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兽王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0:18本章字数:3389字

    苦头冥思了良久后,范吉终于从之前系统给到的讲解里头想起了这头灵兽。目光再望向这头巨兽的时候,其脑袋上的‘王’字以及手掌上的利爪,刚好全部都体现了虎这个形象。

    想明白了这头巨兽的来历后,范吉的心脏不可抑制地飞速跳动。没想到居然见到了八阶灵兽虎蛙,这是个什么概念?八阶灵兽可是个非同一般的恐怖存在,甭说武将层次实力即便武帅层次都是扯淡。

    天水大陆的灵兽也是有着等级划分的,从最低等的一阶、二阶、三阶……十阶,灵阶、圣阶、超圣阶总共十三个等级。每往上一个等级实力便越强大,而凡是到了八阶的灵兽则是拥有一定的智慧。

    如果越过了十阶晋级到了灵阶后,更是可以幻化成人形。至于到了圣阶、超圣阶这种存在,那就更不用说了。已经到达了震天动地的存在,抖一抖身体便能引起整个大陆的混乱。

    现在这头虎蛙是属于八阶灵兽,不但实力强悍而且还拥有了智慧。第一次见到八阶灵兽,范吉除了害怕外更多的是好奇。这种高级灵兽并不是说想见就可以见到的,没有一定机遇连个屁都看不着。

    大气都不敢多喘,范吉借助树叶的遮挡小心翼翼地继续往前看去。丝毫移动都不敢,范吉知道到了八阶灵兽这样的存在,即便只有一点点声音都会察觉得到周围的不对劲。

    八阶灵兽连武帅层次的斗者都不敢轻易招惹,更甭提现在只是处于武王层次的范吉了。不过现在还好地便是,范吉现在所处的位置离那头虎蛙有着五百米的距离。如果注意小心点,被发现的可能性应该不大。

    在虎蛙的威压之下,左右两边阵营的灵兽全部都是惊恐地匍匐在地面上。在八阶灵兽的威压之下,四阶灵兽根本就是个渣渣而已。更加重要地是,虎蛙的庞大体积原本就有种压迫感。

    虎蛙脑袋上的那两个黑色眼睛俯视地望向下面的犄角牛、麒麟蛇,硕大的鼻孔喷出两道白气。似乎在愤怒又似乎在不屑,前面的那只巨大的前掌轻轻地抬了起来。

    睁大着双眼望向虎蛙的手掌,上面的利爪如同银刀那般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更让范吉感到吃惊地是,上面居然还有一层细细的绒毛。就在范吉注意力凝聚的这一瞬间,那个手掌忽然动了。

    只感觉眼前一晃,那个手掌便不见了踪影。紧接着便是一道落地的轰隆声,地面的灰尘顿时骤起。望向地面那处尘土飞扬的地方,正是犄角牛那边匍匐的地方。

    一阵微风吹过,范吉见到了那边的场景。一个硕大的四肢掌印清晰地呈现眼前,看那深度足足有半米高。往其上面观看,范吉赫然发现了上面的一滩血液和八个犄角散落周边。

    八个犄角也便是四头犄角牛,虎蛙的一个巴掌便直接拍死了四头犄角牛。而且仅仅是一巴掌并没有带有任何的能量波动,这令得远处观看着的范吉眼皮直接加速地跳动。

    太强大了,真地是太强大了!

    犄角牛是四阶灵兽,威力范吉从刚才的大战当中便知道了。脑袋上面的那两个犄角可是坚硬地如同花岗岩的存在,若不然范吉也不会需要用到拳套上的银锥的冲击钻功能了。

    但就是这么坚硬的犄角居然被虎蛙一巴掌便拍得脱离了身体,并且还是破碎地洒在了地面。八阶灵兽的威力,真地是太恐怖了!范吉完全可以想象如果自己被那个巴掌拍中会是个什么结果,怕是连条毛都变成粉末了。

    就在范吉在震惊虎蛙的强大时,场上的虎蛙又开始有了动作。蹲着的后腿猛地抬了起来,直接便往右边的麒麟蛇那边的阵营踹了过去。速度之快又让范吉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又是一道轰隆声响起。

    这次并没有灰尘扬起,而范吉也见到了整个过程。同样是四根脚趾的脚掌,踹起来的时候直接便与当面八条麒麟蛇相撞。八条麒麟蛇如同遭到弹簧的弹力似的,三米长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

    ‘啪、啪、啪’的树木折断声不断响起,麒麟蛇倒飞出去的身体直接撞断了三根足足三人环抱的参天大树后才停止了下来。此时的八条麒麟蛇,在倒飞的过程中已经断裂成了几截并且爆射出了一片血雨。

    震撼的场面再次将范吉的小心脏震撼地痛痛的,一条腿便直接将八条水桶粗大的麒麟蛇给弄成了一片血雨。这种威力真地太令人惊骇了,那是股怎样的力量呀?

