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杯杯酒下肚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3本章字数:3436字

    “来,妹妹,啥也不说了,咱喝酒。”郝总说道。

    妖娆也附和着说:“就是,就是!今天不醉不休。”

    其实,范清这个时候也已经不由自主了。她自己喝着,妖娆与那个郝总给自己倒着,不知不觉已经不知喝了多少酒了。

    酒醉人迷,恍惚中,范清觉得这个舞会还是颇为壮观的,也慢慢羡慕起了舞会上的那些人儿,欢跳着,快乐着,迷醉着的样子……

    她忽然想到了自己的男朋友,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但是他仅仅是一个老师而已。范清的心里此时很矛盾,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有些无理取闹的样子。

    程小鱼不管自己去疯玩去了,范清本身失落的心情就已经到达了极点,而且喝完酒后的人儿又容易乱想些事情。可见喝酒还是不太好的吧。

    “我要去找小鱼。”范清心里默想道。

    妖娆与郝总也醉到沙发上睡着了,他们两个甚至还勾肩搭背着,好像不知道羞耻一样。

    “郝总啊,咋不喝了。”妖娆居然还说着梦话呢。

    范清觉得这个沙发确实坐了太久了,自己也应该活动活动了。但自己的脚步好像迈不开一般,所以又勉强坐了一会儿,想要休息一下就去找程小鱼。

    不知为什么,范清觉得今天的酒还是非常好喝的,于是又自己喝了几杯,酒意上来的时候,自己浑身觉得飘飘然,显然记不得以前烦恼的事情了。

    虽然自己是处了一个男朋友,但与程小鱼一样,两个女孩子都是十分重视第一次的,所以范清也没有跟自己的老师男朋友怎么样,算是属于比较纯洁的关系吧。挂着男女朋友的称呼,却谈着一份柏拉图式的恋爱,这可不能想歪的哦。

    “哎哟,你喝了多少酒啊。”于俊之从沙发上醒来后,看到了范清好像有点醉了。

    “你怎么醒了?”范清晕乎乎的说着。

    “我可能是有点累了,但我的酒量还是不错的。”

    “好酒量啊!”范清说话时,脸上的红晕显然是醉酒所致的。

    “别人让你喝,你也不能真喝啊。傻姑娘。”

    范清的头现在有点痛,但有人跟她说话,她还是会去回答。

    程小鱼与阿奇也在隔壁的房间里喝起了酒,程小鱼只是选喝甜酒,就如同喜爱甜食一样。

    “你真是爱甜爱到此种境界了。”阿奇说道。

    “没有甜味的酒,不好喝。”程小鱼显然是固执己见的样子。

    “来,干杯!”

    “干杯!”

    阿奇与程小鱼也喝酒喝得正欢,对于这个舞会来说,程小鱼也算是大有收获了,美食与美酒让她乐呵得美滋滋的。

    程小鱼好像有些喝醉的样子,走路的时候也是东倒西歪的,她原本以为甜酒是喝不醉人的,原来不是这样。

    幸好阿奇的酒量还是不差的,他就搀扶着程小鱼坐到了椅子上,替她擦了一下额头,因为程小鱼一喝酒便会渗出许多的汗,这也不知道是何原因。

    “小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喝这么多的酒?”

    “那酒好好喝啊,我还要喝。”

    “今天有我阿奇在,你不能再喝了。你可真是酒足饭饱了啊。”阿奇仍然细心帮她擦拭着汗水。

    因为现在已然是夜里十一点多了,阿奇也怕程小鱼着凉,所以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程小鱼披上。

    “今后,听阿奇哥的话,不要这么放纵自己喝酒,女孩子更要小心一点啊。”

    “遵命!”程小鱼的头虽然晕晕的,但还是想说话。

    “鬼丫头,只有经常念叨你才听话。”

    “阿奇哥,你好鸡婆啊。”

    “什么……居然说我是鸡婆。”阿奇心里最烦别人说这两个字了。

    “我只是说你好唠叨啊,跟我妈一样。”程小鱼又补充道。

    “好了,我不侍候你了,好心对你,居然说我是大妈。”阿奇颇有些受了委屈的样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了。我觉得你好贴心,是位贴心的好大哥。”

    “这还差不多。”

    阿奇总算是觉得心里平衡了,因为长时间以来,阿奇总是暗恋着程小鱼。他知道程小鱼不会喜欢自己这样的男孩子,偶尔当当她的大哥也是超级温暖与幸福的。

    舞会依然在继续着,大家的心情也HIGH到了极点,这真是一场名副其实的舞会,每个人的心情都随着音乐的意境在欢乐着。

    只有范清觉得此时顾不上音乐的节奏了,她的头越发痛了,比之前还要疼的厉害。以前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的酒,可能是酒精的缘故导致头疼的吧。

