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值得犹豫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6本章字数:3148字

    庄立恨恨的说:“我要去打慕容正一顿才能解气。”

    楹楹忙说:“你要打他,我不反对。只是,如果以后雯雯和他真的好起来了,你们两人见到面不会尴尬吗?先冷静一段日子吧,等有机会,你把电话拿给雯雯,我劝劝她。”

    庄立还是气不平的说:“好吧。你要尽量帮我处理这件事,我不想让我妹妹整天生活在痛苦当中。你懂吗?”

    楹楹答应着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楹楹心里懊恼的责怪自己当初怎么要多事让两个人见到面呢?现在,慕容正想跟雯雯分手就让她带走雯雯,雯雯生气,庄立就来责备她,她两头不落好。

    楹楹叹了口气,起来做早点。

    早上九点,大家陆续都来了。柔伊又添了许多新面孔,慕容正下楼来看着这些新面孔问小丽:“我们的队伍又壮大了呀?”

    小丽冷冷的说:“你是起来喝酒的吗?要喝什么酒,等我去给你买。”

    慕容正知道他姐姐在生气,就道歉说:“不要生气了嘛,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几下出出气好了,以后你一生气就可以打我的。”

    小丽笑了起来说:“我打你还嫌手痛呢。你起这么早做什么?昨晚喝得醉成那个样子,今天还早这么早。”

    慕容正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肚子饿了嘛,下楼来吃个早点。吃完早点,我想跟姐开个小会。”

    “吃吧,开会就要等十点以后了。现在,吃完早点后,我还要安排一天的工作,安排完了我要出趟门。”小丽又冷冷的说。

    慕容正不明白小丽为什么会这样,他去吃早点了。吃过之后,慕容正上楼等小丽。

    十点过五分钟还不见她,慕容正就给她打电话,电话也关机了。慕容正下楼忙去问飘漓小丽在哪,飘漓告诉他小丽昨天就跟她换班说今天要休息一天,现在已经出门了。

    慕容正有点生气的想着小丽现在也变了,说好要开会的,自己却悄悄的溜走了。

    他正要回阁楼,飘漓叫住了他:“慕容正哥哥,请你等一下。等我接待完客人,我有话要跟慕容正哥哥说。”

    慕容正有点奇怪,不过他知道飘漓不是那么会找他闲聊的,她要说什么都是事先想好的比较重要的事。

    他点点头,指了指楼上,就先走了。

    半个小时后,飘漓上楼来敲门进来。慕容正请她坐到沙发上,飘漓见到慕容正还是有点紧张,她镇定了一下对慕容正说:“慕容正哥哥最近脾气很大,吼小丽姐吼了好几次,小丽姐都难过了。昨天,小丽姐说要休息的时候,看着她脸色很不好。我担心她是累了甚至是病了,故意要请假去看病的。”

    飘漓的话让慕容正也担心了起来,他忙穿了衣服下楼。出了柔伊,他也不知道他姐会去哪就先到医院里看看,他不知道她是哪里不舒服,于是,一层楼一层楼的跑着找。找累了之后就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又接着找,等他把整个医院找遍了都没有找到时,他给飘漓打了个电话问他姐有没有回去。

    飘漓告诉他没有回去,他真不知道可以到哪里找了。慕容正坐在医院门口的花坛边上,喝着瓶装水,喝了一会儿后想到一个地方。

    他打了辆车赶到闾山,在山脚买了一束上坟用的塑料花上山了。

    等他绕到后山爸妈坟墓的地方,果真看到小丽在坟前哭诉:“爸,妈,我现在爱的人也没有了,孩子也没有了,就连慕容正他也开始吼我了。我真的觉得很灰心,我一天也不休息的做事,他一有个风吹草动我就害怕,我真的很累了。我好几次都想跟他说,我不想管按摩院了,我想到家公司给人家打工,或者开个小铺子卖点烟呀水呀的。可是,我看着他也在辛苦的做事,又什么都不忍心说出来了。爸,妈,你们怎么要走得那么早呀,让我想撒个娇诉个苦都没有地方。呜呜呜......”

