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是我的外孙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1本章字数:3237字

    一家人在休息室聚了大半个小时,期间骆雨将自己在离岛的事情大略的提了提,但并未过多的提及关于倪陌的事情。而一旁的晓宇,原本是有些落寞的站在一旁,盯着这一家团聚的一幕,自己则是被晾在一边被冷落。

    毕竟,雨姐姐并未对他提过关于化验报告的事情,所以他并未将自己已经看到化验报告的事情告诉她。

    也就是说,雨姐姐根本就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亲身父亲是谁。

    而同样被晾在一边的史晟轩却明显不满,他同病相怜的拍了拍晓宇的小肩膀,笑拉着他的小手上前,在骆父面前介绍着,“爸,这是我和小雨的儿子……晓宇,今年五岁了。”

    这么一说,原本围成一团的三个人终于有了反应,将注意力放在晓宇身上。

    “晓宇?你……你是小雨的孩子,是我的外孙?”骆父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突如其来,他颤抖着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男孩,一手还轻轻抚上了晓宇的脸颊,“好外孙,长得跟小雨和晟轩还真是像,好外孙呐……”

    一手将晓宇抱在腿上,骆父笑得十分的开怀。

    “我……”

    晓宇手足无措的僵直了身子,眼神斜睨落在一旁故意将自己推出来的史晟轩身上,他不禁有些气恼。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和别人太亲近,也向来不喜欢和别人太亲近,可是面前的老人却是自己的外公……

    心底闪过外公这两个字,他原本挣扎的眼神变得沉寂下来,任由骆父抱着,但脸上却难掩尴尬。

    对于他来说,自己虽然只有五岁,但是已经算得上是个小小男子汉了,这么大了却还让别人抱着,多难堪呐。只可惜,面前的人并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外公啊。

    外公,眼角闪过一抹笑意,他脸上僵硬的线条终于柔和下来。

    而另一边,骆辰逸对于自己突然多出来的外甥还是挺感兴趣的,小小模样眼神却很亮,以后长大了肯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哎,原来我有个这样帅的外甥呢,长得可真帅!”他笑着双手摸上了晓宇的脸,放了些力道捏着他的脸蛋儿。肉肉嫩嫩的脸蛋捏起来很顺手,简直让人有些欲罢不能,再加上今日得知的消息实在是太令人振奋,太兴奋了,他不禁捏上了瘾,一捏再捏。

    “唔唔唔……”晓宇挣扎着想要摆脱骆辰逸的手,可是身子被骆父抱着,一双手也不得动弹,而面前所谓的舅舅却两手捏着他的脸颊,他额上不禁冒出了好几条黑线。

    虽然他很兴奋有家人的感觉,可是也不是这样的啊。

    “混小子,你轻点儿,别捏疼我们的小宇宇了。瞧瞧这小手,肉肉嫩嫩的……”骆父抬头说了骆辰逸几句,而后自己却本性不敢的捏着晓宇的小手,而一旁的史向伟也不甘落后的过来,加入了阵营。

    “小宇宇,我是你爷爷……瞧这眼睛水灵的……”一双双大手在身上东摸西碰的,晓宇本想要直接跳身下去,可是面前脸上一张张大咧咧的笑容,他实在是不忍心破坏,极力的忍着想要叫嚣出来的冲动,他任由这些个手在自己身上作祟。

    骆雨在一旁盯着这一幕,眼底不禁闪过错愕的神色。

    晓宇他并不是自己的……

    她反射性的想要说出这个事实的时候,可是身旁的人却一点机会都不给她,一双大手已经搂上了自己的腰身,骆雨诧异的伸手抵着男人的胸膛,不让他更靠近自己,“你……你想做什么?”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她几乎能够感觉得到史晟轩温热的呼吸洒在自己颈项间的感觉,这种气息,让她忍不住浑身都长出兴奋的疙瘩,甚至是脸红心跳的。

    不,这样是不对的。

    理智提醒着她,绝对不能够沉沦在史晟轩的诱惑里面。

    “你放开我……”骆雨挣扎着想要推开男人,可是男人却没有给他机会。

    那一双手,仿佛就像是绳索一样紧紧地牵制着自己,让她毫无还手之力。骆雨憋红了脸,抽空瞥了瞥一旁逗弄晓宇的几个人,看他们似乎并未察觉到他们之间的动静时,她忍不住小声呵斥着身旁的男人,“该死的,你快点放开我。”

    顾忌的瞥了眼身旁的几个人,这儿有大人有孩子,他怎么可以这样?

    难道他不知道,她会难看吗?

