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打猎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9本章字数:3398字

    人们都说金丝雀在笼子里面管得太久,它自己可能就自尽。

    现在的凌雪就是这种心理,她自从来到皇宫,便是一直在这只有四方天的地方呆着,虽然有很多的舞娘来给她跳舞还有很多娱乐节目,但她也逐渐的开始心烦。

    来到这个世界,似乎每天的日子都很是乏味,让她这个来自于21世纪的女人很是无聊。

    太子轩辕洛看到她不开心,就想着没事给她找乐子,凌雪是作为苍狼过的公主嫁给自己的,刚开始对于这一段联姻他很是抗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于面前的女人却越来越喜欢。

    凌雪对于面前的太子刚开始还是比较佩服的,但是现在他有点讨厌轩辕洛,看着有点唯唯诺诺的轩辕洛,她开口问道,“轩辕羽锡今天去哪里了?”

    轩辕羽锡是唯一可以和轩辕洛争夺皇位的皇子,主要是轩辕羽锡有野心,当然,也有很大的能力,这也是让凌雪决定帮助轩辕洛的原因,她可不想自己将来的日子太过于凄惨,能让自己将来自由生活的那就是轩辕洛当上皇帝。

    轩辕洛看着她那兴奋的神情,皱起了每天,而后说道:“他今天是跟着父皇去打猎吧!怎么?你还想着他有什么动作么?”

    轩辕洛也想着尽快的能掌握一些轩辕羽锡的把柄,尽快将轩辕羽锡搞下去,但是现在有了凌雪,他觉得自己做什么事情不能再想以前那般毫无顾忌,毕竟凌雪的安全很只要。

    凌雪看着他的目光,自从她决定和轩辕洛一起夺得皇位后,轩辕洛越来越不果断了,她表情微怒的说道:“你不要把我看成什么千金小姐,当我决心帮助你的时候,很多事情我已经想通了,我知道,你心怀天下,是想着成为天下第一人的想法,但是你看看你现在为了一个女人都成了什么样子,在这样下去,我都会看不起你的……”

    凌雪说的是实话,在她的世界观里,男人不能为了儿女情长而将自己的事业放下,这样子是一件很没出息的事情。

    留下轩辕洛一个人思考,凌雪找了个借口便是出了门,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她换上了夜行衣,在大白天去探听下轩辕羽锡的府邸应该是一件极其冒险的事情,但是凌雪却觉得非常兴奋刺激,因为她很讨厌安逸的生活。

    “既然住在太子府,吃你的喝你的,自然也也要给你帮点忙啊,我可不是白吃白喝的人……”凌雪竖着便是将黑色的口罩拉到脸上,施展轻功,朝着房檐飞去。

    轩辕洛虽然是太子,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自然很是简谱,虽然轩辕羽锡的府邸外表看起来也很是普通,但是离近了一看,才会发现其中的璇玑,里面的家具都是红木和紫衫木的,甚至床头上也摆放着很多的奇珍异玩,这些都是凌雪在宫里没有见过的。

    看见奇珍异玩,凌雪就不能够控制自己的心情,立马找了个没人的时候,飞身下去。走进房间一看,倒还真是大开眼界。就在凌雪在房间里流连的时候,轩辕羽锡却因为今天失足掉下马去,提早回了别院。他一进门就大声的嚷嚷,让下人帮他准备好洗澡水。凌雪耳朵生来伶俐,一听见这声音,就知道不好。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飞到屋檐上。

    “父皇现在身体也已经不行了,看来我是要尽快的准备,赶紧把轩辕洛弄下太子之位,以后这江山社稷就都是我的了。若是我当了皇上,那苍狼国的公主,封她做个皇后也无妨,毕竟她的样貌也算的上是数一数二了。”轩辕羽锡靠在椅背上,喃喃的说着,而凌雪在屋檐上翻了个白眼,她还是要感谢这个皇子对自己还算是放在心上不成?

    一个有些走神,凌雪竟然不小心踢动了一块儿瓦砾,细微的声音能够瞒得了别人,但对于会武功的轩辕羽锡来说,这声音无疑是敏锐的。他立马飞身起来,冲着外面大吼:“谁在外面?”凌雪心叫不好,连忙轻功离开,身后轩辕羽锡紧追不舍。凌雪心里暗叫不好,回头看着的时候,却在翻着白眼说:“又不是偷了你家的什么东西,至于像是追杀父仇人一样这么死追着不放吗?”

    “你不要跑了,我轻功数一数二,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轩辕羽锡在后面喊着话,凌雪翻了个白眼,我要是信你的话停下才是傻子呢。凌雪往前跑了很久,看到一片竹林,心中一动,立马找了个湖边,停下脚步,快速把自己身上的夜行衣换了下来,露出里面的衣服。她幸好怕麻烦,所以直接套上了夜行衣,并未脱掉里面的服饰,这也算是救了她一命。

    轩辕羽锡追她一直追到湖边,却看到湖中央有一个正在沐浴的女人,那女人雪白的背影和散落的头发一看就是美人,轩辕羽锡看到这里,喉结不进滚动了几下。想要走进去,却怕惊扰了对方,让她发现自己的身份,到时候闹个笑话,只能是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刚才那黑衣人的影子,出声问:“请问姑娘,是否看到一个黑衣人过去?我正在追他,若是看到,可否请姑娘给个指路方向?”

