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照顾乔喜

    更新时间:2018-09-12 15:20:13本章字数:3307字

    乔喜笑着说:“不要闹了,既然来了就帮我收拾东西吧。”在这里自己感到的是孤寂与冷漠,虽然回到了家里,依然是这样的,但是她却还是不想呆在这里,这里的消毒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自己在医院里。

    仁沐放下了手,失去了怀里温暖的来源,感觉有点可惜,可是却也没有办法,在听到了她说的话后,立刻的拿下了仁沐的手,认真的看着乔喜,仁沐皱着眉说:“真的要回去吗?”通过了这几天相处,他也知道了乔喜父母对她是什么态度,仁沐曾经愤怒过,可是到了最后,却成了无力。

    那个时候,乔喜眼睛看着远方,嘴角还是勾起了一丝的微笑,眼睛里的痛苦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说:“何必呢?时间把他们所有的感情都消耗了,而不是没有。”

    当时,仁沐真的想把乔喜抱紧,手握成了拳头,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来阻止这样的行为,到了最后,仁沐轻笑的说:“没关系,我照顾你。”

    仁沐说的话很轻,在自己说了后,自己也愣住了,但是他却还是很高兴自己这么说。

    乔喜没有说话,她点点头,坐在一边看着那个人仔细的帮自己收拾东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笑着说:“以后谁做了你妻子肯定是有福了。”

    仁沐在听到后,他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接着他笑着说:“既然这样,不如就你了,你看,我现在就把你照顾的这么好了,怎么样啊?”说的时候,还对她眨了眨眼睛。

    乔喜失笑的看着眼前的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过了半天才说:“我可没有这个福气呢?”

    仁沐没有放过她眼里的波光,笑着说:“既然你不同意,那就继续在观察期吧。”

    乔喜不想和仁沐继续的说这个话题,没有出声,站在了窗户边上,都好长时间没有联系简邵了,不知道简邵现在怎么样了,现在真的是很想见到简邵呢?

    仁沐在收拾好了东西就看着乔喜,眼睛里有过一丝的黯然,知道乔喜现在肯定在想那个人了,仁沐拿起了手中的东西,看着乔喜的背影说:“我们走吧。”

    不知过了多久,仁沐看着她说:“其实,我感觉在医院修养会好一点的。”这里是什么都有,而且还更加的有人气,但是回家后面对的却是几面墙。

    乔喜摇摇头,看着脚下的路,虽然家里也不会有人,但是那个时候,鼻尖就没有那种味道,这样,晚上睡觉时她会睡的更加的好。

    乔喜回到了家中,没有想找家人,因为乔喜知道,这个时候家里所有的人都不会在家,父亲要去上班,母亲也是,而弟弟乔迁却要去上学,而大家对她这样的病没有具有了免疫力了,时间长了,什么都接受了,所以,对于乔喜从医院里回来,从刚开始的欣喜若狂,到迫不及待,在到了现在的漠不关心,乔喜是一点点这么经历过来的。

    因为是仁沐送乔喜回来的,所以对仁沐说:“就自己照顾自己吧,不用客气的。”说的同时,手里也拿了一个杯子,来到了饮水机旁边倒水,然后又给了仁沐。

    仁沐看着乔喜为了自己忙得团团转的,他心里划过了一丝的暖流,但是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那个女子,眼睛里黯然更加的深了。

    乔喜没有发现仁沐眼里的变化,乔喜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她手上的东西上,看着那个洁白的透明的水一点点的上升,好像她可以把那水看出一朵花儿出来。

    其实,乔喜是在害怕,因为她怕自己把仁沐照顾的不周到,乔喜除了杨菲芯就没有了朋友,杨菲芯也没有来她家里几次,就算是来,也是她父母在的时候,而且她也是一来过一会儿就离开了。

    而仁沐却不同了,乔喜没有邀请过任何一个男生来自己的家里做客,就连她喜欢的简邵都没有来过,因为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不方便,所以没有来过,而她也没有很好的理由。

    但是仁沐却打破了她的没有任何人来的记录,这个时候,真的是很紧张,那个人不仅救了自己,自己在医院的时候他也是在照顾自己的,不可能现在回到了家里还要别人自己动手啊。

    乔喜看着自己手中的水,看着仁沐说:“来喝水。”在给仁沐的一瞬间,乔喜就后悔了,不为别的,因为自己刚刚想起来,自己应该给热水或是问他喝什么的,而不是就直接给了冷水。

    仁沐看到了乔喜眼中一闪而过的懊悔的神色,看看自己手中的水,没有什么啊,疑惑的说:“怎么了?”这水挺干净的,看这水也没有问题,在懊悔个什么啊?

