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糊涂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6本章字数:3017字

    慕容正点点头说:“好吧。哎,只是我实在不喜欢这里的气味。感觉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跟外面的世界又成了另一个世界。”

    小丽害怕的抖了一下说:“你不要说这些好不好?一会儿,我一个人还要下楼回家,我会害怕的。”

    慕容正笑笑说:“没事的。真有那样的世界,我们爸妈会保护你的。你怕什么,我们哪哪都有人。”

    小丽笑着用指头在他脑门上戳了一指头,转身走了。

    慕容正等小丽走后,他睡在床上也很高兴能有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好好躺在床上安心的想想问题。

    他想着昨晚在睡着还是晕倒之前,他好像是照着书上练习了一遍蜂腰肥臀手的。他回想着,好像要按摩好多次,每一次都跟其他次的按摩手法不同,他拿着枕头试了一下,感觉不是很对。

    他急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知道《降龙十八摸》这本书是很奇怪的,上面的字会神秘的失踪,如果他在这里睡几天再回去,那还不知道那些字还会在不在的。

    他想来想去实在呆不住了,悄悄的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偷偷的摸出了医院打了辆车子回柔伊了。

    回到柔伊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他没有柔伊的钥匙,敲半天门也没有个人来给他开门。他打电话给张茹,张茹在跟男朋友逛街,暂时不会回来,如果他真要钥匙的话就只能自己来找她拿。

    慕容正只好放弃,他坐在柔伊的木门坎边上等着小丽回来。小丽应该是坐公交车回来的,自然跟他的出租车没法比。

    小丽走到柔伊面前突然看到坐在门坎上的慕容正吃了一惊,她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呀?你不是应该在医院里的吗?”

    慕容正不好明说,只能说:“在医院里实在的痛苦,左也睡不着右也睡不着。如果,睡眠不好,那么我的病就更不容易好了,所以,我打了辆车子回来。”

    小丽拿他没有办法,只好开门让他进去。

    慕容正疾步奔上楼,上了楼他忙去枕头底下拿出一本书来。

    他正要翻开看,小丽就在他背后奇怪说:“咦,奇怪了,今天我让李三他们送你上医院的时候是把你的被子和枕头都拉开看过的,我当时是想看看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落在床上的,可是没有看到有本书放在这里呀。”

    慕容正心里一动,他抬起《降龙十八摸》让小丽看看封面问小丽说:“这本书,你见过吗?”

    小丽不以为然的说:“见过呀,不过就是一本《故事会》嘛。我真想不到你这种人也看《故事会》,我以前就觉得这种杂志太低俗,后来听说凤姐也看,我更对这种杂志恶心得不得行了。你放心,不用藏枕头底下的,这种杂志我不稀罕看,你留着慢慢欣赏吧。不要看得太晚,看一下就睡觉吧,我知道你是要靠它来治疗你的失眠的。”小丽说着对他眨眨眼睛,自己下楼睡觉了。

    慕容正拿着《降龙十八摸》左看右看,明明是写着《降龙十八摸》嘛,怎么会成《故事会》了呢?

    他又有个想法打电话给黄元问:“黄元,你们以前应该进过我的屋子,对吧?有没有看过我枕头底下放过一本书呢?”他试探着问。

    黄元在喝水,他吸溜了一口后对慕容正说:“嗯,看到过。怎么,你那本《毛泽东选集》不见了?我们来你屋里看岛国教育片时,翻过你的床,居然翻出一本《毛泽东选集》嘎。你是不是变态了?怎么会看这种书呀?鸺不要告诉我,你想去走传说中的仕途嘎。我到是不能看这些跟政治扯上关系的文字,感觉很难受。”

    慕容正笑笑说:“没有了,我只是随口问问。那本书也不是用来看的,是用来让枕头硬一点,睡着舒服点的。”

    旁边卢水反对着说:“不是《毛泽东选集》吧,是我最讨厌的一大本《英汉词典》呢。太变态了,怎么会看些这种书呢?慕容这小子不会是想考什么雅恩还是什么吧?”

