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发狂

    更新时间:2018-11-29 15:45:25本章字数:3293字

    可是即便是这样小心翼翼,轻柔的触碰,也足以让担惊受怕的小人儿一个瑟缩。

    韩妈妈转过头,心疼的眼神溢于言表,她不愿意这样逼自己的女儿。她不忍心!韩爸爸却不能回应,他也心疼啊!那也是他的宝贝女儿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这般瑟缩,畏惧旁人的反映一定是因为一些过于痛苦的经历。

    如果不弄清楚,女儿难道要一直这样与人疏远?与父母疏远吗?

    看着自家老婆那般乞求可怜的眼神,韩爸爸却是强硬的摇了摇头。却在韩妈妈转过头的瞬间,低下头,伪装的强硬瞬间瓦解,眼眶都红了起来。

    “琪琪……琪琪……”韩妈妈自是不知道背后的男人一如自己痛苦的心路历程,她只能逼着自己去面对遭受了创伤的女儿。

    一声声的呼唤,总算是让韩梦琪神智清醒了些,瑟缩的也没有那么剧烈了。韩妈妈看她有了些反应,着急的就要去掀开被子。

    “琪琪,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跟妈妈说啊……”却不想她冒然的举动让韩梦琪又缩回了她的乌龟壳。

    “琪琪……”韩妈妈长长的叹了口气,无助的看向韩爸爸。两个人也不知道做些什么,只能相继退出了房间,给韩梦琪留下一个独自的空间。

    莫俊熙看着眼前逐渐平静下来的女人,却不敢轻举妄动。虽然韩梦琪不再挣扎了,但是却沉静的有些可怕。竟是让莫俊熙也不敢妄动一下。

    韩梦琪却不知道现在的莫俊熙在干些什么想些什么,她只知道自己仿佛在看一出话剧,一出韩梦琪主演的话剧。

    那般的真实,生动,她那般入迷的看着,仿佛她就是那主演。

    听见渐渐远去的脚步声,躲在被子中将自己完好的掩盖起来的韩梦琪也渐渐放松了在手中攥的死死的被角。

    韩梦琪仿佛回到了最初的形状,婴儿般的蜷缩着,双手拥抱着身体,如果那手脚不是那般的冰冷,那眼角没有落下的泪痕,那肤色不是那般的苍白,或许这是一幅美丽的画。

    可是,女主角是那般的不安和惶恐,即便是婴儿的形态也无法给她她所需要的安全感。一闭上眼,似乎就能看见那仿佛噩梦一般的场景和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

    韩梦琪躺在床上不可遏制的抖动着,即便是痉挛也无法自控的停止。良久,久到天都黑了下来,久到在客厅里沉寂的韩爸爸韩妈妈都相对无言,韩梦琪才重新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她一步一步走向浴室,可是一举一动之间却仿佛是牵线的木偶一般,呆板,没有灵魂,只是听话的人偶。

    韩梦琪走进了浴室,打开水龙头,看着水流从眼前划过,冰冷的水流入眼睛,刺痛了眼眶,可是连眼睛都红了,还是没有泪水流出。

    “呵呵呵呵……”诡异的低笑声在这方小小的空间里回荡,竟是由韩梦琪发出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个本来脆弱的玻璃娃娃一般的女孩子,嘴角竟弯起一抹弧度,却是与恶魔一般的笑容,那样邪恶的笑着。

    韩梦琪向前跨了一步,走出了那水幕,抬起头,看清了镜子里那一具赤裸的身体。

    “啊————!”看清楚镜子里的那个人,韩梦琪突然发了狂,随手抓着东西就对着镜子扔去。

    “啪——!”镜子被砸碎,碎片落了一地,还有些飞溅在韩梦琪的身上,有些自韩梦琪的身上擦过。可是韩梦琪似乎没有感觉一般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条条的血痕,血一点点的自皮肤上蜿蜒而下,仿佛一条条丑陋的疤痕提醒着今天发生在韩梦琪身上的噩梦。

    即便是被砸碎的镜子,可是落在地上的碎片却还是清晰的反射出此时的韩梦琪,血红的韩梦琪,癫狂的韩梦琪,麻木的韩梦琪。

    韩妈妈冲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血流满地仍旧不自知的韩梦琪。她不管不顾这一地的玻璃碎片,一把抱住了韩梦琪。

    “琪琪!琪琪!你怎么了啊?琪琪!”眼泪自韩妈妈的眼里喷薄而出,落在了韩梦琪的额上,脸上,身上。

    滚烫的泪水,落在了冰冷的皮肤上,还有韩妈妈温暖的拥抱,似乎终于让韩梦琪有了些许反应。

    韩梦琪抬起头,“妈……妈……”那干燥破声的嗓子几乎要让韩妈妈以为这是另外一个人,可是看向她的那双眸子却是那般的熟悉,熟悉的让她看清楚里面失去的生气,看清楚里面一点点微弱的希望。

    “是!是!是妈妈,妈妈在这里!”不敢随意妄动,害怕会再次惊动到韩梦琪。虽然韩妈妈对于韩梦琪的回应很是激动,可是她却不得不按捺自己,一点一点,一字一句的缓缓说给她听。

    良久,韩梦琪才仿佛听明白了这句话,再一次点了点头,“妈……妈……”然后,话音未落,便倒在了韩妈妈的怀里。

    她一晕过去,韩妈妈便赶紧带她回了床上,为她穿好衣物,叫着韩爸爸开车去,才敢捂着嘴小声的哭泣着。

    她的女儿啊!她最爱的宝贝啊!方才进去浴室的时候,她看的分明,琪琪身上那青青紫紫的痕迹分明就是被男人做了那种事才会留下的痕迹!琪琪自小就很乖顺,这一次回来却这么反常,再加上身上那些印记,她到底经历了什么韩妈妈虽然不明白具体的事情可是大体也会明白了。

    老天爷!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对琪琪这么残忍!琪琪自小那么聪明乖顺,就是旁人也十分喜爱的女孩,为什么,她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待遇!