    “小妹,以后听大哥的话,只有跟我在一起,才敢放心喝酒。”于俊之说。

    “知道了,大哥。”范清忽然才意识到刚才不久认了一位大哥。

    范清想要在沙发休息一下,所以于俊之也把一件上衣披到了她的身上,这才让她稍微觉得好受了一点点。

    “总之,女孩子在深更半夜的时候,喝了酒是最为危险的了。参加舞会可以喝饮料之类的,就是少喝酒一类的。”于俊之显然又是说教了。

    范清也听的很认真,虽然她的头很炫很晕,但是她的态度也是很真诚的。

    从小到大的范清一向都是如此,对于家里人也是乖乖的,对于朋友以及对她有敌意的人也都是绵绵善善的样子,所以人们都觉得她真的好惹人疼爱。

    “大哥,我知道了,以后不喝这么多酒了。”范清也觉得这酒喝的多了真不好。

    “俊之,原来你在这里啊。”好像是一位于俊之的朋友说。

    “王鹏!我刚刚看你与夏总说话就没有过去打扰你。”丁俊之说道。

    “上次合作的事情怎么样了。”王鹏直入主题,生意人往往就是注重于此。

    “你知道的,我也得提前了解情况,才能往进投资的啊。”

    范清也听不懂他们之间说的什么投资之事,对于生意方面,范清绝对算是个外行。

    “我跟你说啊,现在上市公司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前景,千万不要错过为妙啊。”王鹏显然是一本生意通。

    “纵观生意场上,你的预见之言我还是信得过的。”于俊之谈起生意来,颇有范儿。

    这也让范清对他刮目相看,因为现在的男人们为了打拼事业,真的是个个精明到家了。

    “这位是?”王鹏看向范清问道。

    范清先是点点头,随后于俊之又介绍道:“这是我刚认的小妹,叫范清。”

    而面前的这位王鹏好像是那种不解风情的男人,一心只对金钱感兴趣,对于这种嫩嫩的小女生似乎并不感冒。

    “幸会,幸会。”王鹏只是客套的打了一声招呼。

    王鹏与于俊之因为商讨一些生意的话题,又互相喝起酒来,而一旁的范清也是觉得应该给人家倒倒酒之类的。

    “这个女孩子倒是挺会来事的。”王鹏夸赞道。

    “当然啦。她可是我的小妹啊。”于俊之也觉得颇为自豪的说。

    其实,范清也只是一个人怪无聊的。对于整个的生意场方面的事情,她真的插不上话,而且,这些人又在自己身旁,确实除了倒酒这个动作,不会干其他的了。

    “范小姐,我敬你一杯。”王鹏礼仪性的说道。

    范清也不得不喝了几杯酒。本身就因为酒的缘故有点头晕,这次脑袋又不轻松了。

    “好吧。王鹏,放过范妹妹吧。她毕竟还是不胜酒力的。”

    于俊之为范清求情了,虽然这是一个舞会上肯定会出现的应酬事宜,但是于俊之还是觉得范清这个小妹应该庇护一下才行。

    “你小子,够有福气的,还收了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小妹妹。我真是羡慕至极啊。”王鹏说。

    其实,王鹏只是这么说,如果是他本人才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样的葡萄太嫩了,对于她来说,浓妆艳沫的虚荣女人更符合他的胃口,着实也就是一个俗人罢了。

    妖娆这时候也从沙发上醒来了,看到了王鹏便说:“王总啊,你怎么不叫我呢,看我在沙发上睡得失态了。”

    “妖娆啊,我说怎么找不见你了,原来在睡美容觉啊,真是越睡越美啊。”

    妖娆反倒不好意思开了,说道:“王总,不要笑话人家了嘛。”

    对于王总这样的人,妖娆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的。自己的熟女风韵,早已把王鹏这样的人物挠的心里痒痒至极了呢。

    王总好像一见妖娆就浑身舒服到了骨子里去了,于是向于俊之随便找了个借口,与妖娆相伴到了角落里。

    “王总啊,讨厌啦。”妖娆好像在角落里都不安分的样子。

    “宝贝儿啊,上次那个合作的事情,我这里有你的好处费,要不要。”

    王鹏递给妖娆一张银联卡,那里面可是装了二十万元人民币。

    “下次找我。我帮你做公关。”

    “当然了。”王鹏喜笑颜开的样子,看他色眯眯的样子,着实让妖娆感觉到了男人的弱点。

    “王总,你看看我这个红宝石钻戒,我戴腻了,帮我换一款吧。”

    “下次,下次换个更大个儿的。今晚有没有空啊,陪陪我。”王总那猴急的样子立刻就让妖娆想到是怎么回事了。

    比起妖娆这样的女人,范清显然是嫩太多了,一是不谙世事,二是对于男人也真是白纸一张。

    嘟……于俊之的手机响了。

    “范小妹,我可能该走了,公司的事情催我呢。”于俊之与范清说明理由后便离开了。

    这让范清觉得自己一个人呆着更加索然了。刚才的几杯酒下肚,自己的头越来越晕起来了,感觉就快要晕得抬不起头来。

    “小鱼,我现在好需要你啊,你这个重食轻友的家伙。”范清心里暗骂道。

    范清脚步都十分不稳了,但她还是想坚定信心支阅兵式程小鱼。找到她之后先骂上一顿再说。

    不知道为什么,范清觉得自己的脚步好轻好轻,如同踩到了棉花一样,总是无法保持平衡的身姿,脑海里面也是空空的。

    “程小鱼,你把我一个人撇下,自己却逍遥快活,看我不揍你才怪。”范清有些自语自语了。

    但此时的她觉得心有力而力不足似的,脚底总是有些飘飘然,已经不属于自己可以控制的了。虽然是走得扭来扭去,步履不稳,但好身材的范清依然是风韵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