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2本章字数:3162字

    晓宇眼底的冷光一闪而逝,再抬头的时候,他笑得十分的开怀,“能多有一项技巧防身,自然是好的,我两个都能够学好的。”他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可当瞧见俩儿老头眼底露出的光芒,他便有些后悔了。

    此刻,男孩不知道的是,自己现在的选择却将近折磨了自己大半生。

    说完这句话,俩儿老头儿哪里还记得他们刚刚还在吵架,反而是一脸笑咪咪的对夸着彼此的孙子,可事实上,他们的孙子只有一个,而且还是同一个人……晓宇。

    “果然,我们家的孩子未来一定是国之栋梁,是社会的精英,国际的老大。”史向伟眼睛发亮的幻想着晓宇的未来了。

    而骆父,也是叹息着感慨,“我一直都遗憾没个孩子能够继承我的衣钵,辰逸这小子对我这门独家的手艺没什么兴趣,小雨也没啥兴趣,可真是让我这老头担忧啊,不过,先下有了这么聪明的孙子,我的衣钵终于有人能够继承了。”

    两个老人手牵着手,眼睛继续放光着,脸上的笑容几乎刺瞎了在场不少人的眼。

    一旁的骆辰逸和齐澈瞧着这模样,不禁摇了摇头。

    都说女人善变,这老头儿比女人更是善变呢,当然,这句话他们也只敢在心底暗忖着,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

    当两个老头儿终于停止了感慨后,晓宇盘中的早餐也已经用完了,他抬头,却正巧对上了齐澈一脸意味探长盯着自己的脸,男孩眼底闪过一抹犀利的光芒。

    对于想要故意整他的人,他向来是不会给人好果子吃的。

    俗话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是犯我的话,那必定是十倍奉还了。

    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晓宇猛然想着昨天在酒店大厅里面,似乎瞧见齐澈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儿说话。而他们谈话的内容,不多不少,他也听进去了一点,看来齐澈似乎对某件事情很不上心呢。

    既然他这么闲有时间插手别人的事情,故意在这里来试探他,整他,那他也不能够坐以待毙了。

    俗话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他若是不礼尚往来的话似乎说不太过去呢。

    “爷爷,外公,若是以后我跟你们住在一起的话,有没有同龄的朋友可以陪我玩?”眨巴着迷人的丹凤眼,晓宇收敛了自己犀利的光芒,反而变成了十足的小绵羊。

    尤其是那双纯洁而善良的丹凤眼,瞧着让人更觉得不由自主的想要疼惜他了。

    人长的帅,这点是很好利用的。

    听自己孙子这么一说,两个老头儿顿时愣了愣,许久,史向伟在脑海将所有附近的人都搜索了一边,发现好像真的没有人可以陪伴他,“好像……没有耶。”

    “确实是没有。”骆父一脸凝重的摇了摇头。

    “不过,你不用担心,爷爷们会陪你玩的。”

    瞧着孙子那瞬间就黯然下来的眼神,俩儿老头儿顿时心疼的赶紧承诺着。

    “可是……”晓宇咂巴了两下唇,一句话还是忍着没说出来,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那声音里面,真的是哀怨气儿十足。

    这说者有意,听者也是心疼不已啊。

    毕竟是自己好不容易盼来的孙子,虽然年纪轻轻的,但是聪明又帅气,他们自然是不容许自己的孙子受一丁点儿的委屈了。

    两个老头儿对视一眼,却也想不出好办法来,他们身边确实是没什么跟晓宇同龄的孩子啊。

    “宝贝,要是你实在是太孤单了,要不爷爷从孤儿院多领养几个孩子,来陪你玩,好不好?”史老爷子对于晓宇这孙子可是爱极了,就连这方法都想着了。

    晓宇摇了摇头,“还是算了。”

    那语气之间的挫败,让人不禁更加的疼惜了。

    一旁的骆辰逸同齐澈则是莫名的看着这一幕,根本就不知道这小家伙究竟想要玩什么,可是瞧着他这幅古灵精怪的脸色,他们心底清楚,这孩子的想法恐怕不单纯。

    为了不让灾难波及到自己身上,为了以防万一,他们正准备开口先行借口离开的时候,男孩却抢先一步开口了。

    “爷爷,外公,齐叔叔和小舅舅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是没结婚呢?要是有了齐婶婶和小舅妈,那很快晓宇也会有人陪着一起玩了,那该多好。”晓宇天真的脸上闪烁着美好的愿景。

