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史晟轩她害死了你的孩子?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2本章字数:3172字

    “雨姐姐,你怎么了?”晓宇砸了砸口,一句‘妈咪’还是没能够叫出来,依旧是用‘雨姐姐’这个称号。

    “哎……晓宇,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拿到合同,这与我们最开始的计划进程差了很多呢。”都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可是她却什么都没能够做成,是不是太失败了?

    一脸哀怨的望着晓宇,她真的是挫败极了。

    “可……”晓宇狐疑的扬了扬眉头,话到了嘴边上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时间,他低垂着眼,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

    “可什么?”

    “可是你……”犹豫了好长时间,晓宇终于还是开了口,他一本正经的盯着骆雨婷,“可是你是史晟轩的妻子,这样的话,你也一定要拿到那份合同吗?”

    “晓宇,这中间有很多事情你不清楚,总而言之,史晟轩是我的头号大仇人。他害得你陌爸爸的脸变成了现在这样,还害得我失去了孩子,现在甚至是连离岛都想要夺走,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就是天理不容。

    骆雨婷咬牙切齿的数落着史晟轩的罪状,却没有注意到晓宇苍白的脸色。

    失去了孩子?

    这是什么意思?

    晓宇迷惑的望着身旁的女人,忽然间觉得有点害怕,他心底隐约已经知道答案了,可是却不敢问出口。但是,事实终究是改变不了的,就算是你想要极力的抹杀也难以抹煞掉,而这时候唯一能够做的除了接受之外,还是接受。

    “雨姐姐,你的意思是史晟轩她害死了你的孩子?”晓宇刻意忽略掉心底的慌乱,他好奇的睁大了眼。

    骆雨一时陷入自己的思绪中,她苦笑着点了点头,“是不是很夸张?虽然过去的事情我并没有想起来,可是陌已经全都告诉我了,若不是史晟轩我的孩子就不会死去,若不是他陌也不用需要换另一张脸……一切的一切,全都是归根于史晟轩。”

    想到已经不在了的孩子,骆雨还是觉得自己心底的某个角落,抽痛着。

    这种痛感,很熟悉,她甚至是能够感受到自己当初也是这样的绝望。或许就是因为这样,就是因为太痛苦了,所以她才会刻意的选择遗忘,遗忘掉所有关于骆雨婷的记忆。

    看着她的反应,晓宇整张小脸毫无血色。

    他……真的不是雨姐姐的孩子。

    亏他还以为自己找到了家人,原来这一切都只是假象……

    “雨姐姐,那张化验报告……”晓宇甚至是存有最有一丝侥幸的心理。

    “那张化验报告是你陌爸爸伪造的,他早就已经知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了,也是他告诉了我过去发生的事情。本来这件事情我并不像让他插手的,可是他还是放心不下,所以暗中帮助我们。”

    骆雨的一席话,让晓宇最后的希望都摔得零零碎碎。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呢。

    脸上闪过一抹嘲讽,他落寞的低垂着眼,想到自己特地拿到医院的那些东西,他顿时只觉得自己只是个笑话,十足的笑话。

    那份即将出来的化验报告,想必上面的结果是令他失望的吧?他终究只是一个孤儿,晓宇感觉自己一直以来的期望一瞬间全部的破灭了,他甚至是感觉到了某种绝望,甚至是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孩。

    这种强烈的失落和纠结让他浑身都难受,挪了挪小屁股,他跳下椅子,“我先出去走走。”

    留下这句话,他便小步的跑来了,而一旁的骆父同史向伟对于史晟轩的教育也训完了,瞧着自己孙子奔出去了,他们自然也是跟着出去了。

    “小雨,吃完早餐我带你出去逛逛吧。”史晟轩自觉的在骆雨身旁坐下,一脸温柔的盯着她。

    那眼神,水润水润的,看着让人实在是鸡皮疙瘩掉了满地。

    骆雨忍不住抖了抖肩膀,“算了,我不要,我想休息。”

    “既然你想要休息的话,那我陪着你好了,等你吃完早餐,我们就回房。正好,刚刚老爷子和爸爸都说过了,我们最好能够再生一个女儿,这样正好能够凑成一个好字,小雨,你说好不好?”

    好个屁!

    尼玛,她跟他很熟么?

    “我们现在才刚刚认识而已,欲速则不达……”骆雨干笑着吞着食物,猛然一时呛到,咳嗽了半天,就连眼泪都掉出来了。

    哎,都是眼前这个臭男人,他是想要故意呛死她的吧?

