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请客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21本章字数:3563字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愿意赏脸,我蒋文文谢谢大家。那么,下班之后我们就一起去离公司不远的海鲜自助餐厅吧。”蒋文文激动极了,也高兴极了。她真的没想到大家竟然全部都答应去吃饭,真是没有料到的事。

    果然人和人之间需要沟通和让步,她一定要借着今晚聚餐的机会,解除大家对她的误会,让大家喜欢上她,尽快的融入进广告部这个大集体中去。

    误会过她的人也不好意思地客气回应:“恭喜你的策划方案获得了优胜,蒋小姐不仅长得漂亮,没想到对待工作也很踏实认真呢。”

    虽然气氛还是很尴尬,不过至少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僵了,和她说话的人虽然很少,但至少已经开始慢慢接受她了。

    “那就说好了,大家下班后一起去哦。”蒋文文笑着,笑容明媚。董青见状,心里也好受一些。

    下班后,蒋文文收拾好包,和大家一起去海鲜餐厅。大家神色各异地跟着她走出公司大门。虽然答应了吃饭的邀请,但并不代表从心底里全然接受了她。

    之前她和总裁的亲密行为大家有目共睹,如果没有总裁的话,就算她蒋文文有才华有真本事,也不可能会有人发现得了,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便不可能这么快坐上策划的位置。

    她现在的职位,可是比在场的很多人都高上许多呢。

    嫉妒归嫉妒,但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好的。之前因为仗着她没有本事是个花瓶,即使她们孤立她也是理所当然,但现在她做出了成绩,便没有理由再说她不好了。

    大家各自心怀鬼胎地朝餐厅走去,表面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至于内里嘛,就是大染缸了,什么想法都有。

    进了餐厅,大家围坐在长长的桌子边,董青开口和大家聊天缓和了一下尴尬的气氛,渐渐的,大家也就都放开了,开始聊起天来。

    大家见蒋文文也不是想象中那么高傲讨厌,便大胆而直白地八卦道:“蒋小姐,你和张总是什么关系啊?”

    “诶?”蒋文文被问得够呛,不过大家之所以和她关系不好大概就是因为张总的原因吧,既然问了,她就要好好借此机会向大家解释清楚。

    “是这样的,我和张总之前因为一笔业务有过接触,然后也算是认识了吧。后来他看了我做的广告策划就邀请我来他的公司上班。就是这样简单的关系。”

    大家有些不信,蒋文文又补充一句:“要说美貌,大家个个都年轻漂亮,我哪儿能因为这个原因就进广告部了呢,你们说是吧?”

    她这句话说得很漂亮,既说了好话,让大家开心,又解释清楚了自己并不是靠美貌进的公司。

    大家顿时和她少了几分隔阂。

    “来,大家喝酒。祝愿我们广告部越来越好。”蒋文文率先举起酒杯,笑眯眯地说。

    “来,干杯!”

    十几个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大家一杯又一杯地喝着,聊着天,气氛很好很愉悦。

    蒋文文终于能够松一口气了,看样子,大家应该是不会在孤立她了吧?果然很多事需要自己去解决而不是回避。

    正觉得轻松的时候,突然有人小声尖叫了一下:“哎呀,李娜喝醉了,还吐了我一身,真是的!”

    蒋文文侧过脸去一看,李娜的脸通红通红的,因为喝了太多酒,所以醉了。

    “我扶她去洗手间吧。”蒋文文主动上前说,她想借此机会和李娜搞好关系。

    “那就麻烦你了。”谁都不想去扶一个吐得到处都是的女人,便将这麻烦活交给了蒋文文。

    蒋文文正要去扶,却被李娜打开了手,李娜尖叫着用厌恶的眼神看着她说:“别碰我,你这个肮脏的狐狸精给我滚!”蒋文文非常的委屈,为什么,她都已经解释清楚了,李娜还是要这样说她呢?

    “你就别装清纯了,你这个贱人!狐狸精!”李娜借着酒劲儿骂得更起劲了,她一声高过一声,整间餐厅的人全都被她吸引了过去,大家都侧目朝这边看来,想知道谁是狐狸精。

    “李娜,你喝醉了。”蒋文文无奈地说。

    “我没醉!”李娜大声吼道,“你以为你装无辜装清纯大家就会接受你了吗?我呸!贱人就是贱人,勾引男人还不承认。你在天台门口和张总抱在一起你以为我没看见吗?还说什么是凭自己的实力进的公司,我看你那个策划案说不定也是张总帮忙写的吧!”

    轰——

    周围一片哗然,而蒋文文却仿佛没有了思考的能力一般,一时间愣在原地。

    在天台的时候,她似乎的确是不小心和孙子阳拥抱在了一起,可也只是一瞬间而已,还是不小心的,为什么会被李娜说得如此肮脏不堪?