    尽量放低了声音,骆雨一再的提醒男人趁着还没人发现的时候赶紧松手。

    “好了,我们出去吧。”史晟轩刻意一手牵着骆雨的,而后者又不好当着别人的面甩掉,只好僵笑着朝着里面的人点了点头,便匆忙的旋身出去了。

    待他们一离开,史向伟顿时就同骆鹏辉交换了个彼此才懂的眼神,随后吩咐着一旁的两个年轻人,“齐澈,辰逸,你们也出去招待客人吧。说不定他们两个太恩爱了,半路随时可能会离开,你们先出去应付着,让他们多留点精力生孩子。”

    “老爷子,这里还有小孩子呢。”想到马上又要做吃力不太好的苦活儿,齐澈忍不住撇了撇唇角。

    而被称为小孩的晓宇则是趁着他们的手离开了自己的身,便赶紧跳下来,恢复自由之身,“我已经五岁了。”

    冷沉而老练的口气很大,一双黑眸定定的盯着齐澈,完全不像是个孩子该有的眼神。

    齐澈忍不住心下一打盹儿,他甩了甩头,定睛多看了面前的男孩几眼,才笑着摇了摇头,“哟,人小鬼大,这神态还真有几分晟轩的模样呢。好啦,去就去,哎,辰逸,你说我们俩儿怎么就这么苦情呢?”

    一对难兄难弟肩搭肩,背靠背,迈着大步朝着大厅里去。

    而晓宇,回过头对着面前的两个老人绅士的鞠了鞠躬,“那我也去招呼客人了。”事实上,他只是想要溜走而已。

    虽然,他对于有了家人的感觉很高兴,自己私心里也很喜欢这两个爷爷,可是他们的热情实在是让人难以承受。想着他们一双手在自己身上东摸西摸的,男孩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就连秀气的鼻子都皱成了一团。

    他还是先走为上,去外面随便看看也好。

    小小的身子正准备转身的时候,背后的两个老头儿却一人一边,很快上来将小家伙给捉了回去,继续抱在腿上捏来捏去,他们好不容易来找回来的女儿和孙子,自然是要好好的热情一番了。

    如今女儿跟女婿努力生小孩去了,他们自然是要含饴弄孙乐乐了。

    想想,这小家伙都已经五岁了,他们现在却才见到面……

    想到这儿,两个老头儿脸上的黯然不禁加深了些,手下的动作更加频繁。晓宇欲哭无泪的盯着大门的方向,一手伸着,可是却只能够任由他们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

    他怎么有种碰到变态爷爷的感觉?

    啊啊啊……他不要啊……

    只可惜,宽敞的休息室里除了两个老头儿此起彼伏的笑声之外,却没有人能够听得到他心底的求救声。

    配合着史晟轩从休息室出来,骆雨乖乖的扮演着乖巧的角色,刚刚一到门口拐角的地方,她确定没有人能够看清这里的时候,这才一脸嫌恶的瞪着腰上那只爪子。

    定了许久,她毫不留情直接将那爪子一掌拍掉。

    “史晟轩,就算我们之前是父亲,你也用不着这样吧?光天化日,你有必要故意来扮深情么?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我还真当你不只是脑抽了,就连手都抽了呢。”狠狠的将面前的男人骂了一番后,骆雨这才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刚刚在里面发生的事情,真的是快要气死她了。

    这该死的男人,真的是不分场合就动手动脚的,实在是令人无法忍受。

    卑鄙,无耻,下流!

    这些全都是对这个男人最好的刻画,最好的描述。

    心中一阵痛骂,良久,她才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抬头,面前的男人还是没有走,依旧乖乖的站在这儿,骆雨不禁狐疑的扬了扬眉头,“你还想要耍什么花样?”

    男人沉重的点了点头,鲜少有表情的脸上此刻却是深情一片,看得差点腻死人了。

    但是,他出口的话却更加的腻人。

    “老婆还没有下命令,我自然是不能够随便就走了,老婆,骂完了吗?”男人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一本正经的问出这句话。

    骆雨错愕的盯着他,不明白他又在玩些什么手段,一时之间,她惊诧的半张着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危机朝着自己的方向过来。

    男人眸底闪过一抹深沉的颜色,还未待面前的女人反应过来,他一手紧紧地牵制着她的腰身,将她整个人往自己怀里带了过去,而后另一手则是压着她的后脑勺,望着自己的方向过来。

    “史晟轩,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能够对我动手动脚。”她刻意压下心底的骚动,冷沉下脸,一脸严肃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她必须要杜绝这种现象再次发生,每次这男人吻她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心底乱糟糟的一片,根本什么都无法思考。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会任由这个男人一再的非礼。

    哼,她绝对不会让这个男人再近身了。

    双眼直直的落在男人身上,她非要得到他肯定的答复,才肯罢休。否则,光是对付男人时不时的偷袭就足够让她身心俱裂了,更何况她还要想办法对付这个男人,还有找到那份合同书。

    都已经来L市这么多天了,她现在的行动却还是一只裹足不前的。

    不行,一定要加快速度才行,女人在心底暗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