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你想怎么办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6本章字数:3061字

    小丽和飘漓听了都觉得很好,小丽笑着说:“嗯,我们现在的按摩手法多了起来,都有些搞不清楚了。你去算算我们有些什么按摩手法,写下来给飘漓,我会拿去请人做的。你那一块,你也好好的想想都有些什么按摩手法,我下午就写在小黑板上挂出去。”她又担心的说:“只是,我们现在的按摩室只有七十多间,人太多了,没有按摩间给他们用怎么办?”

    慕容正点点头说:“这是我要跟你谈的另一个问题了。我们有几间按摩室是改成VIP按摩室的,对吧?我想只留下一间这样的房间,其他的房间弄成几个人用一间的。这样,如果是朋友一起来按摩的,可以让她们一起被按摩。按摩完了,想打麻将,我们可以让她们在院子里露天打。那留下来的一间豪华间用来招呼一下那些有钱有势又不想被人看到的官太太们,其他的都改成多人间吧。”

    小丽和飘漓对视了一下说:“好,就照你说的做吧。房间是现成的,最多就是多加几张按摩床而已。”

    慕容正笑笑说:“OK了,散会了,我还要到医院里去输液呢。”

    小丽忙自责着说:“哎呀,都忘记你要输液这件事了,今天是最后一天呀。赶快走吧,我陪你去。”

    “别把我当小孩子好不好?我一个人去,到那里会有人来陪我的,你放心。”慕容正安慰着小丽说。

    小丽还是担心,但是,慕容正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不好再坚持。

    慕容正出来后,又看看手机是不是没有开声音,也开着的。他跑到路边的一个小卖部里,借用公用电话给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听到手机响他只能选择相信老姜头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了,慕容正只能先去医院里打吊针。

    小丽等慕容正走后,心里还是放不下他,想来想去,就跟李三商量,让他今天休息一天去医院里陪陪慕容正,工资照算。

    李三倒也不图这点工资,但是,他现在对庄雯彻底绝望了,他知道他是根本不可能去跟慕容正争什么,而对楚楚他也累的。楚楚许久没有来找过他,他也不想主动联系楚楚,甚至有些时候根本不会想起有楚楚这么一个人。

    他不想去守着慕容正,因为一守着他肯定就会说起这些让他心烦的话,所以,他拒绝了。

    小丽又去找卢水和黄元,两人也不想去,卢水冷冷的说:“守病人不是那么简单的,总得说点话吧,可是,我又跟他没有什么话可说的,所以就谢谢了,我不去。”而黄元更尖酸的说:“他得意了那么久,也该生场病了。可是,他生病还生得那么风光无限的,让那么多美女围着。我也不去了,去了看着那些美女都跟我没一点关系,我心里难受。”

    小丽也不能勉强他们,特别是黄元。

    黄元这次听人说莉莉来过,只有飘漓看见,他赶过来问飘漓莉莉跟她说什么,飘漓就直接告诉了他。黄元又追问:“莉莉就没有什么话要带给我的吗?”飘漓正在算帐,被问了几次后,算好的帐也忘记了就生气的对他说:“人家莉莉跟你有什么关系呀?要有关系也是跟慕容正哥哥,你别想多了。”

    黄元听了脸都变白了,生着气走了。

    飘漓不是个会说这种伤人心的话的人,现在说了之后后悔不已,见到小丽就告诉了她。小丽安慰她说:“算了,说都说了。再说,说得也是事实,等有机会的时候跟他道个歉吧。他是男生,应该不会斤斤计较的。”

    所以,小丽现在听黄元说这样的话也不觉得奇怪,她只是难过怎么现在想找个人去守一下慕容正都那么难呀。而她又答应过他自己不去守他的,去了也不好意思。

    小丽想来想去还是只能想到楹楹,她给楹楹打过电话去时楹楹正在开会。

    楹楹找了个借口跑了出来问小丽什么情况,小丽把慕容正独自去医院打吊针的事说了,还没有说担心他一个人打着针又睡着了再回血,楹楹就告诉她她知道了她这就去医院里守着慕容正。

    挂了电话后,小丽笑了,她很欣慰有楹楹的存在,不管什么时候,需要到她,她就是肯帮助慕容正。可惜,他们两人不能成恋人和夫妻,不然照楹楹这么愿意为了慕容正随叫随到的,小丽真的很满意了。

    慕容正躺在医院里打吊针,他一直等着姜老头的电话,可是,一直没有打过来,他心里很不安。

    楹楹来的时候,慕容正正忧心忡忡。

    见到楹楹,慕容正问她知不知道派出所姜所长的家。

    楹楹很奇怪的问:“你怎么睡了一觉起来会问些这种奇怪的问题了?你要问人家姜所长的家做什么?”