    乔喜看着仁沐疑惑的神情,像是认了命,看着仁沐说:“我从来也没有同学来过,所以如果我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你就不要见怪了。”说的时候,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也好像是乔喜要豁出去了一般。

    仁沐听到了乔喜说的话,他惊讶的说:“我是第一个吗?”真的吗?自己是第一个,来她家里的第一个同学,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很得她的喜欢呢?

    当然,此时的仁沐完全是忘记了他之所以能来,不过就是作为一个苦力上来的,他是帮乔喜提东西才上来的,而不是乔喜自己邀请他上来的,所以,仁沐这是自作多情了。

    乔喜看着仁沐兴奋的样子,有一瞬间的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自己没有玩得好的同学,所以肯定也不会把那些同学邀请上来的啊,不过她原因也不准备把仁沐邀请上来的,可是这都到了自己的家门口了,自己不让他上去喝一杯茶,这也太说不过去了,而且人家仁沐还照顾了自己这么长时间。

    乔喜呐呐的说:“是啊。”她朋友数的过来,就那么一个,男性朋友就更少了,就一个简邵,可是简邵的身份却不适合来,所以,仁沐当然是第一个了。

    仁沐看着说乔喜说:“不会,不会。”自己可是她朋友中第一个上来的,这可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啊,自己要更加的努力。

    到了第二天的早晨,乔喜因为在家里修养,所以就没有去学校,起来的也是愈加的晚了,看着桌子上早已经冷却的早饭,站在桌子前看着桌子上的白粥和早已经冷却了的鸡蛋,灼热的目光好像可以把他们加热,再脑海里正在的天人交战,一个人在说吃,因为自己的肚子很饿了,另一个声音说不吃,现在离中午也没有多长时间了,等到了中午吃。

    突然,这时候门铃响了,疑惑的看着门口,这个时候会是谁呢?谁在这个时候会来?妈妈现在早就出去了,时去买菜了回来了吗?可是现在也很早啊,也不应该这个时候回来啊。

    乔喜扑在门的猫眼上看,很是惊讶,仁沐现在怎么来了,他不应该去上课吗?

    门铃因为主人没有开门,它又响起了,于是乔喜拉开了门,看着仁沐,脸上带着惊讶的说:“你怎么来了。”自己现在都没有事了,他怎么还来这里呢?

    仁沐扬扬自己手里的东西,没有说话,但是却表明了他是来送吃的,看着乔喜眼睛的疑惑但是却还是没有说话。

    仁沐在走进来后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个时候睡醒,所以就送吃的过来了。”仁沐说的时候,已经把豆浆放在了自己的口里,手里也拿起了他喜欢的包子,他看到乔喜没有动,于是,又拿了一份给乔喜。

    乔喜接过,看了眼豆浆和馒头包子,却发现都是自己最爱的吃的,她说:“你怎么没有去学校啊。”

    仁沐看也没有看乔喜他在快速的解决完了自己的豆浆后,眼睛里都含着笑容,高兴的说:“就是这味道,爽。”真的不能说自己不想念国内的东西,在国外的时候,在看到了中国餐馆时,还是会走进去看看的,但是到了最后还是暗淡收场。

    乔喜看着简邵眉眼里都带着笑容,而仁沐也是熠熠生辉的看着自己手中还没有来得及喝的豆浆,乔喜不知道要说什么,也许是仁沐的眼神真的是不容忽视,也许是仁沐的眼神真的是太可怜了,到了最后,乔喜看着那如一个孩子般向大人讨要糖的表情,于是,乔喜对仁沐呐呐的说:“我还没来得及喝,你还要吗?”

    仁沐二话不说的就接过了她手中的东西,在中途,仁沐看了乔喜一眼,那个眼神好像在说“你怎么不早点给我。”

    乔喜又把刚才的话问了一次,说了之后,还没有等仁沐说什么,低着头又说:“其实,我现在都没有什么了,你也不用专门的来看我的。”

    仁沐在吃完自己嘴里的包子,想要说话,可是却因为包子太好吃还是因为自己怕乔喜和自己抢,就连续的放了两个包子在嘴里,可是现在他要说话了,却说不出来,只是焦急的看着乔喜。

    乔喜抬头看着仁沐,可是却发现他正在艰难的咀嚼,好笑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感觉他有点像小孩子一般,笑着说:“慢点,没有跟你抢的。”

    仁沐看着她,在自己终于吞下后,仁沐说:“没什么的,我都和人打好招呼了的,不过不是你我也不会去的,这个时候可正是睡觉的时候,谁会去上课啊。”

    仁沐说话的语气很是随意,说的漫不经心的,但他说的也是真的,不会去上课。

    其实,仁沐只是想着,乔喜每天在医院的时候都是那么晚了才起来,不过这时间是相对于要上学的人来说的,而且乔喜家里不是有一个弟弟吗?他是要去上学的,所以早饭她母亲自然会做的很早,到时候她醒了,估计都冷了几次了,想到这里,所以他也就从被窝里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