知道北炎早已盯上了南梁,更不知道,南梁那位帝君鲁卫昌,如今的心事都放在自己身上。

    说起来,这一场滔天战乱,竟都是因她而起,而她这个当事人,却在慢悠悠地喝着牛奶,赏着花儿,一无所知。

    “曼丽,主子,你们瞧,这是小厨房今日做出来的麻辣豆腐,是按照主子您的吩咐做的,看起来就很诱人呢!”

    小珍端着托盘走过来,梦琪怀孕之后,胃口大变,总喜欢重口味的,特别嗜辣,简直无辣不欢,这麻辣豆腐,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她却特别想吃,就吩咐了小珍。

    梦琪看见那麻辣豆腐,心头大喜,夹起一筷迫不及待地品尝起来。

    曼丽皱眉,“少吃些辣,会上火的。”

    “不怕,很好吃,你也尝尝。”

    她用勺子舀起一勺,送到曼丽嘴边,曼丽含笑,正要吃,就见一簇明黄龙袍的人走来,顿时眼皮一沉。

    虽然在青楼和秦琼相处过,但换了帝王服装的他,还是让人敬畏。

    而秦琼不知为什么,臭着一张脸,走到梦琪面前坐下,不悦道:“你可从没喂过朕吃东西!”

    “爱吃醋的家伙,吃吧!”

    梦琪顺手就将麻辣豆腐喂到他嘴里,秦琼被辣得连连咳嗽,一张脸都红了,急的一旁的小珍赶紧倒茶给他。

    梦琪笑弯了腰,还不忘埋汰他:“小珍,别给他倒,他又不是自己没长手!”

    秦琼双眼喷火,这个女人!

    得知芳贵妃去世,他知道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也知道,过不了几日,他就可以封这个女人为后,心中大喜,百忙之中抽身来告诉她,却见她没心没肺的,哎!

    最近一直忙与公事,很久没要她了,这时看她调皮的笑,又有些蠢蠢欲动了。

    曼丽识趣地起身告辞,秦琼唤住了她,道:“曼丽姑娘,朕若为你指一门婚事,你可愿意?”

    曼丽肩膀一抖。

    她身为青楼女子,本是天下最低贱的职业,能够得到皇帝的指婚,这是天大的恩赐,本该叩谢隆恩的。

    只是……

    摸着肚子里的孩子,曼丽深吸一口气,平静道,“多谢皇上,只是曼丽……习惯了青楼的生活,恐怕嫁作人妇,只会惹人笑料……”

    “若是要将你指配给秦王爷呢?”

    “什么?”

    曼丽大喜,一失手,砰翻了面前的茶杯,茶杯溅洒到梦琪衣服上,忙急着去擦。

    梦琪捉住她的手,笑道:“好曼丽,你就别忙乱了。让你和秦王爷成婚,是我和皇上一直就有的想法,你愿意吗?”

    “我……我……可是他……”

    “皇上已经问过他了,他没有意见,你呢,你可愿意?”

    曼丽心中翻滚着。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这辈子能嫁给秦王爷,她是青楼女子,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他在她心中,是高贵的,触不可及的。

    然而现在,皇上却要为他们指婚了!

    高兴吗?

    自然的,她发自内心地敬爱那个男人,并且有了他的孩子,天下间的女人,谁不想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

    只是,她却是青楼女子,她愿意嫁给他,可岂不是侮了他的清名?

    良久,曼丽竟然摇了摇头,眸含泪光:“不,曼丽不愿。”

    “曼丽,你傻了吗?为什么不愿意,你想让肚子里的孩子没父亲吗?”

    梦琪大急,想要劝阻她,秦琼却是会意地笑了笑,道,“这事你还是跟秦王爷再商量下,他就在外面等你。”

    “他来了?”曼丽的泪光里,瞬间满是惊喜。

    秦琼点头,笑得高深莫测:“朕和他是从小到大的好兄弟,这家伙总是顽皮,小时候,朕有什么,他就喜欢什么,他总是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可是曼丽,一旦他拥有了,他就会好好守护属于他自己的。所以,你不要浪费朕的一番好意。”

    曼丽眼含热泪,规规矩矩地跪下叩头:“多谢皇上隆恩!”

    她知道,以秦琼地王之身,能给自己说这些推心置腹的话,一半是因为自己是梦琪的好姐妹,另一半,则是秦琼真心关心秦王爷。

    两样,都让她感激不尽。

    目送曼丽离开,梦琪嗔笑着对秦琼道:“认识你这么久,你总算干了一件好事。”

    “是吗?朕还想干另外一件好事……”

    他暧昧地说着,一只手早已不安分地抚上了她的大腿,一旁伺候的宫女见状,早已识趣离开。

    就连小珍也不知躲到了哪里,梦琪大惊失色,慌忙道:“喂,别乱来,这朗朗乾坤,青天白日,公共场合,注意形象……”

    听见她慌乱的话,秦琼笑得更开怀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朕想做什么,何须避讳?”

    “你不嫌丢人,我还不想在外面上演活春宫给人观赏呢!”梦琪气恼得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秦琼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意:“这么说,你是愿意在室内上演咯?”

    语毕,一把打横抱起她,大踏步向室内走去。

    “啊,不要……”

    “女人,你放心,我会轻一点的……”

    “可是,你会弄疼宝宝的……”

    某人嘴角勾起笑意:“别胡扯,宝宝还没感觉到呢,倒是你,先给我解解馋……”

    室内,传来男人和女人动情的呻吟。

    小珍的脸早已白得不像话了,而明月还在打量着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南疆,蜀王府。

    蜀王爷一身戎装,站在蜀王府南侧的校场上,面色冷凝,一言不发。

    台下已经站满了大大小小的南疆将校,这些将校俱是蜀王的心腹。

    此时按照武职大小,站成三队,都在静静等待蜀王爷的调遣。

    蜀王爷深吸一口气,看了看阴沉的天色,又闭上眼睛出了一阵神。

    就在众多将帅们都开始不耐烦的时候,蜀王爷睁开双眼,老眼中射出寒光,抽出腰间长剑,大喝一声:“血债血偿!”

    场中的将校们听了,不禁热血沸腾,一个个抽出腰间长剑,齐声怒吼:“血债血偿……血债血偿!”

    蜀王爷点了点头,一双虎目之中包含热泪,大声吼道:“儿郎们,老夫丧妻丧女,不能再让你们出事!无论如何,都请保住有用之身!”

    蜀王的一番话,让场中的将士们更加激动。

    鲁德文和老和尚也混在将校中,鲁德文看了看老和尚,眼中的不屑意味不言而喻,显然是在嘲笑蜀王还在收买人心,若是不想让他们出事,还让他们上什么战场?

    自来都是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老和尚微微一笑,跟着群情激动的将校们一起狂声大喊。

    蜀王爷威严的目光扫视了一遍校场,这才一挥长剑,大喊一声:“出发!”

    大大小小的将校们各自退了校场,向军营中赶去。

    鲁德文和老和尚也跟着队伍一起混入军营,只不过两人再露面时,都换了身上的校尉服装,而是一个扮成了伍长,一个做了对正。

    天色渐晚,大批的南疆将士们乘着夜色,在大大小小的将校门的带领下出发了。

    所有人都义无反顾,因为他们知道,此战,他们不仅是为了杀光那群可恨的南人,更是为他们尊敬的蜀王爷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