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舞会王后妖娆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3本章字数:4029字

    好像这个舞会有一个特别的节目,有一个舞会王后,叫做妖娆。要与一个男舞伴展示她的舞功非凡。

    在这位妖娆出场以后,全场的男人们都向她投来色眯眯的眼光。这果真是一个尤物啊。

    “亲爱的朋友,请由我献上一支舞供你们观赏。”妖娆话音刚落,偏与一个英俊男子在舞池中间跳起舞来。

    她娴熟的舞步,以及那妖媚的脸庞,总是与这个舞会那般契合。简单是从舞会而生出来的美人胚子。

    “宝贝儿,我爱你。”那位跟范清说了好一会儿话的郝总大喊道。

    “果然有着一股西班牙女郎的风情啊。”那位王总附和道。

    这一帮中年男人也就是好这一口,把这位叫妖娆的女人,也是喜欢得不得了。对于整个舞会上浓妆艳抹的女人来说,虽然脸上是笑着,心里也在骂,就是骚得不得了。

    范清也看到了这一位女人,对于自己来说,才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女人,且不说那傲人的身材,那眉眼之间的神情,就好像要把所有男人的魂儿都要勾走似的。

    “我听说,这位妖娆的男人无数。嘿嘿”一位女士在窃窃私语道。

    “这个舞会还真是精彩啊。”另一个女士说道。

    “其实,这个认识异性的平台,或者是商务交易的平台,有了这样的角色也是好的。生活总是需要乐趣嘛。”说这话是一位年轻有为的男子。

    “优秀的女人总是可以俘虏男人那颗柔软的心啊。”一位中年男人感叹道,那眼神也投射到了妖娆的身上。

    范清想道:“这就是所传说的熟女风韵吗?”

    大家在这个舞会上玩得正酣,而范清却一个人孤伶伶坐在沙发上。她的少女柔情也被定格在那里,而这些男人女人们都在围绕着这个妖娆转。

    “妖娆啊,你可真是妖娆美丽啊。”那位郝总围绕着妖娆,就差把脸贴上去了。

    那位妖娆刚跳完毕,就找了个沙发坐下来了。

    “郝总啊,好久不见,你依然是那么风流倜傥。”妖娆势利的嘴脸也展露无疑。

    由于妖娆跟范清坐的面对面,所以范清也颇为震憾到这位妖娆,而这位妖娆也不轻易跟不认识的美女搭话,而是范清着实太艳惊四座了。

    “这位美女好漂亮,很像我18岁的时候。”妖娆略带愁容说道,但随即又喜笑颜开了。

    “宝贝儿,你现在也不老啊。只有29岁而已,正是妖娆的时候啊。”

    郝总那色眯眯的样子,好像要把妖娆吞了去。

    “小妹,在哪里高就啊。”

    “我没有工作。”

    “没有工作好啊,跟我干吧。”

    那位郝总邪邪的笑了一下。范清也就立刻明白了,这妖娆绝对不是一般的清纯女孩,勾引大老板的情妇之类的人物。快快跟她撇清关系。

    “看你清纯丽质的模样,连我看了都是我见犹怜啊。”妖娆不停的说道:“我是这个舞会的策划,对于很多大大小小的舞会,我都很有经验。以后有认识的大老板介绍给你。你也帮帮我的忙,有你的好处呢。”

    范清的性格本身就很软弱,真是招架不住成熟有心机的女人一番试探。

    “我不懂你说的这些啊。”范清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抖了。

    “不懂的,以后姐教你就是了。”妖娆都坐到她身边了,认真打量着范清。

    “我有男朋友了。”

    “这不妨碍啊,舞会方面,也很单纯的。”

    “姐姐啊,你说这些,我都不太清楚的。”范清恨不得程小鱼马上出来解围。

    “这位女孩子还嫩得很哪。”那位郝总说。

    “这样的女孩子才珍贵啊,哪像现在的女孩子,都一个风格,那叫一个俗。”妖娆还装作很欣赏范清的样子。

    其实,妖娆也是希望范清做公关之类的工作,也不是什么好的差事。

    “这个女人好可怕啊。”范清心里想道。“怎么小鱼还是不出现呢。以后,再也不跟她出来到这种舞会之类的地方了。”

