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怜香惜玉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4本章字数:3585字

    微微的风吹拂而过,带着阵阵的凉意,让人心意也微微的寒凉。

    月夜降临,整个皇宫显得格外的明亮,四周都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皇上宏政的脸上更是一脸的喜悦,身旁坐着一个奇装异服的男人,看上去极为威严,他正是白国的皇帝白卿。“皇上,你们这里简直就是太热闹了,我们白国也就是在草原上热闹一下,可是你们这个皇宫居然这么大,能够容纳这么多人!”

    “大汗严重了,这里是专门用来宴请百官的,所以自然是修葺的比较大。可是如果在草原上办的话,那么相信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宏政满怀喜悦的看着身边的白卿,今日是白国和南国和亲的日子,他的心中是倍感喜悦,至少能够少了一场纷争。

    “皇上,你们这里的美人真多,我刚刚看见你们的那个什么宫女,一个个都长得不错!”

    “大汗有所不知了,这是因为我们每次的选拔都要挑选长得好看的女子,能够伺候人的女子进宫,所以她们才都个个都是貌美如花。但是朕觉得你们草原上的女子,那才是爽朗!”

    郝香远远的看着那个和白卿有说有笑的宏政,今日的两国联姻,对于两国的百姓来说是一件多好的事情,这样至少少了战争,也少了危险。“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姐姐你放心吧,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可以上去了!”汐儿冲着郝香嫣然一笑,看着自己身上的服装,还是郝香临时让人给她们做出来的,不过看上去还真的是很好看!

    言函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几个宫女,这样的服装都是草原上的服装,可是为什么郝香会选择用这样的服装呢?“姐姐,你怎么让她们穿上草原的衣服了啊?而且你今天教给她们的那些舞蹈,我怎么一个也看不懂啊?”

    “你等会就知道了,现在先去按照我所说的,把烟雾都给我准备好,还有玫瑰花瓣全部都给我拿来到时候我说一二三你们全部都给我弄下来!”郝香看了看言函,她现在可是没有太多的时间跟言函解释,只要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突然之间整个舞台都暗了下来,想起了草原的旋律,烟雾缓缓的铺盖了舞台的地面。宏政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场面,这不是戏班子来的时候吗?可是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成这个样子?白卿听着熟悉的旋律,心中难免感慨万分,他吃惊的看着舞台上。

    一个女子缓缓的从天而降,戴着面纱。随着旋律唱起了草原上的歌,随后几个穿着草原服装的女子,都纷纷上了舞台,跳起了让白卿倍感熟悉的草原舞蹈。宏政是一脸的茫然,四处的张望王公公,可是就是没有看见王公公的身影。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就宛若是一群仙女下凡一般,不仅仅是歌喉动听,就连舞姿,都是那么的优美。

    洛旗和洛宏相互一望,他们两个人都是看过出场名单的,上面根本就没有这么一出,可是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洛宏仔细的打量着那个站在中间的女人,那个熟悉的双眸,他微微一怔,那不是郝香吗?怎么会突然之间跑到台上去了呢?

    ……

    “我说你没事跟着香儿瞎掺和什么呢?你有香儿那么的聪明吗?你能够帮到香儿吗?”洛旗愤怒的看着这个女人,没事就只知道跟着郝香瞎掺合,真的是不知道跟在郝香的身边干什么!

    “喂,洛旗你以为你跟在姐姐的身边就有用了啊?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人家三爷才算是真的能够帮到姐姐的人,你哪次不是让三爷想的办法啊?”月秀白了一眼洛旗,这个洛旗也还不是也一样没有用吗?郝香的事情还不是那个洛宏帮的忙吗?

    “你……”洛旗愤怒的瞪了一眼月秀,便立马就转身离开!

    洛宏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一脸的担忧,看着这个女人没有一丝丝的伤口。“你今日和丞相到底是说了什么?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呵呵,三爷看着我的样子,也就应该知道了,我绝对没有什么事情。而且今日找魏君,也是我主动找的他,所以我怎么可能会有什么事情呢?而且我想他以后也不会对我怎么样了!”郝香冲着洛宏嫣然一笑,也就只有洛宏一个人回来了,才会问她这些东西!

    洛宏放心的看着郝香,郝香到底是去了干什么呢?“你和魏君两个人到底是说了什么事情?”

    “呵呵,其实我只不过是和魏君两个人谈论了一些事情而已,魏君也只不过是希望让我和他联手对付慕容家的人,但是我觉得我们两个人也不一定是要联手的,我也还是会对付慕容婉晴,然后他还可以去对付慕容岩,这样的话,他也就用不着去担忧慕容婉晴!”

    洛宏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郝香的这个办法还真的是不错,居然还能够想到这样的事情,这一下子魏君还真的是不会对付郝香了。“这一次你还真的是让魏君放心了,但是你觉得你会是慕容婉晴的对手吗?慕容婉晴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你应该也知道!”

    “呵呵,我当然是知道了,但是我也相信我去对付慕容婉晴,也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去对付,难道三爷你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吗?”

