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一句玩笑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6本章字数:3063字

    下午楹楹打电话给他是问问庄雯的情况,庄立看她问得殷勤,气也消了一些告诉她:“现在,妹妹肯吃饭的,却不肯说话。一句话也不肯说,我和我妈都很着急,我爸说让她自己把有些问题想清楚就会好的。先等几天吧,几天后如果还不好的话,那么,我再去找那小子的麻烦。楹楹,你也转告他一声,让他别走夜路。”

    “你要干嘛?你还威胁起人来了呀?不要发疯了,不要轻举妄动,我跟雯雯谈过再说。”楹楹有点生气的说。

    挂断电话后,楹楹觉得很没有意思。现在,庄雯跟慕容正闹得不可开交,而她明明是喜欢慕容正的却要夹在中间劝了这个劝那个,凭什么呀。

    慕容正出了门来到派出所宿舍,他远远的站在门口往收发室看。收发室的门窗是开着的,有一个见过几面的老头在那里戴着个老花眼镜分邮件。

    等他分完之后,才抬起一个大玻璃瓶喝了口水。他一抬头就看见站在远处的慕容正,对他招招手。

    慕容正忙跑了过去,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老头笑咪咪的问他:“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你不会是来找姜老的吧?他早不在这里了,上次他生病的时候,我还告诉过你的呀。他住到他儿子家了,他没有告诉过你吗?”

    慕容正本来想只打听一下姜所长家的地址,但是,他忍不住告诉了老头实话:“我是知道的,姜老师傅给我打过电话的,他说今天姜所长要回岳母家,他想趁此机会见见我。说好今天打电话的,我都等了一天了。”

    老头哈哈笑了起来说:“小伙子,耐心点。姜老说好今天给你打电话,他一定会打的。他住在儿子家里不方便,听说他儿媳妇让他跟保姆一起做家务,现在连保姆都嫌弃他,怕他抢了人家的饭碗。哎,他现在做事多了,招保姆恨,做少了招儿媳妇骂,可怜呢。”老头越说越小声。

    慕容正生气的一拳砸在墙上说:“什么狗女人呀?她不会老吗?她活不到老吗?她老了,看她儿子怎么对待她。”

    “嘘,你不要叫这么大声,万一被哪个听到还去告我一状,那么,我的晚年就活得要比姜老还惨的。”老头有些害怕的说:“你既然知道他跟儿子去住了,那么,你还来这里做什么呢?”

    慕容正这才想起要问老头所长家的地址,老头一听他要问地址就忙摇头说:“我不能告诉你,告诉你之后,你年青气盛的万一做出点什么傻事来,还要把我也给拉扯进去的。”

    慕容正着急的说:“叔叔,你放心,我不会去做什么事。我只是想去远远的看姜老师傅一眼,别的什么要求也没有。所长老婆我也不会动她一下的,留给老天用雷劈她吧。”

    老头还是不相信他,连连摇头。

    慕容正又求了老头半天,老头咬死不肯告诉他所长的家庭地址,他只好放弃了。

    他离开派出所宿舍后,觉得心里很焦虑,根本没有办法一个人呆着。他想了想直奔西城区去了,他现在没有办法一个人呆着,又不知道做什么好。

    到了西区新楼那边,张助理还在忙着,现在已经在修建一楼的桑拿池了。

    张助理见到慕容正忙过来咪笑着给他发烟,慕容正本来不想抽烟的,但是,张助理曾经对他不友好过,现在人家发烟是主动交好的意思,他要是拒绝的话就不是拒绝一支烟,而是拒绝张助理这个人了。

    男人是种很奇怪的生物,他们可以凭着一个小小的冒烟的东西一下子就拉近彼此的关系,不需要说什么话或者做什么事的。

    两只烟点燃之后,张助理和慕容正都放松了自己的心情,像朋友一样的坐着说话了。

    张助理笑着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肯拿钱出来让柳清风给你们装修。说真的,他不要你们钱给你们装修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事不可能完成。哪知道他居然跑去一个人接活做,我更担心了,我担心的不是给你们装修完不成,而是他的小命可能要玩完。我不知道他是做过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但是,再是什么事也不至于就要要了他的小命。”

    慕容正吐出一口烟,点点头,没有说话。

    张助理接着感慨说:“每个人对于别人来说都不可能太重要,只有对自己才是重要的。他肯为了你们而这样拼命,可是,你们一点都不知情,那么他的付出可能就会是白费的。那天,我对你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很气愤了,我是想看看你们见到他那样为你们去拼命,你们会不会心疼他一点点。如果,你们心疼他了,就应该拿出钱来装修,那么,我们能给你们装修好,你们也能及时开店,两不耽误。但是,如果,你们无动于衷的话,那么,我就要让给他做事的工人全部罢工,只要有我老张在一天,我一定不让这楼装修好。”

    慕容正很想做一个擦汗的动作,虽然他只是脸上很烧,不一定就流了汗。他没有想到,如果他们不心疼柳清风还可能连新店也开不了的。

    他只能笑笑问:“装修款是什么时候到账的?”

