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搬家

    更新时间:2018-09-12 15:45:10本章字数:3330字

     自从栾月清怀孕之后,李哲就真的如他所说,改变了很多,早上早早就起来给栾月清准备好早餐,然后多方对栾月清嘱咐了才出门,然后竟然很积极的去找工作。

     这天,李哲还没有到晚上就回来了,栾月清以为李哲已经找到了工作,所以早点回来,但是事情似乎有些不一样。

     “李哲,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的呀?是不是找到了工作了,然后人家让你明天才去上班,所以你就先回来陪我了?”

     李哲看了栾月清一眼,轻轻的抱住栾月清,心中不由的感慨啊,上天还是很好的,竟然让受尽辛苦的栾月清还能保存着这份纯真。

     被抱住的栾月清轻轻的推开李哲,她不明白今天的李哲又怎么啦,轻轻的抱着她,却又不说一句话,“李哲,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如果是太累了的话,那就先休息休息好了,找工作的事情其实也没有那么急的。”

     对于这件事情,李哲当然知道有多么的急,但是他今天回来并不是因为的这个事情的,看来栾月清是误会了,少不得又要解释一番了。

     “不是了,我回来是有事的。”

     其实在李哲的行动中,栾月清就知道李哲没有那么快就找到了工作,但是栾月清却有些奇怪了,如果不是因为工作的事情,那他回来能有什么事情呢?

     看了一下栾月清那好奇的神色,李哲轻轻的刮了一下栾月清的鼻子,“行了,你什么事情你都要好奇一番才乐意,真是的,赶紧去收拾东西,我们现在就搬家!”

     “搬家?”听到‘搬家’这样的字眼,栾月清更加好奇了,怎么会突然好好的就要搬家的呢?难不成又出了什么事了?这回栾月清没有说,但是就从她看李哲的眼神中,李哲就知道,栾月清心里很有问题,只是还没有问出来而已。

     “好了,赶紧去吧,都是我们要搬家了。”李哲作出一付很不耐烦的模样,但是栾月清还是不肯乖乖的去收拾东西,“李哲,好好的,我们为什么要搬家呢?再说了,现在我们的房租也没有到期啊,现在我们搬家到哪里去住啊?”

     栾月清眼睛紧紧的盯着李哲,她知道李哲说慌的时候,他的那个小眼睛会忍不住一眨不眨的,他的那个小眼睛不会骗得过他的。但是很奇怪,没有看得出李哲他有半点的要说慌的意思在里面。栾月清不由的撇撇嘴,看来李哲的功力又高深了不少呢。

     “行了,不要再那里瞎猜了,我们住这里不太好,这里的环境太糟糕了,对怀孕的人来说,太不好了,所以我就重新找一个地方给你住,哦,不对,是给我们两个人住呢。”看到栾月清还是那样直直的站在那里,李哲就自己动手收拾起来,“也是哦,都说你是怀孕的人啦,怎么还能让你来收拾东西呢?”

     就这样,栾月清最后还是跟着李哲走出去了,然后跟着李哲来到一个不知道地方的房子前,那是一栋很漂亮的房子,那白色的墙彻,还有那阳台,还有那台阶,无一不说明,这里是一处高级住宅区,栾月清走到这里就停了下来。

     而李哲在前面走走,发现后面没有跟上来的栾月清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面前的房子发呆,对于栾月清来说,她从小就在孤儿院里长大,她从来都没有走到过这样的房子里面,更不要说要让她住进过这样的房子里面,如今李哲竟然把她给带领到这样的地方,她不知道李哲到底想做什么,对于他们来说,就像原来的那样简陋的只有一张床,然后一个卫生间和一个露天小厨房,就已经算得上很好的住的地方了,而如今,李哲竟然带她到这样的地方来,也不知道李哲他想要做什么?

     “怎么了?月清,怎么不走了,不用看了,也不用想了,我们就是搬家到这里来。”李哲看着范二愣的栾月清,轻轻刮一下栾月清的鼻子,然后就要拉栾月清往里面走的,但是栾月清却停住了。

     “李哲,怎么我们就住这里了呢?”跟李哲在一起三年了,不是没有听说过李哲的家庭,李哲的爸爸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有很多钱,但是李哲从来都不乱花钱,她也从来没有见到李哲有怎么爱花钱,而李哲爸爸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那一切都只是听说而已,对于栾月清来说,李哲跟平常的学生一样,穿得最多的就是那个校服了,也没有怎么换过新衣服,而李哲也从来没有跟栾月清多说过家里的事情,最开始听人说多了的时候,栾月清也会傻傻的跑去问李哲,‘李哲啊,听他们说,你们家好有钱好有钱的,是不是的真的呀?’

