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美丽难遮掩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3本章字数:3106字

    本身她的晚礼服就比较低一些,不知为何原因,有一个纽扣蹦掉了,又往下低了一截。真是春光乍泄啊。

    “年轻真好啊。”中年男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说。

    浓妆女人却说:“你不会喜欢这种口味的吧。怕是没有成熟呢。嗯啊。”

    但是中年男人还是眼睛不听使唤地瞄着范清的胸部,让范清整个人都快要不好意思到想钻地缝去了。

    突然,中年男人的咸猪手摸到了范清,范清觉得像是手沾到了狗屎一样缩了回去。范清这时便看向浓妆女人,眼神里像是需要帮助一样。

    “郝总啊,你别吓坏人家啊。人家好像是对你没有那个啥了。”浓妆女人说道。

    这句可是激坏了中年男人,男人一般都觉得自己玉树临风,女人赶着倒扑在怀似的。

    “去,去,去……老子有的是钱,别说这个舞会了,就算是舞厅,哪个女人会拒绝我。”中年男人把声音扬高了。

    但是舞会的音乐还是把他的声音压下了。

    “来舞会的都是些有身份的,你可能是喝多了,别忘了正事,公司合作的事情还要靠王总呢。”浓妆女人安慰道。

    中年男人才觉得清醒了一些,但还是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看着范清还是不甘心的样子。

    范清有些后悔跟程小鱼来这种地方了。因为她难以招架这些人,也不会怎么圆场,怕是给程小鱼脸上抹黑了。所以范清也更加小心翼翼了。

    而那个林正扬好像想要替范清解围的样子,他风度翩翩的走了过来。

    “美女,第一次参加舞会,不太适当吗。其实,这些人并没有恶意,只是欣赏你。”林正扬的话反而让范清觉得踏实了许多。

    “谢谢你啊。我确实是第一次见识到舞会的场面,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而我只不过是只丑小鸭罢了。你不要笑话我啊。”

    范清的单纯可爱让林正扬心里痒痒的,如果不是已经有了女友,肯定想要与这个女人来一场风花雪月才甘心罢休呢。

    “你是哪里毕业的。”

    “不是特别好的学校了。只是普通的大专院校而已。”

    “那也气质不俗了。无论哪个院校,也有美女、才女各种养眼啊。”

    “你知不知道你很像一个明星啊。”

    范清摇了摇头。

    “突然想不起来了。”林正扬哈哈笑道。

    “我只是大众脸而已了,您就别取笑了了。”

    “但你确实长得不差啊,男人看了都会喜欢的那种类型啊。”

    林正扬说话颇为直截了当,而且范清也觉得这个场合,有这样的人在周围反而没有那么可怕与紧张了。

    “你的纽扣掉了。”说着,林正扬把手移到了范清的胸前。

    这可是一个大不敬的动作,范清下意识的退后了许多。

    “相信我,我只是想要帮你把扣子系上。”林正扬的眼睛里倒很清亮,范清就相信了他。

    “扣子丢了。”范清羞红了脸说。“我也早想系上了。”

    林正扬从自己的衣服上把胸针取了下来,系到了范清丢掉扣子的地方。果然,胸前暴露的没有那般厉害了。

    “谢谢你。”范清感激的说。

    她也觉得这个舞会上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对于这个林正扬也是给自己留了一个很好的印象。

    “你的身材很好啊。”

    “嗯。”

    范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细想一下,自己160的身材算不上高挑,也是典型的东方小美人吧,不是说女人的身材不可低于160吗。男人的眼睛好毒辣啊。

    “有很多的西方男人也很喜欢东方美女,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东方的女人有一种含蓄美,尤其是咱们国家的女人更是如此。你就是个榜样。”林正扬就是这样毫不掩饰的赞美范清,让范清觉得很难担当这个美誉。

    范清虽然一直觉得自信不属于自己,但是天生丽质难自欺也不是一句空话,偶尔镜子里的自己,一颦一笑都是那般迷人。曾经有一次她洗完澡之后,把浴巾丢掉,看镜子里一丝不挂的自己,果然是玲珑有致呢。

    范清想要喝一口啤酒,感觉嗓子有些干。

    “来,我帮你倒。”林正扬好像很殷勤的样子。他或许就是一见美女就充满了干劲吧。

    “你交过男朋友吧?”

    范清点了点头。

    虽然对于林正扬来说,这是个不小的打击,但是不结婚显然是都有机会的。哪怕谈一次恋爱也行的。

    “他很爱你吧。想想也是。”

    范清觉得透露这么多私生活并不妥,于是就紧闭着嘴唇,打算不说话了。

    “你可真可爱,怕一步步陷入我的漩涡吗?”

