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美人是非多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3本章字数:3545字

    这一段时间,范清的男朋友去异地支教半个月。男朋友不在身边加上平时没有工作怪无聊的缘故,她总是喜欢去外边随便找个干的,这也好打发时间。

    “请问,这儿需要人吗?”范清到了一家服装店去应聘。

    那个老板一见进来的女孩子美丽逼人,便立刻答应录用了她。

    “你今年多大了。”那位男老板色眯眯地看着她。

    范清怯怯的说:“24岁。”

    “正值花样年华啊。妹子,你在这里放心干,说不定,我会免费把这儿的衣服送给你几套呢。”那位老板说话时居然有些娘娘腔。

    但是好色的男人是不分娘娘腔不娘娘腔的,只是那声调与一脸的大胡子实在不相称。那个老板叫方太正,打理着服装店并不曾结过婚。

    范清第一天上班,便觉得这个老板的眼神,不是盯着她漂亮的小脸看,就是盯着她的身体看。这着实让她觉得站也站得不自在,坐也坐得不自在。

    只有顾客一来,范清才算好受点了。

    “方大哥,不要啊。”范清像受了惊吓一般。

    原来是范清去里面的库房想要拿一些衣服的存货,这个方太正居然尾随了进来,并且把仓库的门关上了,之后便肆意对她上下其手。

    “小妹,慢慢就会习惯的。”这个方太正一嘴的酒气,他总是喜欢时不时喝点小酒。

    “我只是你的员工,请你自重。”

    “好处少不了你的,不要装清纯了。你们这些女孩子,我可是见得多了。”方太正依然是不懂得收敛。

    范清的眼泪蔌蔌的掉了下来,哭的小脸好可怜,好可怜……

    “我就喜欢女孩子梨花带雨的脸蛋了,我快要受不了……妹子……”方太正那一脸大胡子马上就蹭到了范清嫩乎乎的小脸上。

    “离我远点!不要……”范清极力想要推掉这个面前的七尺大汉。

    谁知,这位方太正根本就壮得如一头牛一般,哪里是范清这样的弱质女流可以推脱开的。

    虽然范清来上班的时候,是穿着一件正统的衬衫,不论是从脖子还是到胳膊都是捂得严严实实的。但与这个方太正这么一撕扯,早就让方太正把脖子以上的三四个纽扣给扯掉了。

    “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大爷的厉害!装什么纯呢你!”方太正显然又加大了力度,把范清横抱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范清惊慌地问道。

    “你说呢?”方太正阴笑一声。

    “我会报警让警察抓你的。”范清显然说得很苍白,很无力,根本就对这个魁梧大汉构不成任何一丝一毫的威胁。

    “小妮子,我就喜欢你这嘴硬不屈服的,一会儿你会乖乖听我的的,哈哈!”

    那男人放浪的笑着,这个仓库的墙壁很厚,门窗都是严实得很,几乎听不到外面的声音,而且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动静也很困难。

    “求你了,大哥,放过我吧。”范清几乎快要恳求到跪下来。

    但是,这个方太正完全不是吃素的,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

    这时,范清一看自己都已经被衣不蔽体了,便把双手环抱到胸前。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动作。

    其实,范清的身体连自己的男朋友都没有真正接触过。不能就这样便宜了这个方太正。

    “小妹儿,该是哥享受的时候了。”方太正淫笑道,随即便扑了上来。

    范清本能的一躲,这可把方太正摔了一个大趔趄,并因此惹怒了他。

    “臭娘儿们,大爷我今天逮住你,够你受的!哼。”方太正怒狠狠的说完,又扑了上来。

    范清与他就在仓库的房间里,这么周旋着,逃脱着……

    在仓库的脚落里,有一个像是电棒的东西,可能是这个方太正为了预防小偷而准备的。

    正是一个好时机,范清拿了电棒的工具,顺便按了开关。

    “你别过来。”范清说道,其实她也好心虚,如果这时那个魁梧男人夺了电棒就麻烦了。

    但是范清手里仅仅握着的稻草,就算费了吃奶的力气也要握牢了。

    方太正知道自己的电棒是充满电的,所以不敢靠近,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范清就是惹急了的兔子,毕竟是有工具在手。

    “好了。妹子,大哥跟你开玩笑呢,瞧你还当真了。”方太正马上转变了口气。

    这个方太正还真是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呢。范清并示意他马仓库门打开。

    范清拿着电棒后退着走出了仓库,陆陆续续有人从仓库通道里,进进出出了,她总算是进入安全地带了。但进出的那些人看着她眼里全是狐疑的神情。

    走到大街上,范清一个劲儿的狂奔,心想,以后再也不出来找工作了。

    “气死我。我一定要去找那个色老板替你讨回公道。”程小鱼听了范清的话实在是气愤不过。

    “算了。丢死人了。”范清赶紧阻止道。

    “好色鬼,早晚喝水给呛死他,走路的时候掉井盖下头。”程小鱼咒骂道。

    “最后,我不是也安全回来了嘛。”

    范清也不愿意继续因为这件事情纠缠下去了,这件事情让她感觉到只有程小鱼在她身边最安全。

    “以后,你工作的事情,我帮你安排好了。你就在家好好休息一下。”

    “嗯。”

    范清现在根本就不敢去想这个方太正,觉得这个人还叫方太正呢,分明就是方太邪吗。

    程小鱼瞒着范清,私下了找了几个壮汉,去找那个色老板方太正。

    “你就是方太正?”程小鱼进服装店门口就问道。

    “是啊,有事吗?”方太正那一脸猥琐的样子,让程小鱼一看就倒胃口。

    “弟兄们,上!”