    “前天就到帐了呀。楹楹小姐专门带着一个会计过来跟我们柳老板谈过的,她没有告诉你吗?”张助理有点奇怪的问。

    慕容正不好意思的摸摸说:“哦。对了,柳清风去哪里了呀?他不会是又自己去做活了吧?”

    “他去谈材料的事,他给人家要价要得很低很低,人家都不愿意做这单生意了。”张助理说。

    慕容正点点头,他也不知道可以再说点什么了,但是,走哪他也不知道。他在等电话,很焦虑的等。

    慕容正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慕容正激动的接起来就说:“爸,我都等你好久了,你怎么现在才打过来呀。”

    对方咯咯的笑了起来说:“你管谁叫爸呢?怎么我走了才几个月,你连爸都有了呀?”

    这声音分明是韩冰的,慕容正激动的问:“冰儿,你回来了?你在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你。”

    韩冰笑着说:“我不在山青镇,我还在上海呢。前段日子跟师兄们破了一个案子,一直没办法跟你联系。我怕你会忘记我,所以,抽空打个电话来提醒一下你不要把我忘记。”

    慕容正的心情一下就大好起来,他忙说:“怎么会呢?我忘记自己也不能忘记冰儿你呀。”他旁边的张助理听他这些甜言蜜语不禁抖了一下,对他竖起大拇指,然后走了。

    韩冰高兴的说:“不会忘记我就好,你整天在山青镇被各种美女包围着,忘记我也不是什么难事。怎么样,你和莉莉什么时候结婚呀?不会是已经结掉了吧?”

    慕容正笑笑说:“我哪有什么美女包围呀,我现在在跟一群民工在一起的。我和莉莉分手了,再也不会和她结婚了。”

    “分手?什么时候的事?为个什么原因?我说句话,你只能当个笑话听听嘎。其实,那时我要留在山青镇也不是不可以的,但是,我知道我根本没有办法让莉莉离开你,让你接受我,所以我才远远的离开你们的。早知道你们会分手,那么,我就应该多等几天才好,现在亏大了。”韩冰开着玩笑说。

    慕容正心里有点难过,他知道韩冰这话不全是开玩笑。

    他故作淡定的说:“是前一久的事了,因为,她要去昆明上高考补习班,我觉得我们再在一起的话,会害她分心,不能专心读书,所以,提出来分手了。”他都不记得是被别人第几次问到分手的原因而陷入尴尬的,他不能告诉韩冰他是因为吻了楹楹被莉莉看到才分手的,他不好意思说出口,而且,他觉得这个原因对韩冰来说也是一种伤害。

    韩冰有点不相信的说:“不会吧,莉莉怎么可能会因为要读书而跟你分手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这个读书的决心也下得太大了嘛。哦,对了,你现在跟那个楹楹好上了吧?五一节我们在一起,我就看出来她对你有意思了。你们男人不就是喜欢像她那种前凸后翘的女人吗?你别告诉我,你不喜欢她。你当时看她的眼神跟看我和莉莉的眼神都不一样的,看她的比较火热些。”

    “冰儿,你的思想太跳跃了吧?怎么又把我跟楹楹扯上关系了呀。你是知道的,她只是我们的合伙人,她投资了四十万嘛。”慕容正不自觉的解释着,“既然,人家是个合伙人了,我总不能还对她爱理不搭的吧?”

    韩冰叹了一口气说:“算了,你不用狡辩的,我也不想听也不相信。我在这边加入了刑警队,开始跟着他们破案。生活不只是在办公室里闲游浪荡的了,很充实也很累。整个刑警队里只有两个女警察,还有一个回家等着生孩子去了。只有我一个女的跟着一帮男人整天跟那些坏人赛跑,有时候在很忙的时候我也会感觉到寂寞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