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宴会

    更新时间:2018-09-12 16:00:15本章字数:3445字

    车子在一家酒店门前缓缓地停下来,齐振宇自己先走下了车,晴儿见撞,自己也推开车门走了出来,齐振宇手插裤兜,臂弯撑起一个大大的空,看着她示意着,让夏晴儿的手臂挎着他。晴儿想了下,既然今晚他叫自己来是为了工作,那也没什么,给他一个面子,轻轻的把手放到了齐振宇的胳膊上。

    “齐大少,怎么这么久才来,这几天怎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哥几们几个叫你也不出来。”刚一进门,远远的就听见有个男子洪亮的嗓音说着。

    “最近工作忙。”齐振宇简单的一句话,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

    “工作忙?不会吧?”男子眼睛一扫看到了夏晴儿,一双眼睛直眨着,接着又说“齐总这是在哪里淘到的宝呀,口味变了啊,这位清纯的美女小姐可比安棋漂亮多了,齐总身边总是有这么多的佳丽,什么时候玩够了让哥们一个呀。”王海滨到晴儿旁边边说着边抛了个媚眼。晴儿觉得好恶心。

    “我的秘书”齐振宇冷着一张脸说着。

    “哦,哦,原来齐总金屋藏娇了啊”王海滨识相的笑了笑,同时不少人见齐振宇到来,都走了过来。

    “这个不是齐少么,好久不见。”

    “齐少身边的这位女伴好漂亮。”

    “齐总裁真是越来越有魅力了。”

    “齐少最近听说接了不少大案子呀,圈内的人都是羡慕、嫉妒、恨呀。哪天给哥们传授点经验,让我们也发一发。”

    多多少少的人都朝这个方向走过来,看过来。夏晴儿眼看着这些人不停的巴结着齐振宇,虚伪的恭维着。也都互相聊着工作上的事情,感觉对于这种场合总有些不自在。东望望西望望,瞬间脚上的疼痛感从身袭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上的高跟儿鞋,心里在不停的埋怨着齐振宇。转头看着他聊的畅欢,于是轻轻的放开了齐振宇,在大厅门口的椅子旁走去,坐了下来,想要把鞋子脱下来,让脚松快下。刚一低头,就听到某些名媛的对话。

    “你们看见没,齐总裁今天的女伴不是安棋呀?”

    “我看见了,跟齐大少手挽着一起进来的呢,长相么,还有几分姿色呢”

    “哼,一定是齐总裁把他玩腻了,这会换了新欢了,你们看吧,明天头版新闻,一定能把安棋气炸,看她那高傲的样子就恶心”一个长相很胖的女人说着。眼光往旁后面一看,顿里闭住了嘴吧。

    安棋拿着红酒,朝着这边的方向走了过来。晴儿初次见到安棋的时候,还是那次第一天上公司里误闯进来时尴尬的情景,安棋儿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裙子显得更加妩媚成熟。而这一次,和上次不同,她真切的看到了安棋,她确实美的像天仙,足以让人痴迷。

    越走越近,晴儿感觉这目光在一点点的朝自己袭来。

    “您好,我是安棋”安棋微笑的伸出手。

    “您好,我是夏晴儿。”

    “晚上振宇打电话给我,要我出席参加宴会,结果当时不太舒服,就让她先找人代替我一下,我这也刚到这,听说振宇带着秘书来的,所以我过来看看,顺便谢谢你。,”安棋今天白天本来是打电话给齐振宇要他来宴会的,结果他说有事,今晚来不了,没想到在远远的一处就看到他带着这位气质非凡人的出来,当场就成了焦点,她气不过,准备来见识见识到底是哪家的千金,来勾引他,反正不管是何人也威胁不了她。安棋叫齐振宇的名字时显的极其暧昧,在夏晴儿面前就像宣誓主权一样。

    “安小姐严重了,我是齐总的秘书,他吩咐,我只是来工作罢了。”夏晴儿笑了笑。

    “哦,原来这样啊,你是新来的秘书吧,我怎么没见过你啊”

    “恩,我们应该见过一次了,”

    “哦?是么,真是想不起来了”

    “呵呵,那次在办公室里,你和齐总……我正好第一次上班”晴儿没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安棋听完夏晴儿这样说,心里看样子有了底,还算是实趣,拿起酒“哦,原来这样子哦,真是不好意思了,那我心失陪了,宇还在等我。”

    晴儿看着安棋朝齐振宇的方向走着,刚和安棋接触完,感觉还没有像其他人说的那样,挺亲切的。走到前面桌子旁拿了杯果汁喝了喝。这时来一位公子走过来,“不知能否有幸与这位漂亮的小姐跳支舞呢”“安棋看着他色咪咪的眼睛,简单回了句“抱歉,我不会”便转过头去,恰好撞上了齐振宇的深眸。晴儿看着安棋跟齐振宇在一起还真的是男才女帽挺般配的,既然安棋来了,应该也不需要她了,转身就要朝外面走去,脚一不小心崴了一下,手本想撑住旁边的桌子,可没想到脚吃痛的站不稳一下倒地,满桌子的酒水瞬间霹雳啪啦的掉到自己满身。顿时自己成为了本酒店的焦点人物,耳边叽叽喳喳有不少人在窃窃私语,晴儿的脚吃痛的动着,看着自己浑身的酒水,知道大家都在等着看笑话,晴儿一急,双手撑地,要起来,谁知满里都是玻璃碎片,“啊”的一声,血流了出来。齐振宇刚迈出一步。就停了下来。

