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玩耍,不一样的简邵

    更新时间:2018-09-12 15:20:13本章字数:3228字

    简邵也看出来了,他的声音突然的在她耳边想起,带着高兴的语气说:“把球送过去吧,你看小朋友在等着呢?”

    简邵好像也知道了乔喜的为难一般,于是简邵就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于是,乔喜拿着手中的球,一步一步的走着,走到了那个小朋友的身边,把球给了那个小朋友,然后又转身离开了。

    可是当乔喜再次的坐下时,却又看到了那个球再次的出现了,看着那个小朋友她无奈的看着球,又看了看身边的人。

    乔喜不知道那个小朋友要做什么,简邵说:“你拿过去吧。”既然自己送过去的她还是碰了过来,那换一个人呢?

    简邵看着那个孩子,并不想融入他们之间,看着那个孩子害怕的说:“我讨厌小孩子这样的单细胞生物。”

    不听话,只知道哭,在遇到了不管什么事就只知道哭,就和那什么单细胞一样。

    乔喜像是发现了新陆地一般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这还是第一次听到简邵说这样的话呢?简邵不是都一直是优雅和温和的代名词的吗?今天怎么在简邵的嘴里听到了这样的话呢?

    简邵看着那个小孩子,好像没有打击够乔喜一样,皱眉的说:“一点点的疼就知道哭,而且他们的鼻子上永远的有两天透明的龙,而且还是会伸缩的,甚至有时候他们还吃它……”看着远处的小孩子皱眉的说到,给乔喜的感觉是简邵是没有经历他口中的单细胞生物时代的。

    乔喜回想了一下,简邵自己刚才看见的那个小孩子是他说的那样的吗?好像不是,弱弱的说:“可是我刚才看见的那个孩子不是你说的那样的,她很干净的。”

    简邵在听了后,没有说话,只是哼哼了几声,把头看向了另一个方向,于是,乔喜就知道她不用多说什么。

    简邵看着乔喜离开的背影突然的说:“也许那个单细胞只是想和你一起玩儿。”看着那个孩子,明明的,他们已经隔那里是这么的远了球不可能是一而在再而三的出现在她这里,唯一的,就是单细胞想要她注意自己而已。

    乔喜在听到后,她脚步微微的停了停,她知道自己的情况,可是她却不能像他们一样的玩耍,就算是玩儿,也只是看着他们玩玩儿。

    简邵看着她回来了,皱眉的说:“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玩儿呢?”

    乔喜说:“不喜欢。”说话的声音很空,像是穿透了时间的阻隔又像是像到了什么,看着远方。

    简邵看着她的样子,说:“我会治好你的。”在一瞬间,简邵知道了简邵前方的道路,以前还在像一叶的小舟一样在大海中漂泊,可是,这一瞬间,简邵看着乔喜的样子时,就知道了自己前方的道路改怎么走了。

    乔喜惊讶的看着简邵,看见了简邵眼光中的熠熠生辉,也从简邵墨黑如黑宝石一般的眼眸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微笑都的说:“谢谢。”说话的语气里带着感激也带着高兴。

    简邵在看到了乔喜如此的神情,说:“你不信我吗?”他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人,他不愿意她用如此敷衍自己的语气和自己说话,而且他说的完全是认真的。

    乔喜在听到了简邵的话,哑然失笑,自己怎么就不信简邵了呢?简邵可知道,这句话对自己来说是有多么大的波动,而乔喜又要用多大的力气来克制呢。

    简邵说的话,虽然说的无意,但是乔喜听的却如同一颗石子陡然的坠入了海中,接下来的却是狂风暴雨。

    乔喜只愿意相信她现在不是在做梦,否则,在梦醒来了,会哭泣的不能自我的,不能接受如此的大的反差。

    乔喜说:“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治好我的病的。”

    她说话的语气虽然的很轻,但是却一字不落的全部的落入了简邵的心里,他看着眼前的女子,满意的笑了。

    简邵看着远方,目光深渊,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说:“我要走了。”

    乔喜惊喜的说:“恭喜了。”乔喜以为简邵说走了时要出院了,而且简邵已经在这里已经这么多天了,也应该出院了。

    简邵苦笑,不是出院,是出国,这样自己如何的开口对乔喜说呢?自己现在对乔喜说这个,不过就是又一个打击而已,想到这里,简邵还是不打算告诉乔喜了,但是乔简邵还是会联系乔喜的,也会关心她的。

    如果,乔喜在那次见过了简邵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人了,也试图的去找过他,可是护士却告诉简邵已经出院了。

    当时,乔喜无力的看着远方,及纳税就这么的走了,在出院的时候都不愿意来和自己说一声,他是不想看见自己吗?

