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怎么这么热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2本章字数:3172字

    不只是脸,就连整个身子似乎都很热佷热。

    她直接将肩上的西装外套扯下来,又忍不住扯了扯原本就削肩的礼服,抱怨着,“怎么这么热。”而且,不只是发热,她感觉自己的四肢还有些发软,身体的某个地方好像很奇怪。

    一手推着身前的男人,骆雨低有种很强烈的感觉,自己绝对不能够和他呆在一起了,否则一定会出事。她心底隐约只是觉得,一定会出事,可是究竟会出什么事情,她根本就不知道。

    “我……我做错了什么事情?我只不过是想要随便整整你,所以让你喝了加料的酒而已,顶多、顶多就是拉几天肚子而已。”

    骆雨感觉自己的头似乎有些昏昏沉沉的,四肢也轻飘飘的,整个人异常的难受,“你快点让开啦,我、我可能要去洗手间了。”

    浑身虚软,遭了,一定是药效发作了。

    或许是因为药性实在是太重,直至宴会结束,齐澈同骆辰逸将所有的宾客都送走了,他们还沉沦在两个人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咦,老姐他们去哪儿了?”送走了所有的宾客,骆辰逸本想找老姐好好的聚聚,在大厅和楼上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

    看来,他们似乎不再里面。

    注意到外面的门开着,他好奇的往前走了两步,还未到门口,外面一道影子便进来挡住了他的去向,“齐澈,你干啥?”

    骆辰逸挑眉,望着面前挡路的男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

    齐澈涨红着脸,尴尬的咳嗽一声,朝着面前的男人耸了耸肩,“没什么,你找人?”心底明明知道面前找的人是谁,可是他却还是故意问着,想要借此来转他的注意力。

    只是,骆辰逸丝毫不受影响,“恩,我找我老姐,五年了,好不容易知道她还活着这个好消息,自然是要好好的聊聊。这五年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的。”

    说着说着,他的双眸都暗淡下来了。

    五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可是对于他们来说这五年却像是过了六十年一样漫长。

    每天二十四个小时,每个小时他们无时不刻都在思念着骆雨婷。

    现在知道她还活着,他们自然是激动了。

    “哎,不跟你说这些了,我先出去找找人。”骆辰逸甩了甩头,让自己暂时将这些伤春怀秋的念头都丢在一边,好不容易老姐回来了,他们从今以后就是一家人在一起了。

    至于从前的悲伤痛苦,就让它过去好了。

    抬脚还一步都未走出去,齐澈再次又拦到了他身前,干笑搓着手,“我刚刚在外面瞧了老半天的风景,外面根本什么都没有。”只是有一对在光天化日下恩爱的情侣,那尺度,还真是大的让人脸红心跳的。

    脑中浮现刚刚在外面瞧见的那一幕,齐澈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他从来都不知道,向来冷面的史晟轩看起来一副稳重的模样,可没想到居然也这么喜欢户外运动。

    里面还这么多人呢,外面就嗯嗯啊啊个不停的,偏偏他刚刚准备出去透透气,却听到了那暧昧的声音。

    哎,这事儿可千万不能够让史晟轩知道,否则那家伙一定会好好的折腾他一番。虽然刚刚他根本什么都没瞧见,可是光是听着声音,恐怕那男人都会超级不满吧。

    齐澈在心底暗忖着,可是就在这会儿,骆辰逸瞧着他脸上咋青咋白的神色,心中生疑,已经掠过他到了外面。

    刚出去,一阵热烈激情的声音便传来,其中的暧昧程度太大,若是心脏不好的人恐怕会现场就倒下。

    骆辰逸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愣在原地,许久都没动静。

    反倒是齐澈回过神来,瞧着人已经过去了,他赶紧将人给拉了进来,小声嘱咐着,“咳咳……你知道的,小夫妻俩儿五年都没见面了,你姐夫也就等于过了五年的和尚生活,自然是会勇猛一点……”

    勇猛一点?

    那何止是一点……

    耳边的求饶浪潮一波高过一波,骆辰逸脸红的别过头,一声不吭。

    没想到,老姐居然也这样的开放。

    虽然里面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可是刚刚在外面的那几秒钟,他简直就是听得彻底。各式的尖叫声,各种的求饶声,还有男人兴奋的声音都仿佛是一种催化剂,骆辰逸觉得自己浑身都有些发热了。

    “咳咳咳,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顺便吩咐一下别人,别打扰到了庭院里忙碌的人。”他笑得十分尴尬,脚下就像是抹油一般,溜得极快。

    齐澈点了点头,“恩,这小子还挺有头脑的,懂得不让人去打扰。不行,我还是再去听听,再听一会儿就成。”

    一个人咕哝了好几声,齐澈还未来得及过去,便已经被返回来的骆辰逸给拽走了,“我已经跟经理事先打过招呼了,不会有任何问题,我想,我们还是去楼上吧。”

    “不是吧?”为什么要去楼上?

