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不得不离开

    更新时间:2018-09-12 14:45:17本章字数:2963字

    郑菲是英峰集团的千金小姐,而谁在她身边的顾羽是翔羽集团的总裁,然而翔羽集团和英峰集团却不太和睦,顾羽的父亲一直都阻碍着两人的感情。

    一年之前,郑菲跟顾羽由于家庭的原因分开了,然而他们之间的感情却一直没有了断。一年之后的今天,顾羽出差偶遇了郑菲,情人见面自然有许多话要说,这也正是两人紧紧相拥入睡的一幕的原因。

    动了动脖子,菲有些别扭地想要抬起身子。

    她的头刚动了一下,顾羽便又把她的脸转到了刚才的位置。

    他醒了?

    菲瞪大了眼睛,注视了他许久后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还在睡着,长长的眼睫微闭,他的睡颜很安静很美好,没有了平常的嚣张气焰。

    菲垂下眼睫,昨夜的话一遍一遍地在耳畔里回响。

    她知道自己离不开他了,既然离不开,她也不打算再离开。就这样死皮赖脸地赖在他的身边吧,哪怕一分一秒也好。

    “顾羽,我想起床了。”不把他弄醒,菲根本就动不了。现在已经日晒三杆,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睡瘫了。

    顾羽慢慢地睁开眼睛,一双眼眸红得厉害。

    他怎么这个德性了?

    菲有些傻傻地人盯着他通红的眼睛,“你不会一夜没睡觉吧?”

    “菲,你昨天晚上哭了一夜。”顾羽有些头疼地盯着她,就算睡着了,这女人也还在哭,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她那么能哭。

    菲怔了一下,她哭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不过今天早上起来眼睛的确肿肿的。

    “从现在开始,以后不能哭了好不好。”顾羽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认真地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不哭。”

    哭是解决不了事情的。

    菲抬起头,看着他英气逼人的脸,双手紧紧地抱着他,不松开,“我答应你,以后都不会再哭,相信我。”

    “嗯,乖。”顾羽轻轻吻了吻她的唇,在唇落在她的唇上瞬间,什么火焰被点燃,他的唇舌有些不受控制地想要探入,内线突然响了起来。

    顾羽眉头一蹙,按了内线,“什么事?”

    “少爷,欧洲那边有人打电话过来。”

    顾羽咬了咬牙,眼眶里泛着明显的通红,“挂断。”

    “刚才那边的人打电话过来说,老爷吩咐让三天内回去!”

    菲双手不由得握紧,他们之间相聚的时间竟然那样的短暂?她虽然早就猜到顾羽在这里的日子绝对不可能会很长,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可以短成这样。

    半年的分别到最后竟然只换来三天相聚的时间。

    菲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指尖刺入肉里,她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疼。

    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时间就停滞在这个时刻,她不用再想他会不会离开他,她也不会担心他会弃她而去。

    顾羽的目光已经望了过来,一只手轻轻地抚上了她的脸,指尖擦去了她眼角的泪水,“菲,你待会还想去哪里玩,我陪你去。”

    菲头重重地点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她现在知道为什么他昨天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她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昨天会那么顺从她的心意。

    原来,是因为他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不长。

    三天后,他就会离她而去。

    “我哪里都不想去,顾羽,我想就在这里和你在一起。”菲开口,突然觉得这句话有歧义,赶紧摇头说,“我只是想在这三天里好好地跟你待在一起,我哪里都不想去。”

    有别人的地方难免会有别人的影响,她愿意跟他一直坐在花园里看花也不想到外面去。

    顾羽深邃的明眸一直死死地瞪着她,两只长指突然划过了她的眉头,轻轻地将她紧蹙着的眉头松开了一点,让她的头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菲,我不喜欢看到你皱眉头的样子。”

    “可是人都会有烦恼对不对?顾羽,我会把愁苦的一面表露出来,就代表我很坚强,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闷不作声的承受,这半年里我有一套我自己排忧解难的方法。”

    这个女人。

    顾羽看着她强颜欢笑的样子,心莫名的痛得更加厉害。

    他真的很不想看到她悲伤的样子,他宁愿现在痛的是自己!