    乔喜在心里问自己,可是在下一瞬间,乔喜就想起了那个句话,当时,他们现在湖边,阳光细细碎碎的落在湖面,风,吹过,湖面就波光粼粼的,像一面镜子。

    简邵看着自己的眼睛,黑色如宝石一般的眼睛看着自己,眼睛里只有自己的身影,眸光里的温柔像四月的阳光一般的温暖,看着自己说:“我会治好你的。”

    所以,乔喜在心里想,也许他是忙了,或是因为有什么急事,来不及和自己道别,就出院了,可是不是还可以去找他的吗?只要自己的病赶快的好了起来,自己出院了,就可以找简邵了。

    简邵拖着自己的行礼,最后的看一眼这个地方,这里,有他最为惦念的人,也有他爱的人也有他最亲的人,所以,不管有多远,都会记得,是有家的地方的。

    当时,当家里的人来接简邵出院时,是去找过那个女子的,当时,阳光轻轻的洒在她的身上,可是乔喜却依然在沉睡中,这次,简邵看见乔喜没有皱眉了,眉毛是松展来的,而且她的嘴角还微微的带着一丝的笑意,看着依然在睡梦中的女子,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对着床上的女子,照了一个相,然后他最后的看了她一眼就转身离开了。

    简邵在飞机上闭着眼睛,也许,他的离开,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办法,杨菲芯一直认为他对乔喜有什么想法,也认为乔喜也是偷偷的喜欢他的,所以,她就开始不喜欢乔喜了,到了最后,他们却分了手。

    简邵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最后的结局是这样的,但是,他在想,如果他没有离开,也许乔喜和杨菲芯的关系会更加的恶劣了,但是,他却不舍得。

    简邵的不舍得不是因为杨菲芯,而是那个一直站在一个角落里的人,乔喜身边没有一个朋友,而唯一的朋友也是她,他不想,不想因为他,而导致了她失去唯一的朋友,否则,自己会自责的。

    简邵的离开,不过是为了让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好一点。还有就是,简邵离去,是为了缓和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还有就是乔喜了。

    简邵回去查过了一些资料的,关于国内的技术还是没有可能把她治好的,但是国外就不同了,国外有先进的技术和设备,也许,在国外的机会更加的大一些。

    简邵回想那次,现在已经知道了乔喜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了,而且简邵是明确的知道了,慢慢的用手覆盖在自己心跳的地方,在心底说:乔喜,还等一等,等我再次回来时,那我会以一个保者的身份站在你的身边。

    乔喜在回到了家后,淡淡的笑了,看着家里没有一个人,虽然家里也是冰冷的,可是她却还是不想在呆在那里了,家里在冷,可是却还是比不上家里,雪白的墙壁,还有那永远的消散不去的消毒水的味道。

    乔喜虽然是一个病人,可是乔喜却不喜欢在医院里,所以乔喜就在得到了医生的肯定后立马的回到了家中,可是,看见的,不过是空空如也的家而已,但是,却还是感到高兴,至少,这里是她的家,给她温暖的地方。

    乔喜拿起了手边的电话,看着手中的号码,看着,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打过去呢?想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

    乔喜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简邵两个字,脸上带起一丝的笑容,看着这两个字,好像看着的是这个世间最宝贵的财富一般。于是,乔喜的手指轻轻的按下了拨通键,把电话放在了自己的耳边,可是那边却传来了冰冷的机器的声音,乔喜在听声音时,目光里的光彩也慢慢地暗淡了下来。

    随后,乔喜像是想到了什么,把手机的联系人找到了,也许自己应该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而自己问她应该是可以知道的,她要做的不过是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而已。

    乔喜低下头慢慢的的沉思,自己应该怎么做呢,现在和杨菲芯的关系可以说是到了冰点了,说自己窥视她的男朋友。

    乔喜慢慢的的紧紧的握住手中的手机,自认为自己把这个事藏在自己的心中的。

    而且乔喜也知道,因为自己的病的原因,所以她的心事都是非常重的,只要自己不说的事,是不会有人可以轻易的察觉的,所以,认为自己不会在杨菲芯面前说什么。

    因为杨绯芯是乔喜的好朋友,也可以说是唯一的朋友,自己怎么可能去和她抢她的男朋友呢?所以,就算自己在怎么喜欢那个温柔如风的男子,自己也不会说的,自己的这点小心思,是到死也不会说的,也许,自己会带进棺材。

    乔喜不知道杨菲芯是怎么察觉的,也许是她平时注意到了什么,但是,不管怎么样,都要打电话过去问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