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冷情银面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13本章字数:1871字

    接下来又是一些文绉绉的诗词歌赋啊什么的,对于脑子中有唐诗三百首的韩静云来根本就是开了个超神的外挂啊!简直就是一路开着直升机,直接到了最后一关,眼见着就要将五百两奖金抱回家,可是却被一个略带薄凉的声音制止了:“这里还有一个请求。”

    回头看见了那个声音的主人,他很高,周身却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感,他的脸上戴着一块精致的银面具,勾勒着原本完美的脸部曲线。

    韩静云皱着眉看着他,不知这不速之客有什么想说的。

    “请姑娘想办法,在一炷香之内,用一根红线穿过这九曲玲珑珠。”我望向那颗有婴儿拳头大小的明珠,晶莹剔透格外的好看。看着都知道价格肯定不菲。但是这么简单的问题,韩静云笑笑,接过珠子。告诉穆子寒该如何如何。

    “她先找了只工蚁,一只蚁后。用细线将工蚁帮助,将蚁后用蜜糖粘在珠子的另一头。让工蚁从一头钻进珠子里,要知道蚂蚁可是很有灵性的动物,工蚁为了找到蚁后,便会有各种方法穿过构造奇妙的珠子,知道找到蚁后为止。

    这一现象让在场人都惊叹,这还没过一炷香的功夫,珠子便已经很好的穿过了。

    那个男子也怔住了,只是意味深长的望着韩静云。国师说,能够穿过这颗珠子的女子将是他一生的最爱也是最痛。

    难道真是这个女子?

    偏偏在这个晚上,他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这是缘分么……

    韩静云却也莫名其妙,这个男子干嘛要这样奇怪的看着自己,怪不舒服的。

    穆子寒也带着敌意,一脸防备。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冷冽。我们还会见到的。”他俯下身呢在韩静云的耳边说出这一句话,便走了。

    什么?冷冽。还真是符合他的气场啊,真的是冷到快要把人冰冻了。

    但是拿到了奖金的韩静云,心情却好起来了。

    等着第二天,现在只等着第二天严珏可以带自己进宫了,一切似乎那么的顺利。但是等到第二天晌午,还是没有严珏的消息。

    韩静云问穆子寒,会不会出了什么意外?

    穆子寒也不知。

    但是还有十三天的时间,韩静云就没救了。想到这里,两人也都紧张起来。正在忧愁的时候,阿翠却进来,道:“刚刚在外面的公布栏看到这雨涟国的国君在选王妃。”听了这话,韩静云突然有了主意,也许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至少她可以进宫选妃混进去啊。

    但是穆子寒对于她这个想法却是百般不愿。

    她只得耐心劝慰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我也不想。放心吧,我不想做妃子的,只是想先混进宫去,见到了这雨涟国的国君,叫他帮我解毒而已。

    穆子寒无奈,知道韩静云下了决定的事就很难改变,也只能随她了。

    整顿了一番,第二日清早,韩静云便让阿翠给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银霓红细云锦广绫合欢上衣,下身着绯色的曳地望仙裙,头上别着根洁白的玉兰花小簪,手上缠着珊瑚手钏,远远望去,就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人儿一般。韩静云特地嘱咐了不要花浓妆,只是淡淡的略施粉黛就可以了。

    穆子寒的眸子有几分惊艳,但是一想到她这样精心打扮是去选妃,便纠结了,又是希望选上,又是希望不要选上的。

    韩静云由阿翠陪着去的皇宫,皇宫跟北京的紫禁城差不多。本来还以为平行时空的皇宫会有点个性的,依旧是朱墙高高,金瓦烁烁。站在一大群女人堆里,那场面真的是没的说,不是说一个女人就是一直鸭子么,现在这将近七十多个女人就是七十多只鸭子,简直就是吵疯掉了。但是看着她们花枝招展,而且脸上那厚厚的粉底都可以做几个饼了。总算是轮到了韩静云,由一个公公领着,还没走几步,却看到一个轿辇上坐着位荣光四射的女子,公公赶紧行礼:“老奴拜见淑妃娘娘。”见韩静云还呆呆的站在那里,连忙将她拽着跪了下来。

    “这是新进的秀女?”娇媚的声音响起。

    “回娘娘,是的。”王公公的声音也是娇滴滴的,跟着淑妃有的一拼。

    “抬起头给本宫瞧瞧。”

    韩静云慢慢抬头,瞧见淑妃那张绝美的脸,真真的雍容华贵啊。但见她望向自己的目光也有些迷离,只是微微点头:“你叫什么?”

    可是韩静云是哑的啊,这该怎么办,只能抬着头,装作一副害怕极了的表情,不说话。

    还是王公公以为她胆小,连忙出声解围:“回娘娘,这秀女名唤韩静云,但是她胆子比较小,见着娘娘的天人之姿便自惭形愧了。”

    “哦,这样。”她的笑容那样的艳丽,说完这句话,轿辇便走过了。

    选秀的几个环节,韩静云都拿了银子特地打点,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所以王公公还有那些行事的嬷嬷们都很顺利让韩静云通过。这前三轮轻轻松松的过了,七十多个女子最后也只剩下了九个。韩静云只是想要进宫解毒的,而且自己哑着,开始自己还可以装作羞涩不说话,但是要是主动交谈的话不就露陷了。索性一个人呆着,反而清净。

    现在各自的屋子里住上一晚,等着明日的大选。可是韩静云却有些心神不宁,不知道为什么见过那个淑妃娘娘之后,她总是觉得事情没有这么顺利。算了,想那么多也是于事无补,便睡了。

    一夜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