    “你个缺心眼儿的。”凌雪在心里这么骂道,却仍旧是扬声说。“我并未看到,公子往边上去看看吧。”听见这略微有些熟悉的声音,还有那如雪的肌肤,轩辕羽锡有些疑惑的问:“恕我冒昧,请问姑娘可是苍狼公主?”这一句话让凌雪有些惊讶,他果然是好耳力,只是这样一句便听出来自己的身份。看瞒不过去,凌雪从水中回头,看见轩辕羽锡的时候装作惊讶的捂着自己胸前,脸色有些红的说:“皇子怎会到这里前来?我这……”

    轩辕羽锡虽然看到美人出浴的一幕,眼睛都要直了,但仍旧是转过身去,礼貌的说:“公主请穿上衣服吧。”任凭他这样说着,心中他已经不知道想象了多久凌雪的身体,男人就是这样,心口不一。凌雪三下五除二的换上衣服,装出一副害羞的模样走到轩辕羽锡身边,轻声问:“不知皇子是如何到这里来的?”

    “不瞒公主,我是追着一个刺客到这里来的。”轩辕羽锡眼神一直在凌雪的胸前打量。“希望公主不要受到惊吓才好,不过这里偏僻,公主为何会来到这里呢?难不成是太子府的人对你不好?”

    轩辕羽锡这样一说,凌雪倒是心中有一计,她咬着下嘴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低头摇摇头,眼中似乎是含着水珠一般。让人看得不仅春心萌动,凌雪说:“太子对我很好……”

    凌雪这话说的,让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若是轩辕洛真的对她百依百顺,那她为何又在这样的时分孤身一人在这危险的地方洗澡?可是若是不好,她现在的语气又是十分的充满爱意。轩辕羽锡因为心中有着期盼,自然是不知道这是凌雪给他下的一个套,立马钻了进去,靠近凌雪,有些动手动脚的握着凌雪的双手,说:“太子若是对你不好,你尽管可以跟我说,虽然他是个太子,不过只是空有其名……”

    “皇子不要说出这样的话,若是被旁人听去,在皇上面前说上一嘴,皇子的安危就会……”凌雪这样说完,轻轻的抽出自己的手,装作很害羞的模样。她说完这话,轩辕羽锡立马自我感觉良好的说:“公主莫不是在担心我?你放心,在这朝中,我没有害怕的人……我第一次见到公主的时候,便对公主倾心,此番更是情根深种,若是公主愿意,轩辕羽锡愿去找父皇,请他把你赐给我。”

    敢情我在你心里是个东西,凌雪心情有些不好……但仍然是表面上控制住心情,她倒要看看,这皇子还能耍出什么花样。

    “皇子万万不要说出这样的话来,且不说你与太子是手足,我现已经并非是清白之身,若是皇子去跟皇上说的话,也只是让他人看着笑话而已。我知皇子对我的心意,但今生我是不能够陪着皇子了,若是有来生,请让我先遇到皇子吧。”

    这话说的,凌雪都有一种想吐的心情,她一定是上辈子看琼瑶看的太多,所以这辈子才会说这么多酸了吧唧的话。

    轩辕羽锡看见她的表情,还以为她也是对自己有心的,怕她因为自己的猛烈攻势而有负担,以后躲着自己,连忙就此停下话头,把凌雪送回了家。

    到太子府门口,凌雪看见站在门口的轩辕洛,他也看到了自己身边的轩辕羽锡,一时间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好。

    轩辕羽锡倒是有些挑衅的看了一眼轩辕洛,跟她又说了几句,便离开,可这回剩下凌雪倒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才好。她理应是太子这一边的人,但是现在她竟然跟对方一起回来,还貌似亲密,任谁都会心情不好吧?

    “我跟轩辕羽锡,只不过……”

    凌雪刚要解释,轩辕洛却转身,根本不看她一眼。这是耍的什么小孩子脾气?

    凌雪皱起眉,她却不知道今天下午自从她偷偷溜出太子府之后,轩辕洛就感觉不妙,凌雪先是问了自己轩辕羽锡到底是否在府中,后来又听府中的丫鬟说她要了一套夜行衣,这样的巧合让轩辕洛的心一直都提在嗓子眼,站在太子府门口又是吹了一下午的冷风,若是凌雪再不回来,估计轩辕洛就要叫人一起去轩辕羽锡的府邸找人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为什么,开始越来越重视凌雪。

    害怕她出什么事情,以前轩辕洛从来都不知道有牵挂这一回事,他从小看到的父皇和母后就是水火不相容的,虽然父皇会表面上每日都来皇后的寝宫,可是小小年纪的轩辕洛也是能够看出来,两个人之间的貌合神离。甚至有几次轩辕洛深夜都会被两个人的争吵声给弄醒,久而久之,轩辕洛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不是那么的向往和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