    “小姐,需要帮忙么”一振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眼前又出现了一个灰色的手帕。

    “谢谢”晴儿想了想说了句,拿过手帕在把身上的酒水大概擦了擦。男子蹲下身来,扶起夏晴儿,拉着她的胳膊,慢慢的,一瘸一拐的往外走了出去。

    “谢谢你”

    “不用客气,能为这位美丽的小姐效劳,是我的荣幸。我叫林贺飞。”他开玩笑的说着。

    “呵呵。我叫夏晴儿,我现在都成落汤鸡了。”晴儿难堪的说

    “你的手在流血,我带你上医院包扎下吧。”

    “太麻烦你了,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

    “没事,顺路的事,我车就停止旁边,等我一下”说完,林贺飞就朝车场走去,不一会,就把车开了过来。下车给晴儿打开了副架驶。晴儿刚要关门,就被一只手给挡住,然后身子就被拉了出去。

    “夏秘书,你还没有下班,没有经过我的允许,难道要私自离开么?”齐振宇铁青着一张脸,似笑非笑的说着。没想到这个小女人竟然敢跟自己连认识一分钟都不到的人就走,还坐上了他的车。

    “齐总,我现在这身衣服都湿透了,我想回去换下,正好安小姐也来了,我想应该不需要我了吧。”晴儿句句属实的说着。可万万没想到,自己刚说的这几句话,惹着齐振宇更加生气。

    “你是我的员工,宴会还没结束,不许走。”边说着边狠狠的扯着夏晴儿的手,根本没有注意她受伤的手在流血。

    “齐总的火气真不小啊。”林贺飞下了车

    “原来是林少”

    “你和这位夏小姐是不是有误会?”

    “她是我公司的员工,整天想着逃班,刚才给林少添麻烦了。”说完转身就扯着夏晴儿往屋子走。没有在给林贺飞说话的机会。

    “这不是刚才被林总救走的女孩么,还真是有本事呀,一会齐总,一会林总,你们说她是怎么勾搭上的呢?”

    “大家猜猜,这是不是和安棋示威呢?”

    “哎呀,浑身脏死了。”

    “明天有看点啊!”在门口站了一会。大家都在议论着夏晴儿,背地里说着她,面对这样的情景,被人措骂,晴儿还是第一次经历。想转身掉头走,齐振宇就是不放手。紧紧的抓着她。

    “你弄痛我了。”夏晴儿眼睛瞪瞪的看着他,她感觉齐振宇这是在狠狠的侮辱她,让她成为被人嘲笑的对像,看着大家指指点点的样子,晴儿终于承受不了,使劲的甩开齐振宇,往外跑了出去,脚上的伤还剧烈的疼痛着,晴儿就那样一瘸一步的跑。

    “卡”的一声,眼前一亮光,一辆汽车缓缓的开过来,晴儿直直的看着前方,眼前的亮光刺的自己睁不开眼睛,仿佛马上就要见到爸爸了,晴儿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去寻找那熟悉的身影。

    “你不要命了”齐振宇在千均一发的时刻,狠狠的抓着了夏晴儿的手,两个人一起倒在了路边的马路上,齐振宇没有想到,刚才看着晴儿挣脱自己跑出去的时候,自己也控制不住的随着步伐走了出去,在看到她连命都不想要的时候,他的心猛的像丢了一样什么东西似的。而第一反应就是拉住他。

    “放开我”晴儿挣脱齐振宇的怀抱,脚上痛,手上痛,感觉浑身都痛。根本让他无法起身。边哭边喊着。

    “就这么想离开我的视线”齐振宇望着她。

    “对,我讨厌你,超级讨厌你,你为什么要这样的对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这么多人面前,让我难堪,捉弄我你狠满意么?”晴儿放声的哭着,把自己所有的委屈都喊了出来。手上的伤口被刚刚那一摔倒,伤的更加严重了,不停的滴着血。

    齐振宇看着受伤的晴儿,没有在说话,起身把衣服脱了下来披在晴儿身上,就抱起夏晴儿往车里走去,晴儿使劲的捶打他,骂他,而齐振宇一声不出的任着她打,把她放到车里,晴儿急忙打开车门要出去,齐振宇一把把她按住扣上安全带,开起了车。任晴儿在车里叫着,喊着,齐振宇都丝毫不出声,晴儿不停的哭着,不一会儿,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齐振宇绕过车门就要抱着她往医院走去。晴儿见状便痛哭了起来,使出全身的力气,就不下车。“我不上医院,不上医院……”

    “听话,把伤口包扎下”齐振宇宠腻的说着,可晴儿就是不听,任他怎么劝说,就是不动地方,“我不去,不去,齐振宇,我求求你,你让我干什么,我都听你的要,求你别带我上医院。”夏晴儿抓着齐振宇,哭着一双红红的眼睛不停的求着他。

    齐振宇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心理竟然有了心疼,见她这么抗拒医院。没有办法,无奈的转身回到了车上。晴儿见车子开了起来,终于得了解脱,身体感觉沉沉的,甚至忘记了疼痛,靠在坐椅上,睡了过去。