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离奇昏迷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13本章字数:2245字

    安排的是在三楼最好的雅间,韩静云换上了媚娘给自己的准备的衣衫。等她推开门,隔着帘子盈盈的一施礼,还真有那么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隔着帘子坐着的男子身穿着一袭华美的紫色衣衫,显得风流异常,隔着珠帘看不真切,但是他一开口,韩静云就有种想要掀起帘子去看看这么迷人嗓音的主人长着怎样的容貌,事实是,她也这样做了。

    落松只是轻轻的说了句:“敢问姑娘怎么称呼?”

    就只见帘子被掀开,一个妆容精致的女子就那样直直的撞进了他的眼帘。只见她身著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外照着逶迤白梅蝉翼纱,月白蝶纹束胸,头上只低低挽了个小髻,斜斜插了根羊脂色茉莉小簪,格外的素雅,却印着她那一汪碧波似的水眸,那样不可防备的,就撞进了他的心上,那样怦然一下,让他怔怔。

    韩静云却也是讷讷的盯着面前的男子,果然有那样声音的男子长得的确祸国殃民啊。眼见着他那迷人的丹凤眼弯着,嘴角也是弯弯的看着自己,一副如沐春风的样子,就像是三月里的桃花,噼里啪啦的绽开了巨大的花朵。

    “姑娘芳名?”落松再次发问,好笑着看着面前看呆了的女人。要是放在平日里,别的女人这样看自己,肯定会被人憎恶,可是对她,却偏生例外了。

    “啊?”韩静云突然回过神,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叫我阿云便可。”

    “阿云姑娘,可饿了?”

    “啊?”她再一次呆了,他竟然问自己饿了没?这样的人,真是与众不同,长得帅,而且多金,整个一高富帅。她的心里开始有些粉红泡泡了,但是还是很好的掩饰住了,毕竟女孩子家是要矜持的。她点头:“嗯,是有点饿了,但是公子你不是要听曲么?”

    落松道:“那也是不急于一时,毕竟,阿云姑娘,咱们可是有一个晚上。”这话说着,怎么听起来那么暧昧啊,韩静云的脸蓦地红了。便也不再客气,坐下来,跟落松一起吃起来,看着那一桌子精致的菜肴,也是食指大动,再加上今天劳心劳力的,所以吃的不亦乐乎。而一旁的落松尽显大家公子的风范,斯文极了,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韩静云。

    等到酒足饭饱之后,韩静云便坐在帘子之后,调试了一会儿琵琶的弦律。她是不会古琴,但是这琵琶当初自家老姐硬是给自己报了个什么才艺培训班,就这样学会了。正好,她在现代只学会了几首现代古风歌曲的乐谱,可以派上用场了。便开始唱起来:“江南烟雨纷纷,夕阳西沉,河畔竹影沉沉,是我在等。弹琴问君何时归,我已等到白发苍苍。缘分浅浅深深,暮雨时分。你歌声绕耳,苔上过痕。弹琴问君何时才归,我已等到白发苍苍...........”

    听着这从所未闻的歌词以及古怪的曲风,落松望向韩静云的目光更加多了几分别的什么。

    一曲罢,落松却意犹未尽,便叫韩静云再唱一曲。

    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便一首接着一首唱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唱到最后,自己的嗓子越来越干。韩静云想起身去沏茶润润喉咙,刚起身,却一下子头晕目眩,竟然就那样直直的倒了下去。还好落松眼疾手快,连忙接着她若软的身子,温香软玉在怀,落松只是将她放在红罗锦绣的床榻之上,自己却在一旁望着她那昏迷安静的样子。就像是一个精致的洋娃娃,她的脸颊有一点儿嘟嘟的婴儿肥,看上去是那样的惹人怜爱。

    落松叹了口气,只是希望她不要怪自己。

    但是却并没有对韩静云做什么,只是把自己贴身带着的一块玉坠放在了她的手上。手却无意识的放在她的脸上,道:“记住,我的名字,落松。我等着你来找我。”

    说罢,便将门锁好,离开了。此刻却正值夜将尽,东方渐白。

    而另一边,在迎香阁拐角处,穆子寒只是站在那里等了将近一个晚上,却仍没见到韩静云出来。只是见这迎香阁仍是灯火通明的,却也没什么可以担忧的。只是这都一夜了,却还是没有回来,不由得有些担心。还是飞身上了迎香阁,打探一番。

    总算是找到了韩静云的下落,她正在床上睡得香,也不知道做着什么春秋大梦,还带着浅浅的笑意。这让穆子寒倒是有些心塞,自己在外面等了她一个晚上,担心她的安危。她倒好,在这里睡得像只小猪。但是转念一想,只要她没事就好了,再说了,她也没有强求自己等她,自己算她什么人啊管她,一想到这点穆子寒就更加郁闷了。

    只是奇怪她为什么穿成这个样子,这样精心打扮过。

    而且屋子里有一种特别奇异的香味,这个香味让他觉得怪不适应的。

    但是不想打扰韩静云的美梦,他就只好趴在桌子上小寐一会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韩静云缓缓睁开眼睛。却觉得头疼欲裂,就像是宿醉后的那种感觉,晕晕沉沉的,难受极了。而且自己的嗓子也干涩的发疼,便起身想要给自己倒杯水,却看到桌子上趴着的人,心下一惊。再一看,却是穆子寒?这是什么情况?她推了推穆子寒,刚想开口问他是怎么一回事,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迷迷糊糊的穆子寒见到韩静云,看她的样子,以为是在演戏逗他玩,只是瞧着她。

    韩静云却手舞足蹈的,依依呀呀半天说不出话。看着她快要急哭了的样子,穆子寒才知道出事了,连忙给她倒了杯水,安慰道:“先喝杯水,别急,也许是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

    可是连着喝了好几杯水后,韩静云还是说不出话。

    穆子寒确认了她并未被点哑穴,心下也是一惊:“好好想想,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韩静云仔细想了想,昨天晚上还是好好地,她还在给落松........不对,为什么自己会知道那位公子叫做落松。好像昨天,有个人将什么东西塞进了自己的手上,而且还说他叫落松.......她睡之前还在唱歌,嗓子还是好好地啊。但是自己又怎么会睡下了呢?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她的脑袋越想越疼,捂住脑袋痛苦的摇头。

    穆子寒抓住她的手,紧紧握住:“阿云,你冷静下,没事的,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的嗓子好起来的。我给你找这京都最好的大夫看,你别慌,我在呢。”

    韩静云感受到了穆子寒的掌心传来的力量,定下心神来,向他投去感激的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