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挖苦与讽刺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3本章字数:3319字

    这话听着怪让人觉得难受的,其实正常的交流,却被妖娆这般误解,这让范清觉得像是受了羞辱一般。但自己也百口莫辨。

    “如果真是情侣才好呢?”于俊之反驳妖娆的话,颇有些替范清圆场的样子。

    “唉哟,我只是开玩笑啦,不要生气啊。”妖娆总是那么的圆滑。

    范清心里想道:“这个女人好厉害哦。”

    而妖娆也是那种比较会耍心机的人,虽然自己的意图没有达到,但总是不放弃任何一点点希望,她总是想收下范清这一员大将,好为自己的公关公司添人手。

    “其实,今天你的晚礼服是借来的吧。”

    “是啊。这是我朋友的衣服,不太合身,让你笑话了。”范清现在穿着晚礼服就更不自在了。

    “连一件晚礼服都不是自己的啊,如果将来有钱了,可以自己买啊,何必穿人家的吗。”

    “我不是经常出席这种场合,所以平时也没有想到过买晚礼服。”范清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红成猴屁股了。

    “这样啊,但是,我公关公司的那般女孩子,个个都有好几套晚礼服呢。一件比一件更加时尚靓丽呢。”妖娆吹嘘道,好吸引范清的心思。

    范清只能点点头,强忍着听妖娆这些羞辱的话。

    于俊之实在听不下去了说道:“我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女孩误入歧途了。”

    妖娆反倒感觉自己有些委屈:“我说什么了吗?只是帮别人指一点意见,好心却被当作驴肝肺。”

    “是什么肝,或是什么肺只有你自己知道了。”于俊之也一针见血的说道。

    妖娆觉得于俊之帮助范清完全不顾自己的面子,所以也就无趣的走开了。

    “这种女人,你最好不要惹,她能把你带到地狱去。”于俊之提醒范清。

    其实,范清也可以看得出来妖娆是个不简单的女人。

    “我明白了。”范清乖巧的样子,就像一只绵绵的小羊一样。

    俗话说的好,男人的心就是被乖巧的女人驯服的。男人们都会喜欢上乖巧的女人,更加喜欢漂亮又乖巧的女人。

    “于先生真是一位好心人。”范清夸赞于俊之,这也让于俊之更加开心了。

    “那你叫我一声大哥好吗?”于俊之好像兴致颇高的样子。

    “大哥好。”范清绵绵的声音,听得于俊之快有些想入非非了。

    “放心,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找我,我会替你摆平的。”于俊之显示出他的大男子主义来。

    虽然一直以来,范清都没有认过什么大哥,但于俊之这样要求他,她也不好驳回他的面子。不是说男人最看重的是面子嘛,所以范清才晕乎乎,没有主见的认了于俊之这个大哥。

    “小妹,我知道你很善良,但人们都是捡软柿子捏,你必须有个人保护你。我就担当这个责任吧。”于俊之的脸上红红的,估计是酒下肚的量不得少。

    范清心想,那她就当刚刚认作大哥是醉话吧。

    “我的小妹啊,来,今天我们庆祝一下。兄妹情深!干杯!”

    虽然喝的是啤酒,喝多了也会晕乎乎的,所以范清还是很小心的在喝,怕万一喝醉了不好收场。

    “我不敢再喝了。”范清好像有些求饶的样子。

    但于俊之显然是喝高了,慢慢地,他好像在沙发上睡着了。范清这才松了一口气。

    范清也有些快要睡着了,但她还是警醒着,怕万一有人笑话她,就给程小鱼脸上抹黑了。

    “范清,不能够睡着啊。”范清自己给自己打气说。

    妖娆见于俊之睡着以后,又来到了范清的旁边。范清也觉得这个女人真是无孔不入啊。

    “妹妹啊,刚才姐不是有意的啊。只是我看不惯你总是畏首畏尾的样子。这样子才会让发达啊。没听说吗,女人也是需要自己壮大经济的吗?”妖娆一副必须说服范清的样子。

    “嗯。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什么也不懂。”范清也只好委婉拒绝。

    妖娆哪里肯善罢甘休,还是对范清一个劲的洗脑,这真是酒不醉人,总是有人让你醉的,而且还是被话攻击到醉的。

    范清着实佩服妖娆的口才,每句话都是不带重复的,总是可以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虽然范清是个没有主见的女孩子,但她还是有辨别事非的能力,好与坏也可以分得清楚,所以沉默也就是最好的回击方式。

    “你听懂了没有啊,妹妹。”妖娆看着懵懂的范清说道。

    “嗯。我明白了。”范清也是无可奈何的回应道。

    程小鱼哪里会想到范清的境地是如此的为难呢,她正在与阿奇在畅谈着美食与人生的巧妙结合。

    “我可是一天也不能没有甜点啊,我太喜欢这些东西了,就像是天生的贪吃嘴一样。”程小鱼这样评价着自己。

    阿奇也甚是赞同,于是就点点头。反而程小鱼不干了,过来凑近捶了他一下。

    “是你说自己是个贪吃鬼的吗?”

