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孤立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1本章字数:3741字

    “这,这不是真的吧?”有人看完后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花瓶,怎么可能写出这么完美的策划书!

    “一定是花钱找人帮忙写的吧?”

    “就是,每个几年经验怎么可能写得出来这么好的策划方案?”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什么理由都猜了个遍,就是没有人肯承认蒋文文。

    是啊,长得又漂亮头脑又好工作又完成得那么漂亮,受到了高层的一致肯定。这样的存在,根本就像是完美无缺的小说人物,让他们这些普通人怎么活?怎么接受得了?

    所以不承认,是因为忌妒,也因为不敢相信。

    蒋文文原本以为自己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便可以被大家认可,被大家接受,可是,却好像适得其反,没有一个人愿意承认这个策划案是她自己写的。

    蒋文文的心骤然沉到了谷底,她不想继续坐在这里听到这些那些难听的话语了!

    于是蒋文文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大跨步地离开了广告部的办公室。

    她一走,办公室里的人便都安静了下来。

    有人说:“我们是不是误会她了?也许这个广告策划真的是她写的呢?”

    李娜骂道:“想什么呢!这怎么可能是她写的?就算是她写的又怎么样?只能说是她运气好,而且她还不是靠着张总的关系进了我们公司,哪有新人一来就坐上策划的位置啊,她应该先下去打杂才是!长得漂亮就有特权吗?”

    听李娜这么一说大家便顿时收起了那份同情心,也是,长得漂亮的女人到哪里都有出路,怎么可能像他们这样必须辛辛苦苦踏踏实实的工作才能够得到肯定?

    一时间,心里的不平衡全部都涌了上来,大家更加的嫉妒蒋文文了。

    公司的楼顶上。

    风很大,将蒋文文的长发吹乱了,她难过地走到栏杆边,看着楼下纵横交错的街道和来往的行人车辆,心里的难过,涌了上来,她鼻尖一酸眼泪掉下来,打湿了她的面容。

    为什么?她到哪里都会被人欺负呢?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凭什么就因为她长得漂亮那些人就凭着自己的判断认为她是花瓶呢?

    而现在她明明做出了成绩证明自己有这个实力坐上策划的位置,那些人却始终不愿意相信也不肯承认。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呢?

    她越想越觉得委屈,眼泪如滂沱的大雨般一滴滴地砸下来,蒋文文只有在这里才敢放肆的宣泄她的情绪。

    这些天压抑的委屈,终于促使她放声大哭起来,她哭了很久,嗓子都哭哑了,眼睛也哭肿了,这才,慢慢地收拾了心情准备回去工作。

    她刚一走出大门便和一个人撞了满怀,那人的胸膛很厚实也很温暖,身上是淡淡的古龙香水的味道,很好闻,让人很安心的感觉。

    “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我找了你很久都没见着你的人,几乎都要把整个公司给翻遍了!”孙子阳很焦急地问。

    蒋文文低着头,小声地说:“对不起,我只是想来楼顶透透气,让你担心了很抱歉。”

    孙子阳方才心急如焚,如今见她完好无事的站在自己面前变松了一口气,声音也放柔了许多:“你下次要来透气的话,一定要跟我说一声,给你打电话也不接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

    “嗯,我知道了。”蒋文文一直低着头,害怕孙子阳察觉到自己哭过,可是她浓重的鼻音却还是出卖了她。

    孙子阳示意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但蒋文文却始终低着头,不愿意正面看他。

    “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哭了?”孙子阳的眉头紧紧皱着,声音又低沉了几分。

    “我没有,你想多了,我只是有点感冒而已。”

    蒋文文怕这样和他纠缠下去会被他发现自己哭过,便侧身想要走:“我想去一下洗手间,我没什么事了,你也快回去工作吧。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让你担心了。”说着她便侧身和他擦身而过。

    孙子阳伸手想要抓住她,但是却又觉得这样不合适,于是收回了手。

    他的鼻息间似乎还隐约闻到了属于她身上的香味,方才虽然只是短暂的和她拥抱了一瞬间,但那种温暖柔软的感觉却仿佛刻在了他的身体里一样。

    他是不是对她……

    孙子阳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

    蒋文文下楼后去了洗手间,镜子里的女人双眼红肿,看上去狼狈不堪。还好刚才没有抬头让孙子阳看见自己这幅样子。

    蒋文文苦笑了一下,不管她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被大家所喜欢,她要怎么做才能够让大家接受她呢,谁能够告诉她?

    蒋文文在镜子前站了很久,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在大学的时候也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出入在图书馆教室和寝室之间,没想到,如今因为她不会社交的性格,而演变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

    收拾好了情绪,补了个妆,蒋文文挺着胸脯走回广告部。她不能就这样被击败了。

    回了广告部,她若无其事地回到座位上继续她的工作,办公室里的人也各忙各的,当她是空气。人哭过后心会变硬,蒋文文也是如此,她将这份难过压在心底。

    但,她再坚强也只是个内心柔软的女人,她需要有人去倾诉。所以下班之后,她便特意去秘书部等露西。

    露西换了衣服出来,见蒋文文在门口守着,便疑惑地问:“文文?你怎么在这儿?是来找我的吗?”

