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遇见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16本章字数:3040字

    随风吹动的发丝隐隐浮动,艳阳高照,行人走在这炎热的街上,不时的会看到几把遮阳伞遮挡着带着墨镜的人,匆匆而过,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闷热带来的烦躁,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蒸笼,将这个世界包含在其中。

    宋亚玲正在一旁愣神,也不知是看到了什么东西,还在这炎热的天气里一动不动。

    身旁的高健朝着她看的方向看了一眼,在她眼前晃了晃手,充满笑意的问:“看什么呢?”

    宋亚玲这才刚回过神来,急忙摇摇头说了一句没什么,便匆匆走了。高健有些疑惑,又朝着她刚刚看过去的地方看了一眼,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再扭过头,她已经走出去好远了,急忙赶走几步追上去,看着她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只好不说话。

    双双陷入了沉思。

    正在此时,宋亚玲的电话响了,宋亚玲皱皱眉,发现是宋杰尧的电话,脸上的表情稍微柔和了一点:“喂?哥。”

    宋杰尧在另一边丝毫不客气的说:“雅雅,我这边手头有点紧,给我打点钱过来行吗?”

    宋亚玲听见这句话叹了一口气,自从宋杰尧去英国读书之后,花销越来越大了:“恩,我一会让妈妈打给你。”

    宋杰尧在那边嚷了一声“GOOD”,打了个响指便挂断了电话。

    宋亚玲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哥哥总是这样子,自从去了英国也越来越嚣张了。高健在一旁问:“你哥又要钱?”

    宋亚玲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点点头。然后没等高健再接着说些什么,便又打出了一个电话:“妈妈,哥哥要钱。”

    那边答应了两声也迅速挂断了电话。不知道为何,宋亚玲心里有隐隐的不安,她总觉得平静的生活要被打破了,只是现在还能安稳的活着。

    她抬眼看了看身旁一直陪着自己的高健,觉得最重要的人还陪在自己身边,心里暖暖的。

    殊不知此时此刻早有一些东西已经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而如今的感觉也只算的上幸存而已。

    彼此,华浪文还在温柔的为这如惠挑选生日礼物。不久之后便是如惠的生日了,华浪文知道,自己经常出去花天酒地,每每如惠便在家中乖巧的等自己归来,无论夜有多深,心里有多焦躁。可是自己每次回家,便会有一盏温暖的灯光留给自己。

    想到此,华浪文心里突然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内疚。眼神越发温柔起来,不知道挑些什么给她好。

    想到如惠暖暖的甜甜的,又那么安静的样子,华浪文的心里如同流过一丝暖意。眼神不知不觉便飘向了一旁的戒指专柜。

    他抬了抬眉眼认真的想了想之后,大踏步迈着修长的双腿走了过去。

    服务员很是温柔,小心翼翼地凑上去,露出标志性的微笑,心里想这个男人长得真帅,嘴上还是一副职业化的口吻:“先生,需要些什么?”

    华浪文眼睛还是盯着橱窗里的戒指,懒得抬眼去招呼她。很快,眼前一亮,一枚细致并不宽厚的戒指就入了华浪文的眼睛。

    华浪文用手指隔着玻璃指向那个精致显眼的戒指:“这个给我包起来,刷卡。”

    服务员很少看见如此爽快的客人,连拿出柜台看一眼都不用。不免多看了他几眼,似乎有些熟悉,但是想不起来是谁,只好恭恭敬敬的接过卡,去结账。

    回来之后看到华浪文有些皱眉,服务员还以为自己做的哪里不好,这个行业,遭到投诉可并不是一件好事情,急忙开口问道:“先生,哪里不满意吗?”

    华浪文点点头,指着旁边一颗小小的戒指说:“把这个也包起来。”服务员稍稍有些疑惑,可是看华浪文的样子确实是要的,只好又将小戒指包起来,重新装好后递给他。

    华浪文还是面无表情的接过去。

    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选购那个渺小的似乎根本难以入上眼的戒指,可是鬼使神差,自己就这么买下了。华浪文看了看包裹里的两个小礼盒。想起接过礼物时如惠温柔的眉眼,华浪文也心神荡漾起来。

    而此时,华浪文与宋亚玲擦肩而过,谁也不知道命运将会将他们二人纠缠在一起而且将会维持一生。

    人生,就是如此神奇。

    华浪文这次很早就回了家,将礼物藏好之后,便等着如惠下班。

    谁知道只等来了一通电话:“您好,是温先生吗?是死者如惠的男朋友吗?您可以不可以来医院里一趟,她父母我们联系不上.......”