    “你说的是皇后?呵呵,皇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这个女人心狠手辣,而且也很聪明,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没有让别人看出来而已罢了!”

    郝香看着洛宏,她也很清楚欧阳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只能够和欧阳翎两个人联手,因为她是不可能会和慕容婉晴联手的!“三爷你放心吧,皇后我还是会防着的,而且皇后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我也还是清楚!”

    “那好吧,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会帮你的,只不过过几天我就要去拜访白国的皇帝,所以也没有办法在你的身边帮你,但是洛旗会在这里的,你可以让洛旗帮你!”

    “呵呵,说实话,十三爷肯定是比不上你的!但是既然三爷你不在,那么我也就只能够找十三爷了,否则的话,我也找不到任何的人了,不过三爷,你明日能够进宫来一下吗?我有事情想要找你!”郝香冲着洛宏嫣然一笑。

    “好!”

    整个夜极为安静,一个女子披头散发的坐在灯前,手中带线,拿着手上的刺绣。

    言函将茶水递到了郝香的跟前,看着眼前的郝香。“姐姐,你这是在给谁弄东西啊?”

    “这是我绣出来的鸳鸯,明日送给三爷的!”郝香冲着言函嫣然一笑,她发现她的绣线活是越来越好了,现在洛宏还在,那么她也一定要想办法去讨好洛宏,毕竟现在这个时候洛宏走了,她的身边还真的是就没有人了!

    言函嫉妒的看着郝香。“姐姐,你对三爷太好了,你怎么也不给我绣一个啊?每次你都送三爷那么多的东西,可是你看看你就是没有给我送东西!”

    “呵呵,傻丫头,你的针线活应该是比我还好吧?干嘛还要让我帮你弄呢?如果你真的想要礼物的话,那么我可以想办法送给你,我的珍珠项链就可以送给你啊!”郝香冲着言函嫣然一笑,这个丫头还真的是让人很郁闷,但是她好像还真的是没有给言函送多少的礼物!

    “真的吗?姐姐你也太好了吧!”言函立马就打开了郝香的盒子,看着眼前的这个东西,没有想到郝香这么的舍得,不过这个珍珠项链还真的是很好看的!

    郝香无奈的摇摇头,其实她也很喜欢言函的,只是她也只不是一个多有钱的人,所以她也就没有送东西给言函。“你呀,对了,三爷过几天要走,所以我想我还真的是需要想办法,找一个人保护我!”

    “三爷要走?去哪里啊?”

    “是要去白国,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够想办法了!”郝香无奈的耸耸肩,这件事情她也没有办法,只是洛宏不再的话,那她还真的是有些危险了!

    “姐姐,那要不然,你就找秦厉吧!你也知道秦厉是你的心腹,秦厉是肯定能够帮到你的!”言函突然之间想到了这样的一个人,冲着郝香嫣然一笑。

    郝香看着言函,秦厉并不是不好,但是秦厉怎么说都是一个男人,这可是在后宫,秦厉要进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呵呵,秦厉可是一个男人,你以为皇后会允许一个大男人进入后宫吗?”

    “你说的也是,那我们找谁啊?这后宫里面是我们的心腹的,又能够保护我们的人,可是真的一个都没有呢!”言函看着郝香,这后宫之中,能够保护她们两个人的又会有谁呢?谁又能够保护好她们两个人呢?

    郝香看了看言函,如果要找一个人保护自己,那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容易。这个宏政对她是那么的无所谓,自然是不可能会好好的保护她的,那个皇后只不过是想着要利用她而已罢了,又怎么可能会帮她呢?“我想后宫是不可能会有人能够帮我们的,但是我想有一个人一定能够帮到我的,你不要忘记了还有一个人叫做夜烜!”

    “姐姐,你不是让他去监视丞相了吗?”

    “现在还用的着吗?你应该知道夜烜的武功有多高,有夜烜在我的身边保护我,我就算是有什么事情,别人要责罚我,夜烜也可以来弄一个刺客啊!”郝香意味深长的冲着言函嫣然一笑。

    言函看着郝香,略微有些疑惑,不太明白郝香是什么意思,但是郝香还是真的很聪明,这个夜烜确实是一个能够好好保护她们的人。“夜烜进宫来去自如,一定能够保护好我们,但是姐姐,这个夜烜你真的觉得很可靠吗?他怎么说也还是江湖中人呢!”

    “这个我知道,夜烜确实是一个江湖中人,但是我相信夜烜也绝对会是一个好人的。夜烜被称之为大侠,难道你以为夜烜这只是用来当摆设的吗?夜烜帮我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如果到了现在我都还不相信也夜烜的话,那么我的戒备心也实在是太强了吧!”

    “呵呵,这个好像也是!只是我觉得夜烜真的长得好帅哦,姐姐,你说我如果和夜烜说话的话,夜烜会不会理会我呢?”

    “拜托,你又不是没有和夜烜两个人说话,难道夜烜没有理会你吗?”郝香白了一眼言函,这个言函怎么一心想着的都是夜烜呢?难道言函是喜欢上了夜烜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