     而李哲也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她说有,他从来都是说,‘他们说的那都是他们说的,你觉得他们说的话有多少是真的呢?傻月清啊,只有你看到了,你才相信,知道吗?’

     那时候的栾月清也还傻傻的反击,‘怎么会没有呢,那为什么他们会这么说呢,什么事情也总不能空穴来风吧?’

     每当那个时候,李哲总会敲敲栾月清的脑袋,‘你想啊,要是我家很有钱的话,那为什么我还会跟着你一起去打零工赚生活费呢?你想啊,要是我家很有钱的话,那我为什么还要跟你一样穿着那么破破烂烂的校服啊,丑死了!一点都不好看。’

     当时李哲还特意做那种他很不喜欢的表情,然后,栾月清就再也没有问过李哲那样的问题的,那时候,想想也觉得啊,是啊,他李哲都跟自己一起去打零工赚生活费了,如果他家里真的那么有钱,他还会跟着自己去打零工赚钱吗?

     现在想想栾月清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太天真了,此时的栾月清看着那白色台阶,看着那白色的墙彻,看着那白色的阳台,笑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笑容,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此时的笑容到底是怎么样子的。

     看了一下自己面前的栾月清,李哲就知道她又想到了以前的事,看她那样的眼神,他就知道她想着什么了。

     “月清,怎么了?有什么就说吧,还是你有什么想问的?那你就问吧,我肯定我都会告诉你的!”李哲轻轻的拉了拉,拉回一下栾月清的注意力。

     “嗯,好的,你说的,你说肯定会告诉我的,那我问你了,你不是说,你们家没有钱的嘛?以前我问你的时候,你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你有钱的啊!”栾月清咬了咬,最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疑问。

     听了栾月清的话,李哲轻轻的摸了一下栾月清的额头,“傻丫头,要是那个时候就告诉你,你说你还会跟我在一起吗?”

     “可是你也没有必要跟着我一起去打零工赚什么生活费啊!”听着李哲叫自己傻丫头,栾月清还是有些倔,嘴巴翘得高高的。

     “这个跟你一起去打零工呢,那是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跟你在一起啊,再说了,我不是也可以更好的锻炼自己了吗?至于穿校服啊,虽然说有钱人家的小孩都不爱穿校服,但是我觉得穿校服跟你站在一起很亲切啊,我很喜欢啊!”李哲出其意料的很耐心的向栾月清解释着。

     这些话让栾月清听着的,好像自己刚才的那些话真是太小心眼了,栾月清有些的不自然的转过一边去,但是很快,她又问到,“那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这一年里,你都要跟我在外面吃苦呢?你明明不用这样的啊!”

     问到这里,栾月清突然想起了,他也曾经跟她说过,他恨他妈妈,他妈妈谋划了他爸爸的车祸,所以他才会不愿意回家的,而现在,回来,难道是为了她吗?想到这里,栾月清抬起头来看着李哲,看得李哲有些不自然了。

     “怎么了,月清,你又想到了什么,好了?不要再想了,现在我呢,就是想让你住得好一点,然后好好养身体,然后还要好好照顾好我们的小孩。嗯?好了,现在愿意进去了吗?”李哲话说完,就轻轻的拉着栾月清走进去。

     走到这个家里,有可能到处都是李哲那回忆,他一定会想起他小时候的很多画面吧,他想起那么多事情,他会不会不开心啊。跟在李哲的后面,栾月清心里有些觉得对不起李哲。

     “李哲,你停一下。”叫唤一下李哲,还没有等李哲转过身来,栾月清就从后面一把把李哲给抱住了,“李哲,对不起,因为我,让你又回到这个充满回忆的地方,因为我,让你又做了很多为难的事!”

     栾月清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哲就转过身来了,“傻月清啊,傻月清,这个地方哪有我什么回忆啊,再说了,就算这个地方有我的回忆,那又怎么样呢?除了失忆的人才会把自己的思想给摒弃掉,除了失忆的人才会把自己回忆给摒弃掉,再说了,这个又不关你的事,你往自己的身上拉做什么呢?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回忆呢?在这里,每一次回来,我总能想起我爸爸对我的种种好,对我的种种鼓舞,那不是会让我变得更加坚强的吗?是吗?好了,作为一个合格的怀孕的人,也就是一个合格的准妈妈,你的心思不应该全都要在宝宝的身上吗?怎么有那么问题在我的身上的?那样可是不好的呢,知道没有?”

     李哲,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哪怕是要瞎说,也想要把栾月清的心给安定下来,这个傻丫头就是喜欢胡思乱想,现在又是怀孕的时候,再多想,那真是不得了啊。如今的她一定要很宝贝才得,这样想着,李哲笑了。

     看到李哲笑了,栾月清也笑了,她最大的幸福就是看到的李哲笑,只要他笑了,那就是她最大的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