    “嗯......”蒋文文的声音有些低落,神情暗淡而落寞。像是被遗落在路边的猫咪,脆弱无助。

    “你怎么了?”露西觉得她不太对劲儿,便拉过她走到角落里小声地问,“是工作干得不开心吗?还是,有人欺负你?”

    露西还真是一说便准,蒋文文顿时鼻酸,喃喃地说:“能陪我去咖啡厅坐会儿吗?”

    露西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放柔声音说:“好,我陪你。”蒋文文毕竟是她和总裁三番五次邀请进来的人,如果她受了什么委屈,她会觉得自己对不起她的。

    两人来到咖啡厅,蒋文文挑了最角落的位置,桌上的星形灯发出柔和的光芒,给人温暖的感觉。

    蒋文文点了一份意面和西瓜汁,便窝在沙发里开始和露西将这些天遇到的事。

    “从我来到广告部的第一天起,他们就都当我是空气,没有人主动和我说话,然后都在背后骂我是狐狸精。说我是靠着张总的关系进来的。”蒋文文低着眼,向她诉说着事情的原委。

    “后来上面有任务,让我们写策划,五个人共同完成的策划因为没有人愿意和我同组,所以我一个人写完了。

    结局你也知道,高层觉得我写得合意,便表扬了我。我原本以为只要证明我不是靠着外貌进的公司,她们就会对我解开误会,可是事情却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她们不仅没有接受我,还说我的策划是找人做的。

    露西,你说,我该怎么做?”

    露西听完后非常气愤,一改往日温柔的形象,恶狠狠地说:“这群人真是吃饱了没事干!我要把这件事给总裁说,把这帮无聊的人给辞掉算了!”

    “不要!”蒋文文赶紧制止她,“我不想让张总知道,毕竟他那么期待我能来公司上班,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他愿意的。你不要告诉他,求求你。”

    “可是,他们这么做连我这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文文你是怎么忍下来的?”露西气得脸都胀红了,“这件事还是告诉张总吧,让他好好教训教训那帮没有脑子成天闲着没事干的人!”

    “别啊,我是信任你才告诉你的。”蒋文文急了,“如果你真告诉张总了,我就只能辞职了。”

    “可是......”露西还想说什么,蒋文文却已经不打算听了。

    “哎,好吧。”露西无奈地叹口气,“那,要不要我帮你教训教训她们?别看我这幅柔柔弱弱的样子,吵架我可是很在行的哦!”露西一边说一边比出肌肉猛男的姿势,逗得蒋文文扑哧一笑。

    “你终于笑了。”露西满意地点点头,“我的好朋友文文遇到这种事的时候一定会有她的解决办法的。”

    “嗯!谢谢你,露西。”

    露西说得对,她应该去想办法解决而不是躲在这里当缩头乌龟。可是,要怎么和大家搞好关系呢?

    她绞尽脑汁地想了很久,不如,请大家吃顿饭?作为新人的确应该请前辈们吃顿饭,兴许这样大家就能接受自己了。

    这么想着她便下定决心要好好去改善和同事之间的关系,

    第二天早上,蒋文文上班的时候忽然站了起来,办公室里的人都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不知道她要做什么。顿时一种异样的氛围蔓延开来。

    蒋文文知道这很难,但她还是努力地去迈出那一步,她扬起一抹微笑,邀请道:“各位前辈,作为新人第一天来公司的时候我就应该请大家吃饭的,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吃饭,可以赏个脸来吗?”

    办公室里鸦雀无声,大家谁都没有回应她。蒋文文很尴尬地站在那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一道声音闯了进来打破这死寂:“那我就不客气了。”

    董青咳嗽一声说。

    其实在知道蒋文文是凭着本事来公司的时候她就已经不讨厌她了,也对自己之前对她所做的那一切感到非常的后悔,是她误会了蒋文文,误会了一个什么都没有做错的人。

    现在这个时候如果她再不出面缓解一下这僵化的气氛的话,也许蒋文文就会一直被大家孤立下去,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于是她第一个站出来接受了她。

    蒋文文向她投去了感激的目光,这让她非常的惭愧。蒋文文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工作努力,即使被大家孤立,她也努力地想要改善和大家的关系。

    相比之下,她凭着主观印象认为她是花瓶,就和大家一起孤立她,这让她感到很自责。

    董青接受了蒋文文之后,大家也陆陆续续地接受了她的邀请,毕竟之前,觉得她是花瓶都误会了她,所以大家的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

    不过,还是有一些人被忌妒蒙蔽了双眼,就比如说李娜。同样,同样都是二十多岁的女人,凭什么?蒋文文就可以才貌双全,而自己,因为长得不漂亮,成绩也并不突出,在公司里受前辈们的白眼和欺负。

    她在新任期的时候吃过很多苦打拼了很久这才慢慢有了一席之地。凭什么蒋文文就有这么好的运气而自己却没有?

    她恨上天的不公平,所以她是永远都不愿意打心眼里承认蒋文文的!但是,所有的人都已经接受了邀请,就只剩她一个了,如果这个时候她做出什么和大家不同的事情来,也许她就会变成被孤立的对象。

    因为害怕变成被孤立的对象,所以李娜无奈之下也接受了邀请。只是,她的心里却更加地恨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