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简邵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8-09-12 15:20:13本章字数:3221字

    仁沐看了眼桌子上的东西,仁沐冷笑,何必呢?都是自己的女儿儿子,怎么能这么的区别对待呢?他在医院的时候,他还天真的想,如果见到了她父母,自己要怎么解释,可是却没有想到,乔喜在医院里住了大概的两个星期,自己见到她父母的次数不过三次。

    乔喜在医院的时候,自己不说是天天的在,自己也是每天的都在一个时候出现了的,但是他见到她父母却却不到三次,连乔喜自己出院他们都没有一个人去。

    当时自己是真的忍不住了,仁沐问乔喜说:“我怎么没有见过你父母来过几次。”

    乔喜却一愣,笑着打趣的说:“我这病可是很需要钱的,他们是去赚钱的。”

    每天,乔喜都发现了仁沐好像是踩着自己睡觉的时间点出现的,只要他一来,自己肯定是醒来了,每天都来可以说是风雨无阻的,说过不要他来了,可是仁沐却笑着答应了,第二天依然的来,带着的东西也是变着花样的带,可就是豆浆没有少过,而且也只买两份,但是自己喝的次数却非常的少,乔喜都在仁沐的目光下给他了。

    乔喜说:“你要是喜欢就多买几分。”这样就不用看着自己的了,导致自己只能看着他喝了。

    但是仁沐却没有同意,他每次还是只买两份,乔喜也没有办法,乔喜就特意的把豆浆给仁沐。

    因为昨天睡的早,所以今天她在睁眼的时间也是比以前的是早一点的,看着床头的时钟,在躺了一会儿后,还是起来了。

    乔喜坐在大厅里无聊的看着电视,突然,门外的门铃突然的响了,也把那个正在看电视的人吓了一跳,她在心里惊讶,仁沐现在就来了,仁沐是有千里眼还是顺风耳的,自己什么时候醒的他都知道吗?

    乔喜在开门的时候她笑着说:“你怎么现在就到了?”

    突然,当乔喜看到门外的人时,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了,看着那个面带微笑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的眼中很热,有点想要流泪的冲动,就那么看着那个人,而那个人就那么站在她对面,与她面对面,而不在是用电脑看着那个人。

    简邵看着那个女子,不知道自己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没有在看见那个女子第一眼的时候就抱住了她,在她看见她第一眼的时候,想对她说的所有的话,可是,却突然的在看见她后,好像的忘记了一般,用如小提琴般低沉用如水一般圆润的的声音说:“我回来了。”

    简邵说完的瞬间,他便走了一步,把那个女子紧紧的抱在了怀中,好像那个要哭泣的女子是他唯一的珍宝一般,简邵用如风一般的低语的声音在乔喜的耳边轻轻的呢喃他说:“我回来了。”

    简邵说话的声音如同风的呢喃,情人缠绵悱恻的低语,简邵抱住自己怀中的女子,在飞机上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要述说的话,有很多的话想要和她说,但是当他真的见到了她后他却忘记了,所有的话都到了喉咙处他就说不出了,所有的话都在那呢喃的话中了。

    不知过了多久,简邵才放开了抱在怀中的乔喜,乔喜惊喜的眼中看着那个人,她如蝴蝶一般的睫毛在上下的飞动,乔喜看着那个人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回来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简邵看着那个人,眼睛里都是含着笑容的说:“我昨天下的飞机今天是专程来找你的。”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乔喜在不在,只是想来看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运气,也许是老天都在眷顾自己吧,乔喜真的在。

    乔喜惊喜的让开了让简邵进屋后她也关了门进来了,走到了客厅看着简邵,突然的,乔喜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自己现在要做什么呢?

    静默的空间内,两个人都尴尬的看着自己心里的人,距离的美可以产生无尽的思念,距离的美,可以让两个情人之间相互的述说自己的思念,而当他们在面对面后,他们却不知道说什么了,心里的羞射与欣喜让他们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或是不知道自己要从什么地方说起,因为想要说的太多,以至于不知道说什么了。

    客厅里两个人都站着,一个站在餐桌旁一个站在沙发旁,整个空间里面都有着粉红的泡泡,乔喜看着那个人,她突然的又想到了那天她从他手机上看到的东西。

    慕然的,她的脸慢慢的的红了,像刚升起来的朝阳一样,她小心翼翼的看了那个人一眼,她紧张的说:“要喝水吗?”