    “顾羽,我会画画你知道吗?这半年来我的画艺精湛了许多,你坐下,我帮你画画。”菲伸出手想把他拉起来。

    顾羽脸上的表情骤然冷到了极点,一只手任由她拉着,力量却若有若无地阻止她前行。画画?这半年来她的画技的确精湛了许多,那一天画罗啸海的画画得那么的精美逼真。

    顾羽的心里泛起了一些莫名的吃味。

    他是个男人,虽然他知道她的那幅画也许只是随意画的,但是想到她曾经那么专注地盯着罗啸海,为他画那么精美的画顾羽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你先去洗漱,我很快就把你画下来。”菲见他没有动,以为是他嫌弃自己还没有洗漱,赶紧对他挤出了一张笑脸。

    他没有看到她,能把她画得那么逼真?

    顾羽微微皱了眉头,转身去洗漱。他比半年前更加成熟,五官更加的俊美,不过却夹了一抹经历世事的沧桑。这半年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要不是因为她,他也许早已经放弃了挣扎。

    打开门,顾羽还是裹着白色的浴袍从里面走出来,菲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旁边放着画架,神情专注,长长的眼睫微垂着,显得异常的精致美好。

    她的画……

    顾羽有些吃惊地盯着她画夹上的自己,是他洗漱时候的表情,跟他平时的一模一样。

    这女人别的不画,偏偏画了他洗漱时候的样子,这不是明显在找抽么?

    “你怎么不画我洗澡的样子!”顾羽从身后搂住了她,她没有照着他便把她画得那么相似,这能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她的心里装了一个满满当当的他。

    只要有这一点,他就什么都不祈求了。

    “我又没有见过你洗澡的样子。”菲回嘴着,一只手轻轻地握住了他的肩膀,把他的头轻轻地拉到自己的面前,唇贴着他的耳垂笑着说,“顾羽,你放心的走吧,就算你不在我的身边,我也依旧能够记得你的样子。”

    顾羽有些僵硬地保持着弯腰的作,眸光望向她,看着她脸上那抹明媚的笑意,突然长臂狠狠地敲了一下她的后脑勺,“你在想什么呢?我不会让你只活在我们的记忆中,相信我,我们会有很美好的未来。”

    “我相信你,你别打我好不好,暴力男!”菲被他那一下打得有些怨言,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暴力又怎么了?”顾羽鼻子哼了一声,“我暴力我乐意,死女人,你以后嫁给了我,我会对你更暴力!”

    “那你现在对夏云亭是不是也是这样?”菲的脸上还是在笑。

    顾羽再一次沉默下来,无论她表现得多么的漫不经心多么的不在意,他都能够感觉出来,她的心里是痛的,不舍的。

    “把画笔给我!”顾羽从她的手里蛮横地抢过了画笔,长腿很强势地插入了她刚才坐立的地方,菲被他的身子挤到了旁边,有些无语地盯着他说,“喂,顾羽,你会不会画画,你别弄坏了我的画笔!”

    “小气!”这女人怎么小气成这样了!

    顾羽眉头不悦地挑了一下,下巴轻轻地往前努了努,“去对面坐过去!”

    “啊,你不会真的打算画我吧!”

    菲看到他拿着画笔准备落笔的样子,有些呆了。她可从来没有听说过顾羽他会画画的。

    “坐好,小心我把你画成丑八怪。”顾羽得意地勾了勾唇角,右手拿起笔快速地在画板上画着,他的长指很长,很适合那种艺术家的手指,菲呆呆地望着他的手指,目光不由得望向了他微垂在旁

    边的左手。

    他的左手真的恢复不了了吗?

    想到他的左手,菲心里一痛,眼神里明显流露出了悲伤。

    “笑一下!菲,把眼睛抬起来,我都快看不到你的眼睛了!”菲隔着画夹低吼。

    她的眼睛哪里小成那样,她的眼睛就算再耷拉下来也还是很晶莹透彻大如玛瑙的。

    菲把眼睛瞪大,双眼直直地盯着他。

    她和他之间,虽然隔着一个画夹,但她依旧能够猜出来他此时在做什么样的动作拥有着什么样的表情,她真的很喜欢看到他为她专注的样子。

    什么温暖的花朵在心里绽开。

    “好了。”顾羽并没有画多久,菲迟疑地看着他收笔的动作。刚才看他动笔的驾式,她能够看出来他以肯定是学过的。

    她倒想看看堂堂的顾羽顾家大少爷能够把她画成什么样。

    顾羽修长的手指快速地转动着画夹,菲抬头一看,眉眼突然都皱在一起,什么都笑不出来。搞什么东西,这画夹上面的大肥婆、老太婆弯腰妇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