    “我没有,我只是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张总罢了。根本不是你想得那样肮脏不堪!”蒋文文急了,大声的反驳着。

    李娜冷笑,嘴里满是酒气:“你这个绿茶婊,不是你主动投怀送抱吗?有谁没事的时候会跑到天台上去啊,还那么巧的碰见了张总,说出来谁信?你还真是撒谎眼睛都不眨一下啊。”

    李娜还想继续骂,但因为喝了太多,脑袋沉重得跟灌了铅似的,她翻了个白眼便睡了过去。

    但,却将烂摊子留给了无辜的蒋文文。她站在人群中不知所措,周围的人都对着她指指点点,而原本一帮说说笑笑的同事也再一次的用厌恶的眼神看着她。

    “哎呀,那个女人长那么漂亮,没想到事个狐狸精啊。”

    “是啊,现在这种绿茶婊可多了,长得清清纯纯的,心思可不单纯啊。”

    “现在的年轻人啊,都想着靠美色来获利了。”

    各种不堪入耳的一轮声飘进耳朵里,蒋文文眨了眨眼睛,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因为她知道,一旦哭了,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大家一定都会觉得那是真的了。

    “李娜她喝醉了,大家继续吃东西吧。”蒋文文想将气氛缓和,却发现无论她怎么努力也不可能了。因为大家只愿意相信自己要相信的东西。

    “我家里还有点儿事,我先走了。”有人开口了,也不等蒋文文回答,拿了包便离开。

    “我头有点晕,还是先回去了。”

    “我妈给我打电话让我赶快回去,我走了。”

    “我有点想吐,去外面透透气。”

    大家以各种接口离开,最后只剩下了董青和醉酒后睡在那里的李娜,一切都变得如此的狼狈。

    董青拍了拍她的肩膀,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边走了。

    蒋文文眼神呆滞地拿了包也往外走,大家都散了,她留下来又有什么意思呢?原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和大家冰释前嫌,从此以后便可以愉快的一起工作了。

    可就是因为李娜的一句话,让一切又重新回到了原点。

    她明明就和孙子阳没有那种污秽不堪的关系,她只是想要在公司里好好的工作,为什么如此简单的愿望都无法实现呢?

    之前在房地产公司呆得不愉快,没想到换了这里,也依然如此。果真是她太失败太讨厌了吗?到哪里都会惹人嫌弃。

    走在空旷的大街上,街心灯的光打在她的脸上,刺得她眼睛一疼,这路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带着笑容说说笑笑地从她身边擦身而过,和此刻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是那么的可怜,那么的狼狈不堪,全世界的人都仿佛用看笑话的眼神看着她。都说她是狐狸精说她讨厌,让她滚。蒋文文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从眼角滑落下来——

    啪嗒……

    一滴又一滴。

    路过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够了!已经够了!这一切她忍受了太久,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下去了,她不想继续呆在这所公司了,不想每天都像空气一样地活着,这样下去她一定会疯掉的。

    擦了擦眼泪,她掏出手机给孙子阳打了电话。

    “喂,蒋小姐。”孙子阳接起电话,他还在总裁室里加班,没想到意外接到了她的电话。

    蒋文文吸了吸鼻涕,一字一句地说:“张总,承蒙厚爱,但是我......”我想要辞职……

    话都到了嘴边了,可是蒋文文却忽然说不出口了。她也不知道为何,在听到孙子阳的声音后竟然会说不出那些话来。

    他是那么的期待她能在他的公司里发挥作用,可如果自己因为和同事处不好关系而离开公司的话,他一定会对自己很失望吧。想到这里,蒋文文哽住了。

    孙子阳等了半天也没听见她说话,只是方才似乎隐约听到了她啜泣的声音,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蒋文文摇摇头,虽然明知道对方看不到却也还是拼命地摇头,她想要将一切烦恼都摇走。

    “对不起……我好像打扰到你了。”她吸了吸鼻子,抱歉的说,“我只是,只是想要打电话来感谢你的。感谢你对我的厚爱,和让我来公司上班,给了我很好的锻炼机会。”

    “哦,这不算什么,你这样出色的人才已经不多了,应该是我要谢谢你才对,谢谢你愿意来我们公司工作。你的策划写得非常好,大家都在夸赞你呢。”孙子阳声音温柔地说着,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哪有张总说得那么好,我还需要继续努力。”不知为何,听见孙子阳表扬自己,蒋文文的心情便好了许多,她悄悄地擦干眼泪,手紧紧地握着手机,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源源不断的温暖从对方那边传过来。

    没关系,只要还有一个人相信她,关注她,她就不应该倒下。和同事处理不好关系又算什么呢?喜欢她的人自然会一如既往地喜欢她,不喜欢她的人就算再怎么讨好也不可能喜欢她的。

    但就算这样安慰着自己,但蒋文文还是觉得好难过。

    “你已经很出色了,要相信自己啊。”孙子阳笑着鼓励她。

    蒋文文心里一暖。

    “对了,听说你今天请同事们吃饭,怎么这么早就结束了呢?”孙子阳忽然想起什么地问。

    这一问蒋文文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方才李娜骂她的那些难听的话又再次地在耳边回荡起来——

    “你这个狐狸精!勾引张总!狐狸精!”

    她的脸立刻变得无比苍白,像是突然被谁泼了白色的粉末,整张脸毫无血色。她的身体轻轻颤抖起来,那些感受到的温暖也渐渐退散。

    她仓皇地对孙子阳说了再见,而那一头的孙子阳微笑着挂了电话,丝毫没有感觉到她的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