    就在她这样想着的时候,一杯水已经到了自己的春边上,她反射性的便喝水去了,借此来缓和咳嗽。多喝了好几口水,她才觉得好了许多,可是眼眶已经红彤彤的,就像是哭过一般。

    吃个早餐都不省心,她怎么就这么惨?骆雨无语问青天了。

    “老婆,我们回房吧。”刚刚放下手中的餐叉和筷子,男人便殷勤的起身相邀。

    瞧瞧那眼神,太猥琐了。

    骆雨赶紧移开自己落在史晟轩身上的视线,干笑着拒绝,“刚刚有些吃撑了,我先出去走走。”这下,她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大色魔了吧,女人心底如是想着。

    史晟轩早已经做好了接招的准备,“那我陪你一起走。”

    “难道你都不用工作吗?”骆雨实在是受不了他了,语气之间尽是不耐烦,双眼发直的瞪着面前的男人。

    这样,他总明白她的意思了吧?

    意思,确实是明白了,可是史晟轩依旧没有打算退让。

    “老婆,我们出去散步吧。”就这样,史晟轩已经靠了上来,一手落在她的肩膀上,一首落在她的腰上,散步。

    边走着,骆雨总来都没有觉得‘散步’会是这样一件难受的事情。

    她抬头望了望四周的人,一个个眼神都直勾勾的盯着他们的方向,毋庸置疑,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旁的史晟轩身上。自从昨天的晚会之后,L市已经流传开了一个新的流言,史夫人为爱死而复生。

    死而复生?

    那些记者们还真是会乱写,她根本就没死好不好。

    都是因为同身旁的男人牵扯上了关系,所以她才会这样的倒霉,成为众人的焦点。

    想到这儿,骆雨对身旁的男人又多恨了几分。

    该死的,她绝对不能够坐以待毙了,若是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谁都不知道可能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但是,她有种直觉,这后果绝对不会好到哪儿去。

    或许,她应该早一些实施计划,早一些离开,这样才能够全身而退。

    倏然,骆雨脑中响起了刚刚在楼上史晟轩接通的那个电话……两天后的关于离岛开发案的会议。或许,她应该想方设法的阻止这场会议的进行,而后趁机拿走合同,这样的话史氏和JS集团的合作肯定会宣告失败的。

    合同是从史氏手上掉的,这样一来,也算是能够给史晟轩一个小小的教训。

    这,也算是她的报复吧。

    心中顿时打定了注意,她又开始想着,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够拖住史晟轩的脚步呢?要怎样,才能够阻止他参加那场会议?

    “想什么呢?”就在她想得十分认真的时候,身旁的男人却天外飞来一句话。

    这句话,让骆雨怔了怔,“恩,没什么,只是很无聊而已。”尤其是跟你呆在一起,那就更无聊了,骆雨心底暗忖着。

    男人却没有看出来,还以为她对于L市还是不太适应,史晟轩轻轻牵着她的手,笑着,“等这段时间忙完了,我们出去好好的度度假,就当是我们的蜜月旅行,怎么样?”想当初,他们结婚的时候也没有蜜月旅行呢。

    他们当初的婚礼实在是过于仓促了,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来得及办。

    既然上天给了他另一次机会,那他愿意重新再来一次,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捧在她面前来。

    度假?

    骆雨脑中倏然闪过这个词,隐约间,她知道自己该怎样做了。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计划终于能够实施了,所以她心情特别的好,就连男人一手放在自己的肩上,她也没有留意到。

    在外人看来,他们两人之间此刻的画面是极端的和谐,可是只有骆雨自己心底晓得,这一切只不过全都是一层纸而已。这层纸上,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都只是谎言。

    只是,真的是谎言么?

    从君爵酒店出来后,晓宇便挎着小脸漫无目的的走着,而身后跟上来的两个老头儿本想上前唤他,可是瞧着男孩那样认真专注的模样,他们只是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许久,晓宇上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身后的两个老头子顿时急了,“哎,小小宇这是要去哪儿啊?”骆父一脸狐疑的模样,心底隐约有些担心,这孩子对于L市也不太熟悉,若是不小心碰到了坏人怎么办?

    这么一想,他更急了。

    一旁的史向伟,虽然他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可是毕竟是自家好不容易回来的宝贝孙子,自然也是心疼得打紧。

    “走,我们跟上去看看。”史向伟直接挥手唤来大门口的一门童,那人很快便取车出来,很快便跟上了那辆出租车。

    “这孩子想要去哪儿?”后座,两个老头儿并排坐着,史向伟手上甚至是还拿了个望远镜,观察着前方车辆的一举一动。

    骆父也是一脸好奇,不明白晓宇究竟想要去哪儿。

    许久,经历了七弯八拐之后,前面的车终于在一间普通的医院外面停了下来。

    “哎哎,小小宇来医院做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