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阿云接客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13本章字数:2293字

    乐声响起,舞台上的灯光却突然灭去了一大半,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阵有节奏的鼓点响起。等再往台上看的时候,舞台中间已经出现了一面巨大的鼓,而鼓上面坐着一个宛若白鸟的精灵女子。她的身体优美的弯曲着,手上拿着一个琵琶,却是反弹的,那样的美就像是壁画上的仙女。没错,韩静云就是要借鉴了唐朝时代的胡旋舞,音乐声开始剧烈起来,她开始旋转着,便旋转,脚上还是欢快的踩踏着牌子。众人的目光皆随着她欢快的鼓点,以及那快乐的气氛所感染。

    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

    她只是舞蹈着,全身心都进入了这舞蹈的殿堂。仿佛周遭已经没了人,就是她一个人,不知道有多么的轻松,就像是随时就会随风而逝,凌空而飘走。衣袖长长的舞动着,几个转身,衣袖狠狠的打在鼓上,那腕力让鼓发出了悦耳的声音,伴着那些小铃铛叮叮当当的声音也别有一番风情。尤其是那一身诱惑人的红色,旋转起来,就像是一团火红的火焰。再加上之前有特地有准备一种熏香,媚娘说可是雨涟国特有的一种迷迭香,能够让人产生一种迷幻晕眩的快活之感。好吧,韩静云承认自己是有用一点点小小手段的,但是这也是因为楚楚的舞蹈真的绝佳,必须要开点外挂才可以啊。

    看着台上那舞蹈着的小小女子,那个身影是那样的熟悉。穆子寒的嘴角微微上扬,她到底还有多少惊喜。能歌善舞,还有那么多的古怪主意。看着她在上面尽情的舞蹈,那种肆意的,却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但是看着她光着玉足在鼓上舞蹈时,还是有些不悦的,毕竟女子的玉足怎么能随随便就叫人看去了。但是让他生气的还是那些男子看向她的目光,是那样的暧昧不清,一个个对她的垂涎让他有一种想要将那些人的眼珠子都给挖出来的冲动。可是后来想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随着最后一连串焦躁的鼓点响起,她突然牵起垂在舞台上的一条绸带,飞身向穆子寒的方向飞去。当下穆子寒差点伸出手想要接着这柔软的身躯,但是还没有触到,就只闻到一阵香味,而那个精灵般的女子却如一阵风,再抬头,就只瞧见她已经从身后的高台处退出,再不可闻。

    下台之后,就迎来了雨柔的赞扬。她笑着道:“阿云,你的舞真的很棒啊,跟楚楚相比真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瞧你说的,哪有那么好,虽然还是不错哒,但是跟楚楚比,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啦。”韩静云也笑道,被雨柔这样夸着自己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着结果出来了,她刚刚的表现只能说是尽力了。

    没过一会儿,结果便出来了,得知是雨柔得了第一名,两个人高兴地宝成了一团。据说是评委们为楚楚跟雨柔谁更加胜出一筹,激烈讨论了半天也没个结果,后来只好搞个什么竞选,让台下的观众为自己最喜欢的投花,而花就是银子的意思。就当作是给自己中意的姑娘送点脂粉钱。本来一开始两个人是楚楚占了上风的,毕竟楚楚是已经混迹脂粉堆里有些时间了,艳名远播,她的入幕之宾也很是捧场。而雨柔原本是清倌儿,所以是落了下风的。但是快要结束投花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位公子竟然一出手就是一千两白银。

    媚娘拿着那一千两的脂粉钱,以及另外一千两的奖金,简直就是笑道合不拢嘴了。只是那怡红院的楚楚姑娘却是输的极为不服气,但是也没办法,只能气嘟嘟的走了。但是媚娘见到自己,却一脸的抱歉,支支吾吾半天都不肯说话。这不符合她的人物设定啊?韩静云心里想着,见她实在是憋着难受,便开口道:“哎呀,媚娘,你有啥事情就说嘛,这样磨磨唧唧的不像你的做派啊。怎么回事啊?”

    媚娘的眉眼开始活跃起来,娇滴滴的笑道:“还是阿云善解人意,知道媚娘我有口难开。但是这件事,算是我媚娘的一个不情之请了。”看来还真是有点难度的,不然她怎么会这样结巴。只好安慰道:“没事的啊,你说说看。”

    “就是你知道的,投花有位公子投了一千两,但是别人有个要求就是要请阿云你,再单独的陪他一晚。”

    “什么?!”韩静云惊了,瞪着眼睛望着媚娘:“我?再怎么说,不也是雨柔么?”

    “可是,那个公子认出你,之说要最后跳舞的女子。”

    韩静云呆了,这样也可以认出来,丫的眼神不错嘛。细细一想,自己也有叫穆子寒来百花大会凑凑热闹的。那家伙嘴上却说不想来这种乌合之地,可是刚刚自己明明是看到他了的,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又或者,这个有钱的公子哥,就是穆子寒.........哎呀,自己到底在干吗,怎么老是想到他啊!

    见韩静云半天不回答,媚娘以为她生气了。也不敢多说什么,谅她平日里也算是行事泼辣,但是这事,开始他们就是商量好了的,拿了第一就放雨柔自由的,不多加任何条件。但是现在........她媚娘向来是说到做到的,可是一出手就是一千两的阔绰公子哥,看起来也是不一般的人家,她一小小青楼女子又怎么能得罪得起呢。

    雨柔在一旁,也以为韩静云是生闷气。便开口宽慰道:“阿云,这不麻烦你。你已经帮了我一个大忙了,其实我是可以的。”

    “哎哎哎,你们两个别误会啊。这公子只是要阿云陪他喝酒,弹琴跳舞。”媚娘见两个姑娘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便知她们误会了,连忙解释到。

    韩静云回过神来,拍了拍雨柔的肩膀:“瞧你这话说的,别人都已经说了是我了,你还说啥。”说着,便问媚娘:“对了,媚娘,这赏给姑娘的脂粉钱,是怎么算的啊。”边说,还边做了个财迷的手势。

    媚娘瞧着她的样子,哭笑不得,连声道:“是啦是啦,你这小祖宗,本来这些投花的钱都是由我们收着的,但是看在这回投花的大价钱都是由这位公子出的,所以,我决定分五百两给你。”

    “哇塞,五百两!媚娘姐姐你真大方!”韩静云乐不可支,只是陪一个晚上就有五百两可以得,要是自己实在混不下去了,没准还可以来媚娘的迎香阁当个清倌儿赚点生活费。心里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响,而另一边,穆子寒却站在迎香阁的门口等着韩静云出来一起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