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入侵

    更新时间:2018-09-12 14:35:11本章字数:3051字

    队伍在沉默之中快速行军,到了丑时三刻,已经到了南梁兴城脚下。

    虽然一直在沉默中行军,但还是被兴城守军发现了。

    毕竟,鲁卫昌早就做了安排,南梁虽然兵力贫弱,但也还不至于不战而屈。何况边塞要地,向来重兵把守。

    所以,每一城每一镇,南梁边军,都早已打起万分精神,应对将要到来的南疆劲卒。

    当然,南疆劲卒被兴城守军如此容易的发现,也少不了鲁德文和老和尚的功劳。

    两人混在南疆劲卒之中,本来就是要浑水摸鱼,让双方两败俱伤!

    城上的兴城守军大声叫道:“北炎入侵,北炎入侵!”

    霎时间,城楼上燃起了无数火把,照的黑夜亮如白昼。

    而兴城脚下的南疆劲卒,自然也被人看的一清二楚!

    带队的南疆将领破口大骂:“他奶奶的,怎么让南人发现了!”

    城上的南梁守军大骂回应:“老子早就知道你们这群野蛮人会来,早就磨好了刀等着砍断你们的狗头!”

    那南疆将领大怒,不再多费口舌,大声喊道:“攻城!”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沉重的敲在两方将士们的心中,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迎接他们的,必然会是一场惨烈至极的攻防战。

    随着一阵骤雨,攻城的序幕也被正式拉开了。

    南疆兵率先攻城,兴城守军同样也不甘示弱。

    攻守双方不断有人丧命,但被血水冲刷之后,反而会变得更加狂暴。

    那南疆将军见攻城良久,却迟迟没有什么收获,不由胸中大怒,策马在阵前来回奔走,大声呼喝。

    南梁守城的将领,则是直接一马当先的对上了对方的将军。

    漫天血雨,残肢断腿,厮杀声,鬼哭狼嚎,一片地狱。

    就在此时,鲁德文和老和尚对视一眼,知道机会来了。

    鲁德文给老和尚使了个眼色,老和尚心领神会,开始掩护鲁德文向一旁密林退去。

    双方的战斗正处于胶着状态,没人会关心他们两个小兵的死活。

    鲁德文退到密林里,密林中早就埋伏了所有的铁卫。

    铁卫见他来了,都一齐点头。

    鲁德文也点头回礼,沉声说道:“弟兄们,成败在此一举!”

    众人神色更加凝重,鲁德文深吸一口气,道:“开始吧!”

    自从那一夜,秦少阳被赶出南梁后宫以后,端太后便似丢了个魂儿一般。

    整天呆在深宫之中,一声不吭,既不出去,也不再如往日一般,招些面首嬉戏蓄养。

    这种异样的沉默,让南梁后宫讳莫如深。

    进而,整座后宫也跟着越发沉寂起来。

    而随着南梁兴城与北炎南疆的战事兴起,本来就十分沉寂的后宫,更如一滩死水也似,显得越发诡异,越发静谧。

    当然,反常的不只是母仪天下,统率六宫的端太后,还有南梁那位雄才大略的皇帝——鲁卫昌。

    自从两国开战,兴城战事从前线传来以后.往日里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南梁皇帝鲁卫昌,也开始变得喜怒无常起来。

    这让服侍在南梁皇帝身边的宫娥太监压力倍增,生怕稍有差错,便要惹得皇帝陛下心生不快,进而受到惩罚。

    当然,也不是没人知道皇帝陛下到底因为什么而喜怒无常。

    只不过,那些人个个自身难保,讳莫如深,谈虎色变,生怕在这生死关头,惹了龙颜大怒。

    那位深得皇帝陛下宠幸的眉贵妃,却是任谁问起,也不敢稍稍泄露半点口风。

    因为她知道,南梁皇帝陛下烦心的两件大事,她都帮不上忙。

    不止帮不上忙,连安慰皇帝的话,她也不敢多说。

    因为南梁皇帝鲁卫昌烦心的两件大事,都和那位素未蒙面,却又和她牵连甚深的南梁帝姬千雪公主有关!

    有时候,被鲁卫昌当成是千雪公主的次数多了,她也不禁起了比较和模仿的心思。

    但是每一次面对鲁卫昌,她都只是默默的,在心底和自己说:你是司巧儿,不是千雪公主!过不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因为她知道,如果她真的在皇帝陛下面前模仿了一次千雪公主,那么,被人窥破隐秘的皇帝陛下,将会变得比任何人都要更加冷酷无情。

    她深深的知道,皇帝陛下看似温和谦逊的面容下,藏着的是一颗火焰般激烈而决绝的心灵!