    这话一开口,顿时两边就呈现很严重的分化了。

    骆辰逸和齐澈僵着脸对视一眼,两个人脸上除了尴尬和窘迫之外,还有着咬牙切齿。

    他们视线落在‘好傻好天真’的晓宇脸上,眼底的都快要冒火了。

    骆辰逸:都怪你,没事干啥整晓宇,才会惹出这么个麻烦来。

    齐澈:胡说八道,哪里是我的错了?我也是当事人之一,我也是受害者……

    两个人视线对峙着,内心挣扎交战,但是总归有一点,他们真的是后悔惹着这个小祖宗了。

    骆辰逸讨好的笑了笑,拿了块面包塞在晓宇手里,“好小子,多吃点儿才长得快。”说着,他有意俯身下来,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对着晓宇耳语着,“小家伙,惹你的可不是我,你可千万别恶整我啊,好歹,我也是你的小舅舅啊。”

    说完这话,他还特地看了看晓宇,眼底夹杂着庆幸的光芒,很明显的就是希望晓宇能够放他一马。

    只可惜……

    晓宇笑得可狡诈了,他同样的也俯身在骆辰逸身边,轻声的回应着,“就是因为你没惹我,所以我才会放你一马啊,不过……你刚刚可是没有阻止他,自然是要遭受些连坐之罪的。”

    稚嫩的嗓音说着完全同年纪不符的话,话音刚落下,骆辰逸还愣着没回过神,晓宇便已经另外换上了一副神色。

    “啊……”他一脸惊愕的瞪着骆辰逸,仿佛他刚刚说了什么奇怪的话,那诡异的眼神,让骆辰逸同齐澈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他们总觉得仿佛有什么特别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此刻,他们只觉得后背都凉飕飕的,很明显,这是有危机接近时候的他预兆。

    不能再继续呆下去了。

    齐澈的第六感强烈的告诉他,能走就尽快赶紧的走。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是他明白,若是不走的话,那最后后悔的一定会是自己。

    站起身来,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对面的男孩又不小心的打断了他的话。

    晓宇故作错愕的起身,手指头从骆辰逸身上缓缓地落在他齐澈身上,眼底闪烁着不可置信的光芒,“怪不得齐叔叔总是不肯结婚了,甚至是都不肯带女朋友回来,原来……原来是因为这样。”

    他一脸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脸上还残余着震惊。

    齐澈和骆辰逸狐疑的扬着眉头,还是有些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你刚刚对他说了什么?齐澈狐疑的目光落在骆辰逸身上,就是因为他刚刚附耳过去不知道说了什么话,所以晓宇现在看起来好像是故意要针对他的样子。

    一双眼紧紧地落在骆辰逸身上,齐澈用眼神逼问着他。

    骆辰逸自然是明白齐澈眼神的深意,他耸了耸肩,表示对于现在的情况,他自己也不是很了解。

    但是,无形当中,他预感,这一次齐澈一定惨了,而且还是惨大了。

    两人还想着晓宇究竟想要玩什么,旁边的两个大人已经挤到了男孩身旁,两双眼睛直直的望着晓宇,“究竟是怎样?”

    倒不是他们八卦,只是齐老爹曾经多次提过让他们多注意注意好的女孩子,要是有中意的就介绍给齐澈。看来,齐家老爹也是十分关心齐澈的婚姻大事,他们自然要弄清楚齐澈不肯结婚的原因了。

    晓宇有些犹豫的摇了摇头,“没,没什么。”

    他那断断续续的话,以及抬眼防备的盯了齐澈一眼,随后又赶紧垂头的模样让人更加质疑了。

    史向伟蹲着身子,两手落在孙子的肩膀上,“小小宇,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用怕,尽管说,要是这小子敢找你麻烦,老爷子我当场让他好看。”史向伟斜睨了齐澈一眼,算作是警告。

    随后,他紧盯着晓宇,想要知道答案。

    晓宇迟疑了许久,终于还是开口了,“其实刚刚,小舅舅告诉我了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史向伟和骆父看了眼骆辰逸,不明白究竟是什么秘密,还要搞的这样的神秘。

    而身后,骆辰逸则是一脸莫名奇妙的指着自己,他刚刚有说什么秘密吗?

    好像,应该,可能没有吧……

    而另一旁,齐澈瞪了骆辰逸一眼,也瞪着晓宇的后续。

    “那个秘密就是……”晓宇闪烁不定的转动着眼珠子,最终眼睛一直落在自己的脚尖儿上,许久都没有开口,仿佛这件事情有多么的难以启齿一样。

    而史向伟以及齐澈一行人,倒是期待着他的回答。

    齐澈微微皱着鼻子,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秘密?

    此刻,他其实可以大步迈开离开君爵酒店的,可是他却没有走,因为他也特别的好奇,晓宇口中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其实……那个秘密就是,齐叔叔是断背山,其实他喜欢的并不是女人,所以他才不肯跟女人结婚的!”晓宇一口气将所有的话全都喊了出来,这声音,让周围不少人都侧目,一双双眼睛都齐刷刷的落在齐澈身上,满是遗憾和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