    华浪文如遭雷击,什么?

    死者如惠?如惠不是还在上班吗?这是什么跟什么!!是如惠惩罚自己吗?

    华浪文从沙发上抓起外套便走了出去,开上车飞驰而去走向医院,内心一片惊恐,第一次竟然觉得是如此慌张,他捏紧了手里当初她送给自己手链,犯了白也没有松手。

    第一次感觉到失去是什么滋味,第一次知道害怕是什么感觉。

    他在这一瞬间似乎明白了如惠无数次等待自己的感受,那么无力,那么不安。

    他喃喃到:“对不起,如惠,对不起....”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就算华浪文再说无数次的对不起,如惠也不会听见一次了。华浪文在医院内,看着素白一片的周围,突然间就像发起狂来,抓住医生的衣领,嘶吼着问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医生胆战心惊的回答道:“她是在工作时被派出去去见客户,没想到却出了车祸......”

    华浪文松开他,双目里却几乎喷出火来。华浪文曾经无数次让如惠在家歇着,他华家称得上是首富,还能养不起她?

    可是她都摇摇头拒绝了,她告诉华浪文,自己的父母都不要她了,自己一定要自力更生,要更努力的陪在华浪文的身边。

    华浪文想起她曾如此的告诉自己,心下一片颤抖,是自己害了她。

    华浪文知道她一直都在宋家的公司工作,虽然宋家没有自己家的企业声势浩大,却也算的上富甲一方。

    此时一眼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宋启明身上,若不是他,若不是他,自己的如惠怎么会出去呢?若不是出去又怎么能够出了车祸?

    紧紧的怒视着宋启明。

    宋启明知道华浪文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可自己也算得上是长辈,还是说着:“华浪文,这是一个意外,这是意外。”

    华浪文恨死了这场意外,也恨死了宋启明,眼神里的恨意似乎入骨了。

    虽然他身边总有无数女子,可是就像家里红旗不倒一样,她如惠一直都是自己心里那片最柔软的地方,而没过几天就会是她如惠的生日,自己连戒指都买好了,却只等回来了一场死讯.......

    这是怎样的悲凉?

    却发现靠在宋启明身后双手有些颤抖的宋亚玲。

    宋亚玲此时害怕死了华浪文的样子,她自小也是听说过他的,因为家世良好,所以一直狂妄,很少有什么过激的表情在他脸上出现,而此时,双目几欲喷火的华浪文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可怕。

    华浪文扯出在身后的宋亚玲,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我会让你们宋家,永世不得安宁!”

    像是誓言一般的认真用力,说出来的却是残忍的诅咒。

    宋启明急忙将他的手扯下来。

    宋亚玲此时却愤恨起来:“华浪文,这是意外,你到底懂不懂,每个人都不想的!”

    华浪文怒极反笑:“那你怎么不去出什么意外?在这里若无其事的站着做些什么?”

    宋亚玲一时气愤,却不知到说什么好。

    华浪文转身便走,看着躺在病床上没有一丝一毫生命气息的如惠,他突然有些想哭。

    又觉得大男生就这么哭了实在是太丢脸面,又不得不忍住。握着如惠的手,有些冰凉,像是凉透了他的心,可是却还是紧紧的握着,不肯撒手。

    宋亚玲看见这样的华浪文,却突然有些理解他,失去爱人的人,总会发狂的吧。

    宋亚玲想到此,更是握紧了揽着宋启明的胳膊,算是给自己的父亲一点温暖的慰藉吧。毕竟出了这样子的事,公司里也会不安宁几天的。

    两人便从医院离去。只留下华浪文一人陪陪如惠。

    宋亚玲与父亲回家后便跑回自己的房间,她隐隐有些害怕,因为她觉得,华浪文的眼神几乎要残忍的撕了自己。

    宋亚玲翻开手机,有些惊魂未定。将电话拨出,打给高健。

    高健正在做一份计划书,听见铃声便笑了起来,接通,话音温温柔柔的:“喂,想我了?”

    宋亚玲听见高健的声音心下便有些安定,忍不住也笑了笑:“恩,你吃饭了吗?”

    高健见她这样问自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以前可不会这么问我的哦。”

    宋亚玲叹口气,还是逃不过高健的眼睛。自己也忍不住,将华浪文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高健,并且感叹道:“我现在才知道如惠是她的女朋友,也才知道原来华浪文这种人也是会爱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