    紧紧地捂住嘴巴,范吉半点气息都不敢多喘。八阶灵兽真地是太恐怖太强大了,单凭肉体能量就如此强大。根本不敢想象如果加上了能量后,会强悍到什么程度。

    即便虎蛙如此杀戮,两边的犄角牛、麒麟蛇却没有任何反抗。但从它们身上的颤抖便可以看得出来,它们的惊恐和畏惧。在如此强大的存在面前,任谁都起不了半点反抗之心。

    两道白气从虎蛙的鼻孔里头喷了出来,几道低语似的咆哮声响了起来。似乎在警告又似乎在命令,范吉见到的便只有下面两边的灵兽不断地俯首。紧接着便是犄角牛的回应似的咆哮声,和麒麟蛇嘴里喷吐的猩红信子。

    纷纷往两边散了开来,两边的灵兽分别回到了自己的地盘。对于地面那个掌印里头的血液、折断了三根参天大树变成了一滩烂肉的尸体,所有灵兽仿佛没有见到似的纷纷逃离了现场。

    见到这番范吉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这头虎蛙很明显地便是这座山峰的老大。至于出来不过是警告下自己的小弟而已,死掉的那四头犄角牛、八条麒麟蛇不过是个渣渣罢了。

    处理完这些事情后,虎蛙的身体缓缓地从地面往下蹲。弯曲的双腿猛地一蹬,整个庞大的身体往半空飞了起来。然而在飞起来的前三秒钟,那两只沙煲大的眼睛却是往范吉的位置瞧了瞧。

    待虎蛙整个身体都飞走了之后,范吉整个人虚脱地靠在身后的树干上。刚才虎蛙投过来的眼神,范吉清晰地感受到了体内鲜血的凝固。全身的汗毛都是竖了起来,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被汗水浸透。

    虽然只是短短的三秒,却令得范吉感觉时间仿佛凝固了。四周围的声音全部消失不见,听到的唯有心脏急速的跳动声。后怕地靠在树干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范吉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低下吧,要不然对方怎么会放过了自己。武王的实力在八阶灵兽面前,连出手的待遇都没有。这种实力上的挫败,直接便将一直以来认为实力还不错的范吉大受挫折。

    脑海里不断地回想刚才虎蛙最后的那一眼,里面似乎充满了不屑又似乎充满了好笑。重重情绪不断地纷扰着范吉的思想,自己的实力弱真地是太弱了。居然连对方的一个眼神都顶不住,而且还如此地挫败。

    自嘲地冷笑一番后,范吉很快便恢复了过来。实力是可以不断地进步提高的,虽然现在只是武王层次的实力,但以后的实力势必得到提高。武将、武帅、武仙、武尊、武帝,这些都是追寻的目标。

    双拳紧紧地握住,范吉的双眼已经充满了坚定。望着虎蛙离开的方向,他心里默默地说道,“终有一天,你今天给到的耻辱必定奉还。”

    夜晚的星空尤其美丽,斑点星光不断地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山峰上的树木在夜风中不断地摇曳,月光照射之下显得微微发光。风呼啸而过,在黑夜之中扫荡四周引起阵阵嗡鸣。

    仔细聆听之下,可以听到栖栖的蠕动声。两道亮光在黑夜中忽然亮起,嘶嘶声响起冒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撕拉’声突然响起,一道长长的黑影掠过直接惊走了一片鸟儿。

    惊险地躲过了从旁边爬过的麒麟蛇,范吉小心翼翼地往四周观察了起来。发现没有什么动静后才继续动身往前方走去,待见到有丝毫声响的时候他都会寻到最近安全的地方躲避起来。

    下午的时候因为被虎蛙吓出了一身冷汗,范吉足足休息了一个小时才得以恢复。不过也因为这个耽搁直接造就了夜色的来临,原本想趁着夜晚走过这片山峰的,但殊不知却走到了麒麟蛇的地盘。

    肩膀上面挂着三个包袱,腰间还托着一个小布袋。这样的形态在山峰中行走,范吉觉得真地是非常地悲催。但即便如此悲催,范吉觉得还是三个包袱都要好好地保管才行。

    一个包袱里头装着麒麟蛇的蛇胆,一个包袱装着犄角牛的犄角,最后一个包袱则是装着衣服。蛇胆的重要性就甭提了,吃下了对身体肯定大有益处。犄角的坚硬程度就注定了要拿来打造武器,这个必不可少不能丢。至于衣服就更加不用说了,去到云岚学府还不知什么情况当然要随身带着才行。

    既然都是不能丢的,那么范吉干脆全部好好地保管着。不过来到麒麟蛇的地盘,范吉真心觉得累。不管走到哪里都要随时随刻地做好防备工作,要不然怕不止什么地方冒出个蛇头出来。

    至于爬到树就甭提了,蛇最厉害的就是爬树了。自从爬上了一颗参天大树亲眼见到了两条麒麟蛇瘫在上面的时候,范吉便决定还是走在地面比较安全了。但这样子下去不是个办法,所以范吉决定尝试是否能回到犄角牛的地盘。

    再次避开了一堆麒麟蛇的汇聚场地后,范吉来到了一个巨石旁边。背靠着身后的巨石,范吉真心觉得自己的蛋很痛。按照这样子下去何时才是个尽头,而且现在还是夜晚时分四周围的路都很黑的。

    虽然说范吉经过斗气能量滋润过的双眸可以夜视周围的情况,但这并不是万能的。四周围的黑暗再加上大树横竖七八的,根本就难以观察到位。如果不是范吉的感知力灵敏,怕是会死翘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