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单身贵族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2本章字数:3040字

    在L市,警察署的署长,谁都认识齐澈这个大名人的。

    自然,男孩口中的名字一出,那事件一说出来,所有人的注意力以及视线全都落在齐澈身上了。

    “不是吧,齐署长居然会是那种人……”

    “是啊是啊,怎么会这样?我们L市的单身贵族啊啊啊……”

    “我、我、我要晕倒了,这么轰动的消息,怎么会、怎么会……”

    顿时,现场响起了不少版本的声音,而大部分都是纯粹少女心破碎的声音。

    这种场面落在晓宇眼底,他自然是十分满意的,但他可不能够张狂的笑出来,至少要笑也得躲起来偷偷笑才行,“我……我不是故意的,是小舅舅刚刚说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摇摆着手,男孩煞是可怜的模样。

    史向伟和骆父瞧着孙子这样,赶紧上前安慰着,“小小宇,你将这件事情说出来是件好事儿,既然我们知道了你齐叔叔的怪癖,那下手帮助他的方向自然就有了,是不是?”

    “那么说,我没有做坏事?”晓宇低垂着眸子,抽噎着,可是视线却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落在一旁直盯着自己的齐澈身上,眼底还闪过一抹不为人知的得意。

    史向伟同骆父并没有瞧见这细小的动静,只是点着头安慰孙子,“当然没有,你刚刚做的可是好事啊,天大的好事呢。你齐爷爷一直都盼着齐叔叔结婚,结果他却一直不听话,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毛病……”

    “这下弄清楚了,我们自然会对症下药,再过不久,你不只是有个齐婶婶,还会有个小舅妈呢。”附和着史向伟的声音,骆父也在一旁参合着。

    而被晾在一边的当事人,他们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他们干了啥?

    之于骆辰逸,他什么都没干,只不过是眼睁睁的看着齐澈欺负自己的小侄子,而自己还幸灾乐祸、乐在其中而已。

    之于齐澈,他也是什么都没干,只不过是逗弄逗弄这孩子,找找乐子。

    就因为这样,这小子居然这样设计他们两个?

    “晓宇……”

    顿时,两声巨吼响彻了君爵酒店。

    晓宇得意的冲他们一笑,可在俩儿老爷子面前他还是缩着脖子,一脸受惊的模样。

    史向伟同骆父则是不乐意了,“你们两个混小子,这样凶吼一个孩子,吓坏了我们家小小宇怎么办?”

    “我们……”

    “去去去,齐澈,你赶紧去矫正你的性取向,从明天开始,我会每天都安排一个相亲宴给你的,到时候若是你不按时到场的话,哼哼……后果自负。”史老爷子一脸威严的宣布着,宣判了齐澈的刑罚后,他视线又落在骆辰逸身上,“辰逸,你也老大不小了,你看看小小宇都这么大了,你是不是也该努力了?”

    “就是,赶紧给我找个媳妇儿回来,从明天开始……你跟齐澈一起出去相亲宴。”骆父很明显也对于儿子还没找老婆很不满,抓着这机会了,自然是好好的教训儿子一番。

    俩儿老人一脸不能商量的模样,拉着晓宇的小手便离开了大厅。

    期间,晓宇还挑衅的回过头,小小的黑眸闪烁着得意之外,眼底还有满满的幸灾乐祸。

    啊啊啊……

    原本想要借口离开,现在却被干晾在酒店大厅的两个年轻人几乎要抓狂了,他们一脸挫败的坐下,抓着桌上的水杯一口饮尽。

    “呼……臭小子,居然敢这样耍我!”砰然一声,齐澈重重的将玻璃杯丢在桌上,一脸气急败坏的怒吼着。

    那一张脸上的黑,简直就跟黑炭没啥差别,骇然呐。

    楼上酒店房间,沉睡许久的女人终于有了些许的动静,浑身就像是被马车碾过一般,骆雨只觉得自己全身都酸痛不已,尤其是下腹的某处,甚至是传来阵阵的疼痛。

    “恩唔……”嘤咛一声,她睁开眼盯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一片洁白的颜色。

    许久,她才终于缓过神来,也是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居然躺在床上。

    她还记得,自己昨天好像是碰上了亲人,然后她拿出那颗药丸想要恶整史晟轩的,后来……后天他们好像是去了外面。

    接着……

    她还想深入想下去,可是头却异常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嘤咛这出声来。

    “怎么了,是不是头也痛?”身旁,倏然一阵男人的声音让女人睁大了眼睛。

    骆雨瞪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双眼就如同是灯笼一般的大瞪着,“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是她睡的地方吗?那,为什么这个男人也在这里?

