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梦

    更新时间:2018-09-12 15:20:12本章字数:3206字

    乔喜感觉自己的双腿,像是被灌了铅一样的,非常的沉重,额头上的汗珠像雨点一样的落下,疼,非常的疼,看着那个床的铃离自己还有几步路的距离,突然,像是真的支撑不住了,人,陡然的倒下了,感觉自己的身体是越来越凉了,全身的血液也在慢慢地流逝,而身体的温度也好像随着血液一样在慢慢的流逝。

    乔喜双眼放空的看着远方,自己这是要死了吗?真的要死了吗?好冷,自己真的好冷。

    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他还是会给你开一扇窗的。

    乔喜倒在地上,如被海水的浪推到了沙滩上的小鱼儿一般,大口的呼吸着空气,想要活着,想要看看自己一直暗恋的那个人,不想就这样的无声无息的死去,那个时候,还会有谁在意乔喜呢?到了那个时候,还有谁记得乔喜呢?

    乔喜想要张开了嘴大声的呼救,可是,张张嘴,可是却没有声音出来,没有那个力气了,真的没有,痛,全身的疼痛快要把乔喜逼疯了,生,真的对自己来说是这么的困难吗?

    突然,好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一个东西猛然的坠落,猛然的睁开了眼睛,感觉有点刺眼,眼前的灯光依然的亮着,乔喜胸口还在剧烈的起伏不停,大口的张开了嘴想要呼吸,贪婪的呼吸着空气,看着眼前的一切,贪婪而又眷恋的看着,看得舍不得移开自己的眼睛。

    乔喜苦笑,原来刚才发生的不过是自己做的梦,现在梦醒了,而她也就活了过来,刚才真的感觉到自己好像是真的要死了呢?温度一点点的离开自己的身体,流动的血液也随着温度的消失而变得冷了,有那么一刻,乔喜觉得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在那么的一刻都凝固了。

    乔喜无力的抬起自己的手,感觉自己真的是再是为人一般,刚才是在死神手里夺回了自己的生命,真的不想在感受那样无力而又惶恐的事情了,好像全世界都把自己遗忘了一般,她的世界没有谁来过,有的就只有她一人而已。

    突然,乔喜房门突然被打开了,看见自己的弟弟首先的冲了进来,他脚步匆忙的来到自己的身边。

    乔迁急忙的走到乔喜的身边,他立刻就说:“姐姐,你没事吧。”他的房间是在她的隔壁,就中间有一道墙阻隔着,当他听到了那声响动时,天知道他是多么的害怕,他是多么的希望自己可以直接穿过拿到阻隔他们距离的墙。

    乔喜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话,又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起了,乔喜苦笑的看着他们,这次居然把全家的都吵醒了呢?

    乔妈看着自己床上女儿,她眼神里的焦急不能掩饰,焦急的说:“小喜,你没有事吧,现在怎么样了,孩子他爸,快来啊,看小喜要不要去医院。”

    乔喜看着她的母亲,心里有过一丝的黯然,要不是她,他们家也许会更加的好吧。

    乔爸在听到了乔妈的声音,他慢悠悠的说:“来了,来了,鬼吼鬼叫做什么啊,邻居都被你吵醒了。”

    乔喜看着自己的母亲说:“妈,我没有事,就是刚才做了恶梦,所以才惊醒了,您去睡吧。”

    这时,乔爸才出现在了乔喜的面前,乔喜看着那个靠在门框上的人,她微笑的说:“爸,我没事了,您就和妈去休息吧。”

    乔喜的话一说完,那个靠在门上的人没有说话,就只打了一哈切,然后他就转身离开了,没有多余的话,没有多余的动作。

    乔喜看着她父亲转身的背影,眼睛的光芒暗淡了,看到了他父亲手中点点的火,那个火在黑暗中依然的明亮,一闪一闪的,像夜空中那明亮的星子一般,她苦笑,她看着父亲手中的明灭可见的烟头,她无奈的苦笑。

    乔喜又看向自己身边的母亲说:“妈,您就和乔迁去睡觉吧,我真的没事,只是做噩梦而已的。”乔喜对那个焦急的人说,也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没错,也露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

    乔妈在听到后,她看了乔喜一眼,于是站了起来,也随意的打了一个哈切,并用手捂住了嘴巴,她说:“既然没事就早点睡觉吧,不要东想西想的,你爸明天还要上班呢,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瞎搞,迁迁,去睡觉吧,明天你还要去上学,你姐姐没事的。”说话的时候,她就把手审了出来,去拉那个一直不肯离开的人,她用了很大的力气。