    “哈哈!我许说我自己,你不能够承认啊。你该劝我说,不是不是啊……呵呵”

    程小鱼的古灵精怪真是人人都摸不透啊,阿奇心想,谁娶了这个小鬼灵精真是要头疼了。

    “唉哟!你下手好重啊。”阿奇夸张的说道。

    “哪里,就是轻轻点了一下啊,男人嘛,不是皮糙肉厚的吗。承受了吧,你很MAN的啦。”

    “好吧。”阿奇一想到程小鱼说自己很MAN,也算是受到了极大的鼓舞。

    “你知不知道中式甜点与西式甜点的区别?”程小鱼对这些甜食总是有一些自己的意见,便饶有兴趣的与阿奇谈论说。

    “不晓得啊。”阿奇摇了摇头,因为这个他确实不在行。

    “中式甜点往往就是火候要做足了,而西式甜点觉得只有八成熟,这就是区别。”

    “西式甜点是不是会有一种稍带点生的感觉啊?那我还是觉得中式甜点更放心。”阿奇说。

    “我觉得两者我都喜欢,只要是甜点。哈哈。”

    “那你还非要说有什么区别,区别就是字不相同吗。中与西两个字的不同啊。”

    “说点有营养的话,好吗?”阿奇觉得自己被愚弄了一番,真是拿程小鱼没有办法,但自己依然是想跟她玩在一起,乐在一起。

    因为在阿奇与程小鱼还小的时候,父母们之间也相处得很好,他们两个之间也是青梅竹马。但是程小鱼反倒只认阿奇是好哥们,从来没有其它的想法,更不会说有怦然心动的感觉了。而阿奇虽然觉得程小鱼可爱,也只有当妹妹来看待,毕竟程小鱼的世界很古灵精怪,不是人人都会搞明白的。

    “程小鱼,你谈过对象吗?”阿奇试探着问。

    “谈过。”程小鱼不假思索的答道。

    “什么时候?”

    “大概是大四吧。”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学究哥的样子吧?总是喜欢研究这呀那的,后来我觉得他把学究看得很重,丝毫不顾忌我的感受,我们就和平分手了。”

    阿奇觉得程小鱼好单纯,便又问:“你们没有那个啥吗?”

    “啥啊?”程小鱼有点摸不清头脑的感觉。

    “关系的啦?”

    “阿奇啊,你脑子里想什么呢?”

    “我是那么随随便便的女孩子吗?真是的!”

    这一番话说的,让阿奇倒觉得像自己挖了个坑,自己却掉下去的感觉。

    “是我错了。不应该把我们最清纯的小鱼儿往不好的方向想。”

    “当然啦,人家本身就是处女的。”

    程小鱼的坦率,让阿奇的心底直佩服。因为现在这样守身如玉的女孩子不多,富家千金里面也不是太多了。

    “虽然现在的人们,总是谈好几个男朋友,但是,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留给与我走一生的人。这样才值得啊。”

    “那要不要把你的甜食与他分享啊?”

    “不要?”

    “原来你这么小气啊。”

    “不是啦,准备两份就可以了,干吗要分享。多费事啊!”

    阿奇真的是不及程小鱼的思维敏捷啊,大大咧咧的外表之下,有一个敏捷的思维真是不简单啊。

    程小鱼本来就是富家千金,再加上养尊处优的生活,那脸蛋就如同桃花一样粉里透着嫩,嫩里藏着香。那身段也是生得匀称得当,尤其是那肥瘦刚刚好的长腿,完全就是黄金比例。更为重要的是,程小鱼的两只水汪汪的黑珍珠似的眼睛,就是典型东方美的代表,真是越看越令人心潮澎湃。

    范清显然是被妖娆的阵势给吓住了,因为这个女人那两瓣鲜红色的嘴唇真是太能说了,简单会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红的说成绿的,着实是让范清吃不消。

    “清儿妹妹,你看看我的这个红宝石的钻戒了没有。这是正宗的墨西哥原产的。你知道吗,这彰示着一个女人的华贵,毕竟我们不甘心做普通女人,要么就绚烂,要么就凋零。”妖娆依然是滔滔不绝的在说。

    “妖娆姐姐说的是。”范清也只是一味回应着,其实她也不懂红宝石价值几何。反而觉得红宝石戴到手上岂不是太碍事了。

    “其实,你不要一下子给清儿妹妹灌输这么多了。”那个郝总走了过来。

    他色眯眯地盯着范清的胸部,范清便下意识的用两个胳膊挡住了胸前的风光,一是怕走光,二是怕色狼的眼睛直勾勾的看。

    “郝总啊,你看她总是听不进去的样子,着急死我了。”妖娆好像是对郝总吐苦水。

    “其实,这是要慢慢来的。让我来跟清儿妹妹说会儿话。”郝总那双眼睛像是立马来了神采一样。

    他抓住了范清的小手夸赞道:“你看这小手嫩白嫩白的,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范清想要挣脱掉,只是郝总的咸猪手握得太紧了,范清的样子也很为难。

    “不要啊,郝总。”范清还是挣脱掉了郝总的手。

    妖娆这时推了郝总一下,说道:“你们男人啊,总是这样猴急,吓着清儿妹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