    “我怕说错话啊,毕竟你们都是见识广博的人。在你们面前,我自形惭秽啊。”

    听到范清这么一说,林正扬更觉得她可爱非凡极了。

    “我其实有女朋友,你不用担心,也不用这么拘束。”

    “那你还跟我聊这么多。不怕你女友生气吗?”

    “大家都属于开放的人,以前我们都在美国念书。那里的思想也都很开明的。”

    范清有了林正扬这么一个说话的人也可以排解一下寂寞的情绪。

    程小鱼在那边正在与阿奇兴致勃勃的品尝着各种美味的点心,虽然两个人是擦不出什么火花的人儿。但是玩起来也就相当疯了,可能是发小的缘故吧。

    “小鱼,你说谁将来会娶你这个大胃王啊。”

    “那是老爸担心的问题,我就自不会费神了。”

    “你最好是嫁给蛋糕大王家的儿子算了,这样每天有甜品随时尝,而且很方便。”

    “谢谢你的提醒,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说完,两个人又哈哈大笑起来了。

    “今天过得好开心啊,阿奇。”程小鱼还是觉得这个舞会比想象当中的有趣味多了。

    “恐怕你老爸今天的意图是让你来认识高富帅的呢。”

    “这个我知道啊,可是,我的意思呢与他正好相背而驰。”

    程小鱼总是一副不关心嫁人这一套理论的样子,阿奇也颇为觉得她活得轻松与自在,与时下的现实女流们很不一样。

    “你知道小时候一起玩的陈巧巧吗?”

    “记得啊。”

    “她嫁到美国去了。”

    “是吗。”

    “我去参加她的婚礼,那叫一个气派,我估计你老爸也是希望你嫁得更风光吧。”

    程小鱼想到自己的老爸就头痛,觉得爱情需要这么势利吗,找到自己的意中人,无论贫富贵贱,相爱就是应该放到第一位的。

    且不说这些了,程小鱼好像永远吃不饱的样子,又去了另一个房间,把所有的美食一揽自己的小小肚子里去了。

    范清毕竟是出生于小户家庭的女孩,从小的时候,她的父母也对于她管的比较严格。因为不是富家千金的命,那也深刻具备着小家碧玉的婉约与听话。对于为人处世也是规中规矩,让别人我心犹怜的感觉。

    “我觉得你身上有种小家碧玉的意味。”林正扬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欣赏着说道。

    “您过奖了。”

    “你看看,你的眼睛多水灵,头发黑得发亮,鼻子就如同捏的瓷娃娃的一样,嘴唇又是不点而红的那种。”

    林正扬如此仔细的打量着并夸赞着范清,让范清觉得有一度轻飘飘起来。

    但范清始终规矩的听林正扬在说话,好像时间这样打发掉还是挺好的。

    “你的女朋友一定非常漂亮吗,因为你就长得很帅气。”

    “一般一般。”林正扬从手机上翻出了女友的照片给范清看。

    范清一看,惊呆了,居然长得跟范冰冰那么像。

    “这还一般哪,太漂亮了。”

    “看多了,就那样吧。”

    “你们男人真坏啊。怎么看多了就那样了啊。”

    “不,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有两种女人可作为比较,一种是耐看的女人,一种是不耐看的女人。要想让男人永远看着好看哪,气质是第一,第二就是会妆扮自己了。不需要浓妆艳沫,但不能不修边幅。”

    范清心想着,男人是女人的学堂啊,男人好了解女人啊。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

    “范清。”

    “清水丽人,好名字。而且跟范冰冰一个姓,我喜欢。”

    林正扬好像有点喝多了,脸上有些泛红。因为他是白酒、红酒、啤酒一起喝的缘故,脸上确实有些红晕在绕转了。

    “正扬,你原来在这儿呢。妈妈说了,让咱们回去呢。好像公司里有事情要处理。”走过来一位气质颇佳的女士,但打扮得也很入时与妖冶。

    范清见这位女士与刚刚照片上的女人一模一样,原来林正扬已经结婚了。

    “美女,今天认识你很高兴,有空再聊。我先走了,拜拜!”

    林正扬被其夫人扶着就走出了大门。范清顿时觉得参加舞会也是需要有伴的,唯一的伴儿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你跟那个女孩说什么呢。”林正扬已经上了车,还要听他的夫人叨叨。

    “没有什么,只是觉得她很可爱,像你当初的样子。”

    “就会耍嘴皮子。”林正扬夫人说道,但还是原谅了丈夫的拈花惹草行为。

    舞会上,依然是大家你笑我欢的场面,范清也觉得自己对于个舞会不怎么反感了。反倒觉得这里的人有着自己对于人生的感悟,让自己受教不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