    乔迁看着床上依然脸色苍白的人,乔喜额头上还有汗水,她真的没有事吗?犹豫他一直没有想走,可是却突然的被人一拉,他整个身体突然的向前的扑去,自己脚下的鞋子也落了。

    乔妈在看见后,她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你说你,这么大了,居然穿和鞋子都不会,还把鞋子穿反了,乔迁,你可真聪明啊。”她说话的语气很是愤怒,想把那个人给活活的吃了一样。

    乔迁在听了母亲的话,他呐呐的说:“我我……只是太……”

    乔妈突然的看着他,疑惑的说:“是不是学习太累了,也是,这个时候也是长身体的时候,明天我就去街上买一个猪脑回来给你补补,这样也就好一点的,快点,回房间睡觉去,不要打扰到姐姐了。”

    说完,乔妈就直接的走了,但是乔喜却还是可以听见乔妈口中喋喋不休的话,她说的是明天要买的菜。

    乔迁回头看躺在床上的姐姐,他小心翼翼的说:“姐姐,要不要我在这里陪着你,等你睡着了在离开。”他知道,自己的姐姐有心脏病,而且还很容易发作,看着乔喜如此苍白的脸色,他不能肯定,是不是因为刚才病发了,所以才这样的。

    乔喜笑着摇摇头,垂眼看了一眼他穿反的鞋子,她说:“学习就真的这么的累吗?但是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知道吗?”

    乔喜看着和自己一样款式的鞋子,这个鞋子连图案都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她的是天蓝色的,而乔迁的是棕色的。

    乔迁突然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姐姐一般是很少的关心自己学习上的事情的,她也不会问,他连忙的说:“是啊,真的很累呢?每天都有写不完的卷纸,每天都有看不完的书,还有天天的考试,都快把人逼疯了。”其实,这一切不过是他这么说而已,因为他成绩还可以,虽然每天都有写不完的作业,可是他却依然的如鱼得水,而这些话,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

    乔迁充满了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姐姐,他想听到一些什么话,就姐姐的几句关心也可以的。

    乔喜笑着说:“想当初我们也是这样的,所以啊,你只要慢慢的适应就可以了,快去睡觉了,不过在学习的时候也要注意身体知道吗?”说话的时候,带着大姐姐般的温柔,也带着过来人的安慰与庆幸。

    乔迁在听到了自己姐姐的话,他双眼放光的看着乔喜,眼睛里满是兴奋,如夏夜划过夜空中的流星一般,他高兴的说:“是,知道了,姐姐,姐姐也早点休息,我去睡觉了。”说话,就出去了,还细心的帮她把门带上了。

    乔喜在他们走后,她无奈的苦笑了出来了,这就是亲情啊?时间就是无情的刀,不管任何的感情也都可以吞噬殆尽,即使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乔喜已经不记得这样的关系是从什么开始的,父亲的不在关心,母亲的只是装装样子,在这个家里,她好像是唯一的被排除在外的人。

    乔喜记得,小时候父母对待她不是这样的,乔喜记得。

    在一次夜晚,乔喜突然你感冒了,发烧也很严重,外面还下着大雨,那雨点的大小和黄豆一般的大小,落在身上打得很痛。

    可是那夜父亲因为工作不在家里,家里的人也只有自己、母亲和乔迁。

    可是乔喜却生病了,妈妈在发现后,她什么都不顾了就马上的把自己送去医院,她背着自己,然后在路上拦车子,可是车子却没有停下,那个时候,不少的车子都在他们的面前经过,可是司机在看到自己的样子后,他们都离开了,当时,她记得母亲都急的快哭了。

    终于,有一辆的车子停在了了他们的面前,可是那个车子也不同意,她听着母亲就快跪在地上求那个人了,当时她感觉自己眼泪都流了下来,也许,那个车主是被母亲的诚意打动了,他答应了母亲把自己送去了医院。

    那件事,她一直的记在心里,因为母亲当时是多么的关心自己,也因为这是她唯一的面对家人的冷漠与无视时,她心底里的唯一救赎。

    乔喜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发现了母亲眼中没有了自己,面对自己和弟弟,面对他们想要的东西,母亲首先考虑的永远是弟弟需要什么,然后,在他得到了,然后才是自己的。

    乔喜看了眼落在地上的杯子,她苦笑,杯子落下了,把所有的人都吵醒了,而最先来这里却是自己的弟弟,在之后就是母亲。

    而姗姗来迟的父亲,连门都没有进来,他也许是早就醒了,可是却依然的不想过来,乔喜也看到了他手中的烟头。

    乔喜苦笑,其实,这一切又怎么能责怪他们呢?他们在得知自己的病情后,他们也关心过自己的,可是,时间长了,自己的病情也还是没有一点的起色,于是,他们就慢慢的,改变了自己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