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参加酒会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3本章字数:3253字

    “小鱼,你说我穿成这样会不会太暴露了。”范清看着镜子里的低晚礼服有些不适应。

    程小鱼撇了一下眼睛说道:“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穿成这样才是美女,不然的话就是村妞了。”

    范清与程小鱼从初中到大学毕业都是最为要好的朋友。不是出于程小鱼老爸的逼迫,程小鱼也不愿意去参加这个舞会,更愿意去一些美食店享受一番惬意的滋味。

    在坐上程小鱼的私家车以后,范清的心里怦怦直跳。

    “你说,我穿成这样,会不会有人笑话我。”范清仍然是不太放心。

    因为范清的姿色绝不是盖的,且不说雪白的皮肤透露着青春的气息,就连精致的五官也是明星们所不及的。

    “唉哟,我的美女搭档,今晚让我们尽情HAPPY吧。别的不要想太多了!”程小鱼一副淡定如水的样子。

    毕竟程小鱼的家世还是比较优越的,对于范清这种小家碧玉型的女孩子,程小鱼更显得大大咧咧毫无心机。

    来到了舞会上面,范清可算是长了见识,无论是五光十色的色彩绚烂,就连各种陈设都是世界一流顶级的水平,还有这里参加舞会的人们穿着个个都是名牌。范清之前还担心自己的晚礼服有些暴露,这里有些女性居然穿着最为入时的透视装,那才叫一个性感。

    “你看看那个女人才叫做暴露呢,你今天的晚礼服几乎就是保守的代表。”听程小鱼这么一说,范清总算是放心了。

    范清进会舞会大厅才发现,众人的目光都向她们两个投来。原来是男女作为搭档的舞会派对。范清想,程小鱼真是害死她了。

    “你怎么不早说,人家还误以为咱们两个同性那个什么了。”范清的表情很尴尬似的。

    “你不觉得咱们两个更养眼吗。”程小鱼调皮的回应道。

    由于范清的手足无措,程小鱼就安排她到沙发那边坐下来了。

    “清,你就在这里观察帅哥,适当的时候可以勾引的哦,有特别帅的帮我也留意一下,我去吃点东西,饿死我了。”程小鱼永远是一副吃货的样子。

    “死小鱼,你怎么可以走呢,我第一次见识这种场合很不习惯的。”范清拉住程小鱼的胳膊苦苦央求道。

    “放心好了,这里都是绅士与美女,不要紧张,放轻松,这才会玩得HIGH啊。”

    “美女,跳个舞可以吗?”一位长相英俊的男士过来主动搭讪。

    范清有点吓的措手不及,心里想道:“就知道会这样,怎么办啊?”

    “不了,先生,我已经有舞伴了,他去卫生间了。”

    “你是说同你一起来的那位女士啊,她是程小鱼。我认识她,她最喜欢玩这种古灵精怪的事情了。居然带位女伴而来。呵呵!”

    范清拒绝了这位英俊男士的邀请,那位男士也耸耸肩离开了。范清也看到了不远处有个女人向她投来不怀好意的眼神。原来是在吃她的醋。

    “还有人会吃我的醋,我个土包子。”范清心里窃喜道。

    总是不见程小鱼的身影,范清的心里总是有些按捺不住了。看到舞池里的男男女女,心里也痒痒的。如果自己会跳那些步伐该有多潇洒。

    “那个女孩子好漂亮哦,说不定她会看上我呢。”舞池中间的林正扬说道。

    林正扬也是一个高富帅子弟,对于各种美妞也是玩了个遍,对于新鲜清纯又靓丽的妞那可是绝不会轻易放过。

    于是他甩过了正在与自己共舞的女伴,过来与范清搭讪。

    “你知不知道,世界上有两种女人?”这真是一句与众不同的开场白。

    范清顿了顿,觉得这个人好前卫也好大胆:“当然是有魅力与没有魅力的两种喽。”

    “那你不怕你的女伴吃醋吗?”

    “舞会的意思,只是一种交谊舞的形式,不是所有带女伴来的都是情侣,而是异性之间的一种交流。这是时尚,美女。”

    “原来如此。”范清这才觉得自己是孤陋寡闻似的。

    “能请你跳支舞吗?”

    “不行啊,我有舞伴了。”

    “他人呢?”

    “去卫生间了。”

    “去的时间够长了,我观察你有一段时间了。”

    范清觉得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心想自己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这里的男人们是怎么了,果真是没有眼光吗?但又心想,哪有这样贬低自己的。心里也充满了一种自我欣慰的感觉。

    “你今年多大了?”