    随后,那几个壮汉就把方太正狠揍了一顿,不一会儿,这个方太正就跪地求饶。

    “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来这里上班的女孩子?是我的朋友亲身经历了,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受到你的毒害,今天我替那些受委屈的女孩子教训你。”程一鱼显然一骨正气的说道。

    服装店门口围了好多好多的人,都是想要一探究竟。

    人群当中有人说:“早该教训他了,曾经他还让他这儿的一个女服务员怀了孕。”

    程小鱼听后,亲自上去啪啪啪又是几个耳光。

    那些围观的人都说,打得好!打得好!程小鱼也觉得此地不敢久留,一会儿执法的人该来了解是怎么回事了,便走开了。

    “范清,今天就留下来陪我好吧,我家宽敞的很,多少个范清都能住得下。”程小鱼央求范清留下来陪她。

    在程家,到处都是一些古董啊,或者是名贵的装饰品,这些都是范清家里所永远得不来的。

    “这幅画是蒙娜丽莎。”程小鱼指着墙上的那幅画说道。

    “不会的,真的不是已经被收藏了吗?”

    “当然是高仿了。就这也花了我老爸不少的钞票呢。”

    “哦。”范清可真是开了眼界了。

    “还有这个,是真正的青花瓷。”

    范清听着程小鱼的介绍,觉得自己以前的确是见识得很少很少。

    “我好羡慕你啊,小鱼。”范清还是忍不住羡慕小鱼的家世与生活。

    “我的就是你的啊。我爸只有我一个女儿,多你一个也可以啊。”程小鱼永远是没心没肺的样子,可爱极了。

    从程小鱼家的别墅阳台上看星星是最惬意的事情了。

    “流星耶!”

    果真有一颗流星飞过去了,程小鱼赶紧双手合拢,闭上美目,许起了心愿。

    范清心想,流星真是可以实现每个人的愿望吗。

    “小鱼,你许的是什么愿啊?”

    “当然是遇到我的白马王子了。想想我是千金小姐啊,要遇就是最好的王子,否则我可不要。”

    “嗯。是啊,你长得又漂亮,家世也好。白马王子肯定是挑你喽。”

    “范清,你也许一个吧。”

    范清却说:“可是,现在没有流星了啊。”

    突然,这个时候,又有一颗流星飞了过去。

    这时候,范清赶紧把双手合拢,也学起了程小鱼来许愿。

    “我希望与男朋友开开心心,幸福到老。”范清心想。

    “你许了什么啊?”

    “我不告诉你。”范清难为情的说道。

    程小鱼却不高兴了:“不公平了。严重的不公平,有没有把我当作好姐妹啊。”

    范清实在消受不了程小鱼撒起泼来的样子,便告诉她了。

    “哦,原来是这个愿望啊。你放心,你和你男朋友一定会地久天长的。这个很灵验的哦。”

    看着程小鱼那单纯又闪亮的眸子,范清也觉得这一切都好有趣味。

    她们两个从星星聊到月亮,再聊到爱情,直到夜色很晚了,还在一个床上同一个被窝里聊得甚欢,直到彼此都聊到困得慌,便沉沉睡着了。

    高辰风一向是个工作狂,对于工作上的事情都是严格执行,一丝不苟。

    “小何,你看看你递给我的是什么资料?”高辰风发现秘书小何递给他的资料不对便喝斥道。

    “对不起,总裁,我再找找。”秘书小何一阵惊慌失措的样子。

    因为高辰风发起脾气来,也是挺吓人的,这个是秘书小何知道的。而有时候一些资料只有细看才能分别出来,所以也有经常搞混的时候。

    嘟……

    高辰风的手机响了,一看是丽娜的电话便随手挂断了。

    “又挂我电话了。”丽娜在席梦思床上愤愤说道。

    其实,高辰风也告诉过她,上班期间不要打电话给他,这又是她自作主张,纯粹就是找骂受。

    丽娜知道高辰风又在忙于工作,于是就出去会朋友,好炫耀她多姿多彩,锦衣玉食般的生活。

    “哎哟,丽娜,我可真是羡慕你啊。有那么好的总裁男朋友。”丽娜的朋友可儿说道。

    丽娜便把前两天刚买的红宝石戒指给她们一般女人看。

    “这可值不少的钱啊。丽娜,你可真是有福气。”一旁看得直发愣的彩儿夸赞道。

    “什么时候嫁给他得了。不要拖着,夜长梦多啊,丽娜。”可儿提醒道。

    这可把丽娜的心事给说中了,高辰风连跟别人介绍自己为女朋友都不肯,更不用提结婚了,那是没有下文的事情了。

    但丽娜还是不肯在朋友们面前跌份儿,便谎说:“快了,只是忙完这一阵子就着手办了。”

    “那可真是恭喜恭喜啊,好命啊,丽娜,真是羡慕嫉妒恨啊!”几个女人一阵起哄,把丽娜可算是乐翻天了。

    “到时候,我来给你们当伴娘!”彩儿附和着说道。

    “我也要当,还有我呢。”可儿也假装附和。

    其实,这帮女人也知道丽娜是高辰风的什么角色,只是好歹不戳穿这层窗户纸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