    如果没有这样的情怀,他也不会那么深刻的爱上自己的皇妹——千雪公主。

    司巧儿始终无法忘记,那天夜里,鲁卫昌在她的寝宫里,听到千雪公主安然无恙,回到北炎后宫的消息时,脸上那抹复杂的表情。

    她清楚的看到,鲁卫昌的脸上有蔚然,也有失落。

    既有得知千雪公主安然无恙的喜悦,也有听说千雪公主回到北炎云枫阁的忧愁。

    等到听人说起,北炎皇帝秦琼要册封千雪公主为后时,鲁卫昌的脸上变得更加阴晴不定。

    当时,他手臂上暴突的青筋,让人毫不怀疑,下一秒,他就会化身暴风雨,毁掉身旁的一切。

    这,让当时在他身旁的司巧儿十分害怕。

    而第二件大事,便是两国边境,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那场战事!

    对于一个出身商户家庭的寒门女子来说,战争是一件陌生而又遥远的事情。所以对于战争,司巧儿更加无话可说。

    毕竟她一不能出谋划策,二也不能为鲁卫昌出兵打仗。

    但她心里也不禁有一丝犹疑,既然北炎皇帝秦琼,已经决心要册封千雪公主为北炎皇后,为什么,又会选在这时与南梁开战?

    而鲁卫昌,为什么不能以两国和亲为理由,去阻止这场战争?

    其时她并不知道的是,鲁卫昌不是不能停止战争,而是根本不想停止战争。

    因为他要一统天下,所以他一定要先扫清北炎这个最大的障碍。

    而且,如果不将北炎击败,他如何将梦琪从北炎带回南梁?如果不扫清宇内,又如何震慑住天下人的口舌,娶梦琪为后?

    而那位同样雄才大略的北炎皇帝秦琼呢?其时他也是如此的。

    因为北炎皇帝秦琼,想要册封他心爱的女人为后。但是这个女人却是敌国的公主,所以他只有先灭掉南梁,才能册立梦琪为后。

    当然,一统天下也是他多年的夙愿。所以,他更不会放弃这个他一手创造的局面,而去停战。

    说到底,两位青年帝君,正在以天下为棋,在下一场赢得红颜与权力的险局!

    司巧儿看着窗外渐渐阴沉灰暗的天空,微微叹了口气,将头从窗户前面移了回来。

    时候已经不早了,如果换成了从前,鲁卫昌肯定会来的。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连她都不知晓鲁卫昌的行踪。

    而这座宫殿,鲁卫昌一连三天也都没再来过。

    这对于其他后宫嫔妃来说,既有幸灾乐祸的看戏心里,也有物伤其类,作为女人的同情。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谁让这里是深宫呢?

    说到底,诺大的后宫之中,只有一个男人,为了这一个男人,争风吃醋,尔虞我诈实在是再所难免。

    司巧儿起身回到床上,准备看一会儿佛经,便去休息。

    刚从床上抽出佛经,便有宫女来报,说是皇上来了。

    司巧儿听了急忙整理衣容,下床迎接。

    还未收拾妥当,鲁卫昌已经一阵风似得冲了进来。

    不过皇帝陛下今天的气色很好,并没有往日那么阴沉。

    司巧儿看清了鲁卫昌的脸色,心里轻轻的舒了口气,盈盈一拜,道:“臣妾给皇上请安!”

    鲁卫昌一手拿着信,一手将她扶了起来,道:“朕这几日忙于国事,所以一直没能过来,爱妃不要怪责!”

    司巧儿微微一笑:“皇上日理万机,还要以身体为主!”心里却无限哀愁,因为她知道,一连三天没有出现的皇帝陛下并不是真的忙,而是不想露面。

    而他今天之所以会来,无非是因为又将那位千雪公主,当成了自己而已。

    司巧儿淡淡的叹了口气,脸上却始终保持着甜美笑靥。

    鲁卫昌看着她,目光恣意在她身上游走,司巧儿脸色一红,小声道:“陛下……”

    对于司巧儿的欲拒还休,鲁卫昌甚是喜欢,哈哈一笑,一把将她手中佛经抽走,跟着伸出强壮有力的胳膊,将司巧儿紧紧抱在怀中。

    司巧儿被他突然袭击,惊呼一声,缩头在他肩膀上。

    鲁卫昌轻轻俯身,吻在了她的鬓角上。

    正要更近一步,突然有人急切跑来禀报。

    鲁卫昌虽在情欲之中,却也深知,这时候来禀报的,必然是大事无疑。

    两个近侍将那人拦了下来,简单询问之后,其中一个近侍走入寝宫内,跪在地上大声道:“陛下,捷报!”

    鲁卫昌听了这四个字,眉头轻舒,精神一振,点了点头,道:“速速报来!”

    那近侍从地上爬了起来,眉开眼笑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鲁卫昌问道:“何喜之有?”

    那近侍说道:“陛下,刚才兴城捷报。我南梁边军,大破北炎贼寇,斩首四千余级!”

    鲁卫昌手里还掐着司巧儿的佛经,这时一把将经书拍在床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