    一时间,她只觉得自己脑袋有些短路了。

    史晟轩笑得格外的灿烂,完全不将她的错愕看在眼底,“我当然在这里了,难道你忘记了,我们昨天可是度过了一个很美好的夜晚呢。难道,你用过之后就不想认账了吗?”男人故作委屈的盯着她,可是眼底的笑意却十分的明显。

    看来,她似乎因为醉酒而忘了某些事情呢,不过,他不介意让她全都想起来。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原本,她只是打算拿到合同,然后整整史晟轩,随便报复他两下就离开的。

    可是现在,他们怎么就会发生这种事情?

    她,还怎么见陌?

    脑中顿时一片混乱,她忍不住伸手抓了抓头,原本就十分凌乱的头发更加的凌乱了,可是她一点都不在乎。现在情况变得这样的复杂了,她到底该怎么办,要怎么办才好?

    再一次的走神,再一次的回过神,可是面前的男人还是在原地,手上的动作还是没有停下来。

    骆雨忍不住伸手直接将某男按着自己太阳穴的手给挥开,“史晟轩,你究竟有没有听清楚我的话?我都已经说过了,昨天的事情只是一场误会,我们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好不好?”

    她用几乎妥协的语气跟他说话了,骆雨只觉得自己现在脑袋一片混乱,她只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呆着,一点都不想跟这个男人相处在一起。

    史晟轩手下落了空,就这样僵在半空中,视线炙热的落在她身上,“可是,明明什么事情都发生了,怎么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呢?而且,这五年来,我一直都清心寡欲的,是你害得我破了戒,所以你要负责。”

    男人眼底闪过些许的失落,却很快便又升腾起新的期望,他一脸控诉的盯着她,仿佛她做了什么罪恶滔天的事情。

    “清心寡欲?破戒?”骆雨讽刺的盯着他,甩了甩头,“史总裁,你会不会太夸张了?你又不是和尚,还提什么清心寡欲破戒之类的鬼话?而且,应该说要负责的人是我吧?现在我都不追究了,你倒是要找我要负责,你没搞错吧你?”

    “不管,反正你下药吃了我,就该你负责。要是你不肯,我就让大家见证,看看应不应该负责。”男人一脸认真的说出这句话,便下床从地上将自己的衣服给捡了起来,毫不顾忌,直接在她面前穿了起来。

    这男人,真的是一点羞耻心都没有,他干啥在她面前全裸?

    骆雨一手捂着脸,可是却忍不住从指缝中偷偷看着男人的身材,昨晚上或许是因为药效的问题,她隐约记得些片段,可是具体的却记得不太清楚。比如说,面前男人的身体,她就没有好好的看过。

    哎……

    在床上唉声叹气好一会儿后,她才打起精神,有些费劲儿的裹着床单下了床。现在她实在是不知道怎样和这个男人相处,她应该恨他的,不是吗?

    可是,他们之间却发生了这种事情。

    她想,她需要时间好好的沉淀一下,这样才能够继续之后的行动才是。

    想着男人刚刚留下的话,她不禁加快了动作,一定要趁着他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就离开才行。

    刚下床,地上的冰凉便让她十分不适,她强忍着那股凉意将散落在地上的礼服和贴身衣物全都捡了起来,再次回到床上。好在身上并没有什么粘嗒嗒的感觉,否则她又得多浪费时间洗澡了。

    门口不少人经过,对于这个L市的巨头自然是十分的脸熟,他们的目光纷纷在他身上驻足很久。

    约莫两分钟的时间,衣服才终于送到了。

    史晟轩拿着刚刚送过来的衣服,直冲冲的往楼上去。

    除了电梯,看着半开的门,他眼底闪过一抹笑意,正准备过去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却拖累了他的行动,脚步不由得也顿了下来。掏出手机,看了眼屏幕上的人,他不禁紧蹙着眉头接通。

    “你是说,两天之后会有一个离岛开发的讨论案?”听着电话彼端的人叽里咕噜说了一大串,史晟轩忍不住出声打断了那人,将他所有的废话全都连成了一句重点。

    电话彼端的人直点头,嘴里吐出的全都是恭维的话,这更是让史晟轩心底彻底的嫌恶了。

    “好了,我知道这场讨论案的重要性,两天后,我会准时出席这场会议的。”男人留下了这句简短的话,便直接将手机给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