    简邵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简邵的心在狂跳,看着那个人,有不少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闪过,突然的,听见了乔喜的话立刻的回神,他连忙的说:“不用不用。”

    可是他说的时候,一杯水,已经到了他的手中,带着微微的热气,简邵立刻的从她的手中接过,但是却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的,简邵的指尖碰触了她你手心。

    这样的动作乔喜又何尝的不知道,乔喜立马的低下头,说了一个理由就稍微的离开了一点,所以她不知道,当乔喜低下头的时候,也就没有看见那个人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的笑容。

    简邵看着那个匆匆离去的女子,看着乔喜的背影,自己眼中的笑意是更加的大了,然后,低头的看自己手中的水,看着它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的笑容如吃了最甜的蜂蜜,突然,简邵抬起了手,把水倒进了自己的口中。

    简邵坐在客厅里,乔喜进去了有一段时间了,可是却还没有出来,简邵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早餐,突然,他的肚子就响了,简邵用右手抚摸了一会儿,然后就起身了,在自己的口袋中找出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和一支笔,在桌子上留下了言,然后就走了。

    当乔喜手中端着东西在出来时,震惊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客厅,脸上失落的神情是显而易见的,随后苦笑了出来,自己刚才见到的一切都是自己太过思念导致的吗?

    简邵是真的没有回来,还是他先离开了,乔喜不知道,只是一个人站在客厅里,突然,乔喜的视线落在了桌子上放着的一个水杯,于是,乔喜就知道,刚才自己真的见到简邵了,不然,桌子上怎么有这个杯子呢?

    然后,乔喜自然的看见了留在桌子上的字,看着他简邵下的纸条,脸上带上了微笑,如天使一般的笑容,乔喜用手慢慢的的抚摸简邵的字,飘逸而又潇洒,像他的人一样,每一个字都很好的在一起,字如其人。

    乔喜看着手中的字,眼睛里的失落在增添了柴火的火堆一样,慢慢的的全是笑,那带着笑的双眸如在盛夏夜空中陡然盛开的烟火一样明亮而又耀眼。

    乔喜又看了看自己刚才做的东西,其实很简单的早点,一份煎鸡蛋和火腿,但是她看了留下的话,她不知道是要吃谁的了,简邵下去买早点了而现在自己也做了,要怎么办呢?她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

    不知过了多久,门铃的响声突然的响起了,乔喜高兴的来到了门前,她在开门的时候说:“你怎么这么快。”她说的时候,话里带着欢快的语气,像一只小鸟一样,在高兴的唱歌。

    仁沐在听到了乔喜的话,虽然疑惑,每天难道不是这个时间来的吗?为什么要这么说,然后他就看到了她脸上的笑意,于是,也没有深思了,佯装不在意的说:“难道我以前不是这么早来的。”他看着乔喜那瞬间僵硬的脸,然后又扬起了笑容的脸,仁沐看着乔喜看着乔喜的眼神也是慢慢的威胁,好像在说“我来的很早。”

    乔喜原本带着笑意的脸在看到了门外的人时,带着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硬,乔喜以为那个人是简邵,因为他出去了,可是她却没有想到会是仁沐,不过又想了想,这个时候,仁沐也是应该到了,所以她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了,这不是很正常吗?

    仁沐来到了客厅后,没有要乔喜说他就已经坐下了,他们已经很熟悉了,仁沐做什么了也就没有第一次来的时候那么的顾忌了,他很自然的坐下了,突然,他看到了桌子上的杯子。

    仁沐的眉头是一皱,难道有谁来了吗?这么早会是谁呢?又把自己的目光一转,看到了桌子上那依旧冒着热气的东西。

    仁沐兴奋的说:“这是为我准备的吗?”说的时候,都手就已经拿着筷子去吃了,完全没有给乔喜说话的时间。

    乔喜看着自己刚才做的东西,当她转过了身正要说话时,那个人却已经开始吃了,目光深沉,张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有点可惜。

    仁沐在吃了几口后,他抬起头来看着那个欲言又止的人,眼神危险的看着乔喜,他说:“难道不是做给我的吗?这不是回报我的吗?至少我都给你送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所以你也应该回报我了吧,然后他就又低头的去吃饭了。

    乔喜看着仁沐的眼神,觉得自己如果回答不是他认为的那个答案,乔喜在想,自己还可不可以看见明天的太阳呢?乔喜看着那如狮子看着自己猎物的眼神,于是,吞了一口口水,然后在仁沐眼神的威逼下,在恶势力下,她郑重的说:“怎么会呢?怎么会呢?是给你做的。”天知道,乔喜说的话是多么的假,可是那个人却满意了,他低头的去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