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所在之地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6本章字数:3078字

    他把大概的想出来后,心里很得意,想着就往着这个方向去考虑如何研发新的按摩手法,而不需要去依靠《降龙十八摸》。

    一想到那本很神奇的书,慕容正又心痒痒的把它给找出来看看。

    书被翻开后,纸上凝着一团墨雾,就有点像山水画一样,隐隐约约的看在画着点什么,不是很清楚。

    慕容正揉揉眼睛再仔细看时,看到了上面写着:蜂腰肥臀手。

    慕容正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他想了半天的新按摩手法已经在书里有了记载。

    他接着往下看:蜂腰肥臀手是利用按摩燃脂减肥的原理把腰部多余的脂肪按摩到臀部,让女性的身材达到玲珑剔透凹凸有致的目的。

    具体做法如下.......下面是很详细的按摩手法的介绍,如何在腰部采取燃脂手法,又如何在臀部采取促进细胞活跃度的按摩手法。

    后面有一个注明:本手法不择被按摩的对象是天生肥胖还是后天形成的肥胖,只要肯坚持按摩的人都可以达到很好的效果。

    慕容正看书里记录了详细的按摩手法都好几页,他认真数了一下,共要按摩五十五次,一周一次,整整要坚持按摩一年还多一点的时候。

    慕容正深吸了一口气,他认真的看着每一次的按摩手法,又拿着个枕头边看边按摩。

    等慕容正认真的练了一遍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练完之后,心里的得意感觉很浓,慕容正几乎想出门去沿着郊外小河跑一会儿。

    他拿起手机翻电话号码想跟个人说说,翻来翻去把莉莉原来超市的座机号码翻出来放着,看了半天后才反应过来。

    他又开始懊恼,想着自己这是在做什么?怎么就要想着给莉莉打电话呢?曾经那样伤过人家,现在怎么还好意思想着要给人家打电话呢?哎!

    慕容正想着这些,又开始不自觉的想起莉莉曾经是那么乖那么可爱,又想起自己一次次的伤害她,在她看到自己热吻楹楹的那天晚上却硬是不肯向她道歉,心里又痛了起来。

    他越想越乱,身上热一阵冷一阵,终于,他支撑不住睡倒了。

    等到第二天小丽来叫慕容正吃饭时才发现他又发高烧,病得厉害了。

    还好,现在已经是九点多,只有两个迟到的按摩师,其他人都到了,小丽忙叫李三他们来帮着把慕容正给抬了下去,他已经烧糊涂了。

    李三他们抬手抬脚的把慕容正给弄了下去,李三又开着车跟着小丽把慕容正送进医院。

    医生看到他们就皱皱眉说:“怎么又来了?不会是我开的药吃了不管用吧?他这样的情况,别人吃了至少半年以内是不会来找我的。”

    小丽忙给医生道歉,医生又给慕容正检查开药打针,又叮嘱:“这次,我给他开的是住院。在住院期间,请你们再不要离开医院,让他的病彻底好了之后再走。不然,他这样的病反反复复的对他来说是很伤身体的。他还年轻,这样的事再来一次,他会吃不消的,以后后患无穷呀。你们如果爱他就听我的话吧,我是为你们好。”

    小丽和李三忙向医院道谢着,扶着慕容正住进了医院。

    认好床位后,小丽和李三又扶着慕容正去做了各种检查,一直弄到下午才算完。

    这一天当中三个人全吃点小丽抽空去买来的包子和矿泉水就过去了,等慕容正做完各种检查打上吊针后,小丽和李三都累得不行了。小丽让李三直接回家休息,不用到柔伊上班了。

    还好今天没有什么事发生,小丽也能专心的陪着慕容正,只是到了下午柳清风打给小丽电话说,在装修上有些问题要商谈想约小丽吃个饭。

    小丽为难的问他能不能改天吃饭,今天要在医院里守着慕容正打吊针,如果要谈装修的事也只能请他到医院里来谈了。

    柳清风答应着挂了电话,半个小时后他带着在饭店里请人家做的清汤鱼给慕容正喝。

    慕容正有些虚弱,但是,来看医院的时候就先给打了退烧针才去做检查,所以也没有发烧。

    小丽喂着慕容正喝了鱼汤后,看看针水至少还可以打半个小时就跟柳清风出来走道上看着表谈事。

    小丽很担心的问:“装修出什么事了吗?不会是墙开裂了吧?应该不会吧,是不是我们装修让这幢楼受损了?不会是装修的工人出事了吧?”小丽越问,眼睛睁得越大。

    柳清风没等她再往下问,把她拉过来抱在怀里说:“小丽,是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小丽想推开这个有妇之夫,但是,没有推动。对柳清风的话,小丽什么也不想说。

