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魂穿千年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12本章字数:1906字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温暖我的心窝,吼,火火火!”韩静云哼着歌兴高采烈的就往学校外面冲,今儿个领了第一笔奖学金,甭说有多高兴了。自家老姐听到自己有了笔小钱,立马压榨她,叫她请客吃饭。

    可是,还没有走几步,天边就黑压压的一片,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还没等韩静云缓过神来,老天爷就很不给面子的下起了大雨。她真的是无语问苍天了,有必要在别人兴奋的时候泼一头冷水么?赶紧拦了辆出租车,便要往跟老姐的约定处赶去。

    出租车司机好像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连着几个大转弯让韩静云是心惊肉跳的。韩静云连忙出口提醒道:“师傅,我虽然很赶时间,但是也没有这么赶,你不用玩漂移吧,慢慢看。”

    司机有点不好意思,回过头抱歉的看了韩静云一眼:“昨晚打牌到太晚,所以有点没精神呀,小姑娘你别担心,我这好歹也开了将近二十年的车了,你放心没事的。”

    可是下一秒韩静云眼睛就睁得老大!

    司机大叔,你可不可以不要转头啊!你说的没事啊!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们的车子会不受控制的向前冲啊?这要撞上了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乐极生悲么?

    耳边传来巨响,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韩静云心里真的是一万群草泥马奔腾而过啊,她才18岁,正当芳华,就这样死了么..........真不甘心呐!

    与此同此,坐在青田咖啡馆的姐姐韩青雅拿着咖啡杯的手突然剧烈的抖了一下,咖啡洒落在干净的白裙子上。她皱起好看的眉,为什么自己的心突然这么的不安,难道是静云那丫头出了什么事?应该是自己多想了吧,十分钟前她们还通了电话,那丫头还乐颠颠的赶来。也许是这些天的工作太忙了,看了过些日子也该请求调休了。

    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落着,韩青雅站在玻璃窗前望着窗外的风景,那灰色的天空,却越发让她的心情沉重起来............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偌大的山谷中,因为这雨声格外的空灵。天空的阴霾渐渐散去,只见在一条缓缓流动的小溪旁,趴着一个奇装异服的女子,她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如同死了一般。

    “呀!”一群乌鸦从树林里飞出。

    那女子便是韩静云,她缓缓睁开双眼,全身骨头就像是散掉一样。她警惕的打探着这陌生的环境,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出租车上,然后发生车祸了的啊,现在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没人的山谷里。而且根据这里的环境,以及空气质量来看,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被称为“雾都”的北京啊!这是在逗她玩呢,难道是她死亡的方式不对?

    可是现在当务之急,便是要找到有人的地方啊!不然她可不想留在这深山老林当野人。她沿着溪流的方向走去,又冷又饿,还好雨势有稍微小一点。此刻,韩静云无比怀念这香喷喷的鸡腿,牛肉拌饭,圣代冰淇林..........咽了咽口水,只能暗暗给自己鼓劲,等她出去了就可以买东西吃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总算在走到一片林子的时候,有听到人的声音。

    她躲在一棵树后,偷偷打探着情况。眼前的这两个人真的是........难道她误入了什么片场?那两个男子,一个玄色衣衫,一个白色衣衫,这是黑白无常么?韩静云内心小小YY了一下。虽然只是看到背影,但是两个人的身材都是男神级别的诶,如果是在拍戏,那就是明星了,没准还可以上去要张签名照。

    可是,她四处打量了,却没有看见任何摄像头。

    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难不成,她,韩静云,穿越了?

    那两个男子突然说话了。玄色衣衫的道:“哥,你真的要娶方家小姐为妻么?”白色衣衫的似乎很不愿意,但是却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也不想,可是,爹娘那边的态度,你又不是不知。”

    白色衣衫的也低下头:“我竟不知哥有一天也会遇到烦心事。”

    “人生在世,哪能件件如意呢,子寒,哥只希望,你能够找到一个自己中意的姑娘。”玄色衣衫的拍了拍被称作子寒的男子的肩膀:“好了,这天也快要黑了,咱们也得回去了。”

    眼见着两个人要走了,韩静云也急了,这要是天黑了,她走不出去,没准就被这山里面的豺狼野兽给吃的渣渣都不剩了。连忙跟着这一对兄弟。

    可是还没走几步,一把剑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是那个白色衣衫的子寒,他冷眼望着韩静云:“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们?”

    韩静云看着面前的男子,一瞬间愣住了。翩翩绝世佳公子,玉人无双,便是指的他吧。这样的好看,迷人的桃花眼,紧抿的薄唇,还有长长如扇子的睫毛。

    “我.......我.......”她结结巴巴,感到脑子一阵发热,腿一软,便晕过去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

    看着瘫倒在自己怀中的奇怪女子,穆子寒无奈的望向自己的兄长穆子辰。穆子辰沉思了一回:“子寒,还是先把她带回去吧,你那么轻而易举的就能把剑架在她的脖子上,看来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嗯。”第一次抱着女子,穆子寒怪不自在的。平日里很反感女子的触碰,今天却出奇的对这女子不是那么抗拒。

    穆子寒抱着她,看着她安详的睡颜,却觉得这女子是这样的面熟,就像是多年前曾经见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