    慕容正听了一会儿,他的眼泪也流了下来。他知道小丽已经来了一会儿,他不想再让她哭下去就走了过来。

    小丽正哭得专心呢,突然看到身边有个黑影,自己也被吓了一跳。等看清楚是慕容正就伸手打了他一下说:“咦,你怎么可以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就来到人家旁边呢?在这种荒山野岭的,这样搞会把人给吓死的。”

    慕容正放下花,在块小丽事先铺好的塑料布上给爸妈磕了个头,又转过来给小丽磕了个头说:“姐,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你活得那么辛苦。这几天,我心里实在不好,忽略了你的感受,请你原谅我。”

    小丽笑着说:“我是你姐,你跟我客气的都不像一家人了。”

    慕容正认真的对小丽说:“正因为你是我姐,所以,你对我最好,却受我气最多。对不起了,我是真心的向你道歉。”

    小丽叹了口气说:“我明白,所以,我没有跟你说什么,只是来跟爸妈诉一下苦,准备回去接着受你的气呀。”

    “不行,下次,我忘记了,又跟你吼的时候,你就打我吧。”慕容正恳求说。

    “一天到晚叫我打你,我什么时候真的打过你?你不要当着爸妈的面胡说了。”小丽嘟着嘴说。

    慕容正笑着说:“好姐姐,为了找你,我先去医院里把每层楼都跑了个遍了,现在肚子太饿,下山陪我吃饭吧。”

    小丽从坟旁边的石头上起来说:“嗯,我也该回去了。爸,妈,我们改天再来看你们,你们好好安息吧。”

    两人下山后一起去了那家以前常吃的小饭店,是小丽的主意。

    慕容正突然想到,他干爸说今天会给他打电话,现在都中午了,一直都没有接到他的电话,他也不好先打过去给他,怕给他添麻烦。

    小饭店的老头见姐弟两人都来了特别高兴,不让他们点菜,自己做了好几个菜上来。老头征求了一下他们的意见,把老伴也叫出来跟他们一起吃个“团圆饭”。

    老奶奶拉着小丽的手问:“姑娘,要结婚了吧?”

    小丽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早着呢,男朋友在哪里,我都不知道。”

    “你知道的,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心里有人的。”老奶奶肯定的说。

    慕容正看了他姐一眼,小丽低着头回避着大家的眼光。

    老奶奶又叹息说:“我一直想喝你们姐弟两个的喜酒,不知道还能不能喝到。我们小店也快关门了,现在,镇上到处在挖,要盖什么娱乐城大饭店,小饭店就不让再开了,查到要重罚。我和老头子也不稀罕开这个饭店,只是,我们很稀罕能见见你们。人跟人的缘分是有限的,见一面就会少一面。我都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最后一次见到你们了,哎。”

    “你这个老太婆最会扫兴了,孩子们过来吃顿饭高高兴兴的,被你这样说几句,他们哪还能高兴得起来呀?”老头子训着她说,又对小丽和慕容正说:“你们别听她的,她这个人从我娶了她之后开始,哪件事她能不发愁的?我这辈子要把她的话听进去了,这辈子还不得愁死我呀。”

    小丽给老头老太太夹了菜说:“爷爷,奶奶,谢谢你们这些年来一直照顾我们。我们虽然是孤儿,却也能感受到温暖,要多谢你们了。”

    慕容正给大家倒上米酒让大家一起喝了一口才说:“爷爷,奶奶,不管我们能不能见面,我和我姐都是会想念你们的。今天,我们姐弟两人去给爸妈扫了墓,回来就想来感激一下你们二老。”

    老头笑着对老太太说:“嘿嘿,你看,慕容正也长大了,会说点好听的话了。”

    大家热热闹闹的吃过了一顿饭。

    慕容正把小丽送回家后,约着小丽上阁楼开个二人小会,把飘漓也带上了。

    慕容正让飘漓记录着会议内容,问小丽:“我们现在所有的人有多少个,能正常工作的有几个,学徒有几个。”

    小丽想着算着,飘漓就替她回答了:“我们所有的人有八十九人,正常工作的有六十四人,还有二十二个人是学徒,有五个人是管理人员有小丽姐、楹楹姐和慕容正哥哥。”

    慕容正赞赏的看了一眼飘漓又问:“现在的工作人员能满足客人量吗?厨房里的大妈添人手了吗?飘漓那里有没有也招徒弟?”

    “基本上能满足客人需求量,只是晚上和周末人太多的时候,按摩间就不够了,按摩师也不够。厨房里已经招了两个大妈,人手是够了。飘漓那里,我也给她招了一个助手,让她先跟着飘漓学着做,等新店开张时再把她或者飘漓调过去。”小丽想也没想就说。

    慕容正点点头说:“再招些学徒吧,等新店装修好,他们就要能马上上手的。而且,我最近也要想着再研发新的按摩手法,把依依那里做大。现在,我那一块只有依依她们五个人是远远不够的,我要从第二批学徒里抽二十个人过来做我那一块,还要让依依来管理那一块。我们休息室里三面墙上都挂满了照片,我想要精简一下,把现有的按摩手法分几个部门,只把部门管理者和优秀的按摩师照片挂上去。再把我们几种按摩手法的名称做一个牌匾挂在墙上,让客人对我们有些什么产品也心里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