    柳清风心里难受的说:“我不知道我这一辈子要怎么样跟你赎罪良心上才能安一点,我自从开始给你们装修后,一直是住在车里,只在车里睡几个小时就起来做事。昨天,我实在的觉得自己太脏太臭,哪知道我一回去就看见她抱着孩子得意的跟我得瑟,我心里一下就崩溃了。凭什么我要去替别人养孩子,而我自己的孩子却被活活给逼死呢?我澡也没有洗,拿了两套干净衣服就出门了。我去桑拿室里洗了个澡,睡在休息大厅里的床上睡了一觉。在我睡着的时候,我听到旁边的两个男人在说话。有一个人说他找了个小三,想跟老婆离婚,她不离,他天天在家里揍她。另一个说,他没有小三,但是,他就喜欢有空开着车子到处去拍点风景回来欣赏一下,结果,他老婆还嫌他整天只会玩相机,把他一个相机摔坏了,他想都没想就跟老婆离婚了,而且还请了一个律师来想办法让他老婆净身出户。因为,当初娶她的时候,她就是他公司里的一个小打工的,现在离婚了也不能便宜了她。”

    小丽听了冷笑几声说:“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是你老婆吗?你要这样威胁我。”

    柳清风难过的说:“我心理不平衡,为什么我要替别人养儿子呀?为什么我要把我自己的亲生儿子给逼死呀?不行,小丽,我要跟她离婚,我一定要跟她离婚的,你等我。”

    小丽不耐烦的说:“柳清风,你搞搞清楚,就算是你离婚了,我也不一定就非要嫁给你的。你是我什么人?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吗?我认识你吗?行了,回去吧,不要想着一阵一阵的抽风,没用的,我不吃这一套。”说完,小丽挣扎着要走开。

    柳清风忙拉住小丽哀求着说:“请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吧,我知道我伤了你,那就让我娶了你,给你做牛做马吧。”

    小丽心里难过得只想哭,她曾经也以为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她以后的丈夫了,可是,世事多变,变得你愿不愿意接受都得接受。

    她咬咬牙齿狠狠心说:“我不想嫁人了,就算是要嫁人我也不想嫁你了。所以,今天你跟我说的这些话完全是多余的。另外,你给我们装修西区新店,我们愿意付所有的费用给你。如果,你要以为那是你向我求婚的资本,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你想错了。”说着,她手推开了吃惊发愣的柳清风回慕容正的病房了。

    慕容正看到小丽眼睛湿润却还强撑着不肯让眼泪落下来就叹了一口气说:“姐,你家又何必呢?别人不明白他的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他既然有这样的想法,你就跟他一同想办法看看能不能真的成为夫妻呢?”

    柳清风也站在门口听着他们姐弟说话,他想让慕容正劝劝他姐。

    小丽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眼泪滚落出来。她哽咽的说:“你不会懂的,没有人会懂的。当时,我真的很想把孩子独自养下来,最后还是没有留住。我的心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碎了,别怪我心狠,不管他怎么对我好,我都没有办法再接受他了。因为,看到他,我就会想起那个有了生命却没有能够活着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如果,我以后还会嫁人的话,我嫁的那个人一定不会是柳清风的,一定不会是他的。”

    慕容正叹了一口气,他姐都这样说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柳清风的确让他姐痛到了骨头里,她真的嫁给了他,她真的会痛不欲生的。

    小丽守着慕容正到晚上,针水打完了,慕容正等护士才拔掉针头就要下床。

    护士冷冰冰的说:“你要去哪里?你知道你现在是在住院吗?在身体完全好之前,你是不可以离开的。”她对慕容正说完后没有看慕容正,又对小丽说:“你是他的家属吧?你跟我过来,我带你去租一套病号服,你再去给他拿点洗漱用品,不然到楼下去买一点也可以。”

    小丽把站着发呆的慕容正按了坐下后,跟护士出去了。

    不一会儿,她拿着一套白底蓝色竖条纹的病号服进来说:“你就安心的住院吧,这次医生都生气了,说他在给你治病,你却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好好的养养吧,柔伊有什么事,还有我在的。你要操心的话,我会把所有的事都说给你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