    不要啊,他想要留下来听这些声音呢啊啊啊……

    齐澈哀怨的伸着手,想要借助某个东西留下来,可是骆辰逸也不是吃素了,直接将人半架着上了楼。

    楼上,老人家依旧玩着自家的孙子不亦乐乎,而一个所谓的叔叔,一个所谓的舅舅上去了,自然也没有放过这大好机会。

    毕竟,晓宇的个性实在是别扭的惹人爱,一伙人很快就超喜欢这个小家伙的。

    许久,也不知道是过了一个小时,还是过了两个小时,他们才终于的玩累了,在楼上的客房睡了。

    五年来,在无数个孤寂的夜晚,他都是抱着她冰凉凉的照片入睡,今夜,他终于可以拥着她了。

    柔软的薄被,柔软的床垫,他们沉入甜美的梦中,临睡前两人的唇角都是高高扬起。

    翌日,当太阳晒屁股的时候,骆父同史向伟一直在酒店大厅里念叨着,好在一旁有晓宇陪着他们,否则他们恐怕早已经闯入了男女主角的房间,直接将床上那两人给拖起来。

    “哎,这年轻人精力真是好,可精力再怎么好也不是这么用的啊,至少要收敛一点,不然要是早早的就不能够用了,那岂不是一生的幸福都没了?”史向伟同骆父交换了眼神,两人都摇了摇头。

    而另一旁的齐澈和骆辰逸则是紧蹙着眉头,一脸担忧的看了旁边的晓宇一眼,随后责斥的视线落在两个老头子身上,“老爸,史老爹,晓宇还在这儿,别说这种敏感话题嘛。”

    怎么说,当着小孩子的面说这种事情,实在是不太好吧。

    “哟……对对对,不说不说。不过小孩子肯定不懂的,也不用这么顾忌,等差不多年龄了,我让帮里的兄弟找几个身家清白漂亮的女人来,好好的教教晓宇……”史向伟向来都是混的,说出来的话自然是刺激了一点。

    而一边,向来保守的骆父则黑了脸,“亲家,先不说孩子年龄还好,这种事情最好是少在孩子面前提,就算是孩子长大了,也不能随便和别的女人那个……”

    骆父吞吞吐吐半天,终究还是没将后面几个不雅的词儿说出来,反而眉头越加的紧了,“这孩子以后还是我多带带,至少以后能够有一手的好手艺,以后找老婆也简单……”

    俗话说,要抓住一个女人的心,俺首先就得抓住女人的胃啊。

    骆父脑海似乎已经幻想到了晓宇跟着自己学做菜的场景了,他微翘着唇角,脸上笑得那个春风得意哟。

    一旁的史向伟不满了,“哎,这孩子是我孙子,自然是要跟着我了,到时候我将我们史家的绝学全都留给晓宇,让他无论哪方面都是顶尖的人才。”

    瞧瞧史晟轩,也不就是在他的培养下才变得这样出色?

    想着自己又培养了一个小史晟轩,史向伟眼底的笑容也是十分的灿烂,他心底还特别想着,晟轩那小子的个性不讨喜,他一定要让这孩子个性讨喜一点。

    至少,不要像他老子那样总板着一张脸。

    “要跟着我……”

    “不,要跟着我……”

    两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儿怒发冲冠的彼此怒瞪着,就为了一个莫名奇妙被扯到的抚养问题,就为了还在想象中的事情。

    而反观被他们争执的当事人,晓宇则是一脸冷沉的享受中盘中的早餐,这个酒店的早餐做的倒是不错,培根火腿煎蛋,这么简单的一道早餐味道却好极了,他不禁多吃了几口。

    另一边,齐澈和骆辰逸则是有些无语的瞪着旁边争得脸红脖子粗的老头儿,翻了翻白眼。

    拜托,他们还没问过孩子爸、孩子妈,现在就决定这么一大堆事情,甚至是都快要打起来了。

    太激烈了。

    摇了摇头,骆辰逸也开始进攻着盘子里的早餐,虽然早餐的诱惑力很大,可是齐澈还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的孩子身上,他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孩子,眼底闪烁着感兴趣的光芒,“晓宇,你怎么说?”

    朝着一旁的俩儿老头儿努了努下巴,他倒是想要看看,这小子在大人面前要怎么选择。

    这一句话,成功的让两个糟老头停止了对骂的状态,他们期望的盯着面前的孩子,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会怎么样选择?

    四个人八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晓宇有些脸黑了,他瞪了瞪齐澈的方向,虽然年纪很小,可是他却从这人眼底看到了玩味儿的光芒。

    这男人,想要耍他?

    哼,痴心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