    韩爸爸准备好出门的事宜,回头来叫韩妈妈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跪坐在韩梦琪房门口哭得泣不成声,歇斯里底的娇妻。

    “小雨,小雨,怎么了?怎么哭成了这样?”韩爸爸真的是被吓到了,女儿已经成了这样,现在连老婆也哭成这般的泪人儿,他实在过于着急,亲昵的昵称便脱口而出。

    “琪琪……琪琪……”哽咽的韩妈妈,想要开口,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从何说起。半晌,她还是决定将秘密锁死。

    “琪琪,快送琪琪去医院。”韩妈妈起身擦了擦泪,便向着韩梦琪走去,还示意身后的韩爸爸跟上。

    这时候的韩爸爸也顾不得考虑自家老婆为什么反差这么大,连转变也显得这么的有些不同寻常。他只能暂时将这样的小雨归结为因为女儿的不同寻常让她过于担心。

    没有时间多想,血流不止的韩梦琪提醒着韩爸爸时间的紧迫性。跟着韩妈妈上前,就要抱住韩梦琪,可是她满身的碎片和伤痕却让一贯见惯了大场面的韩爸爸也下不去手。

    身边的韩妈妈见他愣着不动,也奇怪的上前一步,看见了女儿的满身伤痕以后,眼泪再度决堤。

    听见身边女人的抽泣声,韩爸爸不得不面对现在的处境。狠心的闭上眼,一伸手抱住了宝贝女儿,往车里一扔,就疾驰着向医院驶去。

    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天花板,满室都是消毒水的味道,韩梦琪疑惑的眨了眨眼,这里,是医院吗?

    她怎么会在医院里,爸爸妈妈呢?眼睛适应了光线,韩梦琪转头想要看看身边有没有人,可是却牵动了身上的伤痕,她不禁轻呼一声。

    一直趴在床边守护着韩梦琪的韩爸爸立马醒了过来,“琪琪,琪琪,你醒了吗?”

    听见熟悉的男中音,韩梦琪努力的睁开眼,看见了自己的爸爸,她眨了眨眼,试着想要开口,“爸……爸……”

    干涸的嗓子发出的声音犹如干枯的老树枝互相摩擦一般的难听,就是发出简单的字符也扯得声带生疼生疼的。

    显然韩爸爸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从一旁倒了水,轻柔的扶起了韩梦琪,慢慢的喂着她喝水。

    “琪琪!”韩梦琪和韩爸爸齐齐的看向门口,是一脸惊喜的韩妈妈。她的手上还拿着刚买的一些面包和日用品。

    “妈……”经过开水润泽过的嗓子果然舒服很多,韩梦琪的声音也恢复了一贯的甜美。

    韩妈妈迈步就向着病床走来,惊喜的眸子看着床上的韩梦琪却还是带了几分担忧。

    这时候医生也赶来了,毕竟韩家还是有些势力的,韩梦琪的住院自是更让医生不敢懈怠,她这边刚一醒来,那边的医生就收到了通知,赶忙来查看情况。

    任由医生查看自己的身体状况,韩梦琪带着清浅的笑容一直和韩爸爸韩妈妈交流示意着。

    韩妈妈看着这样的韩梦琪显然是有些疑虑的,和韩爸爸交换了眼神,两个人觉得还是不要提起之前的事情比较好。现在的韩梦琪好似还是以前,还是他们印象里那个宝贝女儿,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是韩爸爸韩妈妈想要这样粉饰太平,那边的韩梦琪却是满肚子疑问。

    等医生护士全部退出了病房,韩爸爸韩妈妈重新坐在了病床边,一家人出奇的安静。韩爸爸韩妈妈不敢提起之前的事情,心里有事情也不敢随便开口。

    韩梦琪自然也是感受到了这奇怪的氛围的,所以她先开了口,“妈,我怎么会在医院?”

    她不开口不要紧,这一开口却是惊到了韩爸爸韩妈妈。

    “琪琪,你不记得你怎么来的医院了?”韩妈妈试探的开口问道。

    “妈,你好奇怪。我知道干嘛问你。还有,我觉得身上痒痒的,疼疼的,我怎么了啊?”韩梦琪奇怪的看向韩妈妈,等着她为自己解开疑惑。

    “噢,噢,你不记得就算了。妈妈也不知道,你好像在家里打碎了什么东西。”韩妈妈低着头,眼神闪烁着,“爸爸妈妈回到家里的时候就看到你躺在了地板上,吓死了,就把你送到医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