    “美女,这是我的名片。想好了联系我啊。”妖娆给范清留了一张名片,接着就蹦到舞池中去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活跃至极啊,整个舞会都成为了她的陪衬,她总是可以把整个的气氛烘托到热闹非凡。

    程小鱼依然是与阿奇在那里尝试着食物的新口味,对于长久不见也有一些聊的话题,对于范清,她真的是顾不上了。

    “这个好好吃喔!阿奇,把那个盘子给我递过来,我尝一下。”程小鱼指着那个精致的点心对阿奇说。

    “好吧,点心公主。”

    “这么多的奶油,真是会吃胖你的。”

    “没有关系的。就算没有人娶我,我爸的钱也会照顾我一辈子的。”

    “天下的女孩子要都跟你这么想,爸爸们的角色可真是累啊。”

    阿奇想着程小鱼这个人,脑子还真是简单而单纯,甚至有一些傻气的可爱。

    “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吗?”阿奇好像有些神秘。

    “我的弟弟阿同很喜欢你呢?”

    “别开玩笑了,阿同今年才12岁啊。”

    “就是说啊。他从小就很喜欢你了。”

    “可不要教坏小孩子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的意思是你真的好可爱啊。”

    “那你直接说你很喜欢我就是了,干吗拐那么多弯啊,哈哈。”

    阿奇还怪不好意思的红了一下脸,但一想到自己现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只能够把这份对于程小鱼的喜欢压到了心底。

    程小鱼的那份可爱与天真,确实感染过不少的人,包括好朋友范清,还有阿奇。对于她的这份独特的魅力也是无人能及啊。

    “美女,在这儿坐着发呆呢。让哥陪你聊聊吧。”一位英俊的男人走过来,这个人也是属于那种比较开放的。

    “女孩子参加这种舞会会遇到意中人哦。”

    范清也什么也不懂的,只是点点头。

    “有没有碰到合适的,我好撮合你们啊。”

    “没有啊。我是有男朋友的人,陪一个女伴来的。”

    “什么,这个舞会,一般都是一男一女来的。”

    “大家可以约不同的人来跳舞,这样增进交流,舞会才会更加精彩。”英俊男人说话的时候也很有磁性的魅力。

    “我只是等我的一个朋友,她可能是去其它的地方转去了。”

    “那你的这位朋友好失礼啊。”

    “我们是闺蜜,她本身就是属于大大咧咧的,我早就习惯了。”

    范清也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有一个熟男的风韵,对于举手投足之间,也让她大长见识。毕竟她是那种与男人有一定距离的人。虽然自己有男朋友,但也从来没有做过出格之事,完全是纯洁的。

    “我一看你羞涩的样子,就会想到漫画当中的女主角。”

    “是吗?”

    “你的清纯是无人能敌的那种啊。”

    “哪里啊。”

    “我见你一直不出去跳舞,就知道你对于舞步不是很熟悉。而且,你的思想也是很保守的那种,这才是你吸引我的地方。”

    “我让你见笑了啊。”

    “美女的养眼,已经让我很是享受了呢,怎么会笑你呢。”年轻男人爽朗的笑容把范清的一切尴尬都化为乌有了。

    “你真的是好漂亮啊。”年轻男人又说道。

    今晚范清不知被多少人夸说过漂亮了,但她的心里依然是波澜不惊,也许自己的美丽自己并不知道吧,而惊讶的总是别人吧。

    “我的太太跟你还有几分相似呢。”

    “不会吧。”

    范清觉得这个人越来越离谱了,但是还是有耐心地把他的话听完。

    突然,这个人把她的手摸了一下,范清本能的缩了回去,因为她搞不懂这些男人为什么总是想要对她动手动脚呢。果真自己就那么招人喜爱吗。

    “我想知道女人的手都是这么细滑的吗?”