    “我,我有点事想知道。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去找他麻烦的。”慕容正央求着。

    楹楹嘟嘟嘴说:“我又不是百事通,我哪能知道人家的家在哪里呀。”

    “楹楹,求求你帮我打听一下吧。我真的有急事呀。”慕容正焦虑的说。

    楹楹瞅他一眼说:“我发现你这个人整天都在为一些神神奇奇的事在操心呀。我问你,你跟莉莉都分了手了,人家来给你送个生日礼物,你要收就留下,不要收就丢掉,你纠结个什么劲呀?你跟人家庄雯要好就好好的对人家,要不好就跟人家说清楚,现在庄雯被她爸关在家里不让出来了,你高兴了吧?”

    “啊,怎么会这样呢?楹楹,你能带我去她家看看她吗?我想跟她和她爸解释一下。”慕容正担心的问。

    “解释什么,你先告诉我,我看看说不说得通。”楹楹盯着他的眼睛问。

    慕容正的眼神飘忽闪烁着不敢看她说:“我,我还没有想好的。”

    “你不是没有想好,你是根本想不了。你处处留情,却又多情,这个舍不得,那个放不下。是女人都要被你吸引,一般的女人都想努力一下看看能不能独占你的心,可是,只要是想尝试的人没有不受伤离去的。你能想得好什么,你根本就想不了的。”楹楹狠狠的批评着慕容正,慕容正没敢还嘴。

    楹楹骂了他后,自己也觉得心酸。她起身站在窗子边上看着外面的景,平息着自己的委屈愤怒。她心情起伏太大,又想起了在那次车祸之前慕容正给过她的柔情与关怀,遇车祸的时候悲痛得几乎想死,了断齐少回来想跟他好好发展一下关系时他的冷淡几乎让她想发疯想杀人。

    楹楹实在忍不住悄悄的哭了,慕容正在她后面看着她耸动着的双肩知道她在哭,他只能在心里对她说对不起。

    等楹楹哭够了,她转身出门了,没有理会慕容正,慕容正只好自己一个人呆着。

    过了半个小时,楹楹提着一碗馄饨进来让他吃,对他说:“你将就着点吃吧,别想着我会像庄雯一样的把所有的东西都请人送来给你挑着吃。你的坏脾气就是给那些没有出息的女人给惯出来的,所以,从今以后,我要对你凶一点才行。”

    慕容正见她肯回来就笑了起来,现在更是赔着笑对她说:“是是是,还请楹楹小姐狠狠的批评我,教导我,督促我改正自己的缺点。”

    楹楹也被他逗笑了,她笑着说:“滚你的,不许逗我笑,我以后要板着脸对你的。赶快吃吧,吃完了打完针,我送你回柔伊。我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来还。”

    两人下午回到柔伊后,楹楹跟小丽打了个招呼折回单位接着上班。

    小丽看着楹楹的车子开走,不自觉的说:“哎,慕容正呀,遇到的都是些很好的女孩,怎么就一个也留不住呢?现在这个庄雯有点不靠谱,却又不能也不敢得罪。哎,什么时候,我才可以不为你操心呢?”

    慕容正本来是要上楼去的,他又想着要去找姜老头折了出来站在小丽身边把她的话全听进去了。他也看着楹楹车子开走的地方说:“你现在就可以不用为我操心了,我这一辈子都是这个样子,我都不急,你也不用急了。”

    小丽被他吓了一跳,看到是他边抚着心口边拍打着他说:“哎,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走路一点声音也没有就跑到别人背后呢?你是不是想把我给吓死呀?你站在这里做什么?赶快上楼睡着呀。”

    慕容正摇摇头说:“我要出门一下,我有个约会要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不会是莉莉吧?不是莉莉的话,还有谁能让你那么上心呢?庄雯吗?”小丽一连串问题问了过来,慕容正已经跑远了。

    楹楹其实没有去上班,她今天一早就把庄立约了出来问了个究竟,现在,她回家后又给庄立打电话过去。庄立把昨天晚上回去看到他们家爸妈都没有睡觉,很意外,才听他爸妈说这事。第二天一早庄立给楹楹打了电话是准备去柔伊找慕容正兴师问罪的,楹楹跟他说了一些话,他只好放弃。楹楹不放心他才忙起床出门把他约出来,又谈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