    “24岁。”

    “有幸,我也一样。”

    “我反而觉得年龄过小不成熟,二十四、五岁的女孩刚刚好,既有清纯的气息,也有一种成熟的魅力。”

    范清与这个林正扬说的还是比较投机的,这个林正扬虽然说是比较贫嘴,但范清觉得面前这个人还是蛮有幽默感的,这时走来一位气质颇佳,模样妖冶的女人。

    “正扬哥,你撇下人家好久了嘛。”这个女人嗲到了骨子里,听得范清都一身的鸡皮疙瘩。

    由于那个女人的百般纠缠,林正扬也只好给范清挤眉弄眼了一下说句:“不好意思,一会儿再聊。”

    舞会上的男男女女配合着音乐的节奏,在舞池里是那样的尽兴,那样的酣致淋漓。

    林正扬虽然与那个妖冶的女人扭动着身子跳着舞,但他的眼神还是不时向范清投射而来。甚至有时还抛个媚眼过来,把嘴唇轻轻噘起来像是飞吻的样子。

    开办这个舞会的规模还是不小的,大大小小进进出出的房间还是颇多的,这让程小鱼像一个小燕子似的蹦蹦哒达来回窜着享受美食。

    “小鱼。你个鬼灵精,这是最新款的点心,尝尝。”

    小鱼抬头一看,居然是小时候的发友阿奇。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啊。”

    “程小鱼,小心吃胖哦,点心的卡路里是最高的啦。”

    程小鱼显出一副很委屈但也很可爱的样子说道:“不要打击我了,我爱吃嘛,没有甜食,就像鱼儿没有了水一样。我就是一只小鱼啊。”

    阿奇发现程小鱼还是没有改变,虽然她喜欢吃甜食,但总是一副吃不胖的样子,这样的女生才是最为有魅力的呢。

    “好久不见,你老爸依然管你管得很严吗?”

    “当然啦,我认识的异性朋友,也需要告知他才行呢,今天的舞会就是他逼我过来的。”程小鱼的眉头又稍微皱了一下,发表一下自己的无奈。

    “但无论怎样,伯父也是希望你能够遇到一个合适的对象。毕竟这里确实可以钓到金龟婿还是大有希望的呢。”阿奇故意逗她说。

    “难怪古人说生生世世莫生帝王家,千金小姐的日子并不好过。”

    “哦,原来你自恃非凡啊,好不害羞啊。”阿奇又逗她道。

    “我当公主不配吗?”

    “我没有说不配啊,只是你是个贪吃的公主,哈哈。”

    两个人又笑了起来,程小鱼也觉得今天参加舞会总体还是不虚此行的。

    “这个曲奇好好听哦,你也来点。”

    “不了。”阿奇笑着看小鱼吃东西。

    范清等程小鱼也有些着急了,于是也拿着酒杯喝了一点点啤酒。

    她的旁边又坐了一个中年男人,那个人正在色眯眯地看着她,虽然说,她自己觉得自己长得还算可以,但没有想过年过四十的中年人,依然对她这种没有任何经验的女生感兴趣。

    “小妞,多大了。”

    “24了。”

    “你长得好漂亮哦。”

    “谢谢。”

    “在我的人生当中有很多的女人,但没有一个像你这么正点的哦。不介意的话,做个朋友,长联系。”

    范清觉得面前的中年男人,油头粉面的样子让自己好倒胃口。范清的脑袋有些大了,一是她应付不了这样的场面,二是这个男人确实引不起她的兴趣。

    “郝总啊,原来你在这里啊。”又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扑到了中年男人的怀里。

    范清想,果真是看上这个人了吗,倒想是看到他的财富了吧。

    “这个世界还真是有需有求啊。”范清也在心里嘀咕着。

    中年男人可能是喝多了,说话也有些颠三倒四的:“你是丽丽吧。”

    “不是,我是娜娜,丽丽在那儿陪王总跳舞呢。那个王总好年青,丽丽就是喜欢年轻的,哪像我呀,就钟情于郝总你啊。亏你还忘了我!”

    浓妆女人的一席话让范清也是感觉到浑身不自在。

    “这个小妹倒是长得不赖。”浓妆女人很郑重的看了一眼范清。

    “很正点吧。”这个称之为郝总的中年男人说道。

    “各有各的味道吧。我就不好吗,郝总。”浓妆女人呵呵的笑了起来,嘴里也有些嗔怪的意思。

    “当然不是了。女人嘛,就是各有各有味道。”中年男人哈哈的笑了起来。

    舞会的灯光还是很有诱惑力的,往往就是这样的场合,才会让人们想到了纸醉金迷,有钱人的世界真好。

    虽然这里的大部分还是比较本本分分的,跳交谊舞也是绅士风格。但郝总与浓妆女人却情不自禁的在沙发上卿卿我我了起来,这让范清呆的更不是滋味。

    “这个程小鱼,到底死哪儿去了啊,真不讲义气。”范清有些愤愤的自言自语道。

    “小妹,你的朋友消失了好长时间,陪我们一起玩吧。”中年男人见到焦急的范清挑逗道。

    “我等着她就是了。”范清装作一心喝啤酒的样子,不理会中年男人与浓妆女人。而那个浓妆女人好像很嫉妒她,总是下意识的看一下她又一直翻白眼儿,好像是在炫耀自己高贵大方,你丫真是没法比似的。

    范清可能是坐得有些困了,于是就在沙发上扭了一扭,好舒展一下腰部。而这一举动,却被这个中年男人看得入了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