    “如果经常干活的话,就会变得粗糙的。”

    “那你还算是养尊处忧的了。”

    “算是吧。”

    为什么这些男人总是聊一些有的没的。这让范清有些按捺不住了,想要去找程小鱼,但是这个男人在这里好像一直有话要说的样子,怕突然走掉不礼貌。

    “你真是太可爱了,我太喜欢你这种类型了。”年轻男人总是反复说这句话。

    这话让范清听得露骨,也从自己的后背渗出汗来,为什么男人的表达总是如此直截了当呢,委婉一下也不会怎么样。

    “先生,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了。我不能喜欢上别人了。”

    “可以换嘛。”

    “如果随时换,就太不为爱情负责了。”

    “小妹妹啊,你太天真了。现在的女孩子哪个不比你现实,有好的对象,肯定要极力去追求啊。这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爱情也是一样的。”

    “不能的,我不能这样的。我的男朋友人很好,这样做不太好。”

    年轻的男人越发觉得身旁这个拘谨的女孩子太过于美妙了,这是一个怎样的尤物啊,他心里暗想着。

    “我们以后可以经常约会吗?”年轻男人好像是喝多了的样子。今天舞会上倒是设置了不少的酒。

    “漂亮的美女多的是,而我只是有一个有男友的女人,不可以随便的。”

    “我猜你的男友没有碰过你,是吗。”

    “他拉过我的手啊,亲过我啊。”

    “哈哈,那你还是一个处女喽。”

    “别说了,羞死人了。”范清还是觉得这个人说话很不知道羞似的,故意把头扭过了。

    但这个男人哪里肯放过她啊,觉得好不容易有这般有趣的女孩,那铁定是个尤物的角色,千年难遇一回啊。

    范清的美丽也绝不是盖的,对于舞会的男人,也有不少是喜欢范清这一类型的女孩,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来搭讪。

    “美女,我的公司有个职位,你要不要来啊。我随时欢迎你。”

    可是范清觉得,这个人色眯眯的样子,去了他的公司也是不会安宁的,所以就没有答应他。觉得还是避开他比较好。

    “可恶的程小鱼,现在没有影子,真是气死我了。”范清心里已经小骂了。

    而程小鱼在隔壁的房间正在品味着美食带来的超爽滋味,完全把范清这个死党给忘掉了,这个倒不能说是重色轻友,而是叫做重食轻友了。

    可怜的范清,在这个舞会上扮演了一个好乖好乖的角色,这真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了。

    “只要你来我的公司,我会给你一个既轻松又赚钱的位子,好不好。”年轻的男人依然是穷追不舍。

    “不了,谢谢你的好意。”范清已经觉得自己够能周旋的了,但还是觉得这个人对自己已经到了一种无法摆脱的境界。

    范清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也有点吃不消的感觉,心里也在呼喊着程小鱼快点回来与她做个伴也好,这个舞会弄个她坐卧不定的。

    “程小鱼,这次真是害惨我了,你在哪里啊,快出现啊。”范清的心情也变得比较波澜了起来。

    而此时的程小鱼与阿奇在吃完点心后,又在讨论起了点心是如何做的。甜食的诱惑真是无可挡。

    “阿奇,我的梦想是开一个点心屋,名字就叫做开心甜点,怎么样。”

    “不会吧,就这么点志向吗。”

    “为何不再搞大点,像你老爸一样,做成甜点集团呢。”

    “我最不喜欢大的集团与企业了,整个的气氛都是冷冰冰的。仅仅是一个甜点屋,却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你们这些男人们只有理想与抱负,哪里能体会我们小女人的心思呢。”

    阿奇倒也赞同了她的想法,觉得她的脑子里蛮有点子的。

    “今天,你带了同伴来的吗?”

    “哦,带了我的闺蜜,在外面沙发上坐着呢,说不定正跟帅哥说话呢,嘿嘿。”

    “哦,原来这样啊。”

    范清一想到程小鱼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正逍遥快活地享受美食,就觉得自己现在更像是在受委屈一样。

    “美女,我的话你听进去了没有。”那个年轻男人依然喋喋不休。

    好脾气的范清,也只有微笑回应道:“您说的我会考虑的,谢谢你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