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花中血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13本章字数:1878字

    因为他的伤势严重,在找到客栈之前,只得跟韩静云一个马车。马车颠簸中,韩静云也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昏迷的严珏慢慢睁开眼睛,却看到美丽女子安静的睡颜。心里警钟大起,这人是谁?自己不是被仇家追杀么.........多年的深处虎狼之地,让他对人有着深深的防备。他伸手去握住那女子的手腕,想要试探她是否有武功。这时马车却停下来了,穆子寒探进头来,见着严珏握着韩静云的手,一时间低气压让人压抑,目光冷峻:“把你的手拿开。”

    韩静云也睁开眼,见着这个样子,看着穆子寒的怒容,心里却有种小小的甜蜜感,哈哈,他是在吃醋么?

    她主动把手抽出来,只是冲严珏笑笑。

    见她不说话,严珏便一拱手:“可是姑娘救了在下?”

    韩静云点点头,便示意穆子寒解释。穆子寒冷着一张脸:“是阿云在路上把你捡起来的,你是何人,怎会在我们雪落国境。”

    “雪落国?”严珏皱眉:“在下严珏,乃是霜翊国的大将军,本是前往雨涟国姻亲的,却不知路上遇到歹人。”

    “严珏........”穆子寒仔细打量着他:“这就是霜翊国的神武大将军严珏?”但是却也没多说什么,只道:“阿云中了毒,现在不能说话。我们这是要往雨涟国去的。正好与你一程。”

    “这样,真是感激不尽。”

    严珏却瞧着身边这有着温暖笑容的女子,她竟然是中毒了的。但是这个对自己处处敌意的男子,对她那么紧张,是她何人呢?

    有着严珏在,穆子寒时刻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戒。

    等到了雨涟国的一个小镇,便添置了一些必备的药品。之前严珏已经把她们备用的药品用的差不多了,好在严珏从小习武,底子好,伤口也恢复的快。而穆子寒看严珏好的差不多了,便叫他骑马,省得再跟韩静云一个马车,他心里堵着慌。

    眼见着还有几天便可到了雨涟国,却因为另一件事情变得沉重起来。

    “阿云,可是有烦忧事?”穆子寒问道。

    点头,在纸上写到:我们怎么才能见到雨涟国国君。

    “这........”

    “阿云姑娘救了严珏,严珏也该报恩。我这也是要进宫里向雨涟国国君提亲的,所以,你们可以跟我一起进宫。”

    韩静云心下一喜,对啊,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连忙写到:那真是太好了,谢谢。还画了个大大的笑脸。

    雨涟国跟雪落国还是有些差别的,雨涟国靠山,所以很多城镇依山而建,显得比较阴凉。到了雨涟国的国都,第一件事肯定就是找到客栈安定下来,再大吃一顿。这将近一个月在路上颠簸着,韩静云就没好好吃一顿饭,愣是下巴也饿尖了些。

    在客栈要了个临街的位置,便可边吃着好吃的,便看着街边那些百姓的活动。

    连着点了好几道大菜,韩静云才满足。

    等菜的期间,她就竖着耳朵听着其他客人在讨论的事。好像都在说一个才能大会诶。没想到一到雨涟国就凑上这样的热闹,韩静云冲穆子寒笑笑,一脸请求的模样。穆子寒只好点头,就知道这丫头闲不住。

    “小二,你们这个才能大会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由咱们国君举办的一个与民同乐的活动,赢了还有五百两的奖金呢。”

    五百两,这么多!财迷韩静云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顿,这国君出手可还真是大方。或许,接着今晚,自己也可以见到国君,然后叫他帮我解毒。

    可是吃过饭只好,严珏却先告别了,他得先回驿馆,跟自己的人取得联系。但是答应明天清晨进宫的话,回来找韩静云他们的。

    到了晚上,夜幕降临。

    韩静云左手一个小花灯,右手一串糖葫芦。东瞧瞧西看看,而穆子寒就在身后看着她像个小孩子似的对什么都那样感兴趣,默默的笑了。终于到了赛场上,真的很热闹,报名的人也不在少数。韩静云让穆子寒也帮他报了个,再就是,她的手语,也只有穆子寒能够理解了。这一个月,对于韩静云莫名其妙的手语表达,穆子寒也能够心领神会了。

    之前韩静云还打趣道:要是自己的嗓子真的不能好起来,一辈子也只能跟穆子寒过了。

    这让穆子寒当时就脸红了。

    威风凛凛的高台上,穆子寒跟韩静云的搭档一出现就夺了不少眼球。

    就像是天作之合。

    主持人宣布完了比赛规则,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客套话之后,就开始出题了。

    “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恰恰”

    哎咧?韩静云瞪大眼,这不是唐伯虎点秋香里面的经典台词么,怎么在这里出现了,莫不是这主持人也是穿越来的?

    见台上其他都在冥思苦想,韩静云用手语告诉了穆子寒答案。穆子寒眼中也是一亮,便点头,将答案说出之后。主持人连声称赞,而其他人也皆一副了然的姿态,但是没办法,没答出来,第一关就得刷掉。

    第二题就是以“思”为诗。

    韩静云对这个题目,还真有搜刮一下脑子里的唐诗宋词,突然灵光一闪,便告诉穆子寒。

    穆子寒听着这诗句,表情却有点怪怪得,但还是缓缓念道: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几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在场人都默默念着最后两句:“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穆子寒望着韩静云,心里却有想着,阿云,我定不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