    黄元也笑了起来说:“卢水,你这个是今年我听过的最大的笑话了。”

    慕容正笑笑直接把电话挂断了,他现在才知道原来他还担心跟李三他们一起住着会让他们发现这本书的,其实,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们看到的书根本就不是《降龙十八摸》。

    慕容正忙又打开书来看,蜂腰肥臀手的按摩手法还在。他忙收收心,把所有的窗子都打开,然后放了一枕头在面前,开始照着一招一式的慢慢揣摩学着按摩。

    毕竟是生着病,他学了二十招就很累。这一次,他没有逼自己,关上书睡了。他知道再这样学下去,只怕是要把病情弄重的,那又要害得他姐操多少心。

    慕容正很累的睡下了,第二天早上七点不到,小丽就来叫他起床吃早点去医院。哪知道摸摸他的额头又开始发烧了,小丽心疼的连连责备着他,帮着他穿衣服,还说再不让他回来住,除非他的身体好完掉再说。

    慕容正忙把《降龙十八摸》藏在衣服里带走,如果不能回来那就在医院里练也是很好的。

    两人赶去,医生又叹着气给他开了退烧针水让他配着打,他对小丽说:“反复发烧对人体是非常有害的,你们要自己不珍惜身体的话,不用看了,可以接回去的。你们想要出院的话,来找我,我会放你们走的。”

    小丽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她也不知道慕容正为什么现在身体会那么差,她也不想说什么了。

    慕容正打完针后,让他姐回家了,他可以在这里买医院的病号饭吃的。小丽不愿意,非要守着慕容正,她怕她一走他又跑出医院去。

    慕容正没有办法,只能趁他姐守着他的时候多睡一会儿觉,晚上好多有点精神多学一点。

    到了晚上,小丽叮嘱了许多慕容正都答应了,她才放心离去。

    等小丽走后,才晚上十点钟灯就被统一关了,只留下走道上开着一点暗暗的灯。

    慕容正觉得太晕了,他就想换上自己的衣服这次回他原来住的小院,不回柔伊去住了。可是,等他去找自己的衣服时才知道小丽怕他再跑,直接把他自己的衣服给收走了。

    慕容正没有办法,只能到卫生间里,扯了些纸铺在马桶盖上坐着看《降龙十八摸》。等他把余下的三十招看完之后,才发现腿已经麻透了,他一残一拐的回到床上睡着。还没等他腿上的麻劲过去,他已经累了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小丽来的时候慕容正还没有睡醒,护士给他量体温又在发烧。医生来看了之后皱着眉对小丽说:“他这个病复杂了,怕不只是受凉才发烧的。一连好几天了,反反复复的,你跟我来,我开几个检查单给你,现在要查一下他是不是有其他重大疾病了。”

    慕容正被他们说话声吵醒,醒来就听到医生的话,他忙说:“不用的,不用的,我很健康,没有什么重大疾病,不用检查了。”

    医生皱着眉看看慕容正说:“我还想让他去检查一下精神方面,你去精神科挂个号,让他们给看一下吧。”

    慕容正非常想骂人,他忍了忍对他姐说:“你不要去精神科挂号,你要去了,我就什么病也不治了。”

    小丽为难的跟着医生走了。不一会儿,小丽拿着好几张已经交过费的检查单来,要带慕容正去检查。

    慕容正知道是自己连日熬夜学习新的按摩手法才会让病情反反复复不能好的,所以,他跟小丽说:“姐,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不需要去做那些检查的。你把它们给退了吧,我不去。”

    小丽自从慕容正生病后就一直很担心,她被医生训着的时候还觉得只是不好意思,今天又被医生说了些怀疑是大病的话,心里已经是很焦虑了,现在听慕容正不愿意去看病就生气了。

    她大声对他叫着:“有病就去治病,你又不是三岁的孩子可以不知轻重的乱说些。你一天病不好,我们整个柔伊的人都在为你担心着,你能不能不只是考虑自己呢?”

    慕容正看他姐是真的生气了,想想也无所谓就跟着她一起去做检查了。

    慕容正在房子里做着检查,楹楹给小丽打电话来问西区新店装修进度,她说她爸打过来问她,她也没去看,所以打过来问问。

    小丽也不好意思的实话实说在医院里陪着慕容正做检查,已经住院几天了,天天早上都发烧,医生怀疑他是有别的重大病。

    小丽的话让楹楹也着急了,她忙请了假要来医院看他。正在出门,庄立打电话来说他在家里,正好爸妈都不在家,问她要不要跟庄雯通电话的。楹楹没有心情再问庄雯什么,就跟庄立说慕容正现在得了什么重大疾病在医院里做检查准备动手术